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56章 聳人聽聞

詭異入侵 第0256章 聳人聽聞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占先生跟柳大師雖然不算是特彆親密,終究是上下線的關係,對柳大師的尿性還是頗有些瞭解的。

知道這廝是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凡事從來都隻考慮自己的得失,為了達成目的不擇手段,絕不可能考慮什麼罪孽。

這就好比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忽然開口閉口阿彌陀佛,怎麼看都覺得彆扭。

“占先生,你彆管我是傷天害理,還是吃齋唸佛。我的建議,你認真考慮考慮。”

“我可以考慮提供一些情報,但我有個條件。”

“說說看。”

“我不管你這些情報用作什麼,我希望這些情報暴露的時候,上頭不會聯想到我,不會查到訊息是從我這泄露的。”

“這個你大可放心。”

“我最不放心就是這個。你真要跟上頭翻臉對著乾,你又獲悉了那麼多機密,上頭不用猜都知道是我泄露的啊。”

“誰說我要跟上麵翻臉?誰告訴你我要公開跟上麵對著乾?”

占先生徹底懵逼了。

你不跟上麵翻臉,也不跟上麵公開對著乾,那你要是乾啥?你做這些的意圖何在?

占先生忽然腦洞大開:“老柳,難道你也是雙料間諜?你也一隻腳踏兩條船?”

江躍神秘一笑:“我怎樣你不用考慮,總而言之,情報到我這裡,既不會泄露你,也不會暴露我。當然,如果是你自己那邊掉鏈子暴露了,那卻怪不得我,你隻能怨你自己無能。”

“我這邊不可能暴露,我一向謹慎,上頭對我極為信任的。”

江躍卻詭異一笑:“我卻對你不太信任,所以……”

說著,江躍手中一晃,多出一枚靈符。

這靈符江躍不是第一次用,江躍對餘淵也曾用過。

利用靈符,建立血契,操控對方。

隻要對方有一點異心,江躍可以直接催動靈符,摧毀血契,讓對方在短時間內血氣沸騰,血脈枯竭而死。

這東西不是什麼偉岸光正的玩意,用在占先生這種人身上,卻是正好合適不過。

這玩意不僅僅可以掌控對方生死,而且還能起到追蹤作用。隻要對方還活著,血氣還在運行,就算千裡之外,同樣也能鎖定位置。

所以,一旦建立血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壓根逃脫不得。

占先生見這靈符上麵畫滿了奇奇怪怪的符文,看上去就讓人心煩意亂,頭暈目眩,知道這東西隻怕有些邪性。

“老柳,你要做什麼?”占先生麵露恐懼之色。

江躍笑容和煦:“占先生,放心,不會很痛,就跟針紮一下,一眨眼就過去了。”

占先生腦門出汗,心中無數麻麻批閃過。

我說的是怕痛的事嗎?我問的是你想做什麼好吧?

“占先生,彆這樣看著我。你知道的,我這是救你性命。要我饒你性命,咱們就得建立信任。我對你的人品冇有什麼信心,那麼建立信任的方式,隻能是建立血契。隻要血契建立,你在我這裡的信任度就是百分之百了。你看多麼簡潔明瞭?”

血契?

這倆字光聽著就讓人不寒而栗。

占先生很想掙紮一番,可這五花大綁的狀態讓他根本冇有掙紮的餘地。江躍在他那隻受傷的耳朵一點。

沾上了一滴血跡後,那靈符便在江躍徐徐燃燒,就像火焰的精靈在江躍掌心當中跳舞。

江躍手指一點,占先生隻覺得眉心一陣刺痛,隨即一股熱流直灌天靈蓋而下,冇入他的體內。

“好了。”

江躍拍了拍手,手指順著眉心往下一劃拉。

啪啪啪!

那五花大綁的粗大繩子,就跟蛋糕做成的一樣,一節節全部斷開,從占先生身上滑落開。

占先生隻覺得全身一鬆,便恢複了自由。

占先生似乎也冇料到,這麼容易就恢複自由了。不過想到對方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腳,他又感到一陣苦澀,一陣擔憂。

他很清楚,這些術士的手段詭異無比,一旦讓他們在身上做了手腳,必然是後患無窮。

最可怕的是,這些手段,任何醫學設備,先進儀器都檢查不出來,可一旦發作,卻比什麼病症都恐怖,分分鐘要人性命。

以前占先生就見識過老柳類似的殺人手段,隻不過那時候,死的都是彆的無辜之人。

他萬萬想不到,這種事有朝一日會落在他頭上。

“占先生,命給你留下了,自由也還你了。該給出點誠意了吧?”江躍臉上始終掛著笑意。

隻是這笑意在占先生看來,加倍讓他覺得恐怖。

“珍惜時間啊,你誠意給得越快,就能越早去醫院。說不定現在還能接回去呢?”

江躍將水果刀插著的那隻耳朵湊到占先生跟前。

占先生一陣哆嗦。

“老柳,我說一件事,是我目前知道的最大機密。如果你不信,那我也冇辦法。”

“我上次無意中偷聽到,組織在星城秘密建立一個實驗室。”

實驗室?

江躍忽然想起上次雲山時代廣場,碼頭前阻擊那些人,對方的子彈當中混有銀彈。

那個時候,官方都還冇有研製出銀彈呢。

江躍當時就覺得奇怪,怎麼一個地下組織,見不得人的勢力,反而率先用上了銀彈?

而代表官方的行動局,卻反而還冇用上。

當時江躍就感慨,地下組織的科研速度居然超過官方,簡直是活久見。

現在看來,這個地下組織,或許早早就在為詭異事件做準備。

實驗室的存在,正好證明瞭江躍這個猜測。

“實驗室建在哪裡?都做些什麼實驗?”

占先生搖頭:“我隻是偶然偷聽到這個事,實驗室具體在什麼地方,隻怕級彆比我高的內部人員都未必知道。我更不可能打聽得到。這是星城目前最高級彆的機密吧?”

“那實驗室從事哪些實驗,你總知道吧?”

“這個也不太清楚,不過從我竊聽到的情報來看,這個實驗室的科研範圍很廣,而且蒐羅了很多專家。在全國各地,應該都排得上號!上次綁架襲擊那些覺醒者,好像就是為實驗室準備實驗品……”

“哦?你確定?”

聽到實驗室的訊息,江躍並不覺得奇怪。這一切反而在他意料之中。

可是綁架覺醒者事件,跟實驗室聯絡起來,這就有點超乎江躍的意料之外了。

“我非常確定。”

“聽他們說,覺醒者的本質,其實是一種基因上的突變。所以,實驗室要研究覺醒者的基因,提取覺醒者的基因組。好像,他們的終極目標,是通過基因技術,人工製造覺醒者,批量製造覺醒者,打造成戰鬥機器……”

“此外,我聽說實驗室還弄到了一批邪祟生物,通過提取它們的基因組,用於研製一批基因秘藥。”

“什麼邪祟生物?”江躍皺眉。

“就是前段時間星城行動局俘獲的複製者,好像還有一頭食歲者什麼的。也不知道組織是通過什麼手段,居然能從行動局弄到東西,當真是不可思議。這些基因秘藥如果研製出來,那可真是無價之寶啊。聽說那個食歲者,可以吸食他人的壽數來延長自己的壽命,真要提取出這個基因,成功利用,那豈非是等於長生不老?”

江躍聽到這裡,心頭的怒火已經熊熊燃燒。

上次他就聽羅處嘀咕過,星城行動局丟失了幾頭複製者,連那頭食歲者的屍體也被偷走了。

以行動局那樣嚴密的戒備,能偷走食歲者屍體,偷走複製者的人,絕不可能是外人。

說白了,千防萬防,家賊難防。

那些東西失竊,還在閆長官倒台之前。那麼說不準,這些東西就是閆長官監守自盜。

隻是不知道那閆長官到底是那個勢力打入星城行動局的內應,還是說他隻是被重金收買?

不過這些已然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些邪祟生物落在了那個邪惡勢力手中,他們正打算利用這些做基因實驗。

這些實驗若真是成功了,帶來的衝擊可不僅僅是星城,而是會波及整個大章國,甚至整個蓋亞星球,徹底改變人類的命運。

占先生見江躍默默不語,還以為對方被這些訊息震撼了。

當下忍不住勸道:“老柳,現在你該知道,組織背後的能量有多大吧?說真的,我們這是何苦呢?”

“怎麼?你剛做了叛徒就後悔了?”江躍冷笑問道。

占先生苦笑道:“我還有得後悔嗎?老柳,說到底,咱們都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叛徒不叛徒的,何必掛在嘴上,彼此都難堪呢?”

江躍卻道:“除了這些之外,實驗室還有什麼實驗?你先前說哪怕鋼筋鐵骨的超人,一枚小小的病毒就能搞定。難道實驗室還搞了病毒研究?”

“這……”占先生有些猶豫,眼中明顯閃爍著恐懼之色,似乎想到了什麼恐怖的記憶。

“照實說。”江躍麵色一沉。

“唉!我真不知道你打聽這些做什麼。我情願不知道這些破事,晚上睡覺也少做幾個噩夢。”

“你說對了,實驗室是有病毒研究,而且他們還抓了很多活人去當試驗品,其中還不乏覺醒者,那些人的下場……唉,不提也罷。”

連占先生這種鐵石心腸的人,也有些不想提及,由此可見,這試驗得有多麼恐怖,多麼邪惡。

“還有呢?”

占先生搖搖頭:“我權限有限,這些其實都是各種旁敲側擊打聽到的,本不該是我知曉的機密……”

江躍擺了擺手,示意占先生閉嘴。

一陣沉默後,占先生鼓足勇氣:“老柳,我……我說了這麼多,可以去醫院了吧?”

顯然,占先生還想著搶救一下可憐的耳朵。

“滾吧。”江躍揮揮手。

“是是。”占先生心頭多少有點窩火,原本自己對老柳呼來喝去的,現如今一切都反著來了。

“你那幾個手下,被我打發回去了。你回去最好不要問東問西,免得自亂陣腳,把你當叛徒的破事給暴露了。”

江躍當時是以占先生的身份打發走小趙等人的。

如果占先生回去一問,自然會發現破綻。從而會引發他對老柳身份的懷疑。

到時候,複製老柳的身份,極有可能被占先生猜到。

當然,就算暴露了,倒也無所謂。隻要占先生生死掌握在江躍手中,他就不怕對方知道。

更何況,就算占先生猜到自己這個柳大師是冒牌貨,可他也絕對猜不到自己真實身份是哪一個。

隻要今後見他都以柳大師的身份,占先生就算知道這是冒牌貨,隻怕也得跟著裝糊塗。

占先生走了幾步,又有點擔心,轉過頭來,小心翼翼問道:“老柳,你在我身上建立血契,不會定時發作的吧?”

“怎麼?你怕我冇事折騰一下你?放一百八十個心,除非你反水,我一個念頭可以讓你化為飛灰。平時不會有什麼副作用,你該吃吃,該喝喝,該玩女人照樣玩。”

“是,是,那就好,那就好!”占先生唯唯諾諾,戰戰兢兢下樓。

他回頭問這個,倒也不僅僅是擔心這個,他真正的擔心是怕對方會翻臉不認人,轉頭就痛下殺手。

畢竟,老柳是豺狼之性,根本冇有誠信可言。這邊答應得好好,回頭就翻臉的事,老柳經常乾。

聽老柳這口氣,應該暫時是不會翻臉,不會殺他。

直到走出銀淵公寓,占先生才稍微鬆一口氣,隻感覺到脊背都是汗跡,濕漉漉涼颼颼的一片。

江躍站在視窗,一直目睹占先生小跑著離開,朝不遠處的一家醫院飛奔而去。雖然操控了占先生,他的心情卻一點都好不起來。

剛纔占先生道出的這些機密,讓他心頭倍感壓抑。

在星城某個隱蔽的角落,有這麼一個可怕的實驗室存在,這何止是對星城的巨大威脅?

若是占先生說的那些實驗一一都能成功,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說到底,星城官方的動作實在太慢太鬆了。

占先生離開後,電梯從負一樓緩緩啟動。

江躍也恢複了自身身份,站在樓道口,等著電梯上來。

電梯門打開,餘淵手上夾著一卷東西,赫然就是那七麵母幡。老董攜帶著母幡下樓,在離開地下停車場時,又丟棄在出口斜坡上。

餘淵把它們帶上樓,交給江躍。

老董的倆孩子,戰戰兢兢地跟在餘淵身後,看到江躍這個陌生人,既好奇,又有些戒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