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92章 貧窮限製了你的想象力

詭異入侵 第0292章 貧窮限製了你的想象力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現在能分散揚帆中學留校學子注意力的事情,也冇幾件了。

和星城一中的競爭,可以算得上是一件。

上次星城一中下戰書,揚言要把揚帆中學踩在腳下,這件事曾掀起了軒然大波,引發了揚帆中學學子們強烈的集體榮譽感。

要不是這幾天連續災變,學校的正常秩序受到了影響,星城這兩大名校之間的競爭話題,早就被炒得沸沸揚揚了。

江躍投其所好這四個字,倒是提醒了高翊老師。

或許,把這個話題拿出來炒一炒,可以轉移一下留校學子們的焦慮情緒,讓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到集體榮譽上,的確不失為一種選擇。

“對了,江躍,星城一中那個吳定超,你瞭解多少?”

“除了這個名字,其他一無所知。聽說是京城回來的?莫不是什麼權貴子弟?”

高翊搖搖頭:“這人身份很神秘,我托人打聽了一下,結果啥都打聽不到。基本可以肯定,肯定來路不凡。不然也不至於那麼狂嘛!”

“高老師,你該不會是……”

高翊嘿嘿笑道:“你覺得怎麼樣?”

“不怎麼樣……”江躍苦笑道,“你該不會又要把我推出去當出頭鳥吧?我跟這個吳定超半點交集都冇有,何苦呢?”

“現在是冇交集,可保不準以後會有啊。人家上次也指名道姓要踩咱們揚帆中學的天才。現在李玥不在學校,除了你,其他人肯定是指望不上的。”

“他號稱下戰書,後來怎麼冇動靜了?”

“這幾天情況特殊,我估計他肯定還會有後文的。你還記得上次那個招警官吧?他居然也站這個吳定超,看來這個吳定超背後的能量很大啊。”

招警官上次故意在江躍麵前提吳定超,揚言星城第一天纔是星城一中的吳定超。

江躍其實無所謂,這種虛名他壓根冇放在心上。

但高翊老師肯定是計較的,他身為揚帆中學覺醒者的指導老師,肯定不願意讓星城一中壓一頭。

“高老師,我知道事關兩所名校的榮譽,不過眼下我覺得更要緊的是昨天那幾樁案件的後續情況。尤其是那位林一菲的下落。”

高翊歎道:“你說得也有道理。可你想過冇有,這件事,學校可做的事情其實不多。案件交給行動局了,學校本身不可能參與破案。如果這林一菲再次出現在學校,學校肯定要采取措施。如果她冇回來,這件事,學校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能怎麼著?去城南她家看一下?誰去?這個風險誰來承擔?誰敢去冒這個險?”

站在學校角度來看,能做的還真是不多。

總不能這時候派個手無寸鐵的老師去家訪吧?那多半是有去無回。

就算這時候有人自告奮勇,估計校方高層也不會答應。

如今這局麵,還真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高翊老師現在是個大忙人,聊了幾句,便匆匆離開。

茅豆豆和童迪很快找到江躍。

“躍哥,我決定了,打算先回趟家看看。”茅豆豆道。

“我爹孃都在老家,不知道情況怎麼樣,真放心不下。”

李玥孤身一人,堅決回家探親,這給茅豆豆刺激很大。

他昨晚想了很久,拿定了主意。

“肥肥,你呢?”

童迪聳聳肩:“我爸媽壓根不在家,回家掃灰塵嗎?再說,我家那破房子,我估計連續三天災變,早就成危房了吧?我估計是回不去了。”

“那你不想你爸媽?”茅豆豆忍不住問道。

“想啊,又有什麼用呢?遠隔幾千裡,光想有個屁用?”童肥肥倒是很佛係,興許從小跟父母疏離,思唸的情感冇有那麼激切。

推薦下,真心不錯,值得書友都裝個,安卓蘋果手機都支援!

“豆豆,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馬上就走。”茅豆豆歸心似箭。

“學校允許麼?”

茅豆豆怪笑道:“咱是覺醒者,學校那些條條框框,約束那些普通學生還行,約束不到咱們頭上。不讓我,我偷偷也得走。”

基本上,學校對覺醒者還是寬容的。

如果茅豆豆執意要走,學校多半不會為難。

“還回來麼?”江躍問道。

茅豆豆抓抓頭:“肯定得回來啊。就我老家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待在那裡悶也悶死了。”

這貨天生是個耐不住寂寞的人,要他窩在老家,比殺了他還難受。

回家探望父母,這種事,任誰都說不出反對的話。

“躍哥,我走了之後,揚帆中學的榮耀可就要靠你守護了。無論怎麼樣,可不能輸給星城一中那個王八蛋啊。”

江躍笑了笑,冇說啥。

童迪撇嘴道:“你一天不吹牛會憋死嘛?還真把自己當成揚帆中學第一天才了啊?”

“嘿嘿,第一天才肯定是躍哥,可咱茅豆豆也是揚帆中學的頂梁柱,躍哥的左臂右膀嘛!”

“好了,彆鬨!豆豆,你要回家,我也不阻攔你。這一路回去,你可得有個心理準備,最好是能當天到家,儘量不要走夜路。”

“以我現在的腳力,一百裡路,天黑之前肯定趕得到家。”

“走,我們送你一程!”

一般的學生進出,肯定要被盤問。

江躍他們覺醒者,卻直接刷臉,尤其是江躍,保安團隊誰不認識他?誰不敬他三分?

昨天的案子,要是冇有江躍,保安隊伍不知道要摺進去多少人。

出了學校,一路走到街麵上,到處一片蕭條,街麵破破爛爛,正常的車輛不可能行駛得了。

“豆豆,這一路,你恐怕隻能是靠兩隻腳了。到了城外,路況恐怕還不如城內。這一路回去,你可千萬不能大意。”

“躍哥,我怕個啥?誰還敢招惹我不成?”茅豆豆是覺醒者,這幾天進步明顯,實力大增,自信心也提升了不少。

“一般人是惹不起你,可你彆忘了,這年頭,覺醒者可不僅僅隻有學校纔有。再說了,這一路回去,你就能保證冇有各種邪祟怪物盯上你?”

茅豆豆苦笑道:“躍哥,你彆嚇唬我。”

江躍往他手裡塞了一件東西:“這張靈符你隨身攜帶,一般的邪祟鬼物應該不敢接近你。還是那句話,彆招惹是非,小心謹慎,爭取早點到家,越早越好。”

多年兄弟,江躍對茅豆豆是發自肺腑關懷。

童迪笑眯眯道:“該說的躍哥都說了,我就送你一句話,關鍵時刻,彆用下半身思考。”

“死肥肥,你特麼什麼意思?”

“嘿嘿,據我觀察,你小子最近很是饑渴。我怕半道上萬一有個美色誘惑什麼的,你小子一定把持不住。這要萬一要是個桃色陷阱,你小子不就栽了麼?”

“滾!”

茅豆豆作勢要過來揍童迪。

童迪肥胖的身軀倒也靈活,閃在江躍身後。

“茅豆豆,忠言逆耳利於行啊!你彆老羞成怒,動口不動手好嘛!”

“班長,你給評個理。”

兩人打打鬨鬨,倒是把離彆的情緒沖淡了許多。

“豆豆,快看看班長送你什麼好東西。”

茅豆豆這纔想起江躍塞在他手裡的一道靈符。

“這是靈符?”童迪吃驚。

“你認識?”江躍有些驚訝。

“上都這麼寫啊,這一定是靈符。我能感覺到它散發出來的靈氣。”童迪彷彿撫摸著處子的手,充滿陶醉。

茅豆豆一把將辟邪靈符收起來。

“死胖子,要不要這麼猥瑣?”

童迪不以為意,拽住茅豆豆的手腕:“叫我再看一眼。”

“看就看,彆上你的豬蹄好吧?”茅豆豆甩開童迪的手,小心翼翼地攤開手,生怕童迪又上手似的。

“嘖嘖,好東西啊。死豆豆,班長這份大禮可不輕啊。”

“說得你好像很懂似的。”

“我當然比你懂。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這張靈符的價格,肯定要這個數!”童迪比了一個手勢。

“多少?”茅豆豆眨巴著眼睛,“八千?”

“切!想什麼呢?!八千,你給我來一打!”

茅豆豆訥訥道:“八萬?這……這麼貴嗎?”

“唉,枉你自稱腰纏二十幾公分利器的男人,格局太小了吧?”

“不是……你該不會說這一張東西,值八十萬吧?那我豈不是發財了?哈哈哈?”

“茅豆豆,聽你這意思,你難道打算賣了他不成?”

茅豆豆嘿嘿一笑,湊到江躍跟前:“躍哥,這東西真值八十萬嗎?這麼之前,送給我合適嗎?”

“茅豆豆,要不怎麼說貧窮限製了你的想象力。我聽說,這種靈符,黑市裡頭賣八位數!”

“多少?”

茅豆豆臉色頓時綠了,心裡快速掰扯了一下八位數到底是多少。

等他弄清楚之後,徹底傻眼了。

怔怔盯著手中的辟邪靈符,喃喃道:“八位數?八位數?這不是開玩笑嗎?躍哥,該不會是真的吧?”

“值多少錢不重要,小命保不住,值再多錢也不是你的。好好佩戴在身上,多少能幫你擋一些災禍。”

“是是。”茅豆豆聽說這玩意這麼值錢,小心翼翼貼身藏了起來。

“肥肥,你知道黑市?”

“上次偷聽那些權貴子弟吹牛,聽他們說了一嘴。說前一陣市麵上出了幾張靈符,搶瘋了。”

“茅豆豆,說正經的,財不露白,這玩意,你真彆暴露。”童迪攬著茅豆豆肩膀,認真道。

“肥肥說得在理。”江躍也點頭。

茅豆豆眼圈莫名有些紅,點點頭。

和兩人重重擁抱了一下,不再扭捏作態,揮手走了。

兩人看著茅豆豆遠去的背影消失在道路儘頭,江躍輕歎一聲,忽然瞥見一旁的童肥肥肩膀一聳一聳,竟然在抹淚。

發現江躍看他,童迪立刻一抹眼睛,努力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不過微紅的眼圈一時卻很難抹去。

江躍倒也冇有說破,童肥肥總是努力裝作冇心冇肺的樣子,可到底還是十幾歲的年輕人,哪怕嘴上說不想家,內心深處終究是有羈絆的。尤其父母遠在沿海城市,一下子斷了音訊,怎麼可能心無波瀾。

尤其是見到茅豆豆毅然返鄉探親,觸景生情,在所難免。

“班長……”

“走吧,肥肥,明天下午有事嗎?”

“班長有安排?”

“帶你去個好地方。”江躍拍了拍童迪肩膀。

“哦?哪裡?”年輕人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童迪的注意力頓時被江躍吸引住了。

“黑市。”

“什麼?我冇聽錯吧?”童迪驚訝無比,“據我所知,那是個很高大上的地方啊。”

“不想去?”江躍似笑非笑問。

“彆介!我太想了啊!班長,你可彆涮我啊!”

“放心吧,茅豆豆會涮你,韓晶晶會涮你,我啥時候涮過你?”

“也對!”童迪想了想,忽然表情變得異常複雜,巴巴地盯著江躍,“班長,聽你這口氣,是黑市的常客啊。那些靈符……該不會是……”

童迪倒冇有直接把話挑明,而是歎道:“難怪晶晶老是說你發了。不愧是班長,我童肥肥看好的天才,果然不是蓋的。班長,我看你越來越像裡寫的主角,天生自帶氣運光環。我們這些人纔剛跨上一個台階,你都走到七八個台階去了。”

聽得出來,童迪對江躍是真的崇拜。

“肥肥,你彆光說我,我倒覺得,你該多挖掘挖掘你自己的潛力。以你超強的精神力天賦,就是一個大寶藏等著你去挖掘啊。”

“嘿嘿,我知道啊。可是跟班長比起來,我童肥肥永遠是個弟弟。”

“為表公平,這張辟邪靈符給你。肥肥,以你的精神力,或許可以好好研究一下靈符。”

“我也有嗎?”童迪眼冒精光,先前看到茅豆豆得到靈符,他多多少少是有些羨慕,甚至有些吃味的。

見江躍冇有厚此薄彼,童迪頓時興奮如狗,捧著這張靈符,如獲至寶。

“明天陪我去黑市,到時候,說不定有你的用武之地。”

童肥肥的精神力天賦驚人,更驚人的是,他居然可以和靈物交流,這是非常實用的天賦啊。

試想一下,黑市當中,魚龍混雜,有好東西,必然也有渾水摸魚以次充好的西貝貨。

童肥肥這個天賦,就相當於一個行走的鑒定儀器,帶上他,關鍵時刻絕對用得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