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39章 九裡亭,詭異再起

詭異入侵 第0239章 九裡亭,詭異再起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每天定點早起,已經是江躍多年的好習慣。

哪怕睡得再晚,這個點一到,江躍自然而然醒來。

過了一夜,再看玉蠶,一株凝菸草又消滅了一半。

“好傢夥,胃口大開啊。”

再看玉蠶周身,又多了幾圈銀絲。這絲閃著淡淡的銀光,在白天更顯晶瑩,看著就透著喜人態勢。

江躍判斷,這玉蠶是要大規模吐絲的節奏。一旦它開始大規模吐絲,估計就要停止進食了。

當下也不小氣,拿出兩株凝菸草,弄成細碎,鋪了滿滿兩層。

“老夥計,加油乾,凝菸草管夠啊。”

洗漱完畢,江躍下樓。

發現小姑已經早早起床,在廚房裡忙活著,早餐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

“姑啊,你這是歸心似箭嘛?”

“有現成吃的,還堵不住你的嘴啊?等小姑走了,你再猴小姑的手藝,也吃不著咯!”

江影揉著惺忪睡眼也剛起床。

“小影,把三狗叫起來。”小姑風風火火,指揮著全家。

一個小時候,早餐用好,一家人整裝待發。

那小貨車上一箱櫃的用品,壓根就冇搬下來,除了一些行李,基本冇什麼好搬的。

姑父負責開貨車,江躍押車。

江影開江躍那輛巡遊者,小姑帶娃,三狗跟車。

星城去盤石嶺,需要好幾個小時。不過大白天上路,一路倒還算太平。

大金山那邊的滑坡已經被徹底清開,通行無礙。

接近中午,車子來到盤石嶺村口。

上次一場大戰,在盤石嶺留下了一些殘跡,因為長時間冇有人出入,村道上的落葉枯枝冇人清掃,顯得有些荒涼。

在村口看過去,整個盤石嶺小山村看上去破敗不堪,倒像是一個廢棄的小山村。

車子緩緩駛入江躍家門口。

江躍下車打開院門,車子駛入。

這棟老屋產權是江躍父親手上的,因此算是江躍家的房子。

三狗家同樣有一棟老屋在百十米外,不過三狗家的老房子常年不住,失修已久,處處漏風漏雨,明顯不適合住人。

江躍家這兩層半的小樓雖然不算豪華,卻勝在可以拎包入住。

家裡各種傢俱配備齊全,彆說小姑一家三口,就是他們這一大家子要住下來,也是綽綽有餘。

兩名女將生火燒灶,準備午飯。

江躍和三狗負責把東西從車上搬下來。

一通忙活,總算是安頓好了。一頓簡單溫馨的中飯也剛好出爐。

“小躍,我怎麼覺得,盤石嶺好像冇人住?往常不是有些人家還住這裡的麼?”姑父有些疑問。

雖然盤石嶺這個山村人家不算多,但也不至於一戶留守人家都冇有啊。

村口道旁的田地也冇有耕種,一路過來雜草叢生,看不到任何莊稼,種種細節表明,盤石嶺已經無人居住。

就這種條件,姑父更加覺得住在這裡瘮得慌。聽他這口氣,大概也是旁敲側擊,想說服小姑放棄住回盤石嶺的念頭。

江躍當然知道怎麼回事,原本留守的那些老人,都被趙守銀一波帶走,成了九裡亭鬼物大軍的一員,在那一戰全部灰飛煙滅。

這些事,正是江躍一會兒要跟小姑說的。

不過看姑父這點膽量,江躍打算還是單獨告訴小姑好了。

三狗欲言又止,被江躍眼神一瞪,一縮腦袋,乖乖地扒著飯。

“這些年盤石嶺留守的村民,該走的都搬走了。一些留守老人估計也陸續過世了吧?”

這個說法經不起細細推敲,不過見小姑似乎有點不悅,也就冇有繼續追問。

中飯過後,江躍他們倒冇急著回去。

叫上三狗,在周圍轉上一圈。

祠堂大門修葺已經聯絡好了工人,下午會來施工。

趁著工人還冇來,江躍決定先在周圍巡察一圈,看看盤石嶺最近有冇有什麼異狀。

挨家挨戶走了一圈,每一家房子看上去明顯很久冇有人住,屋裡屋外都掛滿了蜘蛛絲,院子裡外雜草都快快齊膝了。好幾家的院牆甚至都已經開始倒塌,成了危房。

江躍暗暗歎氣。

遙想十年前,甚至六七年前,盤石嶺的留守村民還有不少。

誰想得到,這才幾年過去,已經荒敗至此,確實讓人唏噓。

“二哥,趙守銀那個老混蛋,殺害了咱村的這些人,鬼魂就算是被滅了,總還有個屍骨吧?”彆看三狗年幼,香火情還是看得挺重的。

江躍抬頭看了一眼後山。

當日百鬼夜行,從行走蹤跡看,就是從後山走向九裡亭的。

江躍猜測,留守村民的屍首,多半是被丟棄在後山。

“去後山看看。”

對三狗來說,盤石嶺的後山就相當於他家的後院,閉著眼睛都能摸進去,走出來。

不多會兒,兩人便循著蹤跡,來到那個山洞。

兩人在山洞門口停留片刻,江躍耳力用足,確保裡頭冇有什麼危險,這才招呼三狗進洞。

洞內,趙守銀當初留下的法陣殘餘,還清晰可見。

山洞四個角還有蠟燭燒儘的殘餘,燭蠟滴在山洞地麵,也留下了明顯的證據。

山洞中間那個法陣,邪異的圖形,還有詭異的佈陣擺件,原封不動跟當時一模一樣,顯得詭異猙獰。

法陣周圍,十幾具屍體已經腐爛,散發著令人窒息的腐臭。

每一具屍體旁邊都有一灘血泊,不過此刻早已乾涸,成了暗褐色的一灘血斑,見證著這些人被割喉的慘狀。

“這個畜生!”三狗氣得渾身發抖,這些屍體雖然腐爛,但一張張麵孔三狗都熟悉,都是從小到大看著的鄉裡鄉親。

江躍查探了一圈,卻還是有點不放心。上前將這法陣圖案一通塗抹擦拭。

“三狗,多找些柴火,都燒了吧。”

這麼多屍體,挖坑深埋需要工具,他們並冇有攜帶這些工具。

燒掉或許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一來可以讓這個法陣不會被後來人利用,二來也避免這些屍體萬一出現變化,變成邪祟禍害人間。

雖然目前看上去這些屍體冇有變化的跡象,可詭異時代誰也不敢保證會有什麼意外發生。

萬一這山洞觸動了什麼天地靈力,搞得這些屍體變異,也並非完全不可能。

小姑一家要常住盤石嶺,儘量防患於未然,把風險消滅於未成形時。

至於盤石嶺周遭大山深處的凶獸,倒是不必擔心。上一次獸潮,基本上已經把方圓百裡的凶獸給一鍋端了。

後山巡視了一圈,冇發覺有多大的潛在風險。

江躍站在山坡上,朝村子外遠遠望去,走出村道朝大金山方向走個九裡路,便是九裡亭了。

九裡亭要過曲曲折折幾個山坳,站在後山角度,卻看不到。

想到九裡亭大梁中斷,朱雀斷脊,江躍心裡頭莫名的就是一陣悸動。

趙守銀作惡多端,已經伏誅。

可江躍總覺得,九裡亭關乎一地風水的傳聞,已經有幾百個年頭。九裡亭鎮壓一方氣運,出現朱雀斷脊這種凶兆,絕非區區趙守銀為惡的緣故。

大金山的風水氣場,格局絕不可能那麼小。

古來傳聞,大金山山脈諸位峰,關乎的是整個星城的氣運,正因為正南方位缺那麼一山,以至於美中不足。

因此修煉九裡亭,以形補勢。

可以說,九裡亭是這個風水場的關鍵,卻也是這個風水場的致命弱點。

千尺為勢,百尺為形。

九裡亭從形勢上論,無疑是有明顯缺陷的。

如今大梁中斷,從風水上看,這個缺陷無疑會被無限放大。

“二哥,不知道九裡亭現在咋樣?”

江躍其實算是星城長大的孩子,小時候陪著爺爺在盤石嶺小居,那也不是久住。

相比之下,三狗是真正在盤石嶺長大的孩子。

三狗對盤石嶺的感情顯然更複雜。

對九裡亭神乎其神的傳聞,自然更加深信不疑。

九裡亭的戰鬥場麵,要說壯觀,未必能比得上獸潮。

可是論戰鬥留下的痕跡,九裡亭無疑要慘烈多了。

盤石嶺被那靈火橫推,幾乎是淨化了一遍,反而冇那麼明顯。

九裡亭百鬼拉縴,多多少少還是動搖了九裡亭根基的。

遙想那日九裡亭一戰,百鬼搬山,那條詭異的鬼索幾乎將九裡亭內封印的紅色八卦給拖拽出來。

後來劍丸跳出的飛劍斬殺百鬼,那隻紅色八卦又回到了九裡亭內。

自那以後,江躍冇有再來過九裡亭。

此刻時隔半個月後再來,遠遠看去,九裡亭的氣勢明顯更加萎靡,那斷脊明顯又下壓了許多。

這麼一對比,甚至遠不如上一次掃墓時所見的狀態。

三狗臉色難看:“二哥,九裡亭再不重置大梁,怕是要塌啊。”

翻修一個亭子的屋頂,從土木工程角度來說很簡單。可從玄學角度,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誰知道這九裡亭佈置了多少道法陣?誰知道那紅色八卦,以及八卦上那些符文,到底蘊含多少深意?

貿貿然換一根大梁,那是治標不治本的行為,隻怕無濟於事。

“走,過去看看。”

白虎鬥青龍,朱雀斷脊梁。

這是上次他們掃墓的見聞。

這一次,哥倆故地重遊,心情無疑更加沉重。

還冇走近,江躍卻忽然頓住腳步。

“三狗,亭子裡是不是有人?”

三狗一怔,朝亭子極目望去。

“冇有啊?二哥你看到人了?不會是……”

三狗是個虎愣虎愣的性格,非但不怕,反而加快腳步,小跑著朝亭子過去。

江躍生恐有異,快步跟上。

兩人來到亭子內,亭子裡陰陰沉沉,卻是空空蕩蕩,並無人影。

“二哥,你不是看錯了吧?這鬼地方出現影子,多半不是人吧?”三狗神神叨叨地說著。

江躍皺著眉頭,冇有言語,目光反而朝亭子周圍望去。

以他今時今日的眼力,絕不可能看錯。剛纔分明有一道背影在亭子裡一閃而過,消失在視覺盲區。

怎麼可能看錯?

正狐疑間,身旁的三狗怪叫一聲,猛地轉過身去。

“誰?”

三狗一臉驚愕,轉過頭四處探視,視野之內同樣冇有半道影子。

“二哥,剛纔有人在我後腦勺拍了一下。”三狗摸著後腦勺,滿臉的驚疑。

他甚至懷疑是二哥在捉弄他。

“你看著我乾嘛?”江躍無語,“你不會認為是我吧?”

“二哥,真不是你?”

江躍翻個白眼:“你二哥有這麼無聊麼?”

“特麼的,到底是哪個混蛋?”三狗見江躍否認,頓時來了火氣,覺得自己被人戲弄了。

跳著腳罵罵咧咧起來。

“哎呀!”

三狗的手又摸向後腦勺。

這一下可不是摸,而是結結實實的一個腦瓜崩兒,俗稱爆炒毛栗子。

這回三狗卻不可能懷疑江躍,因為江躍在他身前。

“二哥,有人敲我腦袋。”三狗委屈,就像小時候被大孩子欺負了,到二哥跟前搬救兵。

江躍這會兒也明白過來,這絕對是有什麼力量在暗中作祟啊。

可現如今是大白天,豔陽高照,正是午後陽氣旺盛的時候,邪祟厲鬼豈敢出來撒野?

可不是邪祟厲鬼,難道是人?

如果是人,他躲在哪裡?除非他會隱身,要麼至少得超音速,否則不可能捉弄了三狗又能消失在兩人的視野中。

而且江躍剛纔注意力高度集中,確實是冇感覺到有人在移動。

人的速度再快,總有動靜出現的。

“在那邊!”

三狗忽然大叫一聲,指著大金山上山的方向:“二哥,我看到了,是有一條身影,閃到山林裡去了。”

他指向的地方,離他們所處的位置,怎麼也得有一二百米。

前一秒給了三狗一個爆炒毛栗子,後一秒就跑到山林去了?這是什麼速度?就算是鬼物,移動速度也快不到這種程度吧?

“過去看看。”

江躍心中一動,率先邁開腳步。

“麻蛋,戲弄你三狗爸爸,真是豈有此理。管你是人是鬼,彆被我逮著。”三狗罵咧咧跟了上去。

“嘴巴放乾淨點。”江躍低叱。

要上大金山,可不是鬨著玩的。

那裡長眠的都是盤石嶺曆代祖先,嘴巴不乾不淨,那是對祖宗不敬,可不像話。

不知為何,江躍有種直覺,豔陽天又是午後,當不是邪祟厲鬼作怪,而是有彆的什麼喻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