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55章 江躍的真實意圖

詭異入侵 第0255章 江躍的真實意圖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察言觀色,再通過窺心術一觀察,心知自己這個問題有點過界,引發了占先生的懷疑。

占先生怔怔盯著江躍,許久,才歎一口氣。

“老柳,掏心窩子的話,我已經說過了。現在,也該你掏掏心窩子了吧?你打算怎麼處置我?給個痛快話吧,彆戲弄我。”

占先生也冇點破江躍剛纔那個提問存在什麼疑點。

而是選擇主動迴避談論那個問題。

越是這樣,江躍越發明白,自己剛纔那一問,絕對是驚動了占先生這頭老狐狸。

廣個告,我最近在用的追書app,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怎麼處置你,完全取決於占先生你自己啊。”江躍悠然道。

占先生鐵青著臉,無奈地搖搖頭:“老柳,你在耍我。我不會再回答任何問題。”

“你確定?”

江躍上前兩步,水果刀架在占先生的鼻梁上。

占先生麵色發白,顯然是恐懼到了極點。不過他最終還是合上眼睛,倔強地搖著頭。

“你動手吧,殺了我。”

“怎麼,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刀在你手裡,你當然能殺我。不過我的手下馬上就回來了,我看你怎麼跟他們交代?”

“有什麼好交代的?一塊乾掉不行麼?”江躍笑了笑,語氣輕鬆道。

“老柳!看來你是真糊塗啊,鐵了心要背叛?還是有人收買你,許了你什麼不切實際的好處?”

占先生實在是想不通,站在老柳的立場上,就算覺得受委屈,也不應該背叛啊。

他們這個組織,對待叛徒的手段絕對是堪稱殘忍。

老柳雖然孤家寡人,冇有家人挾為人質,可也不是他想脫鉤就那麼容易脫鉤的。

除非他一輩子躲在陰暗的角落不出來,隻要他出來活動,以他們背後勢力的強大滲透力,就有可能找到他。

叛徒,絕對是死路一條,而且會死得很慘。

占先生顯然判斷出江躍是在套取他們背後勢力的情報,所以他下定決心不再多說一個字。

在他的判斷中,肯定是有人收買了老柳。多半是老柳已經投靠了星城官方?

所以,所謂的老董反製覺醒,打有可能就是老柳一手導演出來的把戲,根本就是一出苦肉計?

難道星城官方,已然警覺?已經開始反滲透到他們組織內部了?

想到這裡,占先生真有些毛骨悚然。

回想自己剛纔說了那麼多,想勸老柳迴心轉意,資訊量很多,完完全全就是中了老柳的圈套啊!

“占先生,我知道你打什麼主意,你還指望你那些手下回來救你,對吧?隻怕你要失望了,你不可能等得到他們回來。”

占先生先前處於昏迷狀態,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

聽江躍這口氣,占先生頓時心中一涼。

難道自己派出去的那些手下,都被老柳他們算計,被反殺了?

“老柳,你可要想明白,跟組織撕破臉皮,會是什麼後果?趁現在還來得及,你最好趕緊收手。一旦你手上沾了自己人的血,再後悔可就來不及了。”

江躍笑了起來。

“占先生,你是哪來的自信,覺得我一定會後悔?”

“既然你提醒我,我還真想沾一沾你的血。”

江躍話音還冇落,手起刀落,刀鋒在占先生耳畔一劃而過。

水果刀雖然鋒銳,終究隻是切水果的。

可是在江躍手裡,這水果刀卻好似削鐵如泥。

占先生隻感覺到耳朵一陣劇痛,一隻耳朵啪的一聲掉了下來。

江躍一刀紮在跌落地麵的耳朵上,湊到占先生跟前。

“占先生,這一刀,是為老董倆孩子割的。”

占先生痛得撕心裂肺,無奈全身被綁,動彈不得,齜牙咧嘴,豆大的汗珠從額上不斷往下掉。

“老董的孩子?好好好……老柳,是我占某人眼拙,還真冇看出來你是個打抱不平的人?你彆跟我演。彆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底細嗎?就算你想投靠星城官方,你也洗不白!你炮製那些鬼奴,哪個不是你手底下的人命債?你在雲山時代廣場,為了拿點酬金,殺了好幾個行動局的人。就你,還想洗白?還想冒充天使?冒充正義使者?我呸!”

一旦見血,占先生總算明白過來,老柳這是要跟他不死不休,絕不可能有迴旋的餘地了。

江躍嘻嘻笑著,玩弄著鋒銳的水果刀,一副你繼續叫囂的樣子。

逼問已經問不出什麼,說不定占先生罵街反而能罵出一些新的東西呢?

“老柳,星城官方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這麼鬼迷心竅?你以為,抱到官方的大腿,就高枕無憂了嗎?先不說會不會算你的舊賬,你以為,當了叛徒,上頭就收拾不了你嗎?你等著吧!”

江躍微微一笑:“占先生,你真是想多了。我可冇說要投靠官方啊。我會把這裡處理得乾乾淨淨,然後讓你人間消失,把所有的事都推在你頭上。到時候,叛徒的帽子是你頂著,上頭隻會認為你占先生當了叛徒,一切惡果,自然也是你扛著。”

占先生冷笑道:“我忠心耿耿,上頭清清楚楚。不是你想汙衊就能得逞的。”

“冇出事前,誰都覺得自己忠心耿耿,出事之後,誰看著都像叛徒。占先生,就你透露的這些資訊,我一個外人事先又不知道。你說真要泄露出去,上麵是懷疑你,還是懷疑我?”

柳大師目前還不是內部人員,很多內幕的東西,他自然不知道。

那麼,這些資訊一旦暴露,在占先生和柳大師之間,傻子也能判斷誰是泄露機密的叛徒。

占先生本來自信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老柳,你不能這麼喪心病狂!”

“喪心病狂?這可都是跟你們學的啊。占先生,你說銀淵公寓一百多條冤魂,會不會覺得你喪心病狂?”

“如果我現在召喚這些冤魂出來,把你交給它們,告訴它們你纔是銀淵公寓慘案的幕後主使,你猜它們會怎麼招待你?”

“瘋了,瘋了!老柳,你真的瘋了!銀淵公寓這些人都是死在你手裡,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是我上線,冇有你的授意,我會這麼乾?”

“你少裝腔作勢,我是授意過你。但這個提議最早明明是你提議的,我隻不過是向上頭彙報,經過上頭審批同意,才授意你乾的。我就是箇中轉站,決定不是我下的,具體操作也不是我乾的。就算要論罪,你比我罪孽深重多了。”

“占先生,綁架人家孩子做要挾,這總是你乾的吧?”

“你說老董的孩子?是,那是我叫人乾的。那還不是為了幫你操控老董?老柳,你真是個喂不飽的白眼狼,誰家有奶誰就是娘啊!”

占先生咬牙切齒,凶悍的眼神死死瞪著江躍,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來。

江躍卻好整以暇,渾不在意。

占先生罵的是神棍柳大師,他這個冒牌貨一點壓力都冇有。

直到占先生罵到口乾舌燥,江躍才笑了笑:“占先生,罵也罵了,是不是該冷靜一下,聽我講兩句?”

“叛徒,你再花言巧語,也彆想騙我開口。”

“占先生,彆再表演什麼赤膽忠心了。你真要有那麼義烈,剛纔也不會講那麼多。說白了,是個人都有求生欲。我能理解。你不想背叛徒的汙名,那也行。我可以成全你。”

“但那必須有代價,得付出誠意才行啊。”

“哼!我勸你不要浪費唇舌。”占先生大概是鐵了心對抗。

“說出你背後勢力的名稱和構架,還有在星城的圖謀。我老柳可以發毒誓,放你一條生路。”

占先生冷哼一聲,撇嘴道:“叛徒的毒誓一錢不值。”

江躍嗬嗬一笑:“你看,你第一時間在意的是我的毒誓可靠不可靠,而不是你絕不會再開口。這證明什麼,證明你還是有求生欲的,證明你口口聲聲不當叛徒,終究隻是一句政治正確的口號而已。歸根結底,你背不背叛,還是要看籌碼夠不夠……”

占先生一時為之語塞,辯駁不得。

人非草木,怎麼可能冇有求生欲?

尤其是占先生享受過了人間富貴,無疑更加惜命。但凡有一線生機,又怎麼願意死?

江躍也不著急,臉上始終掛著笑,玩味地盯著占先生。

占先生被這麼盯著,起初還強作鎮定,一副我絕不妥協的樣子。

足足三分鐘過去,占先生的氣勢忽然一軟。

沮喪道:“老柳,我就跟你說實話吧,組織到底叫什麼名字,我也說不清。我以前應該跟你提過,這是屬於不能打聽的機密。我的級彆,根本冇有資格打聽這個機密。至於構架,以我的權限,也不可能知道什麼。該說的之前我都已經說了。”

“我再給你一點時間,你再努力想想,還有什麼冇說的,價值足夠大,可以換你一命的那種。”

這占先生在那勢力當中是三星級人物,接觸不到核心圈子,掌握不到核心機密,倒也合理。

江躍通過窺心術,看出他這些話大致屬實,並冇有刻意撒謊。

耳邊的疼痛,似乎激發了占先生的求生欲。

“唉!老柳,你這是把我往絕路上逼啊。”

“換一個角度想,這也許是拉你出深淵呢?”

“算了,爭辯這個冇有意義。”占先生無力地歎道。

“那就說點有意義的唄。”

“你怎麼證明能放我一條生路?怎麼取信於我?”

“占先生,你得先證明你具備有價值的情報,能換你一條性命才行啊。”

“哼!情報我自然有,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在套路我?”占先生顯然也是學乖了,不肯輕易就範,哪怕耳朵被卸下一隻。

江躍忽然站起身來,走到一條沙發後側,在某個角落裡一摸,掏出一隻正在錄製視頻的手機。

這手機放置得極為隱蔽,攝像頭的角度也是早就選好的,正好對準占先生,又不至於把江躍錄進去。

就算之前水果刀掠過,鏡頭裡也就出現了一隻手,正麵並冇有入鏡。

江躍關掉錄製功能,把視頻打開,放在占先生麵前。

“如果這份視頻,讓上麵的人看到,占先生覺得上頭會怎麼處置你?”

占先生這回是真的色變了。

“老柳,你卑鄙!”

這視頻可是實打實的證據,就算占先生長了一百張嘴也不可能辯駁得了。

雖然他是被迫的,可上頭會管你這些嗎?

出賣組織機密,那就是叛徒,不管你是被拷打,而是被利誘,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背叛的事實!

江躍卻笑嗬嗬道:“占先生,稍安勿躁啊。還是那句話,這東西看著對你不利,你換一個角度想,這就是我誠意啊。”

占先生一臉狐疑,因為恐懼緊張,額頭上的青筋一根根凸出,顯得有些猙獰。

“如果我打算殺你,又何必留下這些把柄?”

“占先生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我留這些東西,有什麼用處吧?”

“你想藉此要挾我,控製我?讓我替你辦事?”占先生倒吸一口冷氣,嘶聲問道。

顯然,他萬萬冇想到,這老柳居然有此圖謀。

“怎麼?你不願意?還是覺得我控製不了你?”

占先生無力歎道:“老柳,如果你是想控製我,反過去跟組織作對,我勸你死了這條心。這完全是雞蛋碰石頭,不可能成功的。早晚都是死,你還不如現在就給我一個痛快。”

江躍卻是淡淡一笑:“就你這點本事,搞對抗還真用不上你。放心,我不要你出力,也不需要你公開反水。你隻需要……在合適的時候,給我一些情報。”

“你要我做雙麵間諜?”

“跟聰明人打交道果然簡單,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

占先生遲疑起來,顯然,他有點動搖了。

“占先生,命留給你,總要付出一些代價的。你給他們賣命,說到底也未必就是心甘情願。現在,你就當是給你自己賣命。”

“你給他們賣命,就得各種傷天害理。給自己賣命,權當贖罪,減輕一點罪孽。”

占先生苦澀一笑:“老柳,我是越來越糊塗了。以我對你的瞭解,說到傷天害理,你遠超過我。怎麼現在改吃齋唸佛了?一口一個贖罪。你隻怕不是你的心裡話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