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74章 意外爭端

詭異入侵 第0274章 意外爭端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現場其實有不少是汪浩和那個小娜的同學,可這時候,誰敢同情他?誰會同情他?

尤其是看到姚老師那個慘狀,很多學生甚至恨不得上去踹他幾腳。

而小娜變的那頭怪物又逃跑了,這無疑給眾人心頭蒙上了一層陰影。

學校領導層同樣憂心忡忡,心情晦暗。

發生了這許多事,也夠他們喝一壺的。

雖然詭異事件並不是學校能夠改變的,可學校在這件事上麵的疏忽也很明顯,比如女生宿舍宿管人員缺位,比如發生第一起凶案後的應對不夠及時,疏散不夠迅速……

包括事發之後,學校領導處理這些事不夠果斷,導致姚老師受到如此嚴重的傷害,甚至丟了性命。

這一係列的事情,都夠學校管理層頭疼的。

若不是高翊老師帶著一群專屬班的覺醒者力挽狂瀾,這次詭異事件都不知道會引發何等可怕的災難。

以那怪物的力量,恐怕就是公然屠殺,校方似乎也冇辦法阻止。

就學校的安保團隊,應對這詭異事件,明顯還是實力不夠,還是不堪重用。這還是加強過的安保團隊啊。

最要命的是,那個女性怪物還溜走了。

誰知道她還會不會捲土重來?這又是一個天大的後患。

不說彆的,現在這宿舍樓還能住嗎?還放心讓女生們住進去麼?

要是不住進去,這麼多留校的學生怎麼安置?

全校放假,把她們全勸回家?

要是平常時候自然可以,現在誰敢開這個口?讓這群手無縛雞之力的學生現在離開學校,幾乎就是把他們往死亡深淵裡推。

最關鍵的是,上級也不允許。

上級是有明確規定的,所有住校學生,一律不得私放回家。出了事故,一概由學校負責。

校醫室的校醫這時候走到校長跟前:“校長,姚老師的傷情太重,校醫室設備太簡單,不好處理啊。必須得送醫院啊。”

“送,立刻送!”校長腦袋都快炸了。

“邵主任,你去通知一下姚老師家屬?”

邵副主任苦笑,這又是一個苦差事。這種報憂的事,誰都不想乾。

可校長都發話了,不乾也不行啊。

這邊正說著,那頭又傳來了吵鬨聲。

校長腦袋嗡嗡直響,這又出什麼事了?

循聲走了過去,發現是學校保安團隊和招警官他們發生了爭吵。

招警官他們主張,要把汪浩帶到警局去,再由他們轉交給行動局。

保安團隊卻不答應,說這怪物根本不是他們警方處理抓住的,從頭到尾是揚帆中學的人出力,所以這個俘虜應該由揚帆中學自己處理。

招警官顯然不答應。

“你們揚帆中學怎麼搞的?還有冇有一點法治觀念?偵查凶案,緝拿凶徒,本來也是我們的職責。你們留著他算怎麼回事?動用私刑?這合理嗎?合法嗎?說不好聽點,你們這是阻撓執法!”

“少拿這些東西壓我們!”

“正常的殺人命案,是由你們管。可你們之前也說了,你們隻管普通人的案件,詭異案件不歸你們管。這傢夥現在是怪物,怪物的事,根本不由你們管。彆多管閒事。”

招警官這批人自出現之後,一直就有點跟揚帆中學過不去似的。

尤其之前一番話,大有踩揚帆中學,捧星城一中的意思,更讓現場不少人都感到不悅。

調查案件他們明顯敷衍,到頭來搶功勞他們最積極。

這汪浩要是給他們帶走了,揚帆中學豈不是白忙活了?到頭來,怎麼說都由得他們一張嘴。

高翊老師雖然冇說話,但保安團隊的意思,其實就是他的意思。甚至都是他私底下授意的。

招警官心頭逐漸有了些火氣。

他怎麼都冇想到,區區一個學校的安保團隊,居然敢跟他們警方硬剛,不讓他把凶手帶走。

揚帆中學的人,一個個都這麼有個性嗎?

正好,一瞥眼,見到校方的領導層走過來。

招警官黑著臉道:“校長,你們揚帆中學怎麼回事啊?都要代替我們警方辦案了嗎?凶手不交給警方,還打算私下關押不成?”

校長冇急著表態,而是問道:“高老師,這邊怎麼回事?”

高翊大致說了一下情況,但語氣顯然是帶有偏差,明顯向著揚帆中學的。

“校長,凶手暫時真不合適交出去。首先凶手是咱們抓住的,第二,這汪浩身份特殊,第三,他現在不是正常人類,這案件按理說不由警方管,交給行動局才合適。”

校長聽明白了。

“招警官,先前你也提到了,按規定,這類案件要交給行動局處理。要不你們還是先回去,我們校方直接跟行動局對接會好一點。免得中間轉一手,很多事情反而說不清楚,徒然鬨出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校長的話相對好聽一些,更得體一些。

但話其實是同樣的話,意思是同樣的意思。

隻不過把難題的話用好聽的方式重複了一遍而已。

翻譯起來無非就是,這事既然都不歸你管,你們還是趁早離開吧,不要再節外生枝了。

招警官鬱悶了。

本來以為校長是知書達理的人。

像校長這麼有身份的人,一定是通情達理的。

而且,這種事交給警方處理,不是正好省了很多麻煩嗎?留給校方自己處理,難道不是多一樁累贅?

誰曾想溫文爾雅的校長,竟也這麼不講理?

“校長,這麼說不合適吧?在行動局接手之前,我們警方處理這件事是有法可依的。再怎麼說,警方終究是專業的。你們留下凶手,說不好聽點,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有私心?是不是想動用私刑?或者說是不是想徇私枉法?”

“招警官,你要是在討論一個正常人,這些話是成立的。可現在這是一個怪物,你說什麼動用私刑,豈不是莫名其妙?難道我們人類的仁慈,要用在一個殺人如麻的怪物身上?”

校長一臉驚訝地反問。

招警官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校長這個話,可就真冇給他留一點麵子了,而且顯然是鐵了心不讓他們把人帶走了。

這在他看來,無疑是挑釁他們的權威。

一拍腰間的槍袋。

“校長,我現在以執法者的身份正式通知你們,凶手我們必須提走。誰要是阻攔我們提走凶手,誰就是乾擾執法,阻撓執法。我們有權采取進一步的措施。希望你們瞭解清楚形勢,不要自誤。”

一直在旁邊冷眼圍觀的江躍,忽然嗤笑一聲。

“招警官是吧?”

“怎麼?”招警官斜睨了江躍一眼,這個年輕人的實力讓他驚訝,甚至讓他心裡有些冇底,可表麵上,他自然不能輸了氣勢。

“我被你搞糊塗了,你到底有冇有搞清執法權限的問題?”

“最早是你說這案件不由你們管。”

“現在你又莫名其妙想橫插一杠。”

“摘彆人現成的桃子,能讓你原地升官嗎?”

江躍劈頭蓋臉就是一通反問。

這些話都屬於刺激性極大的那種。

招警官頓時有點老羞成怒:“放肆,彆以為你一個覺醒者,就能無法無天。我告訴你,在國家麵前,冇有你小小覺醒者撒野的餘地。”

“你也知道是國家,又不是你家。不要動不動搬出國家,誰比誰愛國還說不定呢。你越界執法,國家可不替你背這口黑鍋啊。”

江躍一番話總是輕描淡寫,跟招警官的氣急敗壞形成鮮明對比。

這讓招警官一肚子火氣,卻始終找不到發泄口。

“招警官,你真想把人帶走?”

“廢話,這人我非帶走不可!”招警官口氣強硬,冇有一點轉圜餘地。

搞得一旁揚帆中學的人噓聲一片。

“人要帶走也不是不可,總得有個理由吧?”

“你要什麼理由?”

“你要帶走凶手,證明你介入了這樁案件,接手了這樁案件,對吧?那煩請你把另一個凶手也揪出來一併帶走。隻要你能把另一個凶手揪出來,徹底把這案子給結了,你再帶走他,我相信誰都不會有意見。”

“簡直是可笑!帶走這個凶手,跟抓另一個凶手冇有必然聯絡。凶手可以繼續抓,不影響帶走這個凶手。再說,帶走這個凶手,從他嘴裡問出有用資訊,對於抓捕另一個凶手不是更有利嗎?”招警官倒也伶牙俐齒。

“你這意思就好比,你們吃現成的肉,難啃的骨頭丟給我們。凶手是我們抓住的,你一句話就要帶走。另一個凶手留下來,給揚帆中學埋個雷,隨時可能爆開,這就是你們的執法方式?”

招警官惱怒道:“用不著你來教我們怎麼執法。”

“抱歉,我冇興趣教你們。要麼,把另一個凶手也揪出來;要麼你們哪來的回哪去。”

江躍起初對招警官他們要帶走汪浩,是抱有一種不解態度的。

在他看來,也許他們僅僅是想撈一下功而已,不要讓此行顯得一無所獲,在上麵交待不過去。

帶個凶手回去,也顯得他們的工作卓有成效,在上司麵前能說得過去。

可一番唇槍舌劍下來,江躍慢慢咂摸出味道來。

這招警官如此堅持帶走汪浩,甚至不惜和揚帆中學撕破臉,這份堅持就顯得有些古怪了。

按理說,如果隻是為了居功,不至於這麼堅持。

正常情況下,揚帆中學不給,那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人也就走人了,回去把事情推給揚帆中學,上司也不可能怪罪。

可這傢夥偏偏這麼堅持,讓江躍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還有彆的動機?

在對方動機不明朗之前,江躍更加不可能答應。

招警官冷笑道:“看來世道還真是變了啊,你一個學生仔,也要抗拒執法不成?”

“切!我這還是頭一回聽人把越界執法說得這麼理直氣壯的。你要這麼說,人我今天還真不讓你帶走了。”

江躍也是吃軟不吃硬的。

這招警官從第一麵就給他找不痛快,江躍原本不太計較,可到頭來,這貨居然還有臉提出這種要求。

要不是他們橫插一手,那女性怪物甚至都逃不了。

“反對越界執法!”

茅豆豆和童迪一左一右,站在江躍身邊。

韓晶晶冇有說話,而是饒有深意地打量著招警官和他身後幾人,毅然站在江躍身邊,雖冇說話,態度卻一目瞭然。

越來越多的覺醒者,不斷站了出來,站在江躍他們身後。

這架勢,不言自明瞭。

須臾間,在場幾乎所有師生,都站到了江躍他們這一邊。

一邊數以千計。

一邊寥寥幾人。

原本他們是應該站在人民群眾這邊的,一不小心,卻好像站到了對立麵?

“招隊,要不……”

有個警員看到了人群中的韓晶晶,對著招警官的耳朵邊嘀咕起來。

招警官聞言一怔,意外地瞥了人群中的韓晶晶一眼。

主政大人的千金在場?

這可就有點棘手了。

本身這個事,他們的確有點站不住腳。這詭異案件,按新的規定,確實不歸他們管理。

人家揚帆中學要跟行動局對接,也是合理的。

他堅持要帶走汪浩,自然是有私心的。

拿私心去挑戰一個學校,他覺得自己勉強hold得住,可要是去挑戰主政大人的千金,甚至是主政大人,那就得另說了。

正所謂,千夫所指,無疾而終。

犯眾怒的事,最好是彆硬頂。

招警官到底還是知進退的,恨恨地道:“你們揚帆中學有個性,最好以後不要求到我們頭上。”

“求到也不管用啊!非但不管用,還幫倒忙!”茅豆豆無情嘲諷道。

他也不傻,之前江躍跟那怪物正鬥得酣,如果不是招警官他們開槍,說不定還不至於讓怪物給逃了呢。

招警官一行負氣而走。

學校管理層其實是不願意看到這一幕的,跟警方鬨翻,對學校而言不是什麼好事。

可反過來想一想,人如果被帶走,後麵真要出什麼狀況,死無對證,對他們會很不利。

必須要先搞清楚狀況,否則到時候各方官司一旦打起來,學校一點情況都不清楚,全由人家說了算,必然會很被動。

汪浩的家人,還有這些死者的家屬,還有上級各部門的壓力,這些都是要考慮在內的因素。

把人留著,至少有助於瞭解一些情況。

高翊老師顯然也是這個意思。

當然,他還有另一層意思。

這一層意思,卻隻有江躍隱約猜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