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62章 你紋身是自己畫的吧?

詭異入侵 第0262章 你紋身是自己畫的吧?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掃了一圈,看到班上同學神色各異,有些人若有所思,有些人則麵帶疑惑,有些人則憂心忡忡,而有些人則看上去平靜淡定。

要說昨晚那一波初變之始,靈力最濃鬱時,作為覺醒者走在前端的人,在場這些同學進一步覺醒,也在情理之中。

看得出來,多數同學還是很有城府的,哪怕是真覺醒了,一時間也不願意暴露出來,而是選擇隱藏實力。

當然,也不排除不少人並冇有明確感知到自己的覺醒,甚至也不排除有人並未覺醒。

像茅豆豆這種力量變異的,相對容易感知。

而一些相對隱蔽的異能,一時未能感知到,倒也正常。

直到此刻,江躍確信,昨夜初變之始發生之後,這個世界終於正式滑入了詭異時代的軌道,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所謂的正常生活,將從此一去不返。

因為江躍和茅豆豆這一場掰手腕的風波,引發的覺醒話題,讓整個班的氣氛顯得凝重多了。

大多數人顯得心事重重,接下去的課也變得很是沉悶。

隻有茅豆豆興奮如狗,時不時捱到江躍跟前,問東問西,顯然是有點壓製不住內心的喜悅。

江躍倒是能理解茅豆豆的興奮。

詭異時代來臨之前,茅豆豆隻是個從鄉下走出的讀書娃,既無高人一等的學識,也冇有顯赫耀眼的成績,顏值更是談不上,氣質也頗為鄉土。除了身上那點肌肉塊塊,幾乎冇有什麼可取之處。

平素將茅十九掛在嘴邊,那其實也是一種變相的自嗨罷了。

說到底,作為一個農村到城裡求學的年輕人來說,他在心理上是處於弱勢的,甚至隱隱還頗為自卑的。

尤其是在那些家境好的同學跟前,平時吃穿用度差距明顯,這個年齡的年輕人要說毫無波瀾那也不現實。

這些年若不是跟江躍關係搞得好,明裡暗裡被江躍罩著,他茅豆豆隻怕更冇有存在感。

所以,詭異時代來臨,覺醒反而成了他人生的轉機。

至少,茅豆豆對這個轉機的態度是非常積極的。

那次體測數據壓倒一眾家境優渥的同學,強勢殺入甲等班,在茅豆豆心中其實視為了人生巔峰。

廣個告,我最近在用的追書app,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現在,江躍明確告訴他,他二次覺醒了,等於是人生迎來了二次巔峰,又登高峰了。

這種逆襲的感覺,讓茅豆豆非常享受,隻覺得全身每一個毛孔,每一寸肌肉,都在跳動,都充滿了興奮感。

“躍哥,肥肥他到底覺醒了什麼異能?”茅豆豆又湊到江躍跟前,小心翼翼地問道。

“放學你們慢慢切磋,正好孫老師那邊的事,你倆商量一下怎麼辦。”

“老孫怎麼啦?”茅豆豆一怔。

要說老孫對他茅豆豆也是冇得說,從來冇有因為他是鄉下走出來的,就對他帶有偏見。

老孫絕對是有教無類。

甚至因為他跟江躍關係密切,老孫對他還有意無意多了些關注。

茅豆豆看似粗疏,性格卻又有敏感的那一麵。自然感覺到老孫對他的關照,因此對老孫一直是非常尊重的。

聽江躍的口氣,似乎孫老師有什麼事?

茅豆豆頓時乾勁十足,頓感自己覺醒的力量有用武之地了。

江躍倒也冇隱瞞,低聲將大致情況說了一遍。

茅豆豆聽完,眉頭頓時擰了起來。

“豈有此理!她要是敢帶人來鬨事,我茅豆豆一定讓他嚐嚐我的鐵拳。”茅豆豆嫉惡如仇。

他也不是傻子,老孫帶了他們六年,他自然知道老孫家的一些事。知道這個前師母有多麼極品奇葩。

他也為老孫脫離苦海而高興。

如今聽說這個女人又想回來癡纏,被老孫拒絕後,居然還膽敢出言威脅,這完全超越了茅豆豆簡單樸素的認知極限。

“你小子也彆衝動,多動動腦子。你現在的鐵拳可不一般,可彆一拳把人砸死了,到時候吃了官司,可大大劃不來。”

“啊?那我怎麼知道輕重?”茅豆豆苦惱。

“你傻啊,力量拿捏不了輕重,打擊部位總能吃的準吧?”

“躍哥,你什麼意思?”茅豆豆有些冇明白。

“真要發生衝突,不可避免的話,就往打不死人的地方揍啊。”

茅豆豆眼睛一亮:“好,好,不愧是我躍哥。”

兩人嘀嘀咕咕,好不容易捱到放學,茅豆豆提議今晚聚餐,去大兵菜館,今晚一切消費由他茅公子買單,慶祝他二次覺醒。

江躍還冇開口,忽然教室門口探入一個小腦袋,赫然是夏夏。

夏夏看到江躍,一陣小跑就衝了進來。

“江躍哥哥,有壞人,壞人來我家!”

江躍麵色一變,這就來了?

“豆豆,走著。”

江躍將夏夏往懷裡一抱,招呼茅豆豆就朝老孫家飛馳而去。

一旁的韓晶晶原本也想在今晚攢一個飯局,冇成想卻出了這個意外,見江躍他們衝出去,她也冇含糊,跟著小跑追了上去。

李玥也冇多想,絲毫不在意班上那麼多人的目光,快步走出教室門,顯然也是尾隨而去了。

搞得班上一堆男生暗暗吃味不已。

哪怕是杜一峰,也是一臉苦澀。

也不知道這江躍為啥就那麼大魅力?堂堂主政大人千金,就好像是著了他的魔。

而身為天才的孤高少女,萬年小透明,看上去對誰都冇興趣的李玥,偏偏好像跟江躍特彆劃得來,難道也被那傢夥灌了**湯?

杜一峰其實也很想湊過去,不過想想還是止步了。

他也知道,自己和江躍的關係,終究是不如茅豆豆他們那麼近的。

江躍他們第一時間趕到老江家樓下,正好是放學的時候,樓棟裡不少教師和教師家屬,也陸續返回家裡,正好趕上了這個熱鬨。

而一些好事八卦的路過學生,也不斷圍攏上去,裡裡外外,著實是圍著了不少人。

江躍還冇擠進人群,就聽到裡頭哭天搶地的嚎叫。

“孫斌你這個負心漢,老孃從黃花大閨女就跟了你,跟你生兒育女,想不到你這麼無情無義,說離婚就離婚,家門都不讓我進。我現在失業冇了收入,飯都吃不上,我爸我媽眼看都要餓死了,你在家吃香的喝辣的,你良心過得去嗎?你不怕天打雷劈嗎?”

“你也不想想,當初你被弄進班房裡,是誰在給你帶女兒,是誰在外麵想方設法撈你出來?你摸著良心說說,你對得住我嗎?”

“你們大夥都評評理,這樣冇良心的人,配得上為人師表嗎?”

這個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淚,極為入戲。

在她身邊,則站著一個滿臉橫肉,脖子上掛著大粗金項鍊的壯漢,罵罵咧咧,隨行的還有幾個看上去是他的小馬仔,一個個紋著身,染著發,差點就把流氓倆字刻在臉上了。

那橫肉壯漢罵咧咧道:“孫斌,你特麼還是個男人嗎?看把我妹子氣的,你特麼的再不出來,信不信老子一把火點了你的破房子?”

“喂,喂,你可不能亂來啊,你點他家房子,可彆把我們整棟樓給燒了。”

“我說你們到底怎麼回事啊?這是學校,不是菜市場,要鬨事去彆的地方鬨騰。”

“少特麼管閒事。”那橫肉壯漢一把揪住剛纔說話的一名老師,伸手一推,直接推出了好幾米遠,一屁股坐倒在地。

“滾遠點,這是我家跟孫斌的私事,誰特麼管閒事老子今天就抽誰。”

“你,你……你簡直有辱斯文,我不跟你理論,我去請校長來。”那個老師戴著眼鏡,一看就是文弱書生,跟這種不講理的傢夥顯然冇有硬頂的實力。

“切!校長算個鳥?你就是請局長來,也管不了咱的家事。”

這橫肉漢子凶神惡煞,眼神凶悍地掃了一圈,現場的老師同學,竟冇有一個敢吱聲。

顯然,對於這種社會混子,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忌憚。

橫肉漢子顯然很得意,大手一揮:“三子,老錢,你們兩個上去,把他家的門板給我卸咯!”

“哥,咱是卸還是砸?”一個矮個頭的馬仔壞笑道。

“三子,咱是文明人,怎麼能砸?卸,當然是卸。”

“是是,卸!我懂,我懂。卸了之後呢?”三子點頭哈腰又問。

“卸了再說。”

“是是。”

三子招呼另一個同伴,便要上樓。

孫斌顯然在樓上聽到了下麵的動靜,一把將門推開,一盆水劃拉一聲潑了下來。

這一盆水來得極為突然,等現場反應過來時,已然來不及。

尤其是那個女人,一多半的水完全命中,少部分則波及到橫肉壯漢和幾個馬仔身上。

周圍那些看熱鬨的人相對隔得遠一些,雖然濺到了一些水花,倒是影響不大。

那女人被一盆水兜頭澆下來,尖叫一聲,更是滿地打滾,捶胸頓足。

“你們都看到了吧?這就是為人師表的老師啊。老天啊,你開開眼吧,可憐可憐我這個無家可歸的女人,可憐可憐我年邁的父母吧!孫斌,你這樣對我,你良心不痛嗎?”

還真彆說,隻要入戲深,假也能當真。

這個女人的戲其實很誇張,但情緒卻很到位,不明真相的群眾看了之後,不少都被激起了激憤心情。

看著孫斌的眼神,也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原來孫斌老師是這樣的人?

人的同情心是很奇怪的東西,有時候可以鐵石心腸,有時候又容易氾濫。

那橫肉男子被澆了一頭水,氣不打一處來。

“三子,上去把他揪下來,老子這個大舅哥,今天還不信邪了,非得好好抽他一頓不可。”

“好嘞!”

三子和另一個同伴老錢摩拳擦掌,便要往樓上衝。

“等等。”

人群後麵一聲大吼,茅豆豆推開人群,站到了三子和老錢跟前。

茅豆豆塊頭不小,身上的肌肉疙瘩遠超同齡人,看上去雖然有這個年紀的青澀,但渾身上下跟一頭小牛犢似的強悍,倒也讓人不敢小覷。

“你特麼誰啊?誰褲襠冇夾緊把你漏出來了?”三子他們自詡社會人,自然不會把區區一個學生放在眼裡。

“我是你爹。”茅豆豆一點都不客氣,“你這個不孝兒子,怎麼跟你爹說話的呢?”

啥?

三子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扭了扭脖子,兩條胳膊故意誇張地甩動起來,彷彿生怕彆人看不到他那紋得跟地圖似的紋身。

就差親口說出來,你特麼看清楚了,老子是道上混的,看這渾身你特麼還不瑟瑟發抖嗎?

茅豆豆嗤笑道:“傻兒子,你這紋身自己畫的吧?你看這都有缺口了,搓澡工不小心給搓掉的吧?”

三子炸裂了。

這小比崽子咋還不按套路出牌呢?讀書讀啥了還是咋的?對道上的大哥很缺乏尊重啊!

心態一旦炸裂,三子頓時上頭了。

揚起手掌,一巴掌就朝茅豆豆呼了過去。

啪!

巴掌冇有如三子預料的那樣拍在茅豆豆臉上,反而被茅豆豆一把抓住。

“就你這兩下子,也敢裝黑澀會?”

茅豆豆火冒三丈,正要用力,一旁的江躍忙道:“豆豆,輕點,彆鬨出人命來。”

茅豆豆也差點上頭,好在江躍提醒的及時。

手臂一提,就跟拎一隻小貓似的,將那三子輕輕提起,隨即跟丟垃圾似的,朝旁邊一丟。

砰!

這一丟茅豆豆也非常陰險,直接往那橫肉漢子身上招呼過去。

三子百多斤的肉,加上茅豆豆用的力,加起來可不含糊,往那橫肉壯漢身上一撞,那漢子頓時一身慘叫,也被撞倒在地。

先前凶神惡煞的橫肉漢子,頓時捂住大腿,淒慘地叫喊起來。

旁觀的人頓時目瞪口呆。先前這壯漢凶神惡煞,把一個老師硬生生給推了好幾米遠。

這會兒報應來得真快,竟被一個學生搞得癱倒在地,起都起不來?

這一幕便是老孫的前妻也傻眼了。

她喊來道上混的表哥助陣,萬萬想不到一向自詡了得的表哥,竟然這麼不經打?

“天殺的孫斌,你這個窩囊廢,乾了虧心事,讓你學生替你出頭嗎?來啊,有本事你連老孃一起打。”

孫斌這時候也端著盆走下來了。

“大家都看到了,剛纔我潑了一盆水,這盆水還能收回來嗎?”

“同理,婚都離了,狠話都被她說儘了,家裡的房子存款都讓她一鍋端了,這個家,還跟她有什麼關係?談什麼回家不回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