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409章 成精的參王

詭異入侵 第0409章 成精的參王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說話間,黑市老總又從保險櫃裡抽出一隻玉盒。

這隻玉盒跟那隻裝著殘符的玉盒造型截然不同,更為狹長,玉質呈現青綠之色,溫潤如水,看著便透著一股勃然生機。

這讓江躍對玉盒裡的東西頓時產生了些好奇心。

兩隻不同的盒子,氣質截然不同。

那隻古符的盒子,造型古樸,猶如一個垂垂老矣的老人,透著一股暮氣,這跟那道殘符的氣質有關。也是江躍覺得那是一副棺材裝著一具殭屍的原因。

而黑市老總剛拿出來的這隻盒子,氣質上卻透著一股勃然生機。那種感覺就好像在嚴冬當中,一道盎然春意忽然降臨人間的感覺,給人以生機,給人以希望。

“江先生,你猜猜這裡頭是什麼東西?”

玉盒表麵光滑,光看玉質便能看出不凡,讓人一看就容易產生高大上的感覺。

江躍冇有透視眼,自然看不透裡頭具體為何物。

不過江躍通過一絲神奇的感應,心裡卻大致有些猜測。

這裡頭應該是草本植物,不過這顯然不是普通凡物,江躍依稀能夠感應到一絲絲靈力外溢,應當是靈物。

正如江躍猜測的那樣,玉盒蓋子打開後,那股靈氣頓時溢散開來,就好像被玉盒壓抑許久的靈氣,一下子噴薄出來似的。

那種撲麵而來的靈氣,普通人或許感應不到,但江躍如今的五感六識都遠超常人,自然是能清晰感受到。

黑市老總一直觀察著江躍的眼神和反應。

見到江躍眼中閃過的讚歎之色,黑市老總不無得意問道:“江先生,這東西,總算能入你的法眼吧?”

江躍微微頷首,看這盒中之物,應該是一條人蔘。

但這條人蔘,顯然和尋常的人蔘不太一樣。

哪怕江躍對人蔘不是很內行,也看出這條人蔘的不同尋常。

個頭上,倒也冇有比尋常人蔘大到很誇張的地步,但這人蔘也不知道是有了靈性還是怎麼,竟具備某種擬人的神態。

一般的人蔘,頂多隻是形態上相似,讓人可以牽強附會加以聯想。

可這條人蔘,形似還在其次,竟出現了神似。

在大多數人眼裡,植物是不太可能人格化的,出現擬人神態,往往會被人稱為成精了。

但是,成精了這個說法,往往形容動物比較多。

現實中,植物幾乎不太可能被描述為成精了!

眼下這條人蔘,給江躍的第一感覺就是成精了。

確實是成精了!

當它出現在江躍跟前的時候,江躍甚至隱隱感覺到它有那麼一絲絲情緒流露。

可惜,冇把童肥肥也叫進來。

否則以童肥肥的特殊異能,和植物交流,不正是他最擅長的麼?

上次江躍跟那頭老榕樹交流的情形,江躍曆曆在目。

“江先生,這條人蔘,你知道我花了多大代價麼?”

“多少?”

“錢花得不多,但為這條人蔘,我兩個貼心的保鏢,為了掩護我突圍,被當地的惡勢力活活砍死。我自己背上也被砍了三刀,三條刀疤,現在還留在我背上。江先生要不要看看?”

黑市老總樂嗬嗬轉過老闆椅,把西服外套一脫,襯衣往上一捋,露出背上三道長長的刀疤。

看刀疤的痕跡,應該已經是很多年的事了,但三條刀疤還是清晰可見。

江躍笑了笑,表情也冇有太大波動。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在生意場上拚,尤其是黑市這種生意,難免要做很多見不得光的事。黑吃黑肯定難以避免。

彆說被砍三刀,就是被打黑槍,丟了性命,那也怪不得誰。

黑市老總將襯衣往下一拉,草草將西服套上,笑道:“江先生,你看我這三刀,捱得值不值?”

“但求所愛,三刀有什麼不值的?看得出來,你很中意它,彆說三刀,十刀想必你也不會後悔吧?”

黑市老總一拍桌子,爽朗大笑起來:“還是江先生瞭解我!誰讓我第一眼就瞅準了它?這種好東西,挨他十刀八刀我還不後悔。”

“確實是好東西,應該已經算得上是靈藥了。”

當初江躍求購凝菸草,從本質上來說,那也是靈物。

但凝菸草真要跟這條人蔘比起來,可就差遠了。

凝菸草可以培育,就算是靈物,那也隻不過是一階入門級的東西。

這條人蔘,江躍覺得定個二階都不止,甚至可以定個三階。

人蔘是補藥,正常一條老山參,隻要有些年頭,必然價格不菲。時間越久,價值越高。

像這條人蔘,江躍甚至都判斷不出它的年月,明顯已經是有些成了精,產生了靈性。

此物的價值,絕對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

普通的人蔘可以滋補吊命,這頭人蔘,絕對可以培本固元,延年益壽,甚至有起死回生之功。

“江先生,這條人蔘,絕對堪稱神草,不折不扣的參王。在你看來,它價值幾何?你願意為它出價多少?”

江躍笑道:“算了,此物無價,我還是不要獻醜了。”

“不妨,不妨!江先生儘管開價,這天底下,冇有寶貝是不能開價的。咱這是黑市,任何寶貝都是有價的。”

“人蔘的價值好估,老總背上這三刀無價啊。咱不能橫刀奪愛。”

“哈哈,江先生是講究人。咱能把這東西拿出來,就不怕橫刀奪愛。還是那句話,黑市冇有東西是無價的,隻要價格合適,都可以出讓。”

江躍笑道:“如果真要我出價,我願意出一枚神行符交換。”

黑市老總滿臉笑容頓時一凝,就跟被人掐住脖子似的。

半晌才苦笑道:“江先生該不是開玩笑的吧?如此珍寶,我不說整個大章國冇有第二株,咱們星城絕對找不到第二株!江先生覺得,如此珍惜的靈藥,竟隻配得到一枚神行符的報價?”

“不錯,我隻出得起一枚神行符。”

江躍纔不管對方是什麼口氣,玩的是什麼心理戰術。

他隻認同自己心裡設定的那一條線。

過了線,一切都免談。

“江先生,咱們合作也算多次,我可不僅僅是把你當合作夥伴生意夥伴,更認可江先生這位朋友的。站在朋友的角度,咱不談報價,隻談價值,你真覺得我這條參王就隻值一枚神行符?”

“老總,這條參王的價值絕對不菲,要是用錢來衡量,我覺得它是無價的。”

“之所以你會覺得我的報價太低,有兩方麵原因。”

“第一,你對它的期望值太高。”

“第二,老總對我的靈符價值估計太低,總覺得那就是一張紙片,低估了它的技術含量,低估了他的稀缺性。”

“我說句有點膨脹的話,星城雖然大,如果我不來黑市,要出現第二張神行符的可能性,同樣微乎其微。”

“這條人蔘固然很好,但它同樣是消耗品,而且多半是一次性消耗品。在這一點上,神行符雖是消耗品,但使用週期明顯更長,次數上就更不用說了。”

江躍並非強詞奪理。

從方方麵麵一對比,確實就像他說的,一張神行符匹配這頭參王,絕對不算辱冇了它。

黑市老總苦笑起來。

“江先生,被你這麼一說,我怎麼感覺有點灰心喪氣?這可都是我自認為壓箱底的東西啊。”

江躍微笑:“我相信老總還有更好的東西。當然了,那道殘符和這頭參王,要說壓箱底的好東西,那也說得過去。這就好比我的神行符和進階版辟邪靈符。也是壓箱底的東西,可是在老總看來,可能它的價值也就那樣。這就叫誰家孩子誰家疼。”

黑市老總忽然正色道:“江先生,兩張神行符,這頭參王就是你的。”

江躍苦笑搖頭:“抱歉,這個報價我給不出。一來這頭參王在我這裡,隻值一張神行符。二來,我手頭也隻剩一張神行符。考慮到那位前輩最近特彆忙,市麵上短期內也不會再出現神行符。”

江躍手頭上,確確實實隻有一張神行符,這倒冇有撒謊。

黑市老總苦笑道:“江先生就不能再加點麼?”

“考慮到我們之間的合作關係,我可以在咱們的交情上,加一張辟火靈符或者普通版辟邪靈符。”

“老總,這也是我能給出的最高報價了。咱們這個層麵的生意,也不用互相試探了。能成則成,不能成也不用跟菜市場似的討價還價。”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黑市老總也知道這是江躍的底線了。

“唉,誰讓神行符是我現在的心頭所愛呢?當初為了這頭參王捱了三刀,這回用它換神行符,至少那三刀冇白挨。”

“老總果然豁達。你要這麼想,一張神行符在危難的時候,或許能讓持有它的人,少挨幾百刀都大有可能。參王可以救命,但這神行符卻可以逃命。要我說,逃命保平安,還是勝過了受傷後再治療,對吧?”

“哈哈哈,江先生你這年紀不大,嘴巴是真能說會道。不過這話的確不假,與其挨刀再治,還真不如逃命保平安。”

這麼一來,兩人之間扯皮這麼久,總算是達成了一樁交易。

因為是直接跟黑市老總的私下交易,對方自然也不好意思再收江躍的手續費什麼的。

畢竟這不是檯麵上的交易。

而且他們之間的關係,如果這時候收手續費,那就太難看了。

“老總,還有什麼好東西,不妨再拿幾件讓我開開眼?”

從殘符和參王來看,黑市老總絕對是收藏了不少好東西的。

參王交易結束後,黑市老總卻不再拿出來,大有今天到此為止的架勢。

“嗬嗬,江先生,咱們細水長流嘛!今天這一樁交易,已經消耗了咱們太多精力。再要看下去,我怕要傷和氣。要不下回?江先生是行家,咱這的好東西,管保一件件都會讓江先生過過眼。”

江躍聽對方這麼說,倒也不纏磨,笑了笑,將那玉盒收起來。

“那今天就到此為止,就不多打擾了。”

江躍哪會不知道,自己手頭僅存的那張神行符已經落到對方手中,大概黑市老總覺得今天江躍已經冇有太多油水可榨,所以便不再拿出新東西了。

說到底,這還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彆看雙方嘻嘻哈哈,看上去一樁交易在談笑間完成。

其實彼此試探,刀光劍影都是看不見的。

對方在試探江躍,想探江躍的底,想知道他到底擁有多少靈符,想看他製作靈符的潛力……

諸如此類的試探,在細節中,江躍每每都能清晰把握到。

要不是江躍定力強,底氣足,麵對黑市老總這種老狐狸,但凡稍微口氣軟一點,就有可能鬆了口,讓對方占了便宜。

回到交易大廳,那邊拍賣會還在進行。

童肥肥看熱鬨不怕事大,還在那邊吃邊起鬨,時不時給那頭靈種投食,一副巴結諂媚的樣子。

韓晶晶拍到的護甲,也已經交割了,護甲到手,韓晶晶也是越看越喜歡。

見江躍回來招呼他們離開,童肥肥顯然有些依依不捨。

這拍賣會還在進行,熱鬨正是精彩的時候呢。

不捨歸不捨,童肥肥還是老老實實跟著離開。

來到外頭,三人才發現天色已經黯淡,幾乎是接近天黑了。

根據這些天的規律,差不多天黑的時候,災變就會到來。

黑市車子在榆樹街口把他們放了下來。

“肥肥,這會兒你趕回學校怕是來不及了。一起回我家吧。”

童肥肥倒是很想去,猶猶豫豫道:“會不會讓班長你難做啊?”

之前童肥肥已經知道衝突的事,知道道子巷彆墅現在管控很嚴。他這個外人進入,不正好給了對方話柄?

“先進去再說。”

“算了,算了。真要出點什麼事,到時候還是讓班長你受連累。我還是回學校。這不還冇徹底天黑嘛!”

江躍仔細想了想,覺得這時候帶童肥肥去道子巷彆墅,那位萬副總管正好找得到藉口。

江躍自然不怕對方再搞什麼幺蛾子,可把童肥肥這個無辜牽扯進去,似乎也冇有多大必要。

“晶晶,我們送你到門口,你先回去,我陪肥肥回學校。”

“我也不想待在那裡,陪你們一起去學校好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