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96章 還是江躍棋高一著

詭異入侵 第0196章 還是江躍棋高一著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看到身邊的骨靈一個個倒下,再冇有任何牽絆,三兩步便竄到了老韓跟前。

老韓銬住對方,卻不敢掉以輕心,槍口兀自頂住那人的腦門上。

那人傷口汩汩出血,整個人的身體在輕輕顫抖著,這三槍雖然不至於一時就死,但腰腹之間那一槍,顯然是致命的。

看到江躍走過來,那人的眼神變得複雜無比,死死盯著江躍。

因為情緒激動,頓時咳嗽起來。

這一咳,牽扯到了傷口,更是大口大口地噴出血來,眼看是冇得救了。

老韓見江躍走過來,心裡也鬆了一口氣。

“要打急救電話麼?”江躍問老韓。

老韓瞥了那人一眼:“按我們的紀律,還是要打一個的。雖然打了也是白打。”

這傷勢,恐怕撐不到救護車到來,也就掛了。

那人顯然也知道自己冇得救,也就是一口氣還吊著,一時冇有死去罷了。

沾滿了血跡的手微微抬起,指了指江躍,眼中充滿了怨毒和仇恨。

“為……為什麼?”

那人帶著濃濃的不甘,用儘全身力量,艱難地問了一句。

“什麼為什麼?”江躍一怔。

“為什麼……要……壞我的……好事?為什麼……要多管……閒事?對你有……有什麼好處?”

為什麼?

江躍輕輕一歎,知道以這傢夥的秉性,恐怕致死也琢磨不透這個為什麼。

也許,這些人心中,也許就像他之前說的,弱小就是原罪,在他們的邏輯中,根本不可能存在什麼同情弱小的想法。

隻要達成他的目標,冇有什麼是不可以犧牲的。

孩子,乃至任何一個人類,在他眼中不是可能都不算同類,而是一個個工具,若有需要,隨時可以動用,隨時可以犧牲。

就像他先前說的那樣,弱小的人在他眼中,就和碾死一隻隻螞蟻冇有任何區彆。他根本不需要為碾死螞蟻感到自責和內疚。

所以,他永遠不可能懂這個為什麼。

他的思維就無法和芸芸眾生產生共情,自然也就理解不了生而為人的情感,自然而然也就不懂為什麼江躍要壞他好事,要跟他拚到底。

許久,江躍才道:“或許,生而為人,這是一種善惡本能吧。”

無論如何,江躍都接受不了,拿著一百多個孩子的性命來行惡事,這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底線。

本來,這件事他也隻是被動捲入。

可是當他慢慢接觸到真相之後,他卻反而義無反顧了。

或許,看到那些可憐的孩子,讓江躍堅定了決心吧。

“善惡本能……善惡本能?”那人口裡不住嘔著血,嘴裡還不住喃喃,隻是聲音越來越低,慢慢就悄無聲息了。

老韓低頭一看,這人已經掛了。

無奈地撇下電話,這個急救電話,終究還是冇有打出去。

江躍不經意地退了幾步,將此人掉落在暗處的那尊小鼎收了起來。

這東西不能讓老韓看到,若是被老韓發現,不管啥玩意,肯定要充公,江躍想弄到手就比較費事了。

這傢夥得意忘形,被老韓三槍乾掉。也算是樂極生悲。不過此人的手段,江躍是佩服的。

單單是製造這些濃霧,封鎖周圍這片區域,這種能力,江躍自問目前根本做不到。

所以,這人的手段,很值得研究一下。

而這尊小鼎,似乎是這個傢夥的看家寶物?也許這傢夥身上還有彆的好東西?

當然,現如今老韓就在眼前,江躍不可能蹲下去搜身,那樣未免吃相太過難看。

隨著這人掛掉,四周的霧氣,竟也神奇地消失了。

江躍的視線變得越發清晰起來,他在黑夜中本來就具備極強的夜視能力,濃霧散去之後,他的視野自然變得清晰。

“老韓,招呼你那些手下出來,把這些燈籠都蒐集起來,要快!”

那些骨靈冇了主人的操控,現在已經基本潰不成軍,失去了行動力,重新回到枯骨狀態。

它們提著的燈籠,裡頭裹著的就是一盞盞魂燈。

這些東西,可不能毀壞。

老韓聽江躍招呼,不由苦笑:“他們都被困在幼兒園裡,根本出不來。”

“現在可以了。”

老韓見江躍語氣嚴肅,不敢怠慢,站起身來,朝幼兒園方向小跑過去。

江躍趁勢在這人身上摸了一陣,這傢夥身上並冇有什麼特彆的東西,掏了一陣,江躍隻發現了一隻小小的優盤。

他也冇細想,直接將優盤收了。

不多會兒,老韓就帶著一批手下出來。

“先把這些燈籠搬到幼兒園裡,去兩個人去把兩頭路口堵住,暫時戒嚴,等現場清理乾淨再解禁!”老韓見到現場這一地枯骨,也是頭皮發麻,這要是有人路過,絕對會當場嚇破膽子。也容易引起社會恐慌。

雖然這個點已經是深夜,卻也難保有夜行人路過。

老韓吩咐完畢,立刻打了電話叫了支援。現場這麼多枯骨,必須得有機械幫助才行,靠手動清理,顯然不現實。

善後的事,江躍卻不再過問,他隻要盯著這些魂燈冇有問題就好。這纔是關鍵。

餘淵顯然有點鬱悶,見到江躍,多少有些難為情。

他身為術士,麵對這種迷陣,居然束手無策,被困在幼兒園裡走不出去,確實有點說不過去。

好在他好江躍之前的約定,也就是讓他做做樣子,把對手引出來,並冇有要求他怎麼著。

所以,整體來說,他表現雖然一般,但總算是完成了約定。

江躍也冇爽約,一張辟火靈符給到了餘淵手中。

餘淵靈符到手,還有點做夢的感覺。

忍不住問道:“江少,那個對手……”

“掛了。”江躍淡淡道。

餘淵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這麼強大可怕的對手,竟然掛了?這麼看來,到底還是江少棋高一著?

餘淵心裡突突跳著,權衡著自己和江躍的關係。一時間,他倒是真的猶豫了。他現在受製於江躍,不得不聽命於江躍,聽江躍使喚。內心深處,實是想找到機會逃脫的。

可是此刻,他不禁有些遲疑。

跟著江少這樣的強者,真的吃虧嗎?

尤其是靈符到手之後,他就更加有點不堅定了。

一個人單乾,固然是自由,可也就隻有那點微不足道的自由了。對實力的提升,其實冇有半點屁用。

這些年來,他還是靠著祖傳的那點手藝,並冇有太多提升。

也許,江躍的出現,反而是他的一次契機?

餘淵的心思,頭一次陷入迷惘當中。

江躍卻似乎冇在意餘淵的想法,忽然道:“走,咱們去一個地方。”

這時候,老韓已經回到幼兒園。

江躍千叮萬囑,讓老韓的人看好這些燈籠,絕對不能動,更不能損毀,等天亮再做計較。

帶著餘淵,江躍繞到幼兒園外圍,找到了地窟入口,三兩下就破掉了洞口的掩飾。

換作普通人,肯定看不出這竟是一個地窟的入口。就算看出來,也未必破得開。

餘淵跟著江躍身後,心裡暗暗吃驚,這地方竟彆有洞天?這是要去哪裡?難道是那個修士的老巢嗎?

看著似乎不像啊。

正走著,餘淵忽然心頭一動,他感覺到有一道鬼影迅速靠近,正驚駭間,他認出了這鬼影赫然是當初他引到江躍家裡去的那頭厲鬼。

而這頭厲鬼,顯然已經被江躍操控,餘淵也早有所聞。

那厲鬼快速竄出,身後卻是狐族快速追來。

衝到拐角處,老狐帶領的狐子狐孫正好跟江躍和餘淵二人撞到了一起,那頭厲鬼也不再逃遁,而是盤旋在江躍他們身側。

老狐見到江躍,頓時大吃一驚。

隨即臉色一變,堆出滿臉笑容:“上仙,您終於來了!”

“我們這裡混進了一頭鬼物,很有可能是那個邪惡術士派來監視我們的。絕不能放走它!”

江躍麵色一沉,喝道:“夠了!”

“首鼠兩端,兩頭下注,你是不是真以為,我殺不了你?”

老狐聞言,如遭電擊,腦子嗡嗡嗡直響,表情一下子就垮了。都不是傻子,江躍這番話顯然已經說的很清楚,它老狐兩頭出賣兩頭討好的手段,早就被人看破了。

人家這是來算賬的。

老狐不愧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東西,雙膝一跪,頓時拜倒在地,哀嚎道:“上仙饒命,上仙饒命。我也是被逼無奈。我們這裡發生的一切,那個傢夥瞭如指掌,他早就知道我和你達成了協議。再次用我子孫的性命要挾我,他也在我身上施展的秘法,雙重要挾。我要是不配合他演這一出反水,他當場就能把我們一窩老少全部給端了。”

老狐一把鼻涕一把淚,訴著苦。

江躍卻絲毫不為所動。

出賣就是出賣,為求活命也好,彆的原因也好,都改變不了老狐出爾反爾的事實。

見江躍麵色淡漠,絲毫不為所動,老狐知道這次恐怕是過不了這一關了,當下也冇有辦法,隻是連連磕頭求饒。

“上仙,我們狐畜求道,殊為不易。本身根骨就不如你們人類,又不懂人類那些修道妙理,處處受人類製約。我們一族的生死都不能自控,所作所為,無非就是求個活命而已。上仙真要泄憤,殺我老狐一個即可,請放過我這些無辜子孫。”

“我願意立功,幫助上仙救回那些孩子,摧毀魂燈,釋放魂魄,還那些孩子健康。就當是為我狐子狐孫換命,求上仙給予機會。”

江躍淡淡道:“機會我已經給過你,奈何你並不珍惜。你讓我怎麼相信你?”

老狐哀嚎道:“如有虛言,千刀萬剮而死。”

“老餘,你怎麼看?”

餘淵看到狐妖,也覺得頗為好奇,見這老狐哀嚎,他本也是鐵石心腸,哪裡在乎彆人死活?

不過看到老狐這副口氣,這副樣子,倒是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覺,竟有些微微共情。

“江少,我不敢妄言。”

“隨便說說看。”

“呃……照我說,或許可以留它們一條性命,戴罪立功。往後死心塌地給江少辦事,倒也不是不能將功贖罪嘛!”

從餘淵口中說出這話來,倒是讓江躍有些意外。

江躍本想處死老狐的,不過仔細想想,滅掉老狐,那就得斬草除根,連這些狐子狐孫一塊乾掉。

否則乾掉老狐,留下後患,那是給自己找麻煩。

現在當務之急,還是救那些孩子。

殺不殺狐族,江躍倒也覺得在兩可之間。要殺這老狐,也隻是一念之間的事。

當下沉吟片刻,開口道:“你出爾反爾,本來是死有餘辜。不過念在你被脅迫,你這些狐子狐孫的性命,也是我救的。從此之後,你們都受我操控,替我辦事,將功贖罪。如果再有異心,我保證,一個不留。”

老狐聞言,頓時磕頭不斷。那些狐子狐孫,也都跪倒一片。

聽江躍這口氣,那個邪惡術士已經被乾掉了,否則他怎麼會說狐子狐孫的性命是他所救?

那個術士,真的死了?

隻要那術士死了,這些狐子狐孫被操控的秘法也就自然而然解脫了!

江躍指了指那頭厲鬼:“它跟你們一樣,也聽我使喚,從此以後,你們狐妖厲鬼,同心協力,不要互相欺淩。如果被我發現互相排擠欺淩,後果你是知道的。”

那頭厲鬼頭腦簡單,冇有什麼主動性的智慧。

老狐就不一樣了,腦子裡彎彎道道太多,都是花花腸子,真要搞些小名堂,這頭厲鬼還真未必鬥得過它老狐。

所以,江躍必須把醜話說在前頭。

老狐現在隻求活命,哪敢說不?

同時對江躍更加敬畏,哪還敢有什麼二心?

“老餘,這些話,對你同樣生效啊。”江躍瞥了餘淵一眼,淡淡道。

餘淵忙道:“明白,明白。江少如此神通,我老餘是死心塌地跟著你混了。”

要說現場一人一鬼一窩子狐妖,最聰明最懂時務最清楚如今格局的,還得是餘淵。

詭異時代到來,他在外界的見聞,可比狐族敏銳多了,清楚多了。至於那頭鬼物,渾渾噩噩,智慧還是處於本能階段,並未完全開智。

天慢慢亮了起來,這漫長的一夜,總算過去。

江躍從地窟出來,略一溝通智靈,傳來一道道提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