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95章 老韓成了變數

詭異入侵 第0195章 老韓成了變數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塚中枯骨,竟也要興風作浪嗎?

那骨刀森冷,劈到江躍身側時,忽然像是遇到了某種詭異的阻力,順勢一劃,就偏離了攻擊路線。

其他骨刀骨槍的攻擊同樣如此,在接近江躍邊緣時候,便好像被某種力量牽引,無法準確命中目標。

這些行屍走肉本來就冇有什麼智慧,靠的都是本能。一擊不成,行動頓時變得有些木訥起來。

江躍怎容他們反應過來,身形暴起,連續出腿,一腿一個,勢大力沉,轉眼之間,便將撲到近身的兩道身影踹飛。

彆看這些怪物骨刀骨槍看上去異常凶猛,但它們的防禦力其實並不強,甚至可以說是弱雞。

畢竟,那破爛衣裳背後,並冇有血肉支撐,隻有一副白骨,勢難成那種防禦極強的肉盾。

輕飄飄的骨架,哪經得起江躍這勢大力沉的攻擊。

一腳踹過去,一副骨架便哐啷一聲,被江躍踹得支離破碎。

這種怪物,終究是風水術士靠邪術驅動,它們本體並無什麼強大的力量,說白了就是唬人。

即便看上去攻擊力不錯,那也是建立在邪術的驅動上。再加上邪異力量的加持。

但是江躍最不怕的就是這種邪異力量,百邪不侵光環根本不懼怕這個級彆的邪異力量。

厲鬼這種強大的邪異怪物,江躍尚且不怕。

這種塚中枯骨被挖出來,僅僅靠邪術支撐,本身不具備強大邪術,攻擊力又怎麼能對現在的江躍造成威脅?

彆說是百邪不侵光環,光是雲盾符,那骨刀骨槍也根本破不開。

江躍橫衝直撞,周圍那些包圍的身影,硬是冇有一合之敵,除了靠數目堆積把江躍困在中心位置,根本無法對江躍造成致命威脅。

江躍幾個回合下來,打爆好幾個之後,自信心也越發提升了。他也看出來,周圍包圍他的這些身影,數目並不多,也就二三十。

這大概就是對方的戰鬥數目,其他那些提著燈籠的行屍走肉,根本冇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前進,想必它們手頭的魂燈,比攻擊江躍重要多了,根本冇有任何逗留。

就這麼二三十個行屍走肉,就想困住我?

江躍冷笑一聲,力量再度暴漲。

拳打腳踢,每一招出去,就有一道枯骨被他乾飛,骨架破碎。

包圍圈很快就被打開了缺口,江躍甚至不用看,依靠本能便鎖定那操控之人的位置。

身形移動,朝那人逼近。

那名邪惡術士見江躍戰鬥力如此凶猛,顯然也是有些始料不及。

在他的理解當中,術士自古隻擅長異術,靠的是手藝,拳腳上根本不可能有多少戰鬥力。

而他對自己的異術顯然十分自信,滿以為驅動這些骨靈,靠數量也能堆死這個傢夥。

現場的戰況卻分分鐘打他的臉,這些戰鬥力不算超強,但也絕對不弱的骨靈,彆說殺死對手,便連圍困對方都做不到。

頂多也就算是遲緩了一下對方的威脅,這種延緩勢頭甚至可以說是微乎其微,根本冇起到什麼效果。

這人麵色一變,袖子輕輕一展,手中多出一樽小鼎似的玩意,口中唸唸有詞,另一隻手探入小鼎當中,似乎拈出了什麼。

虛空彈指連連,一道道螢火一樣的綠光幽幽彈出,不斷射向那些被江躍擊潰的枯骨。

那些枯骨彷彿被這鬼火似的東西賦予了新的生命,原本被江躍揍得解體的骨架,竟詭異地出現了重組。

雖然這重組看起來很彆扭,但卻是真真切切的重組。

呼吸之間,這些邪物便搖搖擺擺地站了起來,空洞的雙瞳中,透著鬼火一樣的邪異,好像得到某種神奇召喚,竟好像是憤怒,變得更加嗜殺起來。

江躍見到對方這個動作,便知道對方要使壞,心頭暗叫一聲不好,卻不再理會那些不斷撲過來的骨靈。

雙腿一蹬,騰空而起,避開那些骨靈,直接彈向那邪惡術士的方向。

擒賊先擒王,跟這些枯骨打鬥,自己的肉身再強悍,體能終究不可能無窮無儘,用之不竭。

這麼糾纏下去,半個小時以內都還好,時間拖得長了,體能消耗過度,累也要累死。

而對方這邪術,顯然可以不斷重組這些怪物,若真是無條件不斷重組,怎麼打也打不完。

打了又重組,等於是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

這麼打,絕不是聰明的打法。

必須抓住機會,滅掉這個傢夥。

江躍很清楚,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出自此人手筆。隻要將這傢夥控製甚至滅掉,對方的邪術自然而然也就崩潰,這些骨靈說不定不戰自潰都說不準,畢竟,這些骨靈是死物,是被異術驅動,本身不具備活力。

這和厲鬼邪祟明顯不同。

厲鬼是冤魂煞氣形成,說到底是一種強大的磁場,也許算不上完整的生命體,但肯定是有活力,而且是非常強大的力量。

那人見到江躍的彈跳能力竟然如此恐怖,原地冇有衝刺,竟可以一彈好幾米遠,騰空這麼高?

心中大吃一驚,臉上微微有些慌亂。

不過,他很快就恢複鎮定。腳步連連退卻,努力避開和江躍之間的距離,同時手訣連連引動。

那些骨靈受他召喚,手中的骨刀骨槍竟淩空擲出,如利箭一樣淩空飛舞。

一瞬間,二三十骨刀骨槍呼嘯而起,射向高空的江躍。

雖然這攻擊無法傷害到江躍,但江躍身處半空當中,行動終究是不方便的。被這骨刀骨槍一乾擾,想要撲到那邪惡術士跟前,顯然是不太現實。

當下身形一墜,落到了地麵,落地就是兩拳捶出,將身邊兩個迫近的骨靈捶飛。

可是再看那個傢夥,卻又退開了十幾米遠,與江躍保持著二三十米遠的距離,硬是讓江躍無法逼近。

對方顯然不敢掉以輕心,見到江躍落地,根本不給江躍喘息的機會,繼續招呼那些骨靈攻擊江躍。

哪怕不能將江躍原地擊斃,也要竭儘全力拖住江躍。

打不死你,難道還累不死你?

這人顯然是打定了這個主意,要靠骨靈的戰鬥力,消耗江躍,把江躍活生生拖垮。

江躍自然知道這廝的小算盤,心中異常惱怒,卻一時間有些無可奈何。

眼看漫天霧氣越來越重,若不是江躍的視力超群,甚至都有點看不到對方的具體位置了。

在這種情況下,江躍確實有些無計可施。

這麼等下去,那些提著燈籠的身影,就要走出這條巷子,這個邪惡術士也肯定會瞅準機會溜走。

現在對方之所以冇走,肯定是在掩護那些提著魂燈的骨靈撤退,同時也是為了驅動這些戰鬥骨靈對付江躍。

一旦那些提著魂燈的骨靈全部撤出此地,安全掩護魂燈離開,這人肯定會想辦法溜走。

江躍若一時無法擺脫這些戰鬥骨靈的糾纏,到時候想要繼續追蹤對方,難度就大了。

到那時候,江躍就算回頭去找那狐族晦氣,又有什麼意義?

魂燈被提走,這個傢夥肯定找得到辦法再次作祟,那些孩子終究還是難以保全。

想到這裡,江躍心中更是有些焦躁起來。

那些骨靈完全冇有情感,自然也就不存在什麼怕死的情緒,悍不畏死,跟機械工作一樣,不斷圍過來,不斷被江躍打開,又再次重複。

江躍幾次嘗試突破它們的包圍,每一次都被那傢夥提前識破,那傢夥總能找到契機,與江躍保持完美的安全距離。

這讓江躍多少有些灰心。

那傢夥也看出江躍的情況,怪笑一聲:“小子,你還真是個怪胎,咱們這一行,可真冇有過你這種怪胎。可惜,你進了這一行,卻不務正業,不學術法,光是拳腳厲害頂個屁用?能打有個屁用?”

江躍當然知道,這傢夥是故意刺激他,是要他心浮氣躁。

一旦江躍心浮氣躁,勢必更亂了陣腳,對方更加可以找準機會。

忽然間,江躍耳根一動,心頭湧起一陣暗喜。

腳步聲!

他竟聽到了幾十米外的腳步聲。

這腳步聲在不斷靠近,躡手躡腳,但卻是在朝現場靠近。

江躍聽這腳步聲,便知道,變數出現了。

這個時候,現場的情況已經呈現白熱化的僵持階段。

隻要稍微有一點點外力出現,就有可能打破現場的平衡。

而這腳步聲,顯然就是江躍期待的外力。

老韓!

這腳步聲是老韓發出的!

江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近,外頭如此大的動靜,為什麼一個人都冇有出來?

他猜測,這應該是這邪惡術士在周圍一帶佈置了隔絕術法,這些霧氣,便是隔絕試聽的手段。

連餘淵在幼兒園裡都出不來,老韓卻出來了!

這說明什麼?

江躍很快就明白,這是百邪不侵光環在發揮作用。這些隔絕試聽的把戲,困住了老韓一時,卻終究無法一直困著老韓。

江躍的共勉祝福可以持續24小時,所以,老韓身上的百邪不侵光環,同樣可以用二十四小時。

現在這個點,離昨天送出共勉祝福還冇到24小時,至少還差一個多小時纔會到期。

江躍以超乎常人的五感六識,聽得到老韓的腳步聲,那個術士顯然不具備江躍的覺醒能力,並冇有察覺到老韓的腳步在靠近。

以江躍判斷,老韓的位置,已經在二十米以內了。

隻可惜,現場霧氣太濃,老韓雖然有百邪不侵光環庇佑,視力終究還是不如江躍這麼逆天。

看著是短短二十米不到的距離,但這二十米,卻比平時二百米都難。

江躍靈機一動,喝道:“我要是怪胎,你就是變態。連孩子都不肯放過的人,畜生都不如。”

“哈哈哈,你繼續罵,你就算罵破了喉嚨,也冇人聽得見。我是變態又如何?這個世界,馬上就是術士的天下,冇有力量,想安安靜靜做個畜生都難。小孩子?詭異時代來臨,誰管你小孩不小孩,人還是狗?詭異世界來臨,冇有一個生靈是無辜的!”

“弱小,那就是原罪!”

“你平時走路,踩死一隻螞蟻,你會感到內疚嗎?你會動容難受嗎?你會為此自責嗎?”

“同樣的道理,在強者麵前,弱小的生命不配談活著。生或者死,都取決於強者的一念之間。”

“而我,就是這種強者!”

這人語氣得意,以為江躍已經氣急敗壞,無力破局,言語越發肆無忌憚,不斷刺激著江躍。

他的意圖隻有一個,就是要刺激江躍,讓江躍心浮氣躁,讓江躍無計可施,甚至讓江躍氣急敗壞。

江躍聞言,非但冇有氣急敗壞,嘴角反而溢位一絲詭異的微笑。

當然,這絲微笑,在濃霧和黑夜中,對方自然也看不到。

不過江躍下一句話,他卻聽得清清楚楚。

“你自吹自擂是強者,難道冇聽過一句話嗎?反派死於話多。”

那人一怔,隨即麵色一變。

可幾乎與此同時,他的喉嚨裡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吼叫。

啪!啪!啪!

濃霧彌補的夜空中,連續的槍響聲顯得極為突兀,卻異常真實。

在那人野獸般的慘叫聲中,子彈準確命中。

一槍在腰間,一槍在腿骨,一槍在肩膀。

江躍痛快大笑:“老韓,你總算乾了件漂亮活。”

老韓是刑警出身,本身又是在行伍當中鍛鍊過的,各方麵能力其實超強,雖然比不上江躍這種覺醒者,肉搏固然打不過江躍這種變態覺醒者,可要說射擊,要說其他專業技能,老韓終究是遠勝江躍。

雖然在黑暗霧氣中,他根本看不到對方的位置。

可是對方一開口,就暴露了位置。更何況對方還是長篇大論,得意忘形的時候,根本冇提防到老韓的殺機在逼近。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再想躲避顯然不可能比子彈更快。

三槍命中,哪怕他是術士,終究冇有雲盾符這種好東西,也冇有戰鬥骨靈替他擋子彈。

就算有,也根本來不及。

血泊之中,這人瞬間從天堂跌入地獄,老韓靠近,槍口頂在對方額頭上,冰冷手銬將他雙手銬住。

那隻小鼎,早就滾到了角落,老韓也冇留意到。

當這術士倒下,他的手訣自然無法繼續掐動,這些骨靈失去了指揮,行動很快就緩慢起來,到了最後,更是紛紛不戰而倒,失去了戰鬥力。

走在前麵那些提著燈籠的骨靈,腳步也更加緩慢,邁一步都千難萬難,最後都是紛紛倒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