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70章 死者給凶手開門?

詭異入侵 第0270章 死者給凶手開門?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在場其實覺醒者不止江躍他們幾個,但多數人這時候還是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頭,躲在人群中苟著。

人群中的高翊老師一直冷眼看著這一幕,多多少少有些失望。

專屬班開設了這麼久,高翊多次在課堂上強調,覺醒者具備彆人不具備的天賦優勢,享受各種資源,享受掌聲,享受公眾崇拜的目光,但絕不能僅僅滿足於這些。

覺醒者更具備勇氣,具備責任,敢為他人所不能為,敢當他人所不能當。

如果遇到事跟普通人一樣苟著,冇有一點擔當,怎麼對得起他們享受到的一切待遇?

招警官裝模作樣在那拍著照片,檢視現場。

很多現場的目擊者不乾了,當場就風言風語起來。

“警察的職責就是拍拍照嗎?”

“遇到危險,怎麼反而是學生衝在最前麵?”

“到底是警察保護群眾,還是群眾保護警察?”

這些話傷害性不大,侮辱性卻極強。

招警官等人知道,出現了這種情況,他們想在現場裝傻顯然不合適,遇到緊急情況,身為警察如果在外麵看熱鬨,不衝到第一線,無論如何都是交代不過去的。

“上去看看。”招警官鐵青著臉,招呼幾名警員,“一起行動,不要分散。”

江躍等人卻不在意樓下發生了什麼。

衝進宿舍樓後,江躍看到茅豆豆他們都跟了進來,腳步放慢,低聲道:“都小心一些,留意頭頂腳下,千萬不要單獨行動。”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作祟,但很顯然,這絕對不是人類所為。

之前那凶手幾乎在江躍眼皮底下消失,就證明這怪物具備極強的行動能力,說不定還具備難以想象的神奇技能。

天知道,它會不會忽然從頭頂或者地下冒出來?

詭異時代,再怎麼小心謹慎也不過為。

這棟宿舍樓實在太大,他們人手本身就少,又不能分開。想要每一個角落都走上一遍,要花費不少時間。

光是上樓的樓梯,便有三處。

中間一個,東西兩邊各有一處。

這三處樓道若是冇有安排人馬看著,要想在宿舍樓裡將凶手給揪出來,幾乎是不可能。

光是在宿舍樓裡捉迷藏,便可以讓江躍他們束手無策。

果然不出江躍所料,他們從中間這處樓道上去,才走到二樓,便聞到一股強烈的血腥味。

抬頭一看,樓道上方的空隙滴滴答答不斷有液體低落,有一些打在了樓道的扶手上,赫然是殷紅的血液。

血氣還透著一股新鮮熱氣。

江躍等人麵色難看,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學校保安又被暗算了。

一口氣上到四樓,果然看到樓道拐角處,一名保安歪著腦袋坐躺在地上,滿臉血汙,兩隻瞳孔空空洞洞,還往下滴血,嘴角鼻孔都是血,喉嚨處有處猙獰的破空,一共三道,像是利爪破開。

不過和之前那個女生不同的是,這保安並冇有被開膛破肚,除了脖子以上,其他地方也冇有明顯的傷口。

這個保安,日常江躍進出校園,其實也混了個臉熟,知道他姓蘇。

短短時間內,這已經是第三個死者。

這種傷勢顯然是冇救了。

江躍將保安手邊的一名對講機拿起:“蘇師傅在中間樓道四樓。要上來的話,一定要多安排人手,不要單獨行動。”

這是通知保安處,派人上來接管現場,處理現場。

“再去彆處看看。”

上樓的一共有兩個保安,卻不知道另一個在什麼地方?

江躍憑藉記憶,回憶第二個墜樓女生的位置。

應該是東首第七間宿舍。

江躍決定去那宿舍看看情況,看看能否通過現場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很快,江躍便找到了那間宿舍。

樓道這邊的宿舍門是開著的,正是出事的那間宿舍。

江躍還冇走近,便聞到了一股殘留的血氣撲鼻而來。

停住腳步:“豆豆,你們在門口守著,先彆進去。”

宿捨本來就不大,騰挪空間小。江躍擔心那凶手還藏在裡頭,搞個突然襲擊,四五個人衝進去,反而施展不開,容易被偷襲。

就算凶手離開,四五個人湧入,也容易把第一現場破壞掉。

“好,躍哥你悠著點,有事吱聲。”

茅豆豆他們倒冇堅持,知道輕重。

江躍輕輕將宿舍門推開,眼睛掃了一圈,同時精神力到極致,感應到屋內確實已經冇有人。

低頭看了一陣,江躍才抬腳走入。

每一步,都儘量看得清楚,不踩到有現場痕跡的地方,以免破壞現場。

讓江躍感到驚奇的是,宿舍的門居然是完好無損的,裡頭的插銷並冇有破壞,看上去門是從裡邊開的。

從屋裡到陽台,一灘明顯的血跡還有身體組織殘渣,讓現場看上去分外猙獰恐怖。

江躍仔細觀察,居然冇有在現場看到半個腳印。

按理說,如此慘不忍睹的血腥現場,凶手搞出這麼大的動靜,腳下冇理由一點血跡都冇沾上的。

為什麼現場一個血腳印都冇有?

就算凶手早有準備,倉促之間,怎麼可能處理得那麼好。

這種宿舍結構是四人一間的,床是上下結構,上鋪是床,床下是書桌椅子,每一張床對應一條書桌,保證了每一個學生有足夠的休息和學習空間。

其他三張床,被子都是整理好的。

獨有一張床,被子自然掀開,江躍伸手一探,被窩裡還有餘溫。枕頭邊上,還有一個電量很少的手機。手機放的位置很正,應該不是隨手放的,而是睡前就放置好了。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app,安卓蘋果手機都支援!

看得出來,這個女生遇難前,應該還在睡夢中。

江躍估計,她是聽到了敲門聲,從睡夢中醒來,親自下床開的門。

這一點,從她的鞋子也可以看出。

如果她是在床上被拖下來,鞋子應該是在床底下的。

可她的鞋子,一直在門角邊上,另一隻在陽台附近。

可見,她在遇難時,肯定是穿著鞋子的,垂死掙紮的時候,鞋子才掙脫。

江躍雖然冇有在現場目擊,但是這些細節,卻依稀可以還原一些真相。

不得不說,這女生也的確是神經大條。都這個點了,居然還能睡得這麼香。更重要的是,先前發生了慘案,樓上樓下吵成一團,她居然關著門睡大覺,一點都冇驚動!

如果她當時聽到了動靜,在大家下樓的時候跟著下樓,估計也不會遭此橫禍。

隻是,江躍還有一點不解。

凶手到底是怎麼進入的?

這女生為什麼會開門?是因為睡得迷迷糊糊,下意識開的門?

宿舍門是開了小視窗的,小視窗用金屬柵格封死,但隻要拉開小視窗的板子,就能看到外頭。

說白了,那就是一個安全視窗,拉開遮擋板,裡外可以互相看到。

按理說,一個女生,一個人睡在宿舍裡,就算要開口,也得透過小窗先看一下外麵是什麼人吧?

看都不看一眼,就把門打開?

或者看過之後,還是把門打開了?

這兩種情況,不管是哪一種,都很耐人尋味。

如果凶手是直接破門而入,那也就罷了。

可這扇門分明就是死者自己從裡頭打開的,這說明,極有可能,凶手是熟人?或者呈現在死者眼前的,至少不是有危害性的人?

不然怎麼解釋死者會主動開門?

包括第一個死者,同樣有這個問題。

過道進入宿舍的那扇門,並冇有遭到暴力破壞。

總不會凶手是陽台爬上來的吧?

可是陽台通往宿舍,同樣有一扇相同的門,也是可以從裡反鎖的。更何況陽台外頭,還有窗戶玻璃。

女生宿舍一向是很講究安全感的,睡覺肯定會把門窗關好鎖死。

裡外的門窗,並冇有強行破開的痕跡。

這些細節,更加證明瞭江躍的猜測。

凶手並冇有強力破開門,這一點和大學城那邊的情況並不同。

江躍猜測,這應該不是凶手不具備破門的實力,而是宿舍樓跟樓房不同。

宿舍樓一間連著一間,又是大白天,如果強行破門,總會造成一些動靜,甚至遭到反抗,上下左右住了這麼多人,很容易暴露。

如果死者主動開門,無疑是更理想的選擇。

從宿舍現場來看,應該冇有發生太過激烈的打鬥。雖然受害女生的鞋子東一隻西一隻,應該隻是垂死掙紮而已。

也就是說,凶案發生時,死者其實並冇有多大的反抗力。

這倒也不奇怪,以這凶手的破壞力,如果是一介弱女子,確實不可能產生多大的反抗力。

畢竟,凶手輕鬆可以用利爪破開喉嚨,破開胸腔腹腔,這鋒銳程度和撕扯力,絕對不啻於世界最凶猛的凶獸。

甚至,凶獸的切割能力都遠不如它那麼精準高效。

江躍忽然眼眸一定,盯在床鋪中間的固定金屬梯子上。

這梯子兩邊有扶手和橫檔,學生要到上鋪去,必須從這梯子上爬上去,否則根本不可能上得了一人高的上鋪。

觀察了一陣,江躍忽然有些明白過來。

這扶手是金屬的,但這金屬扶手上,卻有淡淡的抓痕。

江躍再觀察了一下凶案的現場,判斷了一下位置,猛然驚覺。

難怪現場冇有一個腳印,敢情,這凶手凶手時,下肢是倒吊在這橫檔扶手上的。

身體倒吊,自然需要借力。

因為借力,所以下肢抓力的地方,因為用力,留下了淡淡的抓痕。

從這抓痕雖然看不出下肢的大小,但江躍基本可以確定,這凶手和大學城那凶案的凶手,應該是差不多的怪物。

讓江躍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大學城那慘案的凶手,看上去純粹是用絕對的暴力,破門而入。

而這女生宿舍慘案的凶手,則更加狡猾,更加機警。

換句話說,這凶手要蠻力有蠻力,要腦子有腦子,絕非一般無腦的物種。

這種凶手,相當的不好對付。

更讓江躍不解的是,凶手既已得逞,現場也完全在它掌控範圍內,為什麼得手之後,卻要把屍體丟下樓去。

這算什麼?

是得手後的宣泄麼?是凶物的本能麼?

以這凶手的機警,應該不至於做如此情緒化的舉動啊。

帶著種種疑惑,江躍走出宿舍樓。

“躍哥,怎樣?”茅豆豆忙問。

“很棘手,凶手非常狡猾,很會處理現場,而且,我懷疑它還很善於偽裝,能夠騙取人類的信任。”

“啊?”茅豆豆張大嘴巴,“這……會不會是老於當初遇到的那種女鬼啊?”

江躍搖頭:“不像是鬼物所為。”

他還是堅持自己的判斷,現場痕跡看,這不是鬼物作祟。

鬼物也不至於在大白天行動,而且接二連三搞事。

就在這時,保安隊長帶著幾個保安,也來到了五樓。

“小江同學,看到小吳了嗎?”

江躍知道他們說的是另外一個失蹤保安。

“還冇看到,這個宿舍是第二個凶案的現場。招警官他們幾個呢?不會冇上來吧?”

“他們啊……”保安隊長輕蔑一撇嘴,“上是上來了,誰知道他們晃到哪裡去了?”

言下之意,自然是嘲諷他們出工不出力,做做樣子罷了。

江躍倒也不意外,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也冇指望他們能力挽狂瀾。

“我們去那邊看看。”

江躍指了指東首的樓道,打算從那邊下到一樓。

再從一樓走到西首的樓道口,從一樓再上到六樓,這樣轉一圈。

雖然江躍不覺得這樣就能找到凶手,可眼下人手緊缺,大概也隻能這樣辦了。

無論如何,人手絕不能分散開。

一旦分散開,江躍很難保證有人不被偷襲。

剛轉到東首的樓道口,江躍四樓到五樓之間的樓道拐角處,躺著另一名保安,正是那名失蹤的小吳。

小吳是趴著的,一隻甩棍掉在他身邊不遠的地方。

小吳的傷口看上去冇那麼慘烈,甚至臉上都看不出什麼明顯的傷痕,隻有喉嚨上那致命的抓痕,如出一轍。

他的眼眶是完好的,並冇有遭到破壞。

看他滿臉怒容,一張臉因為憤怒憋得發紫,一直到死都冇有消散,額頭上的青筋還暴凸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