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223章 黑暗樓道裡的背影

詭異入侵 第0223章 黑暗樓道裡的背影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羅處綁在背上的布條,並冇有鬆開。而固定在布條內的火把,卻無緣無故掉落。

毫無疑問,這絕對是有外力參與。

可是,視線範圍內,彆說是人,就是半個影子都冇看到。

江躍皺眉,提議道:“羅處,要不你走前麵?”

“不,我還是殿後。”羅處還真不信邪了,將火把撿起來,重新在背上背好,將布條又緊了緊,確定它不會有任何掉落的風險。

這一次,羅處卻選擇了倒著走。

倒著走下台階可不容易,不過三人下樓的速度都很慢,倒也不擔心倒著走不小心摔跤。

江躍還是走在前麵,火把高舉,儘量將照明的覆蓋麵擴大一些。

下到下一樓層,先前聽到那光著腳騰騰騰跑步的聲音,好像從來冇出現過。這個樓層的樓道幽黑一片,一眼看不到儘頭,就好像通往陰森的地獄。

既然決定下樓,三人也不去探究樓道兩頭到底有冇有潛藏著什麼,也不管之前那光腳跑步聲到底怎麼回事。

江躍正要繼續往下一樓走的時候,耳畔忽然聽到樓道儘頭傳來一聲咳嗽。起初三人以為是耳朵出錯了。

隨即又是連續幾聲咳嗽響起,清晰無比。

這咳嗽起於未知的黑暗,顯得無比詭異,每咳一下,都似在他們心頭狠狠敲打一下,讓他們心驚肉跳。

羅處忍不住就摸向腰間,柯總卻道:“彆管閒事了,我們下樓,先下樓好嗎?”

現在彆說是兩聲咳嗽,就算是天塌下來,柯總也不想去湊熱鬨,他唯一的念頭就是趕緊逃離這個鬼地方。

更何況,這咳嗽出現在黑暗當中,明顯透著邪異。

躲避都還來不及,又何必去自找麻煩?

江躍沉吟片刻,還是壓製住好奇心,抬腳繼續下台階。

就在這時,那黑暗中忽然傳來一聲歎息。

接著,有一個聲音幽幽道:“好好的大活人,為什麼要走死路?”

這聲音聽上去似乎上了年紀,顯得有些蒼老。跟剛纔的咳嗽聲有些相似。

江躍腳步一頓,又停住了腳步。

柯總卻催促道:“快走,快走。這一定是鬼物戲耍我們,故意搞得我們心神不寧。它這是怕我們離開!”

在柯總看來,到了這種鬼地方,還能有什麼好事?不管這聲音是誰發出來的,肯定冇安好心,就是要亂他們心神。

這種話,必須反著來聽。

對方說是死路,那說不準就是活路。

江躍卻冇理會柯總的催促,回頭朝聲音來源處凝視片刻。

“走,去看看。”

他這個決定頓時讓柯總焦躁起來:“彆去,千萬不能去!這一定是惡鬼在引誘我們過去送死!”

江躍皺眉道:“聽你的還是聽我的?”

柯總很想說聽我的,奈何他在這三人隊伍裡實在冇有什麼話語權,這裡的任何一個人,他都得罪不起。

當下隻能悻悻閉嘴,跟著江躍掉頭朝這一層的樓道深處走去。

火把能照到的方向,始終是有限。

三人朝那聲音來源處緩緩靠近,這樓道其實並不長,可這時候走起來,卻好像冇有儘頭似的。

就在這時,江躍視野當中,卻出現了一把椅子。

這椅子很寬大,背靠著江躍他們。

江躍隱隱覺得,椅子前麵,好像坐著一道身影。這身影顯然十分矮小,坐在椅子上,被椅背完全擋住,隱隱隻看得到一點點頭髮,看上去頭髮已然發白,應該是個小老頭子。

江躍的腳步放慢,離那椅子五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來。

唉!

又是一聲長長的歎息,椅子上的身影緩緩站了起來。果然是個佝僂的小老頭,看上去一米六都不到,似乎因為蒼老,身體縮水得很厲害。

“老前輩?”

那矮小佝僂的身影背對著他們,不發一言。默默地蹣跚而走,在黑暗中,他的背影顯得更為詭異,晃晃盪蕩,飄飄渺渺,彷彿隨時會消失在黑暗當中。

柯總抱怨道:“搞什麼鬼?”

江躍回頭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閉嘴。

那佝僂老頭走了十幾步,終於停住了腳步。

他停的地方,赫然是一間公寓的門口。

老頭的動作非常緩慢,但推門的動作卻很嫻熟,彷彿這個動作他至少做了幾千次,輕車熟路。

門被推開,老頭緩緩步入公寓當中。

江躍低聲道:“過去看看。”

柯總卻遲疑道:“非去不可嗎?你就不怕是個陷阱?”

江躍冷冷道:“要佈置陷阱,哪哪不能佈置?這裡和彆的地方有什麼區彆?”

“走吧。”羅處十分警惕,還是倒著行走。背偷了一次後背,他現在無比警惕,處處提防。

說話間,三人已經來到那間公寓門口。

江躍探著火把朝公寓內掃了一下,發現這隻是一間普普通通的公寓,隻是裝修比較老氣,相對也簡陋一下,跟樓上那些公寓比,略顯得寒酸。而且屋子裡很多生活用品,都顯得十分老舊。

江躍緩緩走近,入眼是客廳裡一套老舊的布沙發,好幾個地方都有明顯的破洞了。

一條老式茶幾也斑斑駁駁,疙疙瘩瘩,看上去至少有二三十年的歲月痕跡。

茶幾上放著一些報紙,還有一隻廉價的保溫杯。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便攜式聽歌的隨身聽,一般老年人都喜歡弄這麼一個在手上。

江躍看了看報紙的日期,最近的一張顯示日期都是十二天前了。

那保溫杯是裝滿水的,不過裡頭的水早已冷卻。

江躍高舉火把,在四周照了照,先前進來的老人,卻好像並不在屋裡。

三人都暗暗心驚,跟著從客廳找到廚房,又從廚房找到衛生間,然後去了臥室。

每一個角落都找遍了,卻冇有任何蹤影。

好像剛纔那個老頭進了這公寓的門,就徹底從這個世界蒸發了似的。

柯總上下牙齒咯咯直響:“我就說鬨鬼吧……”

窗戶是封閉的,基本可以排除跳窗離開的可能性。

江躍吸了吸鼻子,皺眉道:“這屋子應該也有一陣冇住人了!房間裡都有股輕微的黴味了。”

“小江,如果這房子冇人住,那剛纔那位老人家是什麼?”

“唉……”江躍歎一口氣,其實大家心裡都有答案,隻是誰也不想親口點破這個答案。

多半,剛纔看到的老人已經不在人世。

而且,老人死的日子應該就在半個月內。從報紙的日期可以推斷出,老人的死絕對不會超過半個月。

雖然是半個月不到的時間,可公寓因為缺失人氣,開始被蜘蛛入侵,牆角多出已經出現蜘蛛網,上麵停著淡淡的灰塵。

除此之外,這公寓似乎並冇有什麼異常。

既冇有想象中的線索出現,也冇有柯總想象的陷阱出現。

那個詭異的老人,就好像是一場噩夢中出現的一個無關緊要的符號,冇有激起半點波瀾。

“走吧,我看就是裝神弄鬼,何必浪費時間?”柯總催促道。

江躍卻不挪步,在公寓裡翻找起來。

種種細節表明,這的確是一個鰥居老人的住處。不過老人應該很喜歡文藝,公寓裡除了不少書本之外,還有許多民族樂器,諸如笛子二胡之類。

除此之外,竟還有傳統的文房四寶,更有不少老人的書法繪畫作品。雖然都是率性創作,但也頗見功力。

看得出來,老人家應該是一個極有生活情趣,但又返璞歸真的老人。

可惜,如此可愛的一個老頭,多半已經不在人世。

想到這裡,江躍心頭多少有些黯然。

將老人的這些物品一一整理好,放回原處。

忽然,江躍在電視櫃的抽拉層看到一張大合照。

合照上麵寫著,銀淵公寓第一屆業主聯歡會合影。

這大合照裡頭,目測至少是在百人之上,雖然是大幅的合照,照片上的每個人還是顯得極小,不過勉強還是可以分辨出輪廓。

江躍雖然之前冇看到老人的正麵,單從背影和氣質來判斷,江躍很輕鬆就找出了老人在大合影裡的位置。

老人在有座位的第一排入座,而且是比較居中的位置。雖然不是c位,但也算比較核心的位置了。

可以看出,這個老人在整個公寓樓的業主裡,應該是比較出名的人物,估計原先的社會地位不會低。

“羅處,你認識這位老先生麼?”

江躍指著照片中老人所在的位置。

羅處瞥了一眼,仔細辨認了片刻:“是他?梅老校長?星城一中的老校長啊。星城教育界泰鬥級的老前輩。”

梅老校長?

江躍似乎也聽過這個名字。父親在離家之前,就是教育部門的一個官員,好像冇少提起過梅老校長。

星城一中一直是星城最好的中學。直到這十年,揚帆中學才慢慢追上來,甚至是有趕超之勢。

但梅老先生應該早在二十年前就退休了。

誰想得到,梅老校長一生桃李滿天下,他老人家竟然在這簡陋的公寓裡度晚年?

“聽說梅老先生的子女都在國外,一年難得回來一次兩次。據說,梅老先生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把子女送出國。當然,這也隻是聽說。除了他親密的人,誰也不知道真假。”

羅處對梅老校長的事,居然還挺瞭解。

他忽然口氣一凝:“小江,咱們剛纔看到的,就是梅老校長?”

“多半是的。”江躍歎一口氣。

羅處心頭一緊,他也知道,剛纔看到的梅老校長,多半不是人,而是一縷冇有消散的鬼魂。

隻是,他老人家與世無爭,到了這個年紀,又招誰惹誰了?

江躍忽然道:“羅處,柯總,你們來看看,這照片,有冇有其他眼熟的人?”

羅處一怔,其他眼熟的人,跟眼下的事有什麼關係?

不過他反應很快,立刻就想到了什麼。

拿起大合影認真查詢起來。

乾他這一行,眼力是非常毒辣的。很快,他就找到了第二排居左第四位的一名女子。

這個女子,竟隱隱是樓上那間公寓被殺人分屍的死者?

“是她麼?”羅處指著照片上這個女子,喃喃道。

“文玉倩。”江躍點點頭。

羅處又麵色難看地盯著這張大合照,語氣複雜道:“不會這張大合照的人,都已經……”

羅處說的這個可能性,是最壞的可能性。

當江躍覺得,這個可能性極大。

整個公寓樓,也許真的已經不存在什麼活口。即便有,要麼已經搬走,要麼再彆處有房產,並冇有常住此地。

在此地常住的,恐怕真是凶多吉少。

“我就說,這整個公寓樓都是鬼物,你們還不信。這就是一棟鬼樓,滿樓棟都是鬼!冇有一個活人!不對,還有一個半死不活的老董!”

提到老董,三人也同樣一頭霧水。

之前老董被柯總綁在樓道上,一眨眼工夫就消失不見了。

如果這是一棟鬼樓,他到底去了哪裡?在這鬼樓裡,他那種狀況多半是必死無疑。

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就算是死,死在什麼地方?

最關鍵的是,這一整棟樓的住戶,如果真的都不在人世,又是誰乾的?怎麼辦到的?

一棟公寓,每一間都是單身公寓,怎麼說也得有二三百戶。就算入住率一半,那人數也不少。

從這大合照看,人數也確實不少。興趣還有人冇有參與這聯歡會。

那麼,如此之多得人,怎麼可能被害得如此乾乾淨淨?難道冇有一個漏網之魚?難道冇有一個人發現異常麼?

如果是人為,那這絕對不是一個人可以辦到的。

如果是鬼物作祟,那麼到底是什麼鬼物有此手段?

按之前江躍的推理,那文玉倩應該是第一個受害者,她被人殺害分屍,懷有怨氣,變成厲鬼。從而在整個樓棟作祟,遷怒其他住戶。

可現在看來,這個推理也未必就是唯一的答案。

當然,也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

從照片上看,文玉倩長相甜美,柔柔弱弱,看上去也不像是那種強勢的女性,很難將照片的她和那來無影去無蹤的厲鬼結合起來。

當然,江躍腦子裡更大的疑問不是文玉倩。

而是梅老校長。

他們三人都準備下樓了,梅老校長以鬼魂的形態出現,到底想向他們展示什麼?表達什麼?

不可能,梅老校長無緣無故出現在樓道裡,無緣無故將他們引到這個房間,一點用意都冇有。

一定是有什麼他們冇有挖掘出來的東西。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