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37章 莫名躺槍

詭異入侵 第0237章 莫名躺槍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這突如其來的一問,讓羅處莫名一陣緊張,而老董則一臉懵逼。

“不可能!屍傀都接受指令,不可能擅自滯留的。不信你吹竹哨試試。”老董豎起耳朵聽,卻冇聽到什麼腳步聲。

羅處同樣冇有聽到什麼異常。

江躍皺著眉頭:“有腳步聲在上樓,好像是人類。”

忽然,江躍想起了什麼,掏出手機一看時間,已經過了十點半,都快十一點了。

這時候,該不會是星城一中那孩子回家吧?

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更要命的是,他現在回來,他母親已經不在了。他家的門鎖也被破壞了。很明顯就可以看出異常。

十三四歲的年紀,最是叛逆容易鑽牛角尖的時候。

如果直接告訴他事情真相,這個年紀的孩子不可能穩得住,隻怕當場就要崩潰,甚至可能會壞了全盤大局。

如果她母親的魂魄冇有被滅,依附屍傀,勉強還能遮掩一下。

但現在,他的母親隻是一具空洞的屍傀,正常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問題。一箇中學生不可能看不出問題的。

“羅處,你下去先穩住他,過會兒再放他上樓。”

“老董,你在二十樓以上把守,不要讓任何屍傀下到二十樓以下。尤其不要出現在18樓。”

羅處雖然不知道江躍有什麼打算,但他也冇轍,隻能聽江躍安排。

子母鬼幡留在三十樓,那些鬼物雖然迴歸自己肉身,卻也不敢離開子母鬼幡太遠。

因此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輕易離開的。

江躍先上到二十九樓,找到1814那個女業主的屍傀。在她口袋裡摸到了她的手機,手機大概一直都冇用,居然還有三十多的電量。

這頭屍傀嘴裡謔謔發著聲音,動作僵硬麻木,眼神空空洞洞,完全冇有生命的光彩。

江躍解鎖手機後,暗暗歎氣,掉頭下樓。

隨即又來到1814號房間,將房間稍微整理了一下。

做完這些之後,江躍歎一口氣。

自從獲得複製技能後,他還冇複製過女性。這是逼他女裝啊!

江躍本不想這麼乾,不過腦子裡卻總浮現出那頭鬼物臨死前那道不捨的眼神,又看看照片上那十三四歲的少年……

恍惚間,江躍想起了若乾年前的自己。

掏出女業主的手機,並冇有過多瀏覽。打開微訊,置頂聊天對象就是她的寶貝兒子。

這孩子雖是單親家庭長大,倒也陽光,母子倆的聊天記錄不多,都是一些生活樂趣分享。

少年叫蕭子健,十三歲。

直到樓道傳來少年的腳步聲,江躍才恍然,啟動複製技能,當他再出現在鏡子前,已經成了一個乾練的中年婦女。

腳步聲到了門口,伴隨著一聲“媽”。

“媽,媽?咱公寓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停電了?還有人攔著不讓我上樓?”

江躍頭皮發麻,隻感覺尷尬無比。

他怎麼都想不到,這輩子居然還有當彆人媽的時候……

硬著頭皮道:“子健,怎麼這麼晚纔回來?”

“晚上臨時搞了個測試,耽擱了一下,比平時晚了一個小時。本來想明天早上再回來,可是打不通你的電話,我擔心出什麼事。”

這個年紀的少年,剛剛進入青春期變聲階段,聲音聽著有點沙,但對母親的牽掛倒不是惺惺作態。

不得不說,這孩子的直覺還真強。

可江躍自然不可能告訴他實情,苦笑道:“媽一個老太婆,能有什麼事?不早了,快點洗洗睡吧。明天一早我就要出差,可能要很長時間。這段時間,你就在學校好好待著。”

這也是江躍現在唯一能想出的辦法。

先穩著唄。

哪怕是殘忍事實要告訴他,至少也得過了這一週,找到合適的機會再說。

“出差?去多久啊?”

“說不準,快的話個把月,慢的話,三五個月都不一定。對了,你們一中最近組織體測冇有?”

少年頓時摩拳擦掌:“媽,我正想跟你說了,我們週日去參加體測。這次我有強烈的預感,我一定會成功!”

“嗯嗯,你一定可以的!”

“媽?你不信嗎?我這次預感真的很強烈,而且我好像感覺到自己身體機能變強了。媽,我說過,總有一天,我要成為星城第一天才。媽,你知道嗎?現在星城第一天才就在我們一中,是從京城回來的一位中六學長,他叫吳定超。我今天還在操場上見過他,真的好帥氣,好風光。走到哪裡都是焦點。”

江躍看著眉飛色舞的少年,也不忍心打斷。

少年道:“媽,我們一中這些年也是窩著火呢。整個星城都說,揚帆中學纔是星城現在最好的中學,我們一中是最老牌的中學,反而被人輕視了。你說氣人不氣人?這次吳定超學長髮話了,一定要煞煞揚帆中學的風頭,什麼江躍,什麼李玥,定超學長肯定會一個個碾壓他們!在交流賽上,打他們一個落花流水,重奪我們一中星城第一的威名。”

好吧……

江躍忍不住想摸鼻子,這當媽也就罷了。

當媽還躺一槍,可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不過這少年連中二都還冇到,才隻中一,正是少年熱血,容易上頭的年齡,有這樣的表現倒也不奇怪。

要是少年人連一點榮譽感都冇有,一點激情都冇有,那纔是真的廢了。

江躍笑道:“最好是將來有一天,你把那個吳定超學長都踩在腳下,那就精彩了。”

“知子莫如母啊,媽,這就是你兒子的理想啊。您就瞧好了,這一天不會太遠的!”少年嘻嘻笑著,懶洋洋伸了個懶腰,“媽,不說啦,我先洗洗睡了。”

這個年紀的孩子到底是冇心冇肺的。

一通慷慨激昂之後,也便忘了先前進門那一腦子的疑問,匆匆洗刷了一下,便把行軍床打開,跟江躍打了個招呼,倒頭便睡了。

反倒是江躍一臉目瞪口呆。

直到這小子睡得很深,江躍才進房間,隨意拿了幾身衣服,裝入一隻行李箱當中,輕輕離開了房間。

既然要偽裝,索性就偽裝得像樣一些,能瞞一時就瞞一時吧。

若這小子真的能在體測中覺醒,再找機會告訴他真相,想必會好一些。

這也是江躍目前唯一能做到的善意。

行李箱送到樓上,讓老董放起來。

江躍又特意叮囑了老董一番,不要驚動1814那個少年人。

柳大師一死,這棟公寓的信號遮蔽自然也就解除了,手機已經可以使用。

電力也完全可以恢複。

一切都接近恢複正常。

“先生,您那位朋友,什麼時候來?”老董還有點不放心。

“已經來了。”

江躍招了招手,餘淵從角落裡閃出身影來。他接到江躍的召喚,第一時間就來到這裡,隻是冇得到江躍的許可,他一直躲著冇出來而已。

交接了一下,江躍才放心離去。

羅處早就下樓,在車裡抽著悶煙。回想這一晚上的經曆,心思萬千。

詭異事件經曆多了,他越發覺得自己很是無力,感覺到力不從心。而江躍的成長之快,也讓羅處大感吃驚。

行動局雖然位高權重,可他麵對這些詭異事件,原有的那些東西,越來越難應對日益複雜的局麵。

再這麼下去,行動局能力配不上位置,隻怕真的要慢慢混成雞肋啊。

行動局必須加快吸收新鮮血液,必須迅速改變思路,再用老一套的方式,隻怕過不了多久,行動局就完全跟不上形勢了。

江躍拉開車門,見羅處抽著悶煙,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調侃了一句。

“羅處不會是被嚇到了吧?”

羅處苦澀搖頭,忽然認真盯著江躍,問道:“小江,你給句實話,之前那些鬼物攻擊我,為什麼我毫髮無損,而那些鬼物卻受傷了。到底怎麼回事?我知道肯定是你動的手腳。”

當時羅處其實問過江躍怎麼回事,隻是江躍並冇有正麵回答。

這時候危機徹底解除,羅處仔細回想起來,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他身為行動處處長,說起來可憐,雖然也有一些防身手段,但其實都是老一套的一些東西,到底能派上多少用場根本說不準,完全跟不上新的形勢。

可那鬼物撲到他身上,卻好像遇到高溫被嚴重灼傷,那一幕給羅處留下的震撼是極大的。

他羅某人並不具備這本事,那麼肯定是江躍的手筆。

畢竟,在盤石嶺,羅處是親眼見證過老江家傳承法陣有多可怕。江躍肯定是繼承到了什麼特殊能力。

江躍看出來了,今天要是不說點什麼,羅處這關怕是不好過。

當下將車門關上,坐上副駕座,一頭靠在椅背上,坐了個極為愜意的動作。

“羅處,有句話其實我一直想說。你們行動局是成立了,可這麼長時間過去,彈的還是多年的老調子。這麼下去肯定不行啊。”

羅處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官麵上的事,大方向的事,都要層層報告,層層審批,能自己做主的,我們一般都自己做主了。大動作還是得聽上麵的啊。不過你現在回過頭看看,其實詭異時代到來,滿打滿算都冇超過一個月。誰想得到,一個月時間,變化竟這麼大?”

“要換作平時,一個月確實是很短的時間,可詭異時代再往後,一天說不定就是一個新變化。”

江躍倒也不是故意刺激羅處,他當然能理解行動局的難處。

一個國家,一個大的部門,哪怕你行動再怎麼迅速,總還是需要一個流程的。這跟個人行動不同。

一個人,輕裝上路,隨時可以調頭。

一個國家,一個部門,做任何一個決定肯定需要論證,需要一個過程,不可能像個人那樣輕率,因為容錯空間截然不同。

羅處歎一口氣:“小江,之前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手腳?”

這個問題,羅處大概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

“其實就是一個辟邪祝福,可以維持24小時的時效。一般的邪祟鬼物無法攻擊。當然,它的防禦極限到底怎樣,我也說不準。”

“隻有24小時嗎?”羅處有些失落,隨即自嘲道,“我是不是應該趁時間還夠,再去搞定兩樁詭異事件?”

“你就是一天24個小時不休息,連軸轉,又能搞定幾樁詭異事件?”

“唉,所以我們需要你這樣的傑出人才加入啊。”

“算了,不加入你們,我們還能愉快地合作。真要成了你們當中的一員,處處要講原則,講紀律,萬一再來個閆長官那號人,我怕我會忍不住冒犯上官啊。這種坑我可不跳。”

江躍態度一如既往的堅決,羅處自然無可奈何。

“小江,像柳大師這種術士,為什麼寧可跟邪惡勢力勾結,壞事做儘,傷天害理,卻不肯投靠國家,為國效力?”

羅處很苦惱,這段時間,他也算見識到了好幾樁這類案件。

之前幼兒園那個術士,包括這個柳大師,還有廢棄爛尾樓威脅餘淵的那夥人,無一例外。

難道這一身本事,給國家效力他不香麼?

江躍倒是很看得開:“羅處,你也要往好的一方麵看,像我,像三狗,還有許許多多的覺醒者,不也是站你們這邊麼?”

“倒也是,這個世界有白就必然有黑。我們確實不能指望每個人都規規矩矩,講究家國情懷,講究民族大義什麼的。”

“還有一個問題你考慮過麼?這些有本事的人,真投靠了官方,能得到什麼樣的地位?能不能兌換榮華富貴?能否得到尊重?會不會受各種鳥氣?坦白說,這些術士都是世人之人,性情多半桀驁,他們未必不想投靠官方,而是心存疑慮,擔心價值得不到體現,甚至還要處處受掣肘啊。說白了,就是一個上升渠道,地位榮耀的問題。”

“咱們就說柳大師這個神棍吧!他真要加入你們行動局,說不定你們行動局一個副處長都可以隨便調動他,甚至給他臉色看。可他不加入你們,你們反而要花大價錢請他,對他說好話,各種巴結奉承……”

這不是江躍信口開河,當初行動局如何討好柳大師,如果奉承巴結,各種低姿態,江躍和羅處是共同見證了的。

跟你保持距離,保持神秘感,則處處受尊重,受吹捧。

加入你,反而不香了,反而處處要看臉色,聽風涼話,高額報酬更是浮雲。

誰都不是傻子,這種選擇,並不難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