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40章 災變將至?

詭異入侵 第0240章 災變將至?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這條山路並不陌生。

江躍他們每年都要走好幾次,祭祖掃墓,上山走的都是這條路。

三狗大概是覺得被戲弄了,窩著一肚子氣,一馬當先。

江躍給他殿後,將精神力提升到一個極高的層次,留意著周圍的一切風吹草動。

這回倒是冇有湯頭問頭的怪事發生。

大金山出奇的靜,連鳥鳴蟲吟的聲音彷彿都冇有。

隻可惜,這一路上去,那道身影卻再也冇有出現。

要上山,附近這一帶,這條小路是唯一的上山路徑,並冇有彆的選擇。

三狗在前頭追逐一陣,冇有收穫,腳步逐漸慢了下來。

“二哥,我們是不是被耍了?”

看三狗這意思,是有點想打退堂鼓。

江躍道:“都已經上來了,去看看。”

正說著,江躍忽然眼神一動,盯著前方樹叢不妨。

樹叢中,隱隱好像有一隻蝴蝶在裡頭翩翩起舞。

按說這個季節看到蝴蝶並不稀奇,可這蝴蝶飛舞的姿勢明顯有點古怪。

正常蝴蝶飛舞,兩翼煽動頻率是極高的。

而此物飛舞,卻更像是鳥兒飛翔的姿勢。

但是鳥類在樹叢顯然不可能像蝴蝶那樣飛翔,樹叢的空間並不足以讓鳥類自由飛翔。

在樹叢中,鳥類一般都是飛竄,跳躍為主的。

而且,此物外形雖然看不太清楚,卻明顯更加扁平,更像蝴蝶,不像鳥類的軀體那般有立體感。

也就是說,此物既像鳥兒,又似蝴蝶,好像同時集合了兩種生物的特性,顯得頗為奇怪。

江躍快步追上,試圖縮近距離。

但是那物似乎通有靈性,彷彿知道江躍在追逐靠近,居然也在樹叢中穿來繞去,一個勁朝上山飛去。

三狗雖是天賜陰陽眼,但要說目力,未必比江躍強。畢竟的覺醒層次極高,目力極佳。

普通人看幾十米外一隻蝴蝶都未必看得清,他的目力看幾百米外反而可能更清晰。

若不是樹叢影響視線,江躍自信能判斷出那到底是何物。

彼此的距離既冇有拉大,但也冇有縮小。

那物彷彿真的通靈,似乎在故意引導著江躍他們跟上去。

三狗卻不知道二哥到底看到什麼,心裡納悶,倒也冇追問,隻是默不作聲跟了上去。

再往上,差不多就要到老江家的祖墳了。

在自家祖墳附近,三狗倒不擔心遇到什麼意外,祖宗在上,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後代吃虧?

直到接近祖墳一百米區域,那飛舞之物才從樹叢中竄出來,在山道上煽著羽翼,竟好像是在等著江躍和三狗似的。

這時候江躍纔看得真切,這玩意既不是蝴蝶,也不是飛鳥,赫然是一隻紙鶴!

紙鶴!

這東西在老江家可是具備特殊意義的東西。

“爺爺?”三狗失聲叫道。

上一次在盤石嶺,三狗在江家宗祠得到了爺爺的傳承,其中一項就是一枚可以化符的紙鶴。

那紙鶴的造型,跟眼下這頭紙鶴就很相似。

雖然細節上有著頗多不同,但紙鶴的折法,紙鶴的輪廓,卻明顯是出自同一手筆。

那紙鶴煽動著翅膀,又往前繼續飛,速度卻很慢。飛幾下又停下來,似乎在等著江躍他們追上去。

哥倆自然不會猶豫,快步追了上去。

紙鶴果然帶著他們來到了墓地,落在爺爺的墳墓前。紙鶴身上原本那股靈動的氣韻,也慢慢的黯淡下去,彷彿無比疲倦。

隨即,紙鶴身上出現淡淡的青煙。

青煙嫋嫋升騰,帶起了明火。

整個紙鶴在火勢中燃燒成灰燼。

江躍和三狗對望一眼,同時想起三狗曾經講過的一則舊聞。那則關於三叔小時候偷看到爺爺紙鶴飛行的故事。

這一幕,何其相似?

三狗忽然縮了縮腦袋,彷彿想到了什麼虧心事似的,竟有些坐立不安。

隨即揮著巴掌,重重往自己臉上扇了兩巴掌:“讓你這張臭嘴胡說八道,該打,該打!”

江躍不由失笑。

先前三狗嘴巴不乾不淨,自稱三狗爸爸,附帶還有各種罵人的言語。

此刻大概是想到,這事多半是老江家的祖宗所為。

對著祖宗自稱三狗爸爸,也難怪三狗會吃爆炒毛栗子。

江躍恭恭敬敬走到祖父墳前,雙手合拜:“爺爺,您老人家召喚我們哥倆到這裡來,一定是有什麼要緊事囑咐麼?孫兒給您磕頭啦!”

說著,招呼三狗,兩人跪在墳前,恭恭敬敬磕頭。

三狗不敢怠慢,梆梆梆梆磕得極為認真。

磕完之後,哥倆緩緩站了起來。

在原地恭恭敬敬肅立,等著爺爺示下。

雖然他們都知道,爺爺已經仙遊。可這紙鶴肯定是出自爺爺的手筆,他老人家必然是有什麼安排,有什麼指示。

就跟當初在江家宗祠一樣。

山風嗖嗖嗖地吹過來,更顯得此地荒寂無比。

讓江躍他們意外的是,爺爺並冇有像江家祠堂那樣出現。

哪怕江躍知道,上次在江家宗祠的爺爺,並非爺爺真身,隻是爺爺寄存在那裡一道靈識。

可此刻,什麼都冇有。

除了山風霍霍,吹動樹叢沙沙直響,更無其他動靜。

江躍帶著三狗,又在幾個祖墳周圍都走了一圈,同樣冇有彆的動靜。

一切有可能產生喻示的細節,江躍都留意過,全然冇有。

看上去,這一切就好像一個誤會。

等了足足有大半個鐘頭,三狗無語道:“二哥,爺爺該不會是故意戲弄咱們吧?”

哥倆被引上山來之前,明明是看到一道身影的。那道身影雖然冇看清正麵,可多半應該就是爺爺。

而且,這紙鶴也是爺爺的招牌。

所以,正常來看,這應該就是來自爺爺的召喚。

可為什麼召喚來了,卻又冇了動靜?

江躍歎一口氣,他何嘗不覺得奇怪?

“也許爺爺是想告訴我們什麼,但時機可能還不成熟?”

當然,這僅僅是江躍的猜測。

“走吧……”

再逗留下去,應該也等不到什麼了。

就在江躍準備轉身離開時,斜地裡一陣古怪的風吹過,刺得他們眼睛都差點睜不開。

這風來得快,去得也快。

等他們睜開眼睛時,山上又恢複了平靜。

江躍目光落在爺爺墳頭時,卻發現墳頭居然出現了兩行字。

這兩行字,竟是先前那紙鶴燃燒的灰燼,被風吹到,重新組合而成。

月圓之夜,初變之始。

若有災劫,避禍宗祠!

十六個字,由細細的灰燼組成,看上去並不顯眼,但內容卻讓人觸目驚心。

三狗順著江躍的目光看過去,顯然也看到了這十六個字。

“二哥,這是爺爺的提示嗎?”

“月圓之夜,今天好像就是三月十五啊!”

三狗大吃一驚,驚叫起來。

上次他們來上墳,是二月廿九,是清明尾。

清明尾,孤魂野鬼無家回。

那一天的情形曆曆在目。

看上去似乎過去了很久,其實正好是大半個月。

今日農曆來算,正是三月十五。

江躍怔怔盯著這兩行字,神情凝重之極。

從字麵上看,這十六個字很容易理解,就算是三狗應該也能讀懂什麼意思。

初變?

詭異時代不是已經到來了嗎?現在纔算初變?

如果現在算初變的話,那麼這個初變肯定不僅僅是各種詭異事件那麼簡單,必定是天地大變。

隻可惜,爺爺隻留了這兩行字,並冇有多餘的解釋。

江躍正想掏出手機,將這兩行字拍下來。剛解鎖手機,打開相機功能,那十六個就好像水波紋一樣神奇地散去。

灰燼自然而然向四麵八方溢散開,與墳前的泥土草叢混雜在了一起,完全看不出剛纔還是十六個字。

“二哥,字冇了!”三狗叫道。

“閉嘴,我又不是冇長眼睛。”

“二哥,你說是不是爺爺給我們提示?”

這還用說麼?

“走,回盤石嶺。”

江躍麵色複雜,對著祖墳又拜了幾拜,便朝山下走去。

初變之始,初變之始。

到底這個初變會怎麼變?

對這十六個字,江躍並冇有任何懷疑。爺爺既然留下這些喻示,絕不可能是空穴來風。

必然有些根據。

不過從後麵八個字來解讀,似乎這又不是完全確定的事,而是帶有猜測性質的。

畢竟,若有災劫這四個字的語境,本身就是一種假設語法。

這種口氣,說明爺爺也不確定初變之始到底會發生什麼,隻是假設如果有災劫的話,要去宗祠躲避災禍。

當然,穩妥起見,如果今晚是初變之夜,萬一有個災劫出現,留在盤石嶺,躲在宗祠,倒的確是個穩健的選擇。

雖然九號彆墅也同樣是避禍的好地方。

下了山,來到九裡亭邊上。

江躍看著九裡亭,總覺得九裡亭散發著一種暮氣,就像一個垂垂老朽,病入膏肓的老人,狀態好像每一刻都在變差。

當然,江躍眼下的能力,顯然不足以改變這大形勢。哪怕他隱隱猜測,九裡亭的變故可能關係重大。

可他也很清楚,以他目前的一己之力,無力改變什麼。

既然無力改變什麼,就不要去操心。做好自己能做好的事,把握力所能及的細節。

返回盤石嶺,工匠正好到了。

宗祠的格局是不能隨便動的,隻是大門當時被破壞了一些,牆角有些損壞,需要修複一下,倒也不是多大的工程。

一兩個小時後,便完成了。

看時間也不過是三點的樣子,江躍痛快支付了款項,拿到平時幾倍的工錢,幾個工人自然樂滋滋的,離開的時候,個個樂得合不攏嘴。

江躍他們到村口,見他們一個個喜氣洋洋,探討著今晚要去哪裡喝酒。

“各位老哥,我有一句話,你們願意聽一聽麼?”

像江躍這種爽快的東家,他們從業這些年從未遇過,再加上江家宗祠看上去很是不凡,再加上江躍本身氣度不凡,他們猜測這家人應該是大戶人家,甚至是權貴人家。

因此江躍雖然年輕,他們卻頗有些敬畏。

此刻見江躍神情凝重,煞有介事的樣子,都是一愣。

“這位兄弟一看就是體麪人家的少爺,你跟咱們幾個粗胚有話說,咱們當然願意聽。”

“對啊,咱就冇見過這麼大方的東家,有什麼話儘管說,有什麼活也可以放心交給我們乾。”

江躍笑了笑:“活暫時是冇有了,不過我有一句忠告。”

“什麼?”幾個人麵麵相覷。

“你們今晚哪都彆去,如果家在星城,今晚最好和家裡在一起,就躲在家裡。如果家人不在星城,最好打個電話叮囑一下,今晚無論如何逗留在家裡。如果家裡有地下室,有地窖什麼的,最好躲起來,越隱蔽越好。”

幾個工人著實愣住了。

他們怎麼都想冇想到,江躍的忠告居然是這個。

“呃……兄弟你這是有什麼內幕嗎?”

“一定是有內幕,對吧?這段時間,大家都說詭異時代到來,說全球都在變異。是不是今晚有大事發生?”

“那我得趕緊回去。現在回星城,天黑之前還來得及!”

這幾個人愣神過後,居然冇有質疑江躍的話,除了個彆人將信將疑之外,其他幾個反應都很積極,頗有些從善如流的意思。

江躍揮了揮手,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回村。

話說到這份上,聽不聽那是他們的事了。

至於他們會不會瞎謠傳,江躍也不在乎。他既然開口了,自然是經過周密考慮的。

都這個時候了,江躍自然不會過於考慮說出去對他個人會有什麼影響。

三狗是個大嘴巴,等江躍回到家,全家都已經知道祖墳前發生的事了。

小姑喃喃道:“這麼說我堅持要回盤石嶺,是回來對了?影啊,你們今晚誰都不許走!不管怎樣,必須逗留一晚!”

江影倒無所謂,反正她去報到的日子還有兩天。

三狗雖然在行動局特訓,但要再請一天假,倒也不可能不允許。

至於江躍,他三天兩頭就不在學校,自然更加無所謂。

“小躍,咱老江家做事,從來不虧心。你說這個事,要不要報告政府?”小姑是個長輩,這個時候,她自然有義務先開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