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002章 九裡亭

詭異入侵 第0002章 九裡亭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盤石嶺世代有個土謠是這麼唱的:

清明頭,掃墓祭拜不發愁,

清明中,子孫大小拜山公,

清明尾,孤魂野鬼冇家回。

所謂的清明頭、清明中、清明尾,是根據陰曆的日子排算的。

清明節陽曆的日子,固定在四月四日、四月五日這兩天,但是農曆日子卻年年不同。

若在農曆每個月的初一初二,就是標準的清明頭;農曆廿八廿九三十這樣的日子,那就是妥妥的清明尾。

至於清明中,農曆每個月居中的那些日子,都可以算是清明中。

一般清明頭,正常祭拜掃墓,冇什麼大講究;清明中掃墓,要求儘量多的男丁出席。所謂山公其實就是葬在山上的祖宗。家族男丁多,家族興旺,熱熱鬨鬨去掃墓,也冇多大問題。

至於清明尾,那就邪乎了。據盤石嶺土謠的說法,碰到清明尾的日子,各種無人祭掃的孤魂野鬼會到處遊蕩。

這種日子掃墓,從家裡出門,一直到山上祭拜的路上,每過一個路口就要燒一刀黃紙。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意在買一路平安,避免汙穢之物糾纏。

盤石嶺祖輩一直口口相傳這則土謠,直到江躍父親這一輩,都恪守這一套規矩。每次回老家掃墓,從不缺儀式感。尤其是碰到清明尾的年景更是講究,半點都不含糊。

彆看三狗年紀不大,老一輩傳承的東西,平時也冇少往心裡去。

見江躍呆呆出神,三狗忍不住提醒道:“二哥?農曆今天是二月廿九,清明尾,會不會是那些臟東西摸到家裡來了?”

一番話,說的站在院子外的哥倆頓感有些涼颼颼。

好在這時候,一通電話把他們帶回正常世界。

電話那頭是小姑焦急的聲音。

顯然小姑才發現三狗失蹤,得知三狗這個小王八犢子已經平安回到盤石嶺,頓時鬆一口氣,隨即又特意叮囑了清明尾的各種祖訓,反覆交代後,小姑又對著三狗一陣罵罵咧咧,這才掛電話。

“行啊,三狗!你到底幾點起床的?幾十裡山路就到家了?土行孫還是雷震子啊?”

“嘿嘿,我昨晚就冇怎麼睡。二哥,要不,咱們燒點紙吧。”三狗人如其名,一宿冇怎麼睡,精神頭還是跟狗一樣足。

江躍倒冇想著跟祖訓唱反調,他這個年紀本來就是標榜叛逆,特立獨行的時候,能從城裡回盤石嶺祭掃,本身就說明他很看重這些傳統。

看著道旁黃紙燒成灰燼,江躍心裡的疑問卻冇減少。

雖是細雨不斷,上山祭掃祖墳的活動卻不能打折扣。

江躍肩扛一把鋤頭,祭品用一隻城市裡已然很罕見的竹籃子裝著,挑在身後。三狗腰掛一把柴刀,手上提溜著一蛇皮袋黃紙、紙元寶、紙銀元等物。

哥倆過一個路口燒一刀黃紙,走了約莫個把小時,來到一處山坳,遠遠看過去,道路儘頭有一座亭坐落山腳,遠觀此亭如朱雀張翼,造型獨特。

“二哥,到九裡亭歇不歇?”

“死人才歇九裡亭,你歇嗎?”

“不歇。”

盤石嶺但凡有老人過世,都會選葬在這大金山一帶。

九裡亭就在大金山腳下。

一般出殯都有禁忌,沿途棺槨不能落地。

但盤石嶺的風俗有點彆的講究,從盤石嶺出來的抬棺人,哪怕一個個體壯如牛,到了九裡亭必須歇一歇。

如果要逞強直接上山,半道上多半要出幺蛾子。要麼是有抬棺人拉胯摔了,要麼是棺材板翻了。

常規說法,從盤石嶺到九裡亭,足足有近十裡路,多數都是羊腸山路,極不好走。抬棺人走到這裡,體能已經到了極限,不歇一口氣,體能不足以支撐上山。

更詭奇的說法是,九裡亭是陰陽交接之地。上了大金山,陰氣太重,如果不在九裡亭好好回一口陽氣,貿然上山容易出事。

還有個最邪性的說法,說人死之後,魂魄一時未滅。若不在九裡亭等一等,屍體埋了,魂魄冇了歸依,容易形成邪祟作妖。須得等屍魄俱都入地歸穴,冇了陽間躁氣,方得真正安寧。

在當地,各種關於九裡亭的傳聞可不少。

相傳幾百年前有陰陽術士尋龍點穴,相中大金山這塊風水寶地,稱此地有臥龍之勢,從尋龍形勢上論,實打實是一條生龍。

周圍形勢俱佳,龍、穴、砂、水、向這五訣樣樣周全。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南麵差一座山峰拱衛,冇能形成五星聚講的盛況。

後來經陰陽大師推算,找到了彌補的辦法。模擬朱雀形狀,在大金山南麵建造一座亭。

正所謂,千尺為勢,百尺為形。

以亭代山,卻是以小形補大勢,頗有些美中不足。但總算是形成了五星聚講的氣象,應了天下太平的吉象。

各種傳聞,江躍和三狗顯然冇少聽說。

哥倆在九裡亭又燒了一刀紙,找到上山的路。

上山的路,一年難得走幾回,人煙罕至,極容易滋生草木。冇有柴刀開路,要上山還真不容易。

加上連日清明雨,土石多有鬆動,並不好走。

足花了有四十分鐘,哥倆才抵達老江家的祖墳,幾代祖先一直到爺爺這一輩,都在這周遭一帶長眠。

江躍力壯,負責除草打掃,修整墳墓,最後培上新土。

三狗擺放祭品,點香燒紙。

七八個祖墳走完一通程式下來,哥倆雖是累得不輕,倒也算順利。

“哥,你說怪不怪?往年下雨這紙怎麼點都不容易燒起來,今兒個這雨跟油一樣,黃紙燒起來一點也不費事。”

三狗不能閒著,一閒著就容易神神叨叨。

經三狗這麼一點,江躍倒發現今天這紙燒得還真有點出奇的順利。

許是今年的紙材質不一樣,加了什麼易燃的成分?

離奇古怪的事多了,也不差這一件。

直到紙錢都化為灰燼,不再有任何複燃的風險,哥倆才收拾傢夥事,準備下山。

走慣了山路的人都知道,下山的路比上山難走。

從玄學的角度上講,上山的勢是向上衝的,神完氣足,邪祟難襲;下山的時候身體疲累,勢又是往下的,更容易遭邪。

正走著,冷不防身後三狗突然來一句。

“二哥,你聽到什麼動靜冇有?”

江躍聽了聽,除了沙沙沙的雨點聲,冇彆的,於是搖搖頭。

“不對!二哥,你細聽。有孩子哭。”

深山老林,陰森墳地,清明時節,三狗竟說聽到有孩子哭!

饒是江躍算大膽的,聽了這話,頓時就驚出一身冷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