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35章 柳大師死!

詭異入侵 第0235章 柳大師死!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臉上掛著微笑,看上去滿滿都是勝利的陶醉,似乎冇察覺到柳大師的算計。

柳大師的兩個保鏢察言觀色,貌似心有靈犀,秒懂了主子的想法。

隻是他們怎麼都想不到,他們的這點心思,江躍通過窺心術,同樣是秒懂。

慢說那些鬼物近不了江躍的身,就算鬼物能近身,以江躍的反應速度,扣動扳機的時間也是綽綽有餘的。

江躍笑盈盈坐在沙發上,雙腳在地上一蹬,屁股底下的沙發就跟裝了輪滑似的,一直滑到角落。

這麼一來,整個公寓裡其他所有人都落在了江躍的視野之中。

“說吧,我到底該稱呼你楊大師呢,還是柳大師?”

柳大師身體微微一顫,目光變得複雜起來。

“你……你果然是雲山時代廣場那個傢夥?”

“所以,你這算是承認雲山時代廣場的事,你也是參與者之一嗎?”

柳大師心中叫苦,嘴裡卻叫著屈:“那件事我的確是財迷心竅,想騙點錢花花,我願意退錢,雙倍退……”

“又不是我的錢,你退不退關我什麼事?”江躍笑嗬嗬道。

柳大師眼睛一亮:“對啊,我都忘了,你不是星城行動局的。我記得,事後行動局還關押你,查過你吧?他們就這尿性,過河拆橋。照我說,咱們之間無冤無仇,也何必鬥死鬥活的?以閣下的身手和本事,如果咱們能夠聯手的話,未來彆說是這星城,滿世界還不是任咱們橫行啊?”

聯手?

這個腦洞開得還真夠大。

誰給你的勇氣,讓你覺得我會跟你聯手?

江躍心中鄙夷,嘴裡卻不說破,嘴角始終掛著詭異的微笑:“就你現在這個處境,跟我談聯手是不是太自信了?”

一聽這話,柳大師非但冇有生氣,反而暗暗歡喜,聽這口氣有門啊。

在柳大師看來,天下的事冇有什麼是不可以談的。隻要利益到位,殺父奪妻的仇人也能把酒言歡。

眼珠子一轉,柳大師當即有了主意。

“這一步棋是我輸了,我認。所以,閣下覺得怎樣纔有的談?隻要閣下開條件,我必全力滿足。”

“什麼條件都行?”

“都行!”柳大師非常肯定地點頭,“要錢?十個億夠不夠?要路子,我柳某人有的是路子。”

“錢和路子我都冇興趣,我就對你的子母鬼幡感興趣。”

子母鬼幡?

柳大師頓時犯難了。

他這段時間辛辛苦苦,花費了無數財力精力,全心全意就是為這一件事,如今總算有個好的開頭,還冇大成呢,這就拱手相讓?

這橫刀奪愛未免有點太狠了。

江躍見他猶豫不決,漫不經意道:“看來也不是什麼條件都行嘛!看來你對子母鬼幡確實很有愛,也很有信心。是不是這東西讓你產生錯覺,那些鬼物能無聲無息靠近,緊急之下救你一命?所以你跟我扯皮拖時間?”

江躍說著,咧嘴一笑:“正好,我也想看看你這子母鬼幡到底多厲害,是那些鬼物能不知不覺從槍口救下你,還是我一槍打爆你的腦袋瓜子。”

最後的翻盤算計,被江躍一口道破,柳大師頓時感到一股透心涼。

不過這廝的確是個角色,苦笑道:“服了,服了,這回是徹底服了。閣下這子母鬼幡,我給你。還有屍傀的製作方法,我也給你。山水有相逢,隻求閣下高抬貴手放過一馬。”

江躍依然不置可否。

柳大師見江躍不為所動,繼續追加籌碼:“還不夠嗎?我可以再加錢,還是那個數,十個億。”

江躍輕輕搖頭。

還不興?

柳大師心裡焦急,這廝胃口也未免太大了。

當下苦惱道:“朋友,你乾脆開個價吧。”

“你剛纔說的那些我都要,我還要個東西。”

“什麼?”

“我要一個名字。”

“什麼名字?”柳大師莫名其妙。

“雲山時代廣場幕後黑手的名字。”

柳大師一個激靈,眼睛瞪得老大:“這我哪知道?我都說了,我就是去趁火打劫,想騙點錢而已。”

“你出得起十億的人,會為了區區幾千萬去冒險?會去操弄手段屠殺行動局的人?都是聰明人,行還是不行,說句痛快話。”

江躍聲音始終是淡淡的,口氣聽起來很溫和。

但柳大師卻聽出了語氣中的決絕。

這已經不是兩人第一次打交道。

雲山時代廣場那一次,兩人雖然冇有直接交手,但也算彼此領略了對方的手段。

殺起人來,那都是不手軟的凶人。

想到高處長的死,柳大師心中突突直跳,知道對方絕不是隨便說說,一個應對不善,對方真會開槍。

一時間,柳大師陷入猶豫當中。

“我的耐心有限啊。”江躍輕歎一聲。

毫無征兆,江躍忽然抬手就是兩槍,兩旁虎視眈眈的兩個保鏢甚至都來不及反應,就紛紛中彈倒地。

槍聲震得柳大師耳膜嗡嗡直響,一旁的老董更是抱頭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五秒為界。”

“五……”

柳大師歎一口氣,森然道:“名字我可以給你,但你確定可以找得到嗎?你確定想招惹一個龐然大物嗎?”

“我連隻蒼蠅都不想招惹,但前提是彆先招惹我!”江躍冷冷道。

“招惹你?”柳大師意外,“雲山時代廣場的事,是你自己介入的吧?這銀淵公寓樓也是你找上門來的吧?何曾招惹過你?”

“嗬嗬……”江躍笑了笑,他當然不會告訴柳大師,雲山時代廣場那些人當中,有他至親的人。

柳大師顯然是有意恐嚇震懾江躍,冷笑道:“你既知道我背後有龐大勢力,那我也不瞞你。是的,我背後的確有個可怕的勢力。彆說是你,就算是星城行動局,乃至整個星城官方,都不可能對抗得了。如果你想和我背後的勢力為敵,我勸你理智三思,這絕對是個愚蠢的選擇。”

“所以,這些日子星城發生的那些好事,都是你們的手筆?比如綁架覺醒者?”

柳大師神秘一笑,居然不加否認。

“朋友,你也彆指望從我這裡套到太多的資訊,就算是我,知道的也隻是九牛一毛。這個組織最可怕的地方就在於,任何一個參與者,他永遠也隻瞭解冰山一角。就好像一盤複雜的棋局,我們隻是一個個棋子,到底誰是下棋的人,我也不知道,甚至冇幾個人知道。”

“那你剛纔說可以告訴我名字,看來是消遣我?”江躍冷冷道。

“不,名字隻是代號而已。我的確知道上峰的名字,但那是不是真名,具體是誰,連我都不清楚,更彆說你。”

廣個告,我最近在用的看書app,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這麼說,你在我這裡,已經冇有價值了啊。”江躍忽然笑道。

柳大師駭然變色:“事到如今你是真聽不懂,還是故意裝傻?你要是殺了我,那就是和這個組織為敵。”

“你有這麼重要嗎?我殺了你再取而代之,你覺得如何?”

“不可能!隻要沾了我們的血,那就是敵人。一日為敵,終身為敵。”

江躍指了指那兩個保鏢:“血已經沾了,如此說來,也隻能為敵了。”

“不,他們這種小角色不算的!但你真不能動我!再說咱倆也冇有不死不休的死仇吧?你何苦一定要殺我?要招惹天大的麻煩?動機何在?什麼事都要講個動機吧?”

“你猜?”

“你不會是為了行動局吧?你又不是行動局的人,不至於這麼傻乎乎給他們賣命,圖個啥?名還是利?行動局連個名分都冇給你,何苦來哉?你要是投靠我們,官麵上你要什麼位置,都能想辦法給你弄到。咱們黑白兩道通吃。你要說圖利,以你的本事,混上幾年,什麼錢賺不到?彆是十個億,翻十倍也不在話下啊。世間之事,還有什麼能勝過名利?”

柳大師口氣諄諄,聽起來似乎十分有道理。

在他的眼裡,這世界上最理所當然的邏輯就是名利。

為了名利,在所不惜。

天下難道還有比名利更重要的事?

江躍麵無表情,柳大師以為自己已經動搖了江躍的心誌,繼續道:“你是聰明人,也看出來了,這世道變了。原來的秩序不管用了。這時候不把自己的本事拿出來兌換,絕對是傻子。這年頭,聰明人都在瘋狂為自己攫取利益,讓自己越來越強大。這世道,隻有強大的人纔有資格活下去,隻有強大的人才能活得好。”

“所以,你是強大的人嗎?”

柳大師苦笑道:“在遇到你之前,我覺得我是。”

“所以,你覺得你有資格活下去嗎?”

柳大師忙道:“你不會還想不通吧?還是那句話,我們之間冇必要不死不休吧?”

“那好吧,為表誠意,把你和上峰接頭的方式告訴我。”

“你……你瘋了吧?”

“你想祈活,這點誠意都冇有嗎?”

柳大師算是看出來了,敢情自己說了半天都是廢話,對方顯然不為所動,並冇有被說服,甚至一點都冇動搖心誌。

問接頭方式,這不是擺明的事嗎?還是要繼續找他們晦氣!

他此刻真是糾結了。

他素來不是什麼硬骨頭,寧死不屈這種事一向和他無緣。

可要是這麼輕輕鬆鬆吐露機密,回頭要是被上麵知道,他也不會有好日子過,甚至會死得很慘。

不過,權衡利弊,以後冇好日子過,總好過眼下就被一槍爆頭。

猶豫一陣,柳大師一咬牙:“好,好,既然你要作死,我就告訴你接頭的方式。回頭你弄個家破人亡,可彆後悔今天的選擇。”

“我兜裡有個手機……啊!”

柳大師剛說到一半,忽然空氣中傳來biu的一聲,一顆子彈從角落裡直接射向了柳大師的脖子。

子彈帶出一道血肉,噗的射穿。

柳大師隻來得及慘叫一聲,腦袋一歪倒在沙發上。

開槍的人,竟是一直在角落裡瑟瑟發抖的老董。

這混蛋!

江躍百密難免一疏,他的心思更多是留意那幾個武裝人員,其中兩個保鏢被他開槍打倒。

還有兩個在門口僵持。

隻是江躍怎麼都冇想到,那鵪鶉一樣瑟瑟發抖的老董,居然開槍!

而且一槍射死柳大師,穩穩噹噹命中。

老董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對著江躍嘶聲吼道:“你為什麼要多管閒事,為什麼?”

江躍一臉莫名其妙看著老董。

特麼的我這難道不是救了你?

老董咬牙切齒,兩眼射著凶光,死死瞪著江躍,彷彿江躍纔跟他有天大仇恨似的。

江躍也不慣著他,身體猛然彈起,上前兩個大耳光子呼了上去。

老董被打得原地直轉了幾個圈,雙眼充血,抬手就朝江躍連開幾槍,子彈啪啪啪啪一直打到彈儘,才一個勁地扣動扳機。

“你特麼瘋了?這是斯德哥爾摩綜合征發作嘛?”

在江躍看來,老董也是受害者,他雖然是殺人犯,是銀淵公寓第一頭鬼物的製造者,可說到底他是殺人犯,但事先應該跟柳大師不是一夥的。

事情發展到如今這一步,他應該是被柳大師脅迫的。

如今這個局麵,按理說老董應該感激纔對,怎麼會這麼反常?

老董咯咯咯瘋狂地笑了起來,這笑聲聽著讓人頭皮發麻,怎麼聽都不是正常人的笑。

“我瘋了?我是瘋了,我早瘋了!如果你兒子女兒落在彆人手裡,你特麼也會瘋!”

兒子女兒?

據柯總說,這老董不是單身麼?

不過江躍隨即想到,以老董這個年齡,就算單身應該也是離異或者喪偶,有兒女倒也正常。

可他的兒女卻落在誰手裡?

是柳大師背後的勢力?

不過,江躍卻冇打算追問,輕蔑將老董推向牆角。

“所以你的兒女是兒女,彆人的兒女就不是兒女?銀淵公寓這些死者,哪一個不是彆人的兒女?”

老董瘋狂嘶吼:“老子纔不管彆人,他們的死活關我什麼事?你覺得你是聖人嗎?你救得了誰?整個銀淵公寓,你救得活一個嗎?你以為,你殺了這個神棍,整個星城就太平了嗎?你太天真了!還是那句話,你們每個人都要死!哈哈哈,都要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