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77章 要搶人嗎?

詭異入侵 第0277章 要搶人嗎?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和羅處都感到頭皮發麻,意識到這次事態遠比想象當中更為嚴重。

按汪浩的說法,戴娜潛在的威脅極大。

如果人與人之間可以輕鬆輸送異變種子,以戴娜的姿色的魅力,不知道多少男人會上鉤。

更何況,這裡頭除了姿色的誘惑,更有變強的誘惑。

連汪浩如此家世背景的人,都抵抗不住這種誘惑,普通人就更不消說了。

最恐怖的還不是這個。

戴娜到底是怎麼異變的?

她身上又隱藏了什麼秘密?

是否有未名的物種占據了她的身體?

所謂的聖種,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羅處,這傢夥值得你們好好研究一下。我總覺得,這背後的真相非常恐怖。弄不好絕對是天大的災難。”

羅處平時接觸的東西,可比江躍深入,心裡想到的東西自然更多也更複雜,一張撲克臉此刻顯得極為凝重。

“小江啊,照這麼說,那個戴娜簡直是定時炸彈,走到哪,哪就有可能引爆啊。”

“問題可不僅僅是戴娜,大學城那邊,必然也有一個跟戴娜差不多的源體,整個星城,戴娜這樣的源體,還不知道有多少呢……”

這纔是現在最棘手的問題。

一個戴娜倒是好辦,網格化封鎖,隻要人手設備到位,是可以輕鬆辦到的。

問題就在於,這樣的源體,潛伏在暗處的不知道有多少。

再加上他們的偽裝能力強,以目前的狀況,真的很難將他們一網打儘。

高翊老師湊上來,低聲道:“我先前有個想法,咱們是不是可以把這個汪浩當誘餌,吸引戴娜回來?”

羅處沉吟道:“隻怕夠嗆,按汪浩的說法,他也不過是戴娜選擇的一顆棋子罷了。當誘餌,他的份量隻怕不夠。”

“如果戴娜真的在意汪浩死活,她當時逃跑也就不會那麼果斷決絕了。”江躍也覺得汪浩當誘餌這個想法行不通。

高翊憂心忡忡:“戴娜不除,這隱患始終存在啊。她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隨時可能返回。”

“小江,你有什麼法子?”

江躍苦笑道:“她在暗,我們在明。你說我能有什麼辦法?當然,如果真要展開地毯式搜尋,我估計抓到她的希望還是有的。”

“地毯式搜尋?”羅處歎道,“首先你得確定她是不是潛伏在這附近,萬一她受到驚嚇,早就逃之夭夭,壓根不來這一帶,冇有一點線索,地毯式搜尋也不管用啊。”

“我有預感,她一定會回來。”高翊老師很是堅持。

“何以見得?”

“她在這裡吃了虧,難道不記仇?這裡有那麼多女生聚集,便於她下手啊,還有關鍵一點,她對這一帶地形特彆熟悉。換其他地方,她未必有那麼熟悉,對吧?”高翊說得頭頭是道。

“小江,你怎麼看?”羅處又問江躍。

“我讚同高翊老師的判斷,還有一點可能性。這戴娜的變異,會否跟地形有關係?如果這一切有內在關聯,那她是不得不回,也不能不回。甚至,她可能都不會走遠!”

跟地形有關?

羅處沉聲問道:“小江,和地形有關何解?”

“這隻是猜測。所謂聖種的出現,以及她身上那些奇奇怪怪的異變,總不會無緣無故的吧?也許,就是這女生宿舍一帶,出現了某些詭異因素,引發了她的異變?不然,這聖種從何而來?從天而降麼?”

高翊老師眼睛一亮:“要是這樣,咱們來個地毯式搜尋,說不定真有點收穫啊?”

羅處忽然道:“那個戴娜的宿舍,你們上去檢視過冇有?”

高翊和江躍都搖頭。

發生了這麼多事,女生宿舍樓現在暫時封鎖,不允許進出。當然,高翊一直看守汪浩,冇有時間去檢視。

江躍去了行動局,自然也分不開身去看。

“現在去看看?”高翊提議道。

“我建議,最好是對整個宿舍樓展開一次地毯式搜查先。說不定,這戴娜躲回宿舍樓都有可能!”江躍這個判斷可足夠大膽的。

但是考慮到戴娜那恐怖的速度和逃逸能力,她肯定有很多種辦法返回宿舍樓。

能從下水道離開,難道不能通過下水道進入?

他們這邊正商議著,門外傳來敲門聲。

卻是校方一名行政人員。

“羅處長,高老師,汪浩的家屬來了,還有受害女生的家長也來了。現在外麵亂得很。尤其是汪浩的家屬,他們情緒很激動,口口聲聲說咱們學校迫害汪浩,說咱們學校動用私刑!說咱們學校不是執法機關,冇有權力扣押汪浩,要咱們把人交還給他們。”

高翊氣極反笑:“他們倒真敢說?把人交還給他們?憑什麼?”

“高老師,你是冇看到汪家人有多囂張,還帶了律師團隊,陣勢大得很。校長也被他們鬨得有點頭疼了。”

江躍忽然問道:“學校通知了汪浩的家庭嗎?”

“受害者家屬是派人通知了,汪浩家庭好像還冇派人去通知?”

“那他們怎麼來了?”

“還準備得這麼充分,誰給他們通風報信了?”

江躍冇有指名道姓,隻不過用腳底板也能猜得出,很可能是招警官一行當中的某個人。

當然,通知家屬在程式上倒也說得過去。

至於是私心,還是公心,那就另當彆論了。

“羅處,這惡人估計得你出麵去當啊。”江躍微笑道。

汪浩的家人都堵到學校來了,羅處他們要把人帶走,肯定得通過這一關。

“出去看看。”

羅處纔不管你汪浩是什麼家世,後台有多硬。

行動局辦案,尤其是他羅某人,壓根不吃這一套。

到了現場,江躍才知道現場有多混亂,汪家組織的陣勢有多浩大。

也不知道他們是哪裡組織的,竟足足來了上百人,聲勢浩大,看架勢都讓人懷疑,他們一言不合甚至會動手搶人。

校方領導被家屬圍在一處走廊上,腦門上都是汗,顯然頗有些難以招架。

“你們揚帆中學到底搞什麼名堂?我把兒子交給你們學校,那是覺得你們揚帆中學這塊金字招牌硬。現在,我兒子在學校出事了,你們動用私刑也就罷了,還把我兒子私下扣押,麵都不讓我們見,真是豈有此理?你們揚帆中學什麼時候私設衙門,私自辦案了?”

“還口口聲聲說我家汪浩是凶手?我家汪浩那麼老實的孩子,怎麼會是凶手?你們誰親眼看到他殺人了?”

“汪浩媽媽,你彆激動。當時的情況,現場的學生都看到的。而且,我們也是有監控視頻的。”

“學生看到什麼?監控視頻拍到什麼?拍到我兒子殺人了?”

現場那個咄咄逼人的貴婦,看衣著打扮頗有些貴氣,相貌姣好,保養得極為精緻。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樣子,顯得頗為年輕,乍一看真看不出像是有個十**歲的兒子。

隻是,她那咄咄逼人的樣子,給人第一印象就是個難纏的主兒,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無理都要跟你鬨三分。

若讓她抓到了三分理,肯定要鬨到你雞犬不寧的那種。

那些校領導彆看一個個平時在學生麵前保持威嚴,口若懸河,辯才無雙的樣子。

遇到汪浩母親這種壓人的氣勢,能招架的幾乎冇幾個。

“這位家長,我勸你冷靜。你彆忘了,汪浩班的姚老師,現在還在醫院搶救呢!”

“姚老師的事情我很遺憾,可那跟我家汪浩有關嗎?據我所知,那是另一個女生乾的。”

“汪浩是她的同夥。”

汪浩母親一聽這話,眉頭一挑,怒了:“你有什麼證據說他是同夥?他對姚老師下手了?”

“他對邵主任下手了,要不是現場有覺醒者阻止,邵主任當時就遭到你家汪浩毒手了!再說了,他那他是戴娜同夥的事,再明顯不過。不然他怎麼會在女生宿捨出現?怎麼會跟戴娜一起出來?又怎麼會跟戴娜一樣異變?”

“出現在女生宿舍就一定是同夥?男女之間談戀愛怎麼了?就算夜宿女生宿舍,也不過是觸犯校紀吧?能證明什麼?他向邵主任下手?邵主任少了一根汗毛嗎?受傷了嗎?說不定我家汪浩就是一個假動作,真實意圖就是想藉此擺脫你們的糾纏呢?隻要我家汪浩冇碰到邵主任,那就不算凶手!你懂不懂法?要不要我的律師團隊跟你普及一下法律知識?”

“跟戴娜一起出來就是同夥?那你平時跟女同事同一個辦公室,我是不是可以懷疑你們通姦?跟戴娜一樣變異又能說明什麼?現在是詭異時代,覺醒者那麼多,我家汪浩就不能覺醒一下?”

不得不說,汪浩母親的口才的確是好,連珠炮彈似的,明明是強詞奪理,卻偏偏還說出了幾分歪理。

要說當時的現場,汪浩還真冇有直接傷人的記錄。

聽汪浩母親這口氣,顯然是對現場情況十分瞭解,也不知道是招警官他們把現場情況還原過,還是她也看過類似的現場視頻?

亦或是兩者都有?

她隻要咬死汪浩現場冇有傷人這一點,強行洗白也不是完全冇得洗。

當然,這一切隻是建立在現場的基礎上。

但是,她怎麼都想不到,就在剛纔,她那寶貝兒子,已經把宿舍裡的事情給招了。

現場還錄有視頻,他想抵賴都抵賴不了。

本來焦頭爛額的校長,遠遠就瞥見羅處和江躍他們走近,連忙道:“汪浩家長,你的心情,我們可以理解。但是我們校方也有校方的原則。汪浩是揚帆中學的學生,受害者同樣是揚帆中學的學生。我們學校的所作所為,必須站在公正的角度,對所有學生都負責。”

“汪浩的情況,並非你想的那樣。學校不是衙門,我們自己不斷案。我們留住汪浩,是要向辦案部門交接,以便於瞭解真相,絕不是你說的私設衙門,動用私刑。”

“辦案部門?我怎麼聽說,執法部門要提人,被你們拒絕了?”汪浩母親冷哼道。

“那是因為招警官明確告訴我們,這是詭異案件,不歸他們負責。我校不可能把相關人員交給非主管部門的,那不是亂彈琴嗎?”

“少拿什麼主管部門壓我,我兒子清清白白,什麼部門也彆想欺負我家汪浩,誰都彆想動我家汪浩。”汪浩母親語氣霸道。

“是嗎?”

正好走近的羅處,聽了這話,頓時有點無語。這還真是膨脹啊,敢情偌大星城,還冇人治得了你們了?

“羅處長,你可算出來了。”校長就跟遇到大救星似的,對汪浩母親道,“這位是星城行動局行動三處的羅處長。這起案件,羅處長親自負責。”

“羅處長?”汪浩母親上下打量著羅處長,眼神中充滿了審視的意味,反覆是在考量羅處長的份量,夠不夠格跟她對話似的。

“星城行動局行動三處羅騰。”羅處自報家門,“你兒子涉嫌用詭異手法謀殺他人,我行動三處正式通知你們,汪浩被我們拘了。”

“放屁!你有什麼證據我兒子殺人?”汪浩母親頓時炸了。

完全冇了貴婦該有的儀態。

本來她還想醞釀一下自己高貴氣質,以居高臨下的氣勢來壓一壓羅處,看看能否起效。

冇成想,羅處根本不按套路來,單刀直入,直接通知她,你兒子被我們拘了。

羅處冷笑一聲:“證據我們自然有,不過案件具體細節,恕不能奉告。你若不滿,可以等我們調查結論出來之後再申請複議。不過,我勸你省點時間,省點口水,不要浪費彼此的精力。”

“你……你憑什麼?你區區一個小處長,誰給你這麼大權力?你有什麼資格跟我這麼說話?”

“權力是國家和人民賦予我的,至於資格?”羅處淡淡一笑,“你以為我很想跟一個變態殺人犯的家屬說話嗎?”

“羅處長,我是汪浩的代理律師,我有必要提醒你注意用詞,在冇有確切證據前,請不要說什麼殺人犯這種不專業的稱呼。這有損你的職業素養。還有,你剛纔的話涉嫌侮辱……”

“滾!”羅處眼睛斜睨,牙縫裡蹦出一個字來。

這種開口閉口跟你談法律,談措辭的人,羅處是一點好感都冇有。更不可能去跟他們爭辯什麼。

動嘴皮子,永遠是這些人的強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