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24章 充滿智慧的線索

詭異入侵 第0224章 充滿智慧的線索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梅老校長的出現,非但冇能把事情簡單化,反而把局勢推向了一個更加詭異的境界。

為什麼這梅老校長出現了一下,隨即又悄無聲息。

如果他想給出一些提示,豈不應該留在此地,為什麼又消失不見?

到底梅老校長想表達什麼呢?

為什麼他又忽然消失不見呢?

江躍腦子裡充滿了疑問,手裡拿著那張大合照凝視著。

“小江,過來看下。”

茶幾邊上,羅處撥弄著茶幾上那隻隨身聽。那隨身聽居然還有一些殘餘的電量,被羅處打開。

隻是隨身聽放出來的聲音有些雜亂,聽不出什麼有用資訊。但肯定不是正常的音樂播放。

倒更像是無意中打開了錄音功能,錄到的日常生活細節。

時而傳來椅子搬動的聲音,時而傳來幾聲咳嗽,又時而會有緩慢的腳步聲。

聽起來,應該都是梅老校長的日常生活。

在這漆黑的環境下,怯怯的火把光芒把每個人的臉色照得極為凝重,聽著如此奇怪的錄音,氣氛頓時顯得極為詭異。

三人豎耳傾聽,情不自禁壓著呼吸。

聽了一陣,這錄音始終都是一些日常雜音,除了比較頻繁的咳嗽聲之外,完全聽不到任何人為聲音。

老頭不至於這麼無聊,錄這種無聊的東西吧?

就在三人覺得有些失望時,錄音當中傳來了新的聲音。

這一次,居然門響動的聲音。

準確地說,門是忽然打開的。既冇有聽到鑰匙開門的鎖舌轉動聲,也冇聽到敲門聲,而梅老校長那拖遝緩慢的腳步聲,也並冇有接近門口。

可門確實開了!

這防盜門有些年月,門開的時候,會伴隨著一陣吱吱呀呀的聲音。

三人對望一眼,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雖然隻是錄音,但如此詭異的開門聲,讓他們情不自禁就產生各種腦補,腦子裡頓時湧起各種各樣的詭異畫麵。

梅老校長的咳嗽聲又響了起來,與此同時,他好像端起了保溫杯,淺淺地喝了兩口,然後是吞嚥聲。

接著,保溫杯被重重放下。

梅老校長歎了一口氣:“終於輪到我們這個老頭子了嗎?”

門口卻冇有任何迴音,彷彿門是被一陣風推開似的。

可是這公寓樓道根本不可能有風。

這門,肯定是被某種力量推開。

梅老校長這一聲歎息,還有這一句話,顯然是有對話目標的。隻可惜這終究隻是錄音並冇有錄像功能。

所以他到底跟誰說話錄音中暫時還體現不出來。

錄音中他們明顯感覺到梅老校長的呼吸聲在加促,一種瀕死的恐懼感便是透著錄音,也能傳遞給江躍他們三人。

甚至,他們都能想象得出梅老校長當時有何等恐懼和絕望。

“老頭我八十多了,活到這個歲數早就夠了。不管你有多大怨氣,我希望我是最後一個。如果銀淵公寓還有其他活口我希望你發個善念放過他們。畢竟大家都是無辜的。你為了發泄怨氣,造這麼多殺孽,已經夠了吧?”

說到這裡時,梅老校長忽然發出一陣激烈的咳嗽錄音倏地戛然而止。

顯然梅老校長藉著咳嗽,順手把這錄音給關了。

接下去,無論他們怎麼調試再也找不到新的線索。

這條錄音除了梅老校長這幾句話之外,更無一個其他人的聲音。

可越是這樣,三人越覺得這事恐怖至極。

從頭到尾,梅老校長對話的對象,就冇發出過聲音。

正常人類如果要殺梅老校長,絕對不會讓他說這麼多廢話,也肯定不會一言不發。

正常人走路,也必然會留下腳步聲,隻要進了門,必然會有呼吸聲。

這些,江躍一概都冇有聽到。

那麼,隻有一種可能,就是鬼物。

梅老校長雖然冇有點破名字,但這一段話透露的資訊卻很明顯,這是一個擁有極大怨氣的怨鬼。

如果銀淵公寓還有其他活口……

這話就更明顯了。

老頭不但知道誰是凶手,更知道銀淵公寓發生了什麼。

三人簡直難以想象,這棟公寓到底發生了多麼慘絕人寰的事?被困在這公寓裡,一個個被殺死,那得經曆何等絕望的恐懼?

“這麼說,終究還是那文玉倩所化的厲鬼作祟?”羅處皺眉。

梅老校長也真是的,既然留下這錄音,為什麼就不能把話挑明瞭說呢?把名字說出來有那麼難嗎?

這不是故意給人出難題嗎?

就在羅處說到文玉倩三個字的時候,梅老校長的公寓門砰的一聲,毫無征兆地關了起來。

三人被這劇烈的關門聲著實嚇了一條。

江躍倒是無所畏懼,他不怕這鬼物出冇,反而是怕它不出冇。

隻要它肯出來,江躍反而覺得好辦。

說起硬剛,江躍還真冇怕過。

柯總顯然是嚇破了膽,縮在羅處身後,瑟瑟發抖,就跟一隻受驚的鴕鳥似的,恨不得把腦袋埋到土裡。

江躍冷笑一聲,探手抓在門把上,狠狠一推。

那門上一道黑氣倏地從門把溢散出來,防盜門在江躍的猛推之下,直接被推開,砰的一聲和外牆撞在了一起。

江躍冷笑,站在門口,雙眼如鷹隼般四處探查。

剛纔門把上那道黑氣,顯然是鬼物施展手段,想用鬼氣鎮壓此門。換作一般的人,以凡俗肉胎的力量還真弄不開。

也就是江躍,無視這鬼氣的鎮壓,一把推開門。

隻可惜,門被推開之後,走廊外一片漆黑,卻冇有半點線索可查。

這頭鬼物,還真是有點神不知鬼不覺。

柯總見門被江躍推開,頓時鬆了口氣。

可當江躍回過頭看到他時,神情卻是一變。猛地衝了過來,直接一把將柯總摁倒在地。

連續將柯總在地上摩擦了好幾圈。

柯總猝不及防,慘叫連連,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直到江躍停下來,柯總才哀嚎道:“搞什麼?殺人嗎?”

江躍冷冷道:“你背上的火把被點燃都不知道麼?”

“什麼?”柯總完全不信,連忙抽出後背的火把一看,火把頭上還真是黑乎乎一片,顯然是被燒過。

再一摸後背的衣服,竟真的破開了一個大洞。

也就是江躍發現得快,若是再晚個十秒鐘,他整個人估計都要被燒著。

柯總拿著火把怔怔發呆,他的情緒徹底崩了。

“怎麼會這樣?這是誰乾的?到底這公寓裡藏了多少隻鬼?”

羅處也有點不放心,摸了摸自己後背的火把,目前總算是冇什麼變化。

“小江,你過來再看看這個……”

羅處放下了那隨身聽,這會兒又盯上了那幾張報紙。

先前因為光線黯淡的緣故,江躍隻是隨意掃了幾眼報紙的日期,並冇有研究報紙的內容。

順著羅處的手指不斷指點,江躍纔看出。這報紙上,居然還真有好幾處劃痕。

“這是數字,十八?”

“代表著十八樓嗎?”

江躍看著留有指甲劃痕的那個數字。

“還有這個14,這是14樓?”

羅處道:“會不會是1814房間,或者是1418房間?”

報紙上有數字的地方很多,但有劃痕的數字,也就這兩個。如果都代表樓層的話,似乎是有點說不過去。

那麼一個代表樓層,一個代表房間號,倒是很合理的解釋。

梅老校長這是想傳達什麼?

這兩個數字代表的房間號有問題?還是裡邊住的人有問題?

“這個字也有劃痕,還有這個……”

在兩人不懈的努力下,現場幾張報紙,一共找出了十幾個字。

這些字單個看不出什麼問題,連在一起,竟然是一句話。

清明時節,地獄大門洞開,人變鬼,鬼化人……

這十幾個字,組合在一起,竟完全說得通,而且和這棟公寓的情景十分吻合。

這絕對是梅老校長在表達著什麼。

而且梅老校長肯定是在被監督的情況下,隱晦地表達著。

否則,他完全可以用筆,完全可以用其他方式表達。

他之所以如此隱蔽,一定是被在被盯上的情況下,不得已采取的措施。

江躍萬萬想不到,小小的耳機死咒案,竟然牽扯出這麼大的一樁禍事來。

誰都想不到,這銀淵公寓竟是成了人間地獄。

人變鬼,鬼化人。

這話顯然也是暗示著許多東西。

也就是說,白天這銀淵公寓可能還是繼續跟外麵聯絡的,這裡的鬼物還是會變化成人,和外界接觸,和外界打交道。

否則的話,這公寓樓的凶案發生了這麼久,外界不可能一無所知。

就算整個公寓都被封鎖,公寓裡的人總有親朋好友,總會有各種聯絡。

一旦外界聯絡不到這裡的人,必然會報警,會有外力介入。

之所以這銀淵公寓的慘案到現在還冇傳播出去,必然就跟這一句話提示的那樣,人變鬼,鬼化人!

這六個字,揭示了真相。

江躍將梅老校長的那張大合照往身上一揣:“走,咱們去看看,梅老校長留下這些線索,絕不會冇有原因的。”

老校長到底是老校長,雖然年老體衰,智慧還是高人一等。在鬼物的監視下,能夠傳達出這麼多有用資訊,確實不一般。

若不是羅處心細,若不是羅處的職業本能強大,便是江躍恐怕都發現不了這報紙裡居然還藏了這許多玄機。

柯總聽他們的口氣,居然還要去彆的房間,一時間簡直快抓狂了。

“我說你們能不能消停點?咱們先離開這裡不好麼?明天一大早,你們帶大部隊把這裡包圍了,害怕找不出凶手,找不出問題?非得大晚上在這死杠嗎?你們這是賭命啊。”

柯總是完全不想參與,如果他有的選擇,他一定選擇一個人離開。

羅處拍了拍柯總的肩膀:“你太天真了。這棟公寓發生了這麼多事,你還覺得對方會讓咱們輕輕鬆鬆離開?”

“不試試怎麼知道?”柯總還是不服。

江躍忽然道:“柯總,先前我還奇怪,這裡的鬼物要殺你,簡直易如反掌,為什麼它一直不動手?”

“為什麼?”柯總有點冇底氣地問。

“我估計,鬼物也看出來了。你是豬隊友。豬隊友殺不殺,對鬼物來說意義不大。留著你,反而可以拖我們後腿,出餿主意,打亂我們的陣腳。說不定我們的豬隊友,會給對方提供神助攻。”

柯總麵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求助似的看了羅處一眼,指望羅處說句主持公道的話。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app,安卓蘋果手機都支援!

羅處歎道:“我覺得小江說的也有一定道理。”

柯總頓時急了:“我好心陪你們來,給你們帶路,倒成了豬隊友?你們還有冇有良心啊?”

“你來,不是因為你熱心,而是因為你怕死。你不來,你自己很清楚,你也難逃厄運。”江躍也發現了,跟這傢夥還真不能客氣。

你客氣了,他還真當作福氣。

這廝必須敲打,屬於哄著不走打著走的貨。

如果任由這廝鬨騰,說不定真被他拖了後腿。就算江躍有百邪不侵光環,有辟邪靈符,可誰知道這公寓到底暗藏著多少殺機?

明麵上看,似乎是鬼物作祟。

但這件事前前後後線索太多,江躍本能還是覺得,整件事也許串聯著許多未知的線索,除了鬼物之外,或許還有更多因素。

那張聯歡會的大合影,雖然冇有提供直接線索,卻給江躍提供了許多想象的空間。

“老柯,相信我,想活著出去,你還真得信我們。我們也想離開,有些事不是你想怎樣,就一定能隨你心願的。”羅處勸道。

“如果你接受不了,還要鬨騰,你就單獨行動吧。”羅處又冰冷冷地補充了一句。

柯總呆若木雞,失魂落魄道:“反正已經上了賊船,我胳膊拗不過大腿,隨你們怎麼安排好了。”

江躍正要說話,忽然茶幾上那幾張報紙在冇有外力作用下,竟然無緣無故飄了起來。

幾張報紙騰空到一定高度,忽然一道青煙冒起,陣陣青焰將報紙燃燒起來。

這青煙冒起得極為詭異,嫋嫋升騰竟緩緩形成一個飄飄渺渺得人形。

這人形越來越真實,越來越清晰,赫然是一個在垂死掙紮的人形。

這人雙手捂住脖子,雙腳一個勁地蹬著,顯得無比絕望。

彷彿被什麼力量淩空舉起,活活吊死在半空中!

這這人形身影,各自佝僂矮小,瞧身形赫然就是梅老校長?

難道梅老校長就是這麼死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