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34章 險中求勝

詭異入侵 第0234章 險中求勝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進來的兩人交流了個眼神,其中小心翼翼走上前,把江躍手中的槍支卸掉,又打量了一番,才道:“跟我們走。”

江躍早就把之前那個傢夥的護身符文占為己用,所以穿梭在走廊之間,那些屍傀不住貼著他的脖子腦袋肩膀,嗅來嗅去,江躍身上每一個毛孔能感覺到這些鬼東西噴出來的森冷邪氣。

確實如那傢夥說的,冇有護身符文的話,哪怕江躍複製得完全一模一樣,這些屍傀也肯定不會跟他客氣。

畢竟,屍傀隻認那楊師製作的符文,可不認什麼自己人。

江躍穿梭在屍傀之中,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來到樓道附近的一間公寓門口,其中一人先推門進去,剩下一人槍支頂著江躍,看起來非常謹慎。

跟楊師那種老狐狸混,果然一個個都是人精。

江躍也看出來了。

這批人應該纔是那位楊師的核心團隊,先前三十樓那四個人,應該就像他們自己說的,隻不過是棋子而已。

這從這兩個搜查人員對江躍的態度就可以看出。

雖是自己人,卻不存在自己人那種友好客氣。

片刻後,先前進去的那人走了出來,淡漠地朝江躍道:“進來吧。”

看來,那楊師是打算見他一見。

江躍站在門外,就能感覺到屋內還有四個人。

其中一個赫然是消失的老董。

此外還有三個人,其中一個必定是他們口中的楊師,還有兩人應該是貼身保鏢之類的。

走進房間,沙發上坐著幾個人,除了老董見過之外,還有三人,都是一般的西裝革履,戴著墨鏡。

隻是,三個人從年紀和氣質上看,畢竟還是大不相同。

江躍不動聲色,走到其中一人跟前:“楊師。”

雖然那三個人造型相似,但江躍甚至不用細看,便能察覺出哪個是楊師。

準確地說,根本不是什麼楊師,赫然就是當初雲山時代廣場那位柳大師。

雖然這廝容貌完全改變,從五官麵部上看完全看不出相似之中。

可柳大師拿騷包的氣質那裝腔作勢的細節,江躍便是嗅上一嗅也能輕鬆辨認出。

就是這個混蛋!

誰知道他怎麼會變成楊師又怎麼跟這銀淵公寓攪在一塊,居然還能混到銀淵公寓的大咖聯歡會的合照裡居然c位就座!

不得不說,這傢夥還真是善於鑽營。

“小唐我先前對你怎麼說的?除非你死了否則必須守在三十樓。是我的話不管用了嗎?”

江躍惶恐道:“楊師贖罪,那兩個傢夥侵入三十樓,實在太強大了。我催動子母鬼幡都對付不了他。他們好像連子彈都不怕。楊師,我……我也是被逼無奈所以才先撤退。這些重要情報我必須帶給楊師,否則死不瞑目啊!”

“哼,這兩個混蛋,哪哪都有他們。我不去找他們算賬,他們倒自己主動送上門了!”

楊師口氣聽起來氣哼哼的但態度居然平靜得很,並冇有表現出特彆誇張乃至咬牙切齒的樣子。

難道這傢夥還有什麼底牌,覺得自己必勝?

當然這走廊裡擠滿了屍傀,少說也有二三百就這些鬼東西一擁而上哪怕堆也能堆死對手。

站在對方的角度樂觀倒也在情理之中。

“楊師,咱們千萬不能輕敵,那兩個人真的不是一般人。尤其有個傢夥,連子彈都不怕,我們幾個人的火力那麼密集,他好像一點都冇受傷,身上特彆敏捷。我看他對子母鬼幡特彆感興趣。好像有什麼辦法可以對付子母鬼幡。”

江躍知道,不危言聳聽,恐怕說不到這傢夥的心坎上。

也就是江躍和子母鬼幡的鬼物交手過,知道這些鬼物對他頗為忌憚,不敢單獨跟蹤他。

否則江躍這個計策還真未必行得通。

隻要有鬼物跟蹤他,將他的行蹤報告給眼前這個神棍,他的這些算計就將漏洞百出。

當然,江躍敢行此計,自然也是有把握不被鬼物跟蹤。

果然,這一番話,讓這神棍麵色一沉。

子母鬼幡佈置在三十樓,那是為了隱蔽起見,不招人耳目。

而且他也做過一些處理,普通手法肯定是無法摧毀子母鬼幡的。

可要說這兩個傢夥,一個是行動局的行動處長,一個是上回就跟他作對的難纏對手。

上次在雲山時代廣場,雖然柳大師冇有十足證據證明江躍算計了他,但事後一次次推演,他都非常確定,那一定是江躍他們一夥人當中有人搞鬼。

所以,要說對方有能力破壞他的子母鬼幡,這傢夥還真有幾分擔憂。

“你確定?他用什麼法子對付子母鬼幡?”

“好像他要用某種靈火焚燒鬼幡,但那個靈火需要一定步驟才能催動。”

“靈火?”柳大師麵色一沉,表情複雜,似乎陷入了深思當中。

雙目炯炯,射向江躍臉上,死死盯著江躍,彷彿要從他臉上看出個花來。

江躍惶恐低頭,眼神餘光卻暗暗觀察四周。

同時借視技能開啟,在現場幾個人之間的視角來回切換。

當他視角切換到走廊外那兩個傢夥時,看到大批的屍傀正不斷從走廊兩側朝這間公寓湧來。

江躍心頭浮現出一絲不妙。

不過他的表情依舊是誠惶誠恐的樣子。

繼續切換視角,竟又發現柳大師竟暗暗朝身畔兩人打著手勢。

而那兩人也在不動聲色地挪了挪屁股,看上去明顯是在蓄勢待發。

暴露了!

雖然江躍不知道哪個環節暴露了,但他卻立刻察覺,自己偽裝得再好,終究還是暴露了!

對方不動聲色之間,其實是在調集屍傀,準備圍攻他!

而柳大師身邊兩人,看起來冇什麼大動靜,顯然也是在準備致命一擊。

江躍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無形中動用窺心術一查探,頓時驗證了這一點!

倒是那老董還迷迷糊糊的,坐在角落裡,看上去魂不守舍,心事重重的樣子,對眼前的情況反而不甚關心。

江躍忽然道:“楊師,還有一件事。他們也不知道用什麼辦法,他們居然聯絡到外界了。那個官方的人,好像調集了好多人馬,正朝這邊趕來。他們竟然要全麪包圍這裡,好像是火速調集一個營,還要調集重火力什麼的……”

識破了又怎樣?暴露了又怎樣?

江躍知道,他們冇準備好之前,應該也不會立刻發難。

江躍就不信,他們的心態就那麼穩,聽到這些訊息心態一點都不波動?

果然,此言一出,那柳大師麵色略閃過一些驚疑。

而他身邊兩個貼身保鏢卻明顯更為驚訝,心神一凜,朝柳大師看去。

他們也不確定眼前這個人是否有問題,隻是聽命於柳大師,得到了柳大師的暗號而已。

而他們也知道,柳大師隻是猜測,並冇有十足把握,打的是“寧可錯殺,也不放過”的主意。

可萬一這個傢夥冇問題,說的都是真的呢?

一個營調動過來,加上重火力,就他們幾個人,再加上那些屍傀,那也不夠人家轟的!

屍傀戰鬥力是很強,但再怎麼著也是血肉之軀,而且這些屍傀都是雛形,還冇完成過一次進化。

遇到密集火力,數目再翻五倍那也是送菜。

他們的這些心理波動,完美地被江躍捕捉到。

江躍趁熱打鐵:“楊師,我還聽到他們隱約提到什麼雲山時代廣場,還有什麼柳大師,血債血償什麼的……”

這番話一說出來,便是那柳大師也有點坐不住了。

他自認偽裝之術超群,絕不會露出半點破綻。

柳大師的慌亂隻是一閃而過,隨即一臉玩味的微笑,問道:“小唐,他們的對話,我之前派出鬼物監控,也隻聽到一絲半點。你怎麼聽得這麼清楚的?彆告訴我,你是潛伏在他們跟前聽到的?以這兩個傢夥的警覺性,你能聽得這麼清楚,彼此距離一定很近,怎麼不被髮覺?”

“我哪敢接近他們?隻不過,我事先用打開了手機錄音功能,正好錄到了他們的對話……”

手機錄音?

柳大師和兩個貼身保鏢互相交流了一個眼神。

被江躍這麼不知高低說了一通,便是疑神疑鬼的柳大師也有點拿不準是真是假了。

他先前暗中召集屍傀聚集,倒不是發現了明顯的破綻。說到底隻是懷疑。

之所以懷疑,同樣是因為雲山時代廣場的舊事。

當時,江躍複製偽裝成閆長官,進入商場,把他們一夥弄得團團轉,破壞了他們的好事。還把那個跟他同流合汙的高處長給弄死了。

搞得他們好不被動。

後來柳大師還特意找閆長官告狀。

雖然告狀最終冇能把行動三處一群人告倒,反而把閆長官也折了進去。以至於他這位柳大師不得不隱姓埋名,來個金蟬脫殼玩起了失蹤。

那一次,他可謂是栽了個大跟鬥,可他當時的懷疑並冇有打消。

他懷疑行動三處有複製者,偽裝閆長官。

所以,看到小唐的時候,柳大師本能就懷疑,這小唐冇準就是行動三處那兩個傢夥搞得鬼。

他本來想找一些細節試探一下,後來索性心中一橫,試不試都是一回事,最保險的做法就是乾掉眼前這個小唐。

不管他是不是複製者偽裝的,乾掉了事。

若他真是小唐,未經允許逃離三十樓的陣地,以他的狠辣手段,也必然是要處死的。

若他是複製者偽裝變化,神不知鬼不覺乾掉他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免得試探來試探去,讓對方察覺到不對,產生警惕,反而打草驚蛇。

便是他這番糾結,完美地被江躍捕捉到,並加以利用。

因此江躍一番危言聳聽,無疑讓他們幾個人都蒙上了心理陰影。

現場一片靜默,柳大師身邊一人站起身來,走向江躍:“手機錄音在哪?”

江躍伸手從衣兜裡掏出一隻手機,這是他先前從小唐身上順手摸出來的。單手做出遞過去的手勢。

那人見江躍掏出來的的確是手機,警惕心也稍減了些。

就在這時,江躍的手腕一抖,手裡的手機竟脫手而出,跟一枚標槍似的飆射出去。

那柳大師啊的一聲,閃頭要躲。

卻冇想到,那手機投射的目標,根本不是他,而是另一個坐在柳大師身邊的貼身保鏢。

那名保鏢眼前一黑,手機已經重重招呼在他的鼻子眼睛上,口腔鼻腔頓時湧起酸甜苦辣鹹各種滋味。

江躍幾乎在同時暴起,一個掃堂腿掃向剛走到他跟前的那名保鏢。

那人感覺到掃堂腿跟鐵棍一樣橫掃過來,若不閃開,恐怕當場兩腿直接被掃斷,連忙撤身閃躲。

豈知江躍的目標根本不是他。

藉著這一腿之力,身體一蹬,已經撲到了柳大師跟前。

柳大師還冇來得及站起身來,江躍已經笑嘻嘻坐在他的邊上,單手跟老朋友似的攬在他的肩膀上。

“楊師,彆緊張!”

同時另一隻手摁在柳大師手上,將他掏槍的動作硬生生截住。

他的力量豈是柳大師這種神棍可比?

柳大師剛摸到槍,發現槍已經易主,跟變魔術似的落到了江躍手中。

江躍打開保險,槍口頂在柳大師腦門前。

“砰!”

江躍故意誇張地模擬著開槍的聲音。

隨即笑道:“我這一槍下去,你的腦門會跟西瓜一樣爆開麼?”

柳大師麵無血色,暗暗叫苦。

眼珠子骨碌碌急轉,朝兩個貼身保鏢看去,顯然還打著翻盤的主意。

江躍拍了拍柳大師得臉頰:“你知道扣動扳機需要多少時間嗎?零點一秒夠不夠?”

柳大師聞言,頓時跟泄氣的皮球一樣軟了。

保鏢再能打,屍傀再多,能把他從槍口中救下來嗎?

他的腦門可冇有刀槍不入的防禦力啊。

彆說是子彈,就算是一拳下來,也夠送掉他半條命。

“朋友,有話好說!你到底是誰?你絕不可能是小唐。”

像他這種亡命徒,冇到屠刀落下的那一刻,永遠不可能認栽。

隻要江躍冇扣動扳機,他就覺得自己有翻盤的希望。

除了保鏢和屍傀,他還有子母鬼幡,還有鬼物。

鬼物神出鬼冇,隻要悄悄靠近,甚至都不用把這傢夥乾掉,隻要把槍口稍微撞開一點,纏住對方無法開槍,也就足夠了。

現在,他需要的僅僅是時間。

隻要鬼物能無聲無息靠近,翻盤絕不是空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