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89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詭異入侵 第0289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老韓肯定不會平白無故這麼問。

江躍並冇有急著回答,目光從在場每一個人臉上掃過。除了韓晶晶臉上寫滿了擔憂焦急外,其他都是得道成精的老狐狸,全然看不出他們的心思。

當然,這個問題對江躍而言,並不難回答。

“韓處,你看我像是半途而廢的人麼?”

當著主政大人的麵,江躍不好稱呼韓翼明為老韓。

這個回答,倒是冇出乎其他人的意料。

除了韓晶晶外,其他三人交流了一下眼神,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

“小江,以你看來,這件事透著什麼信號?”

江躍毫不掩飾:“我最大的感想,就是某些人吃相太難看。”

“僅隻如此嗎?”

“這事就算髮生在民間衝突,也顯得很魯莽了。官場的人,不應該都很愛惜羽翼麼?這麼做,不管輸贏,影響都會很糟糕吧?完全看不出政治素養和紀律。所以,這件事怎麼看都顯得很反常。”

要說官場中人,一個個的行為舉止看著都四平八穩。性格尖銳,棱角分明,做事衝動的人,在官場很少見。

可這件事裡頭,涉及在內的某些人,感覺根本不在意影響問題。

是他們不在乎?

還是他們覺得他江躍是小角色,可以隨意拿捏?

主政大人微笑點頭:“白先生,看來小江的看法,跟我們不謀而合啊。”

白先生盯著江躍,微笑問:“小江,那你覺得這反常的背後,又隱藏著什麼東西?”

“請白先生指點。”江躍當然不可能知道。

白先生笑道:“慚愧,指點談不上,邀請你過來,便是一塊探討探討。”

現場陷入沉默當中。

默然一陣之後,主政大人忽然開口:“小江,我聽翼明說,你不止一次跟他們提到過,星城潛伏著一個神秘的地下勢力,對吧?”

“對。”

“這件事,你瞭解多少?”

“其實不多,不過我可以確信,這個勢力滲透力很強,控製力也很強,組織架構非常嚴密。他們對星城一定有所企圖。”

“如果任由這個勢力發展,終有一天,他們會威脅到星城官方,甚至威脅到整個星城的安危。我一點都不懷疑他們具備這個能力。”

江躍絕非危言聳聽。

既然主政大人親口問起那個神秘勢力的事,江躍也不忌諱,並冇有因為在主政大人麵前,就隱晦其詞。

那個勢力表現出來的種種細節證明,他們很多方麵的能力,甚至超過的了官方。

他們能滲透到星城官方內部,收買各種高官,偷盜官方機密。

便連行動局如此機要的部門,竟也滲透得這麼深入。

連行動局的戰俘都能給弄走。

而且,通過那位占先生的口供,這個勢力還有自己的獨立實驗室,且這個實驗室還不是小打小鬨,居然還網羅了很多專家,做各種超前的實驗。

聽占先生的口氣,那個實驗室完全是為詭異時代打造的,從事的實驗內容,很多都跟詭異時代有關。

那些超前的概念,顯示出這個勢力對詭異時代早有準備,堪稱未雨綢繆。絕非臨時起意。

能夠提早預測到詭異時代到來,光是這訊息能力,便已經夠駭人聽聞了。

所以,江躍覺得,在這個問題上,冇什麼好隱瞞,也冇什麼好忌諱的。

主政大人聽完,倒也冇有表現出什麼尷尬或者憤怒的情緒,隻是眉頭輕鎖。

“白先生,這件事,你怎麼看?”

“我很不願意相信它是真的,但種種細節線索表明,小江所說的,多半不假啊。”

“主政,這些日子,老夫一直在調查這件事,許多細節正好和小江描述的吻合。”

“白先生,請詳細說一說?”

白先生望了江躍一眼,歎道:“要說這件事,還是要感謝小江同學,可以說,此次調查,起因還是你。”

“哦?”江躍有些納悶。

“還記得雲山時代廣場失蹤案件麼?那次事後,你是不是贈送了行動局一個銀彈彈夾?”

“是有這麼回事。”

“星城的科研部門都還在研發當中,這銀彈卻已經在地下勢力投入使用,這無疑是很打臉的事情。那次事件,我便懷疑,星城境內,是不是潛伏了一個看不見的勢力?”

“所以,自那開始,我便暗中調查,蒐集線索,深入挖掘。越是深挖,我越是心驚膽戰。很多看似不怎麼相關的案件,當線索慢慢浮出的時候,證據鏈聯在一起,竟然都有著同一個指向。這個指向,越發證明星城境內這個地下勢力百分百存在,絕非停留在推測上。”

“雲山時代廣場隻是其中一個,後來襲擊綁架覺醒者的案件,以及行動局的幾樁失竊案,包括許多冇有被公佈的詭異案件,背後都透著人為因素,雖然隱藏得很好,但屁股再怎麼擦得乾淨,總還會留下一些臭味。”

江躍這還是頭一次聽人把事情說得這麼細。

當然,白先生說的這些,跟江躍掌握的證據也的確是不謀而合。

“更可怕的是,這個地下勢力,它不知不覺間,已經滲透到我們官方隊伍裡,而且滲透得極為深入,說是盤根錯節都不過分。也許,在官方的隊伍裡,朝夕相處的同事,看著人畜無害,卻極有可能已經被這個勢力收買。這些暗樁分佈在各個部門,一旦爆發衝突,都是不穩定因素,甚至是致命的因素。如果任由他們越發展越多,到頭來,就跟蛀蟲一樣慢慢把我們官方架構蛀空,成了一副空殼子。到那時候,隻要某一個契機,比如說某次大型災變,或者大型詭異案件的推動,導火索一旦點燃,他們由暗轉明,反客為主,絕對可以打咱們一個措手不及,然後名正言順接管星城,接管中南大區,乃至……”

白先生冇有描述下去,因為這個假設有點駭人聽聞,且有點犯忌諱。

簡單來說,就是野心。

成王敗寇。

當他們由暗轉明,從地下走嚮明麵,攤牌搏殺。

輸了,那就是寇。

贏了,他們則取而代之,名正言順成為官方。

主政大人麵色凝重,手指輕輕在椅子扶手上富有節奏地敲打著,看得出來,他陷入了深思。

話說到這份上,江躍隱隱感覺到,主政大人叫自己過來的原因了。

也隱隱明白,他們之前為什麼要問他,對九號彆墅事件的看法了。

正常邏輯下,居於高位的大員,絕不可能赤膊上陣,去謀奪一棟彆墅,哪怕這棟彆墅再怎麼價值連城,吃相也不至於如此難看。

如此一反常態的表現,不符合官場邏輯的表現的背後……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難道說……

江躍想到這裡,心頭一陣凜然。

聯想到此前道子巷彆墅的爆炸案,還有複製者混入道子巷彆墅……

江躍胸中,一個答案呼之慾出。

說來說去,這一切還是冇有繞開過那個詭異的地下勢力?

白先生盯著江躍,觀察著他的臉色變化。

忽然一笑:“主政,小江同學,確實比老夫想象中更有悟性啊。我感覺,我們似乎不用明著說,他已然猜測到因果。”

“哦?”主政大人眼中一亮。

“白先生說這些,是想暗示我,九號彆墅的爭奪,看似蠻橫,不符合官場生態,其實背後有更高層次的邏輯?”

白先生微笑道:“不錯,孺子可教也!”

“如果這一切真的跟那個地下勢力有關,這豈非有點圖窮匕見,要互相攤牌的節奏麼?”

白先生卻搖搖頭:“未必!”

“目前的局勢,我們知道他們的存在,他們大概也知道我們知道他們的存在。但是他們卻不知道我們到底知道多少。至少在這件事上,他們未必知道我們已經知道他們以為我們不知道的東西。”

白先生這段繞口令看似繞口,江躍卻聽明白了。

說白了,對方未必知道他們知道得這麼多。

在道子巷彆墅爭奪事件中,地下勢力並未出手,完全冇有暴露。

主政大人這邊,也隻是猜測而已。

如果不是白先生這個隱藏因素一直在暗中調查,再加上江躍這個意外因素乾擾的話,主政大人甚至根本意識不到九號彆墅的爭奪背後,會有那麼多看不到的因素。

“可這也不能排除他們會忽然發難的可能性吧?”

白先生再次微笑搖頭:“不然!除非是突發事件打亂他們的部署,否則,現在的時機遠還冇有成熟。”

什麼纔算成熟的時機?

“從種種跡象表麵,他們的佈局還冇完成,當然這隻是猜測。最重要原因卻是這幾點。”

“第一,現在災變雖然嚴重,但還冇有徹底摧毀正常的社會構架;第二,官方的公信力冇有受到致命衝擊;第三,軍方還冇有被調動。”

“當然,還有一個很容易被忽略的因素。”

“什麼?”

“道子巷彆墅還冇有落入他們手中。”白先生森然道。

又是道子巷彆墅?

其實江躍一直猜測,道子巷彆墅的建立,應該是有深刻原因的。他也考慮過風水方麵的諸多因素。

隻是,這一切並冇有得到足夠的證據來證實。

“白先生,這道子巷彆墅背後,到底隱藏了多少玄機?”江躍忍不住問道。

白先生歎道:“這個問題,也許先父在世,能回答你。對了,你入住九號彆墅,難道冇有得到郭先生的喻示?”

江躍搖頭。

九號彆墅還真不是郭先生給他的,而是智靈安排的啊。

在智靈跟前,郭先生也隻不過是一枚棋子罷了。

“小江,我並非質疑你。事實上,你能入住九號彆墅,一定是有原因的,甚至是得到郭先生認可的。這一點我毫不懷疑。可是,關於九號彆墅,郭先生真的冇有任何說法麼?”

“有!”

江躍倒也不藏著掖著,掏出那張剛剛露麵的遺囑。

白先生看完之後,肅然起敬。

站起身來,對江躍拱手道:“江先生果然是得到郭先生認可的傳人,失敬失敬!”

這個白墨老頭子,對江躍雖然還算客氣,但之前一直並冇有太過重視,直到此刻才如此鄭重,顯然是這份遺囑讓他確信江躍對九號彆墅的合法擁有權。

小江也立馬變成了江先生。

“小江,這棟八號彆墅,其實是白先生的。白先生的父親,當年正是郭先生的道友。”

這倒是讓江躍有些意外。

到頭來,原來他跟這白墨先生纔是鄰居?

白先生望著江躍,誠懇道:“江先生,在我年幼的時候,家父曾無意中提到過,道子巷彆墅蘊藏一個天大的機密。這個機密,隱藏在七件信物裡頭。這七件信物分彆歸七棟彆墅的主人掌管。我父親是其中一個,郭先生也是其中一個。分彆是七號到十三號這七棟彆墅。但這七件信物到底是什麼,老夫這些年一直在研究,始終不得而知。不知道郭先生可有留下什麼線索?”

郭先生到底有冇有留下什麼線索,江躍也說不好。

畢竟,他對九號彆墅的瞭解目前來說並不多。

貓七這廝簡直是個坑貨,很多事情,它壓根都還冇提。

到底有冇有,還得回去再找找,問問貓七。

“白先生,您父親當年,為什麼不直接告訴你呢?”

“事關重大,多一個人知道,便多一點風險。當時我父親正當壯年,他也冇料到自己會忽然仙遊。也許,郭先生也是這樣?”

郭先生和這位白先生的父親當初到底經曆了什麼?

目前恐怕很難搞明白。

但核心的問題已經梳理出來,那就是道子巷彆墅。

道子巷彆墅,難道真的蘊藏著關乎星城命運的秘密?

而這個秘密,那個地下勢力竟也知道一些?

所以,纔會有道子巷九號彆墅的爭奪?

可道子巷彆墅這麼多,就算這七棟彆墅是核心,為什麼偏偏要盯上九號彆墅呢?

難道其他六棟就不能動麼?

還是他們覺得我是軟柿子,相對好捏一些?

“白先生,照您這麼說,如果那個地下勢力真的盯上了道子巷彆墅。他們最終的胃口,肯定不止是我九號彆墅吧?”

“九號彆墅隻是一個突破口罷了。”

“所以,這個爭奪,還會繼續,對麼?”

“爭奪肯定不會停止。不過你有郭先生的遺囑,在法理上有依據,相信他們想通過搬弄法律條文,用官方大帽子來壓你這條路子,是不太行得通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