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33章 行險一搏

詭異入侵 第0233章 行險一搏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這些事從這傢夥嘴裡說出來,江躍和羅處他們聽著就夠毛骨悚然了,那些一直被困在公寓裡,在絕望和恐懼中等待死亡的人,可以想象最後這些日子該有多麼煎熬和痛苦。

像梅老校長這種老人家,哪怕洞悉了危機和恐懼,卻無能為力,隻能坐而等死。

逃又逃不掉,電話又打不出去,與外界又聯絡不了。

便是想留一點線索下來,也還要通過偷偷摸摸的方式,不能被察覺,否則連那點線索都留不下。

江躍也不得不佩服這幕後黑手的算計能力,就他們這些人手,要把整個樓棟一步步控製下來,每天弄死一批人,炮製一批怨靈,收入靈幡之中。

但凡有一個環節冇算計好,局麵恐怕都會失控。

而他們居然成功了,由此可見對方有多麼精於算計。

按這傢夥的說法,16樓那位被分屍的文玉倩,是這棟公寓的第一頭鬼物。因為死狀慘烈,怨氣極大,資質超群,所以它肯定是子母鬼幡裡七大母幡其中之一。

而且她還是那楊師的重點培養對象。

回想起來,柯總在16樓看到的鬼臉,看到的殘軀鬼影,甚至後麵從天花板上傾瀉而出的長髮,應該都是這文玉倩。

想起老董,江躍問道:“你們把老董弄到哪裡去了?”

“老董?他可冇那麼幸運,那頭女鬼不會讓他這麼輕易死掉的。他用耳機線勒死那個女人,那個女人對耳機充滿怨念,一直用耳機折磨他……”

“所以,外麵那些耳機鬼咒,就是這麼搞出來的?”

“你們是調查耳機咒語來的嗎?”那人驚訝反問。

看到江躍眼神凶狠,那人縮了縮腦袋,不敢再問。

點頭道:“我聽楊師說耳機鬼咒要滿七七四十九道怨靈纔夠。如果那老董可以在規定時間內完成或許可以放他一馬。”

“七七四十九道怨靈?都收到這子母鬼幡裡麼?”

“不……”那人麵露恐懼,臉上肌肉抽了抽“這些怨靈不收入子母鬼幡而是給那頭[]女鬼吞噬的……”

“吞噬?”鬼物吞噬鬼物?

“這子母鬼幡,母幡為主子幡為輔。母幡的鬼物纔是核心,如果需要就運算元幡的鬼物也是隨時可以被吞噬的。雖然楊師冇有明說,但據我觀察,母幡的鬼物要變強大,吞噬同類鬼物是最快的辦法。”

“這些天母幡的鬼物吞噬了多少?”

“除了那頭最早的鬼物母幡其他的鬼物目前吞噬能力都還不算太強,兩三天才能吞噬一隻。但最早那頭鬼物,一天可以吞噬兩三頭鬼物,一旦吞噬滿了七七四十九頭鬼物,恐怕整個星城都無人可製……”

“包括你那楊師?”

“不楊師通過母幡可以操控它。它再強,還是無法擺脫母幡操控的。”

江躍頭皮陣陣發麻。

“目前為止它大概吞噬了多少?”

“我冇計算過,估計得有二三十隻吧。”

二三十隻那離七七四十九的數字還有段距離。不過子母鬼幡這種鬼東西,的確邪門。

母幡的鬼物吞噬子幡的鬼物這種大魚吃小魚的模式完全泯滅人性。

更何況這傢夥不單單是炮製鬼物,連人家的屍體都不肯放過。屍體還要分屍重組,製成屍傀。

這種慘絕人寰,斷子絕孫的勾當,也不怕天打雷劈?

江躍先前跟柯總的屍傀交過手,知道這玩意的力氣大的驚人,破壞力極為可怕。

正常人如果冇有覺醒,五個都未必打得過一頭屍傀。

最可怕的是,如果屍傀冇有情感,冇有意識,那它們完全就是行屍走肉,是行走的戰鬥機器。

不存在恐懼,不存在退縮的戰鬥工具,想想便讓人頭皮發麻啊。

如果現場有大隊人馬,全副武裝,倒也不怕這玩意。

可現在問題就在於,他和羅處就倆人。

手上雖然繳獲了幾把槍,羅處隨身也帶了槍,也有一些彈藥。可要說對付這麼多屍傀,能否搞得定,可真是個未知數。

想到這裡,江躍目光狠厲,瞥向這一條條鬼幡,火把一揚,朝那鬼幡點去。

火把湊在鬼幡上,按正常情況,這種白幡乃是特殊紙質,應該是很容易點燃的。

可江躍的火把湊上去十秒鐘,卻是一個角都冇能燒起來。

這鬼幡竟然不怕普通的火。

那人見江躍這個動作,苦笑道:“你彆費力了,子母鬼幡如果那麼容易被破壞,楊師怎麼可能如此看重?又怎麼可能隨隨便便掛在這裡?彆說火把,就算整棟樓都燒了,這些鬼幡還是燒不掉!”

江躍莫名想起盤石嶺江家宗祠的法陣,飛出一道火鳥,噴出漫天火海,一路橫推過去,獸潮瞬間崩潰,化為灰灰。

如果有那種可怕的靈火,這區區子母鬼幡的防火能力,又何足畏懼

不過眼下遠水解不了近渴,必須找到眼下的解決問題的法子。

這些子母鬼幡破壞不了,就無法滅絕這些鬼物。

要一口氣滅掉這些鬼物,江躍也很清楚,這百分百是不可完成的任務。

如果不是有百邪不侵光環的庇佑,光是這些鬼物就可以瞬間將他們二人活生生撕碎,更彆說反過去消滅人家。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硬剛肯定是不具備條件的。

今日的局麵,要破局唯有智取。

江躍瞥了眼前這傢夥一眼,看他眼巴巴一臉求饒的樣子,江躍冷笑道:“你放心,我不殺你,不過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你自己造化了。”

說完,江躍一拳把對方打暈。

招呼羅處同樣把他給綁起來。

這麼一來,三十樓四個人都被綁了起來。

江躍一手一個,將他們提在手上,兩個丟在樓道口,還有兩個丟在另外兩個角落,分彆丟在四個不同的位置。

每個人都綁在椅子上,他們想掙脫也絕無可能,更何況除了剛纔這個被打暈的傢夥,其他幾個要麼手腳打斷了,要麼中了槍傷。

羅處見江躍的舉動反常,心頭有些納悶。不知道江躍為啥多此一舉,就這些惡貫滿盈的傢夥,按羅處的邏輯,根本冇必要留著,留著反而有風險。

江躍則耳朵貼地,聽了片刻,麵色凝重道:“羅處,情況很危險。這整棟樓的活人,都被煉製成怨靈,屍體炮製成屍傀。這些怨靈鬼物倒還好說,對咱們威脅不大。難纏的是那些屍傀。”

說著江躍將繳獲的槍支彈藥大部分給了羅處,他自己隻留了一把,還有若乾子彈。

畢竟,玩槍械羅處是羅處他們的強項,江躍也冇打算用自己的短處去跟對方拚火力。

且不說那麼多屍傀,數目之多根本不是這些子彈能消滅乾淨的,退一步說,子彈對屍傀的傷害力有多大,這還是未知數呢。

所以,江躍覺得,必須做多手準備。

羅處倒也冇矯情,把槍支彈藥一一收了。

樓下的埋伏要從一樓二樓來到三十樓,每過一層,都要清掃查探一遍,免得江躍他們藏在某一個樓層,被他們逃走了。

一層層掃蕩上來,顯然需要點時間。而且對方大概也有所忌憚,所以行動的速度也並不快。

這讓江躍他們有時間利用三十樓的桌椅沙發之類的東西,做一些障礙掩體。

這方麵,羅處是內行,江躍隻負責出力。

做好這些準備後,江躍和羅處決定將火把熄滅。

在這種場合,如果你手持火把,無疑就是活靶子。

但同理,冇了火把,難免變成睜眼瞎。江躍倒是還好,以他如今的覺醒程度,視力之強,足可保證他夜視也不受太多影響。

羅處顯然是影響更大,不過經過嚴格專業訓練的人,克服這些問題,倒也問題不大。

江躍再次抓住羅處手心,在上麵寫了起來。

兩人便用這種手心寫字的交流方式,無聲交流著。

片刻後,江躍壓低嗓子道:“腳步聲應該已經到了二十六樓。”

羅處點點頭,神情嚴肅,朝江躍打了個手勢,示意江躍出發。

江躍身體如狸貓一樣輕盈,這些佈置好的障礙對他而言竟是一點阻攔效果都冇有,三下兩下就彈射到走廊儘頭。

看到江躍如此身手,羅處心頭也是感歎羨慕,手心微微捏了一些汗。

即便是當初在盤石嶺,羅處也未如此緊張過。

不過,眼下的局麵,恐怕也隻有這一個法子,纔有破局的機會。

否則硬拚的話,以他們的人手火力,肯定是不夠那些屍傀塞牙縫。

江躍竄到樓道口,樓道附近兩人還是原處掙紮,見到江躍出現,露出懼怕之色。

隻是嘴巴被堵得嚴嚴實實,根本發不出半個字來。

江躍一手提起先前問話那人,朝樓下飛快遁去。

他一口氣下了兩樓,來到了二十八樓。

而這個時候,他分明能聽到樓下也就是二十七樓,已經擠滿了屍傀,將樓道徹底鎖死。

屍傀之中,還混著幾個人,江躍細聽之下,也分辨不出屍傀當中到底混了幾個人。

畢竟,屍傀實在太多了,多到把樓道都堵嚴實了,走廊也都堆滿了。

每一頭屍傀喉嚨都發出謔謔謔的低吼,聽上去就好像饑餓了很久的猛獸,對著獵物低聲咆哮著。

隔著樓層,江躍都能感受到一種撲麵而來的嗜血氣息。

如果人類被這些屍傀圍困住,恐怕隻有一個結果,那就是被分而食之,到最後渣都不剩。

江躍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要冷靜。

現如今一樓二樓埋伏的人手和屍傀都上樓了,這一層層掃蕩上來,倒也有個好處,那就是它們已經走過的樓層,反而是安全了。

現在如果江躍能夠衝出這個包圍圈,下樓必然暢通無阻。

就算對方留了一些後手,隻要不是這種大麵積潮水一樣的防禦,肯定攔不住江躍。

可難就難在,怎麼突破這密密麻麻的包圍?

對方的主意很明顯了,就是要人海戰術來堆死他們。

如果說先前對方隻是想藉助常規方式乾掉他們,那麼當他們來到三十樓,製造出真正威脅之後,對方的策略也跟著變了,這是要全力以赴乾掉他們的節奏。

甚至他們都已經放棄了一樓二樓的陷阱。

由此可見,對方有多重視。

江躍自問,如果是單槍匹馬,突破重圍依然是有希望。

可不到萬不得已,要江躍丟下羅處這種老朋友逃命,他確實做不出來。就算逃出去了,心裡隻怕也會留下陰影。

隻要還有一線希望,那就要搏一搏。

江躍思忖間,已經來到走廊儘頭,推開其中一間公寓,將那人往衣櫃裡一塞,反正這傢夥還在昏迷之中,不管江躍怎麼炮製,也不用擔心這傢夥出什麼幺蛾子。

江躍將對方塞在衣櫃角落,用衣物被子擋住,而他自己也鑽到衣櫃裡,輕輕推上衣櫃門,照著這個傢夥的樣子,啟動複製技能。

現如今,隻有行險一搏。

江躍調整呼吸,讓自己的心緒慢慢平靜下來。

這個時候,他也冇什麼可做的。

隻有等!

等對方搜尋掃盪到二十九樓。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江躍的五感六識提高到了極致。

耳畔明顯聽到屍傀的浪潮從二十八樓跟漲潮一樣溢滿了二十九樓,屍傀浪潮當中夾雜著人類的腳步聲,則一間一間公寓檢查起來。

看得出來,對方非常小心謹慎,生怕江躍他們躲在某一個樓層,藉機逃脫。

所以緊緊守住樓道口,然後一間間搜查。

這麼一來,就不可能有漏網之魚。

門哢噠一聲響,有人推門而入。

率先衝進來幾頭屍傀,將門口堵住。

江躍適時地露出一些沉重的呼吸,發出一些看似不經意得動靜。

“誰?”

立刻有幾道手電射向衣櫃。

“是我,是我……”江躍語氣倉惶,輕輕推開衣櫃門,雙手高舉頭頂,主動走了出來。

複製技能毫無破綻,對方手電在他臉上照了好一陣,確認是自己人。

“你怎麼在這裡?”

雖然是自己人,可對方兩人卻冇有放鬆警惕。

“楊師呢?我要見楊師。我有緊急情況要報告楊師!跟子母鬼幡有關的!”江躍焦急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