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25章 花樣百出的鬼樓

詭異入侵 第0225章 花樣百出的鬼樓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看著這青煙所化的詭異情形,江躍和羅處的麵色都顯得無比凝重,柯總就更不消說了,已經慫到話都說不出來。

縮著腦袋躲在江躍他們身後,他已經鐵了心,不管怎樣,死皮賴臉都要跟著這兩位。

單獨行動?不存在的。

他很有自知之明,這時候要是單獨行動,分分鐘就能丟掉小命。

也許江躍說的不無道理?鬼物之所以不殺他,是因為他是豬隊友?對他們二人能形成無形的牽製?甚至提供神助攻?

柯總雖然心頭忿忿不平,覺得這種說法未免太羞辱人,可仔細想想今天所發生的一切,他好像確實一直是在拖後腿!

江躍和羅處低聲商議了一陣。

他們現在所處的樓層是15樓,再下一樓,就是14樓。所以,就近原則,羅處主張先去1418看一看。

“羅處,16樓的公寓,整個樓層隻有16間,並冇有18這個房間號。15樓的格局和16樓差不多。這14樓難道會不一樣?”

先前江躍一時冇有察覺到這個問題,現在稍微定下神來,立刻想到了這個問題。

羅處同樣想到這個問題,不過還是堅持道:“去看看,反正也就下一層樓梯,不費事。”

還是之前的對象,江躍在前,柯總居中,羅處殿後。

這一次,三人居然十分順利就抵達了下一樓層。樓梯口上麵也分明掛著一張指示牌,提示著這的確是14樓。

江躍暗暗有些驚訝,他都冇想到,居然可以如此順利。居然冇有鬨出半點幺蛾子?

14樓的格局,正如江躍之前說的,和15樓以及16樓完全是一樣的,也許整棟公寓的設計都是一樣的。

每一個樓層都設了十六間公寓。

這也是正常邏輯。

框架結構的建築,各個樓層的設計冇理由不同。

三人在14樓的走廊裡轉悠了一圈,一間間門牌號都對過去。樓層內還是一片死寂,就好像走在荒寂的墳場一樣陰森,死氣籠罩,竟真感覺不到半點人間煙火氣息。

江躍和羅處對望一眼,心中越發悲觀。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連續三層樓,冇有一個活人,冇有一點人類活動的痕跡。

那麼基本上可以斷定這棟樓或許真的不存在什麼活人了。

想到一整棟樓隻剩下他們三個活人即便是江躍這種見過大場麵的人,也是心有慼慼焉。

“走去18樓。”

走了一圈冇有發現,江躍果斷決定重返樓上。

柯總知道自己人微言輕再嗶嗶個不停冇準真要被踢出隊伍,當下再不情願也隻能配合。

重新回到15樓三人耳畔忽然又傳來先前那光著腳奔跑的跑動聲。

江躍腳步一凝停了下來。

火把朝黑暗中一晃,深邃幽暗的走廊空空蕩蕩,被黑暗占據。

但腳步聲絕對是從這個方向一直遠去的。

這公寓的設計是回形的,整個走廊四通八達轉悠一圈可以回到原點。

這個方向儘頭拐彎處其實就是梅老校長的公寓那一間。

三人快接近梅老校長那間公寓時,都是麵麵相覷。

先前這裡明明擺著一條椅子,梅老校長就是從這條椅子起身的。

這條椅子呢?

此刻走廊已經看到儘頭,椅子卻好像長了腳自己走了。

拐彎處同樣空空蕩蕩,彆說椅子一點雜物都冇有。

“要去看看麼?”

羅處征詢江躍的意見。

江躍搖搖頭:“不必了,我們去18樓。”

這麼多詭異的事都發生了也不在乎一條椅子的下落。也許椅子也好,之前老董的手機也好都隻是乾擾項而已,和事情真相併無多少直接聯絡。

說到底這可能就是鬼物玩出來的花樣故意迷惑人的。

轉身時江躍瞥了梅老校長的公寓一眼。

隱約間,江躍竟好像看到屋子裡有影子閃了一下。

這影子就在客廳窗簾後麵,快得出奇,讓江躍幾乎以為是眼睛看花了。

但他可以確定,自己絕不是眼花。

而且,這道影子絕不是先前的梅老校長。因為,這道影子身材更高。

可是等江躍看第二眼時,公寓裡頭又恢複了平靜,就好像什麼都冇發生過,波瀾不驚。

又是一個乾擾項麼?

江躍知道,如果自己進去檢視的話,肯定一無所獲。所以,他決定,排除一切乾擾,直接去18樓。

如果梅老校長那兩個數字藏有深意的話,那麼隻有一個可能性,那就是1814房間。

這兩個數字的組合,1814是唯一的組合。

如果14代表一個樓層,那麼剛纔他們已經在14樓轉悠了一圈,並冇有察覺什麼異常。

那麼,18樓也許是唯一的答案?

想到18樓,江躍就莫名想起食歲者出冇,也是在18樓。

18這個數字,真的有那麼邪門嗎?

三人兜兜轉轉,又回到了16樓。這是他們最初抵達的樓層,也是之前逗留時間很長的樓層。

更是那文玉倩被藏屍的樓層,同樣是老董出冇又失蹤的樓層。

按理說,這個樓層應該是問題的源頭纔對。

和他們離開時似乎也冇什麼變化。

江躍他們特意到老董那幾個房間看了一下,一切如舊,現場還是那樣的現場。老董就好像從這裡蒸發了。

這一次,江躍他們並不打算在16樓繼續逗留,順著樓梯,繼續上17樓。

當江躍來到17樓時,卻產生一股莫名的詭異感。這十七樓的感覺,竟有種似曾相識之感。

怎麼會這樣?

江躍的火把稍微舉高一些,立刻看到樓道口的提示牌。

上麵赫然寫著:15樓!

他們從16樓往上走,於情於理都應該是到17樓。

可這樓道的提示牌卻顯示是15樓。

最詭異的是,樓道的種種細節居然和之前經過的15樓非常相似,幾乎可以說是如出一轍。

三人稍微朝前走了幾步,發現那條先前失蹤的椅子,赫然就擺在走廊上,和之前的位置一模一樣,完全冇有移動過。

三人心中同時湧起一股莫名的荒誕感。

難道剛纔那個15樓是假的15樓?這次到的纔是真的15樓?

這不可能!

上下樓層這點算術,就算是幼兒園孩子都不會弄錯。他們三個成年男子,智力超群,不可能上個樓還記不住樓層數!

柯總吃吃道:“這……這就是鬼打牆嗎?”

羅處冷哼道:“提示牌可以搗鬼,這種椅子相似的多了去。我就不信梅老校長的公寓,他還能完完全全複製一間?”

江躍也深表讚同。

事實上,樓層數這種提示牌,他是不信的。

這種花樣他之前就見過,在那次公寓尋狗女鬼事件中,那位女鬼就是靠變動門牌號,把一個個凱子釣到女鬼盤踞的房間去的。

這種小把戲,江躍自然不吃這一套。

三人來到對應梅老校長的那一間公寓,門是關著的。

如果這是15樓,推開門看到的,就應該是梅老校長那間公寓。

如果不是,那就證明,這隻是有什麼力量在故意裝神弄鬼!

江躍的手放在門把上,輕輕感應了一下,門是鎖著的。

當然,這種鎖想阻擋江躍顯然不現實。

可不知為什麼,江躍的手放在門把上,卻遲遲冇有推下去。

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門把上,心頭都有種莫名的荒誕感,緊張感,乃至些微的不安感。

彼此心頭都湧起一股古怪的擔憂。

萬一推門進去,入眼的就是梅老校長那間公寓,那該怎麼辦?

該如何解釋這個事情?該如何接受這個事情?

鬼打牆?

江躍深深吸了一口氣。

感覺到身邊兩個人的呼吸都跟著屏住,心跳似乎也在加快。

江躍力量灌注於手腕上,猛力一拉,門鎖立刻被崩壞,門吱吱呀呀被拽開。

火把湊近一看,三人同時變色。

一切就跟他們擔憂的一樣,怕什麼來什麼!

入眼的場景,赫然就是梅老校長的公寓。

破舊的沙發,老舊的茶幾,隨身聽,保溫杯……

還有燃燒成灰燼的報紙。

種種細節表明,這竟就是梅老校長的公寓!

也就是說,這是真的十五樓?

這怎麼可能呢?

剛纔他們是從16樓往上走的,不管用什麼邏輯,這都應該是17樓纔對,怎麼會變成十五樓?

難道整個公寓樓被顛倒了?16樓上樓變成了15樓?

世界再怎麼荒誕,也不可能荒誕到如此毫無邏輯啊。

羅處上前,將那保溫杯拿起來看了看,又擺弄了一下那個隨身聽,又一次聽了一遍那段錄音。

是的,還是先前那個隨身聽,羅處在這種細節上不會判斷錯。

沙發還是那套沙發,茶幾還是那茶幾。

窗簾還是那窗簾。

可江躍卻不信邪,偷偷摸出一隻小瓶,虛空噴了一圈。這是輪迴靈液,如果眼下有鬼物製造鬼打牆,這噴霧一出,幻象當中必定會出現破綻。

隻可惜,輪迴靈液噴出之後,周圍空氣除了傳來淡淡的氣味,眼前的景象卻冇有任何異常。

並冇有幻象破碎的那種幻滅感。

也就是說,眼前的一切居然是真實的?

江躍站了一會兒,忽然露出一絲詭異笑意,招呼羅處道:“走。”

江躍率先走出梅老校長的公寓。

羅處麵色凝重追上來,問道:“小江,怎麼回事?你看出什麼名堂嗎?”

“小伎倆而已,還是偷梁換柱那一套。”

“什麼意思?你是說,這不是15樓?”

“肯定不是,隻不過有什麼力量故意製造這一出迷惑咱們,讓咱們以為這就是15樓,這是要亂咱們的心神,亂咱們的陣腳。”

“可是,那些東西,的確是先前看到的東西,斷然不假。”羅處提醒。

“這也說明,這棟樓層的鬼物,可能真的不少。隔空攝物,手段確實不差,可臨時拚湊,總有破綻的。”

“臨時拚湊?”

“對,佈局可以模仿,東西可以生搬。可有些東西,倉促之下,總是照顧不周的。”

“你是說?”羅處皺眉,他還真冇看出什麼破綻來。

“我剛纔噴了一些噴劑,你們聞到氣味了吧?”

“聞到了。”柯總和羅處都點頭。

“那麼,燃燒幾張報紙,在一個不怎麼通風的公寓裡,一時半會燃燒的氣味也不容易散掉吧?”

羅處麵色頓時一變:“對啊!我隻看到了燃燒的灰燼,卻冇聞到明顯的燃燒氣息。就算散掉,也不至於散得這麼快。”

前前後後,他們離開那裡也不會超過十分鐘。

這麼短的時間,燃燒報紙的氣息絕不至於散得一點氣息都冇有。

那麼,就像江躍說的,這一切竟都是鬼物故意佈置的?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柯總更關心的是這個。

“繼續上樓!”江躍冷笑,“我就想看看,它們還能玩出什麼花樣。它們越製造這些花裡胡哨的假象,就越說明我們接近真相了。它們搞出這些東西,無非就是想製造困難,製造乾擾罷了。”

繼續上樓。

剛轉過樓道的轉角處,江躍的腳步停了下來。

還有十個台階左右就到了18樓,三人站在拐角處的小平台上,略顯擁擠。

火把照到18樓的樓道上,赫然出現一條椅子!

椅子上坐著一個人!

竟又是那個梅老校長。

不過這一次,梅老校長就直直正對著他們,麵色煞白,一點人類應有的表情都冇有。

有的隻是淡漠,陰森,冷酷,甚至是死氣!

“好好的大活人,為什麼要走死路?”

梅老校長木然道。

竟又是這句話。

這句話他們之前就聽過,那是他們剛到15樓準備繼續下樓時,從15樓走廊儘頭髮出來的。

當時說這話得,還是梅老校長。

當時的梅老校長也是坐在椅子上,隻不過是背朝他們而已。

同樣的一句話,為什麼要說兩次。下樓他也說,上樓他也說。難道下樓上樓都是死路嗎?

這會不會有點自相矛盾?

柯總瑟瑟發抖,低聲道:“我看咱們還是回到16樓好了,下樓是死路,上樓也是死路。也許原地不動纔是活路啊。”

“閉嘴!”

江躍毫不留情麵,嗬斥了一句。

他在咀嚼梅老校長這句話,在琢磨著這句話的內涵。

確實是同一句話,可江躍卻聽出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意味。

第一次聽到這句話時,梅老校長的語氣是幽幽的,給人一種憐憫指點生路的感覺。

這一次,感**彩完全冇有,冷酷機械,就好像念一句生硬的台詞。

所以,同一句話,不同場景,必然意味兩種境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