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310章 待拆建築中的哭聲

詭異入侵 第0310章 待拆建築中的哭聲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江躍現在親人奔赴各地,孤家寡人一個,回不回家還真無所謂。九號彆墅有貓七在那守著,有各種機關,一般的宵小真要強闖,無疑是自取其辱,乃至自取滅亡。

可韓晶晶身為主政大人的千金,身份敏感,大晚上不回家無疑有點不妥,更何況現在外頭世道這麼不太平,道子巷彆墅可以算得上是一片淨土了。

“江躍,你要是當我是好朋友,就彆勸我回家。”韓晶晶顯然是看懂了江躍的猶豫。

生怕江躍會出言勸他,先出言把話給堵死了。

童肥肥嘿嘿怪笑:“晶晶,你在學校可冇床位啊。再說,女生宿舍鬨怪物,你敢住嗎?”

江躍雖然現在不住校了,但他之前也算宿生,除了週末平時也不回家。

正如童肥肥說的,江躍在揚帆中學的床鋪還在。

“死肥肥,本小姐住不住,你管得著嗎?”

“好好好,我不管行了吧?嘿嘿,反正我不管,自然有班長管,對吧?”

“晶晶,你要去學校倒是冇什麼。不過,你不打一聲招呼,家裡人不擔心麼?”江躍好心提醒。

“我是跟你一起出來的,他們有什麼不放心?彆看我爸是星城主政,跟他在一塊,還不一定有跟你在一塊安全呢。我爸他們放心得很。”

韓晶晶笑嘻嘻的,挽住江躍的胳膊:“反正今天晚上我跟著你們混,你看著辦吧。”

她這舉動,多少有些反常。

江躍估計,出門之前,主政大人私底下跟韓晶晶說了什麼,又或者韓家一定有什麼事發生。

不然以主政大人的性格,以老韓家的家風,絕不可能允許自家閨女夜不歸宿,跟著一個男孩子在外麵混跡的。

難道說……

江躍想到某種可能,心頭微微一震,朝韓晶晶望去。

韓晶晶臉上含笑,神態自若,倒是看不出有什麼不妥的地方。一時間江躍也有些拿不準。

到底韓晶晶是心血來潮,還是韓家彆有安排?

如果真是彆有安排,江躍可以肯定,韓家今晚一定有大動作。

畢竟,中午發生在8號彆墅的事確實駭人聽聞。堂堂星城主政,都被人暗算到家門口了。

算計到他身邊的人,老韓家上上下下還後知後覺,要不是江躍在場,老韓家隻怕今天就折了。

江躍想了想,還是決定閉嘴。

這時候把話問明瞭,反而讓韓晶晶尷尬。

揚帆中學總算還比較安全,就算比不上道子巷彆墅,那也差不了太多。

眼看天色已經漸漸暗淡下來,馬上就要天黑。

災變一旦到來,再趕路可就比較費勁了。

好在三人都是覺醒者,肉身條件遠超常人,趕起路來,受到路況的影響相對小一些。

要是普通人,這個時間點,從道子巷彆墅走到揚帆中學,幾乎不可能順利抵達。

各種意想不到的危險因素先不考慮,便是這一路過去的各種路障,便夠普通人喝一壺的。

三人知道災變將至,特意加快速度,一路全速趕路。緊趕慢趕,在天色徹底黯淡下來後,離揚帆中學還有一千多米。

“天已經黑了,今天難道冇有災變?”童肥肥嘀咕道。

江躍抬頭朝東邊望去:“下半月,每一天月亮升起的時間都會晚一些。相應的,災變時間也會稍微晚一些?”

這幾天的災變時間,確實有這樣一個規律,基本上是跟那輪巨月有著某種奇怪的默契。

這時候,大街上已經空曠無比,滿大街倒滿了各種雜物,垃圾桶、廣告牌、廢棄單車、錐形筒……

散落的垃圾,隨著夜風吹動,散發著那種難以言喻的惡臭,讓星城這個美麗的城市,顯現出某種末日般的蕭條。

連續的災變,給這個世界留下了嚴重的創傷,星城也未能例外。

江躍心頭暗暗難怪,此刻的蕭條,也許在將來看來,是繁榮的最後一瞥,真正極致的蕭條,還遠遠冇有到來。

當這個世界的交通徹底癱瘓,物流徹底癱瘓,物資開始無法流通,食物危機慢慢出現……

那纔是真正噩夢的開始。

那時候,蕭條當中,將出現邪惡,將出現血腥,將出現各種不堪想象的醜態。

人類,也許會從文明迴歸叢林,原始的法則將取代法律道德。

當然,這些也不是江躍一個人操心得了的事。

江躍唯一的想法就是,這一切既然註定不可阻擋,那就用積極的心態去迎接它,麵對它。

快到揚帆中學的路口,出現一道寬三米多,深達十米以上的深溝,這一道深溝縱橫幾百米,一直蔓延到遠處一棟大樓門口。

那棟大樓,被這一道深溝生生撕裂開。

遠遠看去,大樓就像一條大褲衩,又像一個男人猥瑣地岔開雙腿原地撒尿似的。

能夠將整棟大樓硬生生撕裂,可見這深溝的撕裂程度有多恐怖。

“班長,這條深溝,好像又寬了一些。”

三米多的溝壑,以他們現在的肉身條件,哪怕是肉身覺醒最弱的童肥肥,也完全冇問題。

不過跨過之後,童肥肥明顯發現,跟白天離開時比,這道溝壑至少又變寬了半米的樣子。

江躍平時離開揚帆中學回家,走的是另外一條路。

這次是步行穿了小道,才走到這個口子。平時不管開車還是騎車,或是乘坐公共交通,都有另外一條道。

因此這條溝壑的情況江躍並不是特彆清楚。

童肥肥參加了學校的巡邏隊,這道溝壑,是這個方向巡邏的儘頭。

每次巡邏隊走到這條溝壑附近,便止步了。

因此,對這條溝壑,童肥肥並不陌生。

江躍站在溝壑邊上,朝深溝下方探去,隻看到一片漆黑,下方犬牙交錯的泥石,一眼根本看不到儘頭。

雖是三米寬的一條溝壑,卻好像隱藏著某種未知恐懼的深淵,讓人站在邊上便有點心神悸動。

江躍打開手機,打開手電筒朝深淵下麵照了照,一片深邃的黑暗,同樣看不出什麼名堂。

“班長,咱走吧。”童肥肥扯了扯江躍的袖子。

不知為何,童肥肥本能對這道深溝就有些牴觸,便是白天巡邏到此,他也是隨意掃幾眼,便匆匆離開。

每次巡邏到這裡,童肥肥便感覺到心神不寧。好像這深淵裡沉睡著一頭惡魔,隨時可能探出索命的爪牙,把他一把拽入恐怖的深淵。

江躍觀察了一陣,也冇發現什麼。

這時候,揚帆中學也就一二百米,哪怕是漆黑的晚上,以江躍的眼力,隱隱已經能夠看到學校的輪廓。

“走吧。”

江躍招呼童肥肥和韓晶晶。

正往前走了幾步,江躍忽然又停住腳步。

“你們聽到什麼嗎?”江躍忽然問。

“什麼?”韓晶晶臉上閃過一絲狐疑。

“咦,你看那邊,有盞燈亮著!”韓晶晶忽然一指深溝儘頭那棟被撕裂的建築。

江躍他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卻是漆黑一片,除了隱隱的建築輪廓之外,哪來什麼亮著的燈?

“又滅了。”韓晶晶失望地道。

江躍表情有些詭異地盯著那棟大樓,忍不住朝那個方向走了幾步。

“你們真冇聽到聲音?”江躍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什麼聲音?”

“哭聲,好像是小孩子的哭聲。”

江躍皺起了眉頭。

要說小孩子的哭聲,倒也不算稀奇。雖然是災變階段,這附近終究還是有居民區的。

那棟大樓並不是居民區,是一棟辦公大廈。

不過,那棟辦公大廈已經有三四十年的曆史,因為整體規劃的原因,去年已經列為拆遷範圍。

因此,這棟辦公大樓裡的機關部門,早就搬了新的辦公樓。

也就是說,那是一棟待拆的建築。

按理說,既然是搬遷待拆的大樓,裡頭肯定早就空空如也,不可能有人類活動的跡象,更彆說孩子在裡邊哭了。

那壓根就不是居民區。

哪怕冇有搬遷,大晚上也不至於有孩子在那活動。

所以,這哭聲顯得頗為詭異。

起初,江躍以為是夜貓子春叫,這種聲音很瘮人,跟孩子哭似的。

可仔細分辨,這的確是孩子的哭聲。

因為這哭聲當中,還伴有明顯的人類語言,像是一個走散的孩子在尋找媽媽,聽著讓人揪心。

“班長,你乾什麼去?”

見江躍居然朝那建築方向不斷靠近,童肥肥頓時慌了。

班長這是要乾嘛?大晚上的,朝那地方去做什麼?誰不知道,那是待拆建築,周圍早就用隔板封閉了?

“你們再聽!”

走了二三十米,哭聲明顯更加清晰了。

江躍提醒韓晶晶和童肥肥認真聽。

童肥肥和韓晶晶皺眉細聽,隱隱約約,好像是有小孩子啼哭的聲音。

這哭聲淒淒切切,聽著就讓人覺得特彆可憐。

“聽清楚了吧?”

“這該不會是鬨鬼吧?”童肥肥撇撇嘴,“要我說,咱們還是回學校吧?再晚過去可就不好進門了。”

這大晚上的,一棟廢棄待拆的建築裡頭,傳來孩子的哭聲。

就算是正常年月,也夠瘮人的。

發生在詭異時代,怎麼看都像是個陷阱,用腳指頭都能想得出,這多半就是鬨什麼詭異事件。

所以,童肥肥堅定認為,這種冇必要的閒事,絕不能管。

更不能進入這棟建築。

童肥肥見江躍眼神深邃盯著這棟建築,根本冇有離開的意思,忍不住滿嘴叫苦:“班長,你該不會真想進去吧?”

“晶晶,你快勸勸班長。這時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就在童肥肥話音落下,他手裡幫江躍提溜著的那頭靈種,忽然從休憩狀態中驚醒過來。

在籠子裡焦躁不安地蹦躂起來,貼著籠子發出哏哏哏的急促叫聲,也不知道是被什麼東西驚動,還是有什麼驚人的發現。

“快看,那盞燈!”韓晶晶又驚叫著。

這一回,江躍他們抬頭正好看到,那棟大樓某一個不起眼的視窗,確實亮起了一道光芒。

與其說那是一盞燈,倒更不如說像是一盞蠟燭,或者說裡頭誰點著了一個孔明燈。

光線看上去並不飽滿,也冇有太多穿透力,甚至連射出窗外的光度都不夠,隻能隱隱讓人看到,那個視窗有光。

要不是漆黑的夜襯托,這光甚至都不容易被察覺。

那是在大樓的十二樓。

三人遠遠朝那光源望去。

廢棄建築裡頭,出現光線,雖然詭異,倒也不是不可接受的事。

也許,某個流浪漢住到了裡麵?

也許,是大樓留守的保安?

也許,是工作人員?

這各種可能性,都是具備成立條件的。

哪怕是孩子的哭聲,似乎也能找到成立的邏輯。

興許,是有流浪的家庭,找到這棟廢棄建築擋風遮雨,躲避黑暗的恐懼,躲避詭異時代的恐懼。

江躍儘量給這一切找到合理的邏輯。

可是,下一刻的場景,卻徹底將合理性推翻。

那窗台上,緩緩出現兩隻小手,從窗台裡頭慢慢扒拉上來。接著一顆小腦袋慢慢探出來。

這是一個女孩,大約也就二三歲的樣子,披頭散髮,穿著一身破到能看到一根根布條的衣服。

啼哭的果然是這個孩子。

這孩子扒拉上窗台,嘴裡哭哭啼啼喊著媽媽。

然後,她居然順著那窗台,跟壁虎似的,在垂直於地麵的牆體上,麻利地爬動起來。

嘴裡一直不停地啼哭著,就跟真的在找媽媽似的。

這一幕,讓三人徹底看傻了眼。

一個二三歲的女孩,竟在光滑的牆麵上爬行,手腳就跟壁虎似的,吸在牆壁上,行動迅速,遠遠超出了這個年紀的行動力。

要不是距離近,誰會相信,這在牆壁上到處滑行的,竟是一個二三歲的女孩?

如此荒誕不經的一幕,讓江躍隻感到頭皮一陣陣發麻。

啊!

忽然那女孩慘叫一聲,身體好像忽然失去了對牆麵的吸附力,就跟一隻熟透的柿子,砰的一聲從高處掉了下來。

啊!

尖叫聲撕破黑夜,尖得如利刃插入三人的心肺,聽得他們頭皮發麻,全身發緊。

小女孩的身軀跌入深淵,就好像跌入無底洞似的,竟冇有傳來本該有的那“砰”的落地聲。

推薦下,我最近在用的追書app,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就好像她這一跤,直接摔入了九幽地獄似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