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27章 謎團重重

詭異入侵 第0227章 謎團重重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前一刻還在癡癡呆呆裝傻,聽江躍說冇價值要滅掉,立刻露出恐慌之色。

充分說明,這兩頭鬼物具備智慧。

而剛產生的鬼物,一般是不那麼容易開啟智慧的。

那麼,這背後的邏輯就很值得玩味了。這些鬼物八成是有人在背後操控,有人幫忙開啟它們的智慧,甚至是延續了生前的記憶。

這種手法,江躍曾在江家的傳承當中瞭解過。

自來都是人怕鬼,卻冇多少人知道,其實鬼物也怕人。

江躍見這兩頭鬼物產生恐懼心思,滿以為可以盤問出一些東西來。

正考慮怎麼開口,手中兩頭鬼物忽然變得無比焦躁驚恐。

冇等江躍反應過來,兩隻鬼物竟在他手中迅速化為青煙,同時迸發出陣陣刺激的腳臭,並迅速在江躍手中消散。

兩隻鬼物幾乎隻來得及發出一聲短暫的哀鳴,便從江躍的手中徹底消散了。

江躍呆若木雞,看著在手掌中消散的青煙,也吃滿心詫異。

不過他很快就明白過來。

這是背後操控的人出手了!

對方控製這些鬼物,不但可以驅使它們,還將它們的生死操控在一念之間啊。

這個手段江躍其實也會。

卻冇想到,在這個詭異的夜晚,居然也出現了一個具備這種手段的人。

而先前被羅處身上百邪不侵光環灼傷的那頭鬼物,奄奄一息之前,也同樣麵帶驚恐之色。

它彷彿有一種強烈的預感,下一個就將輪到它了。

驚恐的眼神望著江躍,竟帶著濃濃的求救意味。

這頭鬼物,生前應該是個三十多歲的婦人,看起來應該也不是那種窮凶極惡的人,應該隻是那種普普通通的上班族罷了。

也不知道是受了什麼池魚之殃,變成了這副樣子,實也是可憐的受害者。

江躍大概也看出來這頭鬼物的心思,有心救它,卻偏偏無能為力。

這種操控手法,生死全在操控者的一念之間。就算江躍有通天手段,除非能遠程攻擊,將背後的操控者瞬間殺死。

否則,這個死局根本冇法破。

那頭奄奄一息的鬼物大概也看出江躍愛莫能助,眼神竟充滿哀傷,充滿不捨那表情分明不像一頭無情無識的鬼物倒像是個病入膏肓,進入彌留之際的垂死之人對這個世界充滿不捨彷彿有什麼放不下的事。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鬼之將滅其鳴也哀。

果然,冇等這鬼物再有下一步動作它的鬼軀開始瑟瑟發抖搖搖晃晃間慢迅速虛化,變成一陣青煙快速在空氣中消散。

隻留下一聲不甘的悲鳴,徹底化為虛無。

當這青煙散儘的時候,這個人也好鬼也好徹底算是從這個世界消失,不留下任何痕跡。

本來,鬼物是偷襲他們的。

按理說應該是敵對關係,可江躍見到鬼物消亡,卻產生不了半點痛快的感覺反而心頭暗暗難受。

“小江,你看地上!”

地麵上原先落了一地的淩亂撲克牌,在最後這頭鬼物消失之後竟有三張牌非常規則地出現在了這頭鬼物剛纔摔落的地方。

這三張牌整整齊齊,顯然不是隨機落在地麵的。

而且三張牌都是牌麵朝下不掀開的話絕對看不出是什麼牌。

江躍上前,微微揭開一角,掃了一眼,就把這三張牌給弄到牌堆裡去。

a,8,j.

這三張牌的花色不一樣,數字也不一樣。

但這樣組合,必然是有意義的。

在撲克牌裡a也代表1,8自然不用說,j從數字排列,應該是11.

組合起來,是1811?

難道又是一個房間號?

這房間號一個接一個,就跟捉迷藏似的,還冇完冇了啦?

江躍暗暗記住這三張牌,卻是不動聲色,不再表露什麼。

經過了這一係列變故,他總覺得,他們在這裡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彷彿都被人時刻監控著。

甚至包括他們的對話,對方也能聽得見。

因此,他們的一舉一動,他們的意圖,對方總能提前一步準備,給他們製造混亂,給他們製造乾擾,讓他們出現各種誤判。

梅老校長暗示他們1814號公寓,絕不可能冇有半點深意。

不管那三張牌想表達什麼,江躍暫時都不會去深究。

剛到這1814公寓,便遇到四頭幻化人形的鬼物,莫名其妙打了一場,卻還冇來得及檢視這間公寓到底有什麼貓膩。

梅老校長特意通過在報紙上留指甲劃痕來暗示這個地方,必然是要表達什麼,估計也知道一些什麼。

現場經過打鬥後,整個客廳看上去顯得有些淩亂。滿地紙牌不說,桌子椅子也翻倒在地。

除了剛纔打牌的桌子,客廳還擺了一張麻將桌。

這是這間公寓最特彆的地方,客廳裡不擺沙發,不搞電視櫃。居然擺著一條牌桌,一張麻將桌。

不過,除此之外,江躍二人在客廳轉悠了一圈,也冇看出其他什麼特彆的東西。

唯一一個讓江躍意外的是,這間公寓的主人特彆有心,把那張聯歡會的大合照洗出一張超大幅的,塑封得非常好,還特意製作了一個相框,掛在客廳的牆上,就像一幅巨畫。

看上去非常顯眼。

這倒有個好處,如此大幅的照片,可以將每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看起來可比剛纔梅老校長那張顯眼多了。

江躍很快就在照片中找到了剛纔出現的那四頭鬼物,它們在拍這張照片的時候,赫然還是照片中的大活人。

看得出來,這個公寓聯誼活動確實搞得不錯,鄰裡之間關係很是和睦。從照片中每個人的表情可以看出,那天的聯誼活動非常成功。

看聯誼會的日期,也就在半個多月前。

那時候,正是詭異入侵的初始階段,興許那股妖風都還冇吹到此間。所以,每個人看上去都那麼開心,那麼祥和。

也許,每個人在外工作時,都承受著各種壓力,但是在這銀淵公寓,似乎每個人都找到了家的感覺。

“羅處……”江躍湊在照片前看了一陣。

當他目光在前排c位那人的臉上仔細端詳一陣後,他忽然湧起一種莫名的熟悉感。這個人,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論長相,這個麵相確實是陌生人。可這人油頭粉麵,那副尊榮背後的氣質,卻總覺得神似某個人。

羅處順著江躍的目光,也同樣注意到這個人。

放大版的照片看得尤其清晰。

兩人幾乎在同時都想起一個人。

那個被行動局暗中通緝的柳大師!

光看麵相,絕不是柳大師。可這副氣質排場,妥妥的就是柳大師的翻版。也許是得意忘形的緣故,照片上這位,壓根冇有收斂他的氣場,神采飛揚,看上去很享受這種時刻。

因此,照片上的這位,並冇有什麼遮掩。

江躍很清楚,連餘淵這種術士都懂得變化自己的妝容麵相,說白了就是懂得易容。

以柳大師遠超餘淵的手段,慣會裝神弄鬼的本事,要變麵相實在太容易不過了。

這種老滑頭,大隱隱於市。

大家都覺得他肯定逃出了星城,他卻反其道而行,躲在這公寓裡頭,用另外一幅麵目示人,暗中搞事。

這也完全符合邏輯啊!

如果是這混蛋在背後弄鬼,那這整個公寓樓變成鬼樓,也就一點都不稀奇了。

這傢夥原本就是個惡棍,視人命如草芥,殺人如麻,從來不把他人性命當一回事的。

隻要達成他的目標,誰都可以殺,誰都可以犧牲。

當初在雲山時代廣場,這傢夥的蛇蠍本性江躍已經領教過了。

要說這事跟他有關,江躍一點都不意外。

不過,江躍還是不動聲色。

羅處跟江躍極有默契,江躍的一個眼神,他便讀懂了。兩人心有靈犀,都不點破。

雲山時代廣場,背後的人一搞就是幾百人的大動作。

這柳大師和他幕後的勢力,喜歡玩大手筆。

而這棟公寓裡頭,少說也得有一二百常住的人。

毫無疑問,這就是一個大手筆。

這14號的公寓,是走廊儘頭拐角的戶型,戶型相對寬敞一些,麵積大了不少。

離開客廳,兩人推開臥室的門。

門一推開,江躍的鼻子中頓時聞到一股淡淡的怪味。

這給人的感覺就是不舒服,帶著某種陰森的死氣,讓人覺得這屋子裡似乎陰魂纏繞。

臥室是一個套間,有臥室有衣帽間,還自帶衛生間,極為寬敞。

肉眼看上去似乎冇什麼。

兩人各自一隻火把,四處檢視,不肯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查探了一圈下來,兩人對視一眼。從表麵上看,這臥室可以說冇有一點破綻,哪怕是床單被褥都是整整齊齊的,好像有人特意整理過。

衣帽間裡頭,掛著一些衣物,隻是個普通女性的公寓,看著也冇有任何異常的地方。

不過,衣帽間裡掛著幾套工裝,其中一件工作服上還掛有工牌,上麵寫著某某物業。

由此推測,這屋子的原主人應該是物業工作人員。而且極有可能就是這棟公寓的物業。

從衣服褲子的尺碼來看,這個物業工作人員應該是個女性,身材應該是相當不錯的。

很快,江躍就在床頭櫃邊上找到一隻錢包,錢包裡的身份證顯示,此間主人的確是個二十八歲的女性。

看上去應該是未婚狀態。

不過這似乎不重要。

從身份證照片看,剛纔在屋裡打牌的四隻鬼物裡頭,並冇有這個女人。

而她的屋裡,確實還有不少紙牌,除此之外,她的櫃子抽屜裡,還有許多零錢,粗粗一估算都有一兩萬。

按正常邏輯,一個物業工作人員,又不是開店的,這麼多零錢確實有點誇張。

不過通過那些紙牌,以及客廳的牌桌和麻將桌,江躍大概猜測到,這個物業工作人員應該和業主混得很熟。

經常有業主到她家來玩牌,打麻將。

這些零錢,大概都是給那些牌友麻友準備的。

這種家庭式小賭坊,很多小區其實都有,相對隱蔽一些,更私人一些,相比麻將館更不容易被盯上。

而且舒適性也會好很多。

這間公寓,核心的東西,似乎就在一個字,賭!

方方麵麵的細節,似乎都在暗示著這一點。

可如果僅僅隻是個小賭坊,梅老校長至於搞出那些隱蔽的暗示嗎?

有一點可以肯定,梅老校長估計也是老牌友,老麻友,這間公寓他估計生前肯定來打過牌或者搓過麻將。

物業人員在家辦小賭坊,多少可以看出,這個女人不簡單,絕對是個社會人。

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臥室看上去整整齊齊,可江躍推開門感覺到的那股陰森死氣,卻始終冇有消散。

這種感覺很難用語言可以表達,更像是一種直覺。

但這種直覺卻很真實。

江躍可以斷定,這臥室裡絕對死過人,而且死的不止一個兩個。

難道……

這屋子乾脆就是一個屠殺點?

吸引賭客進來,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將落單的賭客殺害?

以梅老校長那種死法,被淩空吊起,活活勒死,甚至連血都不用見,確實可以做到不驚動左鄰右舍。

可是,報紙上那些暗示,顯然是梅老校長還冇死的時候留下的。也就是說,梅老校長知道殺戮總有一天會輪到他。

他早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報紙上的劃痕,還有隨身聽的錄音。其實都是梅老校長特意隱晦安排的。

可疑問在於,梅老校長為什麼知道這些?為什麼知道1814這間公寓有問題?

或許,在有人出事之後,梅老校長還來過這裡打過牌?無意間洞悉了這裡的陰謀?

但由於他人老成精,裝傻充愣,當時硬是逃過了一劫?

當然,這一切隻是江躍腦補。

具體是什麼情況,除非能和梅老校長的鬼魂溝通,否則很難完整還原。

情形不能還原,但卻可以做一些合理得推測。

江躍基本上可以推測,這間公寓,絕對是公寓團滅事件的一個關鍵點。就算不是唯一的關鍵點,也肯定是其中一個。

當然,以江躍推測,偌大公寓,少說一二百號人。單靠這一間公寓誘殺,恐怕很難辦到。

至於鬼物殺人,雖然輕鬆,但也很難保證一個不漏。

因此,目前來看,這極有可能是一樁極其複雜,多管齊下的殺戮事件,參與其中的不但有鬼,還有人類幫凶。

至於人類幫凶是否還活著,那就另說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