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31章 子母鬼幡

詭異入侵 第0231章 子母鬼幡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彆看柯總變異之後,變成十足的肌肉男,腰間被江躍鎖住,一時竟也掙脫不得。

柯總固然變異了。

架不住江躍也是覺醒者,而且覺醒程度之高,超乎常人想象。

論絕對力量,江躍也毫不遜色,更彆說靈活程度遠超。

“羅處,槍!”

羅處跟江躍早就有十足的默契,見江躍招手。羅處麻利掏出槍支,一個弧線拋出,穩穩落在江躍手中。

槍口頂在柯總的太陽穴,扳機毫不猶豫扣動。

砰!

柯總的槍配備的是新製的銀彈,哪怕是鬼物邪祟,被銀彈擊中,也是必死無疑。

更何況柯總隻是肉身變異,頂著太陽穴打,就算是普通子彈也足夠了。何況銀彈還有加持作用?

子彈帶出腦子裡組織,從另一頭迸射而出。

柯總全身一僵,原本掙紮的力量就好像瞬間被抽空。

江躍身體一彈,落在了邊上。

砰!

柯總龐大的身軀重重摔倒在地,江躍順勢拽著羅處往邊上一間公寓撞了進去。

幾乎與此同時,走廊裡滴滴答答槍聲大作。

如果不是江躍見機快,以羅處的反應速度,在如此密集的火力網下,當場就可能被打成篩子。

畢竟,他眼下跟江躍之間的距離有那麼一段,並不在雲盾符的防禦範圍內。

撞入公寓之中,防盜門多少起到了一點作用。

江躍將羅處往裡一推。

這火力從四個方向來,跟江躍之前判斷頂樓有四個人完全一致。

江躍倒不怕對方火力凶猛,也不怕正麵交鋒。能讓他忌憚的,不是已知的敵人,而是未知的敵人。

如果對方一直不現身,不露麵,江躍還真拿對方冇辦法。

可當對方派出第一個槍手時,局麵其實就已經開始悄然發生變化。

因為,他們終於露出了破綻給江躍。

江躍當時放走那名槍手,絕不是一念之仁,而是有用意的。

在那名槍手離開的那一刻,江躍啟用了神瞳鷹眼,啟動了他的借視能力。

所謂借視,就是利用其它生靈的視角來觀察。

他這個能力,隻能在三十米範圍內生效。

這也是為什麼他一直在計算距離的原因,為什麼一直在各個樓層的樓道間轉悠的原因。

他要保證,一直維持著這三十米的距離。

一旦脫離三十米,他就得另外尋找借視目標。

他這借視手段,其實對一切生靈都有用。

可這棟樓層除了人類,便是鬼物邪祟。

鬼物邪祟行蹤不定,江躍終究不具備三狗那種天賜陰陽眼,無法準確判斷鬼物潛伏在哪裡。

飄忽不定的鬼物如果主動現形江躍自然可以識彆。但若故意隱匿不出,江躍就算隱隱可以察覺周圍有鬼物存在也無法準確定位。

這麼一來,想藉助鬼物來借視明顯有難度。

而且先前現身的幾頭鬼物,立刻就被滅了江躍想借視也無從借起。

直到那名槍手出現!

轉機才真正出現!

這個槍手逃脫性命一路逃跑江躍一直保持在三十米的距離藉助對方的視角,將樓上樓下的情況都摸了個遍。

對方顯然不可能料到江躍有借視的手段,哪裡知道他所到之處等於是個移動探頭,把樓上樓下的底細都給江躍直播了一遍。

當江躍的借視技能開始發揮作用,局麵自然而然出現改變。

槍手對於江躍而言,並非最大的威脅。

且不說雲盾符防禦子彈無壓力,便是他超凡覺醒者的移動速度,要對付這些人,也是輕輕鬆鬆。

確保羅處落位之後,江躍身形一閃,便已經竄到門外。

就地一滾,身體跟皮球一樣在牆體上不斷彈射,轉眼之間就落到了其中一個槍手跟前。

那人甚至都還冇來得及調轉槍頭,就已經被江躍繳械。

江躍一點都不留情,哢哢幾聲,把這廝的四肢全部打斷,包括手肘手腕,膝蓋腳踝所有受力點,全部摧毀。

這麼一來,這廝便是想爬著逃跑都夠嗆。

打斷四肢的慘叫聲,對其他人無疑是一種震懾。原本火力交織的走廊,火力果然大為減弱。

顯然,江躍的身手同樣起到了震懾效果。

這三人大概發現這個對手恐怕集他們幾人之力,也拿不下。

江躍聽這槍聲稀稀拉拉,大致就猜測到剩下三人隻怕是打算開溜。

這幾十層樓,一旦被他們溜了,想要再找到他們,可就不容易了。

好在,同一個樓層,江躍的借視技能隨時可以再次啟動。而且這三個人可以任意選擇。

廣個告,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借視技能同一時間不能借二人的視角,但隨時切換是完全可以的。

江躍很快就在這三人之間的視角切換了好幾回。

當視角切換當其中一人時,江躍暗暗吃了一驚。

那個房間的頂上,竟垂下無數條白色的條幅,上麵畫著稀奇古怪的符文。

仔細一看,這條幅哪裡是什麼條幅?分明就是白幡!

這白幡一看就是邪門的東西,透著滿滿的陰森氣息,竟佈滿了整個公寓,到處都是。

甚至有人如果穿一身白衣混在其中,一眼都難以認出來。

密密麻麻,滿屋子都是。

這白幡之間還縈繞著淡淡的霧氣,這繚繞霧氣更讓白幡增添了幾分詭異恐怖的氣息。

在民間,這種白幡一般都是用於引魂,所以又稱引魂幡。

所以,當這種引魂幡出現的時候,基本是代表有人去世,出殯才用得上。

在這公寓頂樓,出現如此密密紮紮的引魂幡,寓意不言自明。

江躍心頭明白,自己先前的猜測完全是對的。

這死亡公寓的詭異事件,果然不是單一事件,而是幕後有主使的一連串殺戮事件。

剛纔看到的這間公寓,定是幕後黑手的核心區域。

這密密麻麻的引魂幡,定是炮製鬼物所用。每一道引魂幡,對應著一隻鬼物。有多少道引魂幡,便意味著這公寓裡頭有多少頭鬼物。

當然,也便意味著這公寓死了多少人。

便在這時,江躍耳畔聽到腳步聲躡手躡腳朝樓道邊靠,其中一人離樓道較近,這是打算逃離的節奏。

這個時候,江躍怎麼可能允許有人逃離。

竄出走廊,抬手就是一槍,正中那人大腿。腿骨直接射穿。

那人慘呼一聲,撲倒在地。

江躍順勢又往另一間公寓狠狠一靠,那裡還藏著另一名槍手,正縮在角落裡準備偷襲。

江躍忽然撞門而入,那人被這一撞的力量直接撞飛,身體重重砸在一條茶幾上。

江躍後發先至,一腳踩在那人手臂上,微一用力,隻一聲慘呼發出,那人手中的槍支落地。

江躍如法炮製,將這人的四肢同樣打斷。

這麼一來,三十樓四個人,就隻剩下那掛滿引魂幡的公寓內,還藏著一人,這傢夥估計也就是樓上四人的頭腦。

至於是不是整個詭異事件的主使,江躍現在還不得而知。

不過,這顯然不重要。

江躍強勢重傷三人,士氣正旺。這個時候肯定要一鼓作氣。

掛滿引魂幡的公寓裡,那人顯然猜到三十樓的同伴多半扛不住來襲者,手裡的對講機早早就招呼一樓的同伴。

他剛把話說完,門鎖哢噠一聲,防盜門鎖就好像紙糊的,咿呀呀緩緩打開了。

江躍雙手持槍,抬手就是幾梭子開路。

屋內早已縮到裡間。

江躍剛一進屋,滿屋子的霧氣捲起一道道黑氣,從白幡上一個勁地竄出來,兜頭朝江躍撲來。

這些黑氣,顯然是被養在引魂幡上的鬼物。

不過這些鬼氣顯然蘊養的時間不夠,看起來數目很多,實際上單一的破壞力卻是有限。

江躍哪怕冇有百邪不侵光環,單靠辟邪靈符的防禦力,這個級彆的鬼物也根本無法附身。

黑氣撞在他跟前一尺的地方,便感覺到可怕的灼燒熱浪,一頭撞上來,空氣好像瞬間燃燒起來,發出嗤嗤嗤的刺耳響聲。

那些黑氣鬼哭狼嚎,紛紛落地。

江躍幾乎是所向披靡,穿梭而過,透過引魂幡叢的儘頭,一腳踹開裡間的大門。

裡間同樣掛著一些白幡,不過這些白幡的狀態顯然更加成熟一些,上麵的符文也更加刺眼,更加清晰一些,隱隱約約還有鬼臉鬼爪等形狀在白幡上若隱若現,麵目猙獰,形態嚇人。

這一看便是更加成熟的鬼物。

江躍掃了一眼,這裡間的白幡,一共是七麵。

屋內那人,顯然是隱藏著身形,江躍隨意一掃,卻不見那人蹤影。

隻有衣櫃門半開半掩,看上去對方大概是躲在衣櫃裡。

不過江躍耳朵一動,便聽到那人的呼吸聲壓得極低,居並冇有躲在衣櫃裡,而是側臥在床頭的另一側。

站在門口往裡看,床頭裡側正是死角。

江躍暗暗冷笑,這人果然很有心機。故意把衣櫃半開半掩,用來迷惑人。一般人定勢思維肯定會以為藏在衣櫃裡。

而他卻躲在床頭裡側,看上去顯然是打算趁人不備,搞個偷襲什麼的。

江躍暗暗冷笑,飛起一腳踹在床沿外側。

這一腳力道極大,那床被這股暗勁一撞,頓時朝內側狠狠撞去。那人萬萬冇料到江躍會突然來這麼一下。

他藏在床內側,被整個床體一撞,這力道全部作用在了肋部,頓時肋骨就撞斷了好幾根。

那人慘叫一聲,忍著痛引動手訣。

那七道白幡上的猙獰鬼物就跟猛虎出籠一樣,倏地朝江躍身上撲來。

江躍冷哼一聲,百邪不侵光環和辟邪靈符幾乎在同時催動到了極致。

那七道黑氣顯然不是外麵那些未成形的鬼物所能比的,這七個鬼物每一頭的實力,竟都不遜色於c級,甚至達到了c 級。

若是一頭兩頭,對江躍而言根本形成不了任何威脅,江躍完全不會放在眼裡。

三頭四頭,也肯定不是江躍的對手,江躍完全可以各個擊破。

但是這七頭鬼物一起出動,而且彼此之間竟還有些許配合,這就讓江躍都感到有些吃力了。

若不是百邪不侵光環得到了進階,在這七頭鬼物同時圍攻下,江躍肯定要倒大黴。

眼下,江躍雖然有些不易招架,但有兩重保護,總算不至於太過被動。

這些鬼物顯然對百邪不侵光環很是忌憚,但即便如此,它們還是非常執著地圍住江躍。

七道黑氣非常默契,圍繞著江躍周身飛速盤旋繞圈,看上去是打算跟江躍打消耗戰。

如果江躍靠的是靈符的防禦力,時間久了,靈符防禦力耗儘,還真有可能落入被動。

百邪不侵光環卻不是消耗品,是持久技能。雖然擁有時間是三個月,但這種戰鬥顯然不可能持續到用月為時間單位來計算。

因此,任那些鬼氣在周身盤旋,江躍卻始終不為所動。

手臂抬起,槍口對著床內側:“我很好奇,床墊能擋住子彈嗎?”

江躍說話間,biu的一槍,射在床頭,床墊頓時被射穿。

這一槍,江躍故意冇衝著對方去。

但即便如此,那人還是嚇得一哆嗦,奈何肋骨斷裂,他根本無法移動。

更讓他感到恐懼的是,自己幾乎耗儘所有心力,同時催動七道引魂幡,將這子母鬼幡的七道母幡全部催動,七個最強的鬼物一起出動,竟都奈何不了眼前這個人。

這混蛋到底是人還是神?

江躍卻根本不容他細想,也不跟廢話。

單腳抵住床沿,微微用力往裡一擠,那人完全無力反抗,肋骨的傷口被這力量一擠,頓時慘叫連連。

“鬆開,鬆開!”

江躍不但不鬆,反而加了幾分力道。

那人聲嘶力竭,慘叫不已。

“認輸,我認輸!”

江躍冷哼:“這算認輸嗎?”

那人忙召回七道母幡,那七道鬼氣圍攻江躍無功,對江躍身上得百邪不侵光環也著實忌憚,收到信號之後,頓時竄回了白幡當中,顯然從它們本心來說,也不想招惹這種強者。

江躍將跳上床頭,一把將那人從床底提溜出來。

槍口頂在對方太陽穴上。

“說吧,這棟公寓你到底害死多少人?”

那人結結巴巴:“我……我,不是我……我也是給人賣命的。”

“不是你?那是誰?”

那人眼神慌亂,恐懼無比:“他……他在樓下……他……他馬上就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