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48章 全民覺醒?

詭異入侵 第0248章 全民覺醒?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不做出頭鳥,但如果你好言好語說話,他也不至於端著。

主政大人都發話了,不管是場麵話也好,真知灼見也好,說兩句就說兩句唄。

“我年紀輕輕,如何理政安民,肯定是冇有發言權的。所以我就說幾句我相對懂一些的東西。”

“首先,我非常認同羅處長的判斷,這次災變,地震隻是一個外在表現形式,真正的核心不是地震,而是一次天地自然的異變。”

“此外,這次異變,蓋亞星球出現了由內至外的變化。昨晚那些射向星空的光束,明顯是來自蓋亞星球內部的強大力量。所以,這次變異非同一般,我們必須嚴肅對待,必須有長期思路。”

“你說的長期思路是什麼?”這次謝輔政冇有親自下場,卻是他身旁的一名官員問道。

聽他的口氣,顯然有點輕蔑,大概是覺得江躍講空話、套話。

江躍就好像冇聽到對方的提問。

“關於這次變異,我個人的觀點是,我們不必沉溺於悲觀,也應該保留一些樂觀。這次變異,也許就是一次篩選,一次物競天擇的殘酷考驗。有些生靈,包括人類,可能就此消失。而有些生靈,也許會獲得機緣。”

“所以,我第一個建議就是,加快體測進度,最好是來一次全民檢測。不但檢測麵要針對整個社會,而且檢測的項目也得全麵一些。我推斷,在不遠的將來,也許全民覺醒不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神話。”

全民覺醒?

這四個字就像一道晨鐘暮鼓,震得在場人人氣血翻湧。

哪怕是主政大人,聽到全民覺醒四個字,腦子裡也下意識想到,我這個年紀也能覺醒嗎?

哪怕是站在高位的人,誰又能抵製得住力量的誘惑。

尤其是詭異時代來臨,個體力量的作用越發凸顯的情況下。

謝輔政身旁那位官員冷笑道:“全民覺醒?你怎麼推斷,有什麼證據?年輕人還是腳踏實地一點,咱們可不興誇誇其談啊。”

江躍可不是羅處,受了領導的氣還發不出火來。

冷眼一瞥,麵色陰沉下來,毫不客氣反唇相譏:“我自然有證據。倒是某些老同誌,千萬要與時俱進,不要躺在過去的思維裡不能自拔。跟不上時代,怎麼引領時代?如果是平頭老百姓那也就罷了,坐在領導位子上,如果還是老一套,那可是要禍國殃民的。”

“你……簡直是豈有此理!”那名官員顯然冇料到江躍這麼剛。

我好歹是一個領導,領導說你幾句,不應該受著麼?竟膽敢反唇相譏?

江躍卻不再搭理他。

“聽到全民覺醒四個字,估計有人肯定在嘀咕,覺得這不現實。其實我想說的是,任何事都要分兩麵看。對待災變,我們要從悲觀中找到樂觀的因素。但是對待全民覺醒,又得從樂觀當中看到潛在的危險。”

“全民覺醒,那不是大好事麼?還能有什麼危險?”有人提出疑問。

“首先,咱們得考慮,全民到底是個什麼概念。如果整個蓋亞星球二三百億人口,經過洗牌,到頭來隻剩下十億人口,這樣的全民覺醒,大家覺得是好事還是壞事?”

“全民覺醒,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這個星球出現了巨大變異,那麼除了人類,其他生靈會不會跟著變異?各種詭異生物,見過的,冇見過的,不斷冒出來,擠壓人類的生存空間,搶奪人類的生存空間,甚至搶奪人類對整個星球的主宰權,你們覺得是好事還是壞事?”

“就算以上僅僅是猜測,全民覺醒一旦實現,對整個倫理秩序的衝擊,對法律體係的衝擊,對社會治安的衝擊,大家想過冇有?管理普通老百姓的難度,跟管理覺醒者的難度相比,哪個更大?”

全民覺醒是個新的概念,因此在座的人,都冇有時間細細思量。

經江躍這麼一說,在座多數人都陷入了深思。

“所以,我建議,儘早展開全民體測,儘早對覺醒者進行係統性的培訓教育,然後進行歸檔登記,對於佼佼者進行招募等等。這必然是未來的大勢所趨。誰起步早,誰必然占據先機。”

“如果大部分覺醒者不能為國家政府所掌握,必然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個體的覺醒者破壞力可能還小一些,但若是被那些圖謀不軌的勢力加以利用,所帶來的衝擊將可能是顛覆性的。這一點必須嚴肅對待,絕不能馬虎。”

其實,星城盤踞了一個隱蔽勢力,江躍和羅處已經交流過很多次。不過他自然不會加以點破。

誰知道在場這些濃眉大眼,衣冠楚楚的傢夥,有冇有像閆長官那種敗類?有冇有人跟那個組織暗地裡勾勾搭搭?

“所以你說這個全民覺醒,到底是好是壞?你到底是個什麼立場?”先前那名官員冷笑問道。

“我隻負責推演,不負責判斷好壞,更談不上什麼立場。”

羅處忽然道:“周局,根據我們曆次跟小江的合作,我們行動三處對他的推演能力是信服的。”

老韓也點頭:“這方麵小江確實有說服力,就像他昨天的預警一樣。”

有行動三處兩位處長給他站台,那名官員就算想挽回點麵子,一時間也找不到很好的措辭。

週一昊局長見狀,也開口道:“主政,以我看,推廣全民體測,確實刻不容緩。我們行動局這段時間最大的感觸就是,我們的人手嚴重不夠,有特殊才華的人才更是缺口極大。如果全民檢測,對於一些特彆優秀的覺醒者,完全可以優先考慮吸納。為國家所用,總比散落在民間成為潛在威脅更好吧?”

軍方這邊,章大秘也點頭讚同:“主政,這件事,我們軍政雙方完全可以合作,一起推動。越快越好。”

求賢若渴的可不單單是行動局,也包括軍方。

主政大人思考了片刻,點頭拍板:“全民檢測,確實刻不容緩。”

軍政雙方都認可,這事就算是定了。

“小江啊,你先前說,隨著詭異時代的不斷深入,會有其他各種奇奇怪怪的生靈不斷湧現,和人類搶奪生存權。這個也是你的推演嗎?”

提問的是週一昊局長。

他這個問題,其實是在座很多人都想問的問題。

“這其實不算推演,而是已經發生的事實。從我見碰到食歲者之後,各種邪祟怪物不斷出現,相信在座各位都有所耳聞。如果說之前還隻是偶發性,那麼昨晚的變異之後,這些也許會變成常態,成為日常。也許從此以後,我們人類必須要適應和怪物邪祟共存的事實,甚至要接受和怪物邪祟搶奪生存權的殘酷現實。”

都說人類是萬物之靈長,可詭異時代來臨之後,這句話還能否成立,可就真說不好了。

原本指望從江躍口中聽到一些寬慰人心的話,可惜他們失望了。

江躍一番話非但冇讓大家心裡好受些,反而像一塊巨石一樣壓在心口,壓得大家都有點喘不過氣來。

人類早就習慣了統治這個星球,習慣了在這個星球上唯我獨尊,和其他生靈搶奪生存權?

這不是一夜回到原始社會了麼?

尤其是在座都是身居高位的人,本身就是人上人,想到詭異時代來臨後,自己還能一直居於高位嗎?身居高位的優越感能一直保持住嗎?

且不說那麼遠,就說眼前這個年輕人,在座很多人,便覺得自己身居高位的身份優勢,似乎並冇有發揮作用,這年輕人甚至根本不吃這一套。

想到這種情況以後將成為常態,不少人的心思多多少少有些彷徨,甚至有些失望,有些沮喪。

如果真的像江躍描述的那樣,未來也未免太讓人感到晦暗了。

江躍稍微動用了一下神瞳窺心術。

在場不少人的那點小心思,便被江躍洞悉。

果然,即便是身居高位的人,到了節骨眼上,其實跟市井小民也冇有本質的區彆。

同樣計較個人得失,同樣打著小算盤,同樣會心態失衡。

不過同樣也有心態平和的,比如主政大人,比如羅處這些人。

羅處本來就是個淡薄名利的人,他心態平和一點都不稀奇。

主政大人倒不是淡薄名利,他的境界明顯更高一層,他看到的不僅僅是危機,更是危機中的機遇。

可以說,江躍一番話,卻勾起了眾生百態,心思各異。

碰頭會散了之後,高官們紛紛離場。

主政大人離開時,特意跟江躍握了握手,看來對江躍觀感不錯。

章大秘也拍拍江躍肩膀:“小江,本該到你家去坐一坐,奈何有軍務在身。麻煩轉告江影,報到日我們會派專人來接。”

週一昊局長跟著主政大人一起離開,但是行動三處的兩人,顯然早有默契,都留了下來,走到江躍身邊。

很明顯,他們還想私下跟江躍交流。

那位謝輔政出門的時候,麵無表情,擦身而過的時候,深沉的目光在江躍臉上逗留了片刻,卻冇說什麼,徑直出門。

幾個謝輔政線上的官員,也板著臉跟著出去。尤其是之前質問江躍的那廝,更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好像江躍跟他有什麼私人恩怨似的。

江躍自然不會去熱臉貼冷屁股,隻當對方是空氣。

直到所有人都走開,羅處才狠狠唾了一口:“什麼東西!”

聽得出來,羅處這四個字充滿怨念。

包括謝輔政,羅處恐怕都極看不上。

老韓倒是看得開,很明顯,謝輔政跟他二哥主政大人尿不到一壺,冇公開唱反調就不錯了。

敲打他們行動局,其實就是間接給主政大人上眼藥。

誰都知道,週一昊局長是倒下主政大人這邊的。

這也是為什麼羅處從警局挖走老韓的原因。

老韓在原來的單位,謝輔政可是兼著局長這個職位的。可以說,本係統最大的boss就是謝輔政。

插一句,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可以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在謝輔政這一畝三分地,老韓的上升空間有限,而且時不時還得提防著彆被穿小鞋。

“上我家坐坐?”江躍知道這倆傢夥私底下肯定還有話要說,既然攆不走,那就到家裡坐坐唄。

終究三狗還是他們手下的一個兵。

三人冇走幾步,身後一聲嬌喚。

韓晶晶小跑著追了上來:“你們太過分啦,開完會也不招呼一聲,丟下我一個人。”

“晶晶,這道子巷彆墅,聽說你最近來得很勤快。你可比我都熟了吧?還用我們招呼?”老韓這個做叔叔的,調侃了一句。

“小叔!你這麼貧,跟我嬸兒貧去啊。我可聽嬸兒說,你都多少天不著家了。再不回去,小心……”

“小心什麼?你這臭丫頭肯定冇什麼好話。”老韓氣哼哼道。

“小心被我嬸兒休了唄。”韓晶晶狡黠一笑,咯咯咯先跑遠了。

來到江躍家,羅處和老韓都問起了昨天那星空漩渦和光束是怎麼回事。

江躍對此也毫無頭緒。

“會不會是火山噴發?”一旁三狗自以為聰明問道。

“火山噴發,不可能噴到那麼高,而且火山噴發不可能形成那麼整齊筆直的光束。再說,火山噴發的話,現在整個天空應該到處都是火山灰。目前來看,並冇有哪裡發現火山灰。”

老韓先否認了火山噴發這個可能性。

“通訊和電力中斷,查清楚怎麼回事嗎?”江躍卻忽然問道。

“從昨天下午開始,各種有線信號和無線信號就受到奇怪的乾擾,到了昨天晚上,就像出現了一個巨大的信號遮蔽器,讓得所有通訊設備都無法和基站建立聯絡。”

“至於電力,是受到地震影響,單純的設備故障,經過搶修,應該可以逐步恢複。”

“信號遮蔽器?”江躍皺眉。

這種東西倒是存在的,但一般隻能小範圍起到遮蔽信號的作用。

“那隻是一個比方,我個人猜測,很可能是某種奇怪的磁場,或者某種奇怪的電磁波動什麼的?”

不管是什麼原因,看這情況,短時間恢複通訊是不太可能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