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94章 誰算計誰?

詭異入侵 第0194章 誰算計誰?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如果江躍現在手頭有槍支,抬手一槍,眼前的難題,分分鐘可以迎刃而解。可惜,江躍手頭冇有配槍。

不過,有了這個驚人的發現之後,江躍明顯找到了突破口,勝機已經在這一絲細微發現中出現。

現在,江躍要做的就是,把握住這個契機。

江躍知道,對方絕對是個手段高明的術士,從他操控這些行屍走肉就可以看出,這人的邪術手段絕對不差。

還有他操控狐族的狐子狐孫,這絕非一般術士可以辦到。

加上他佈置這個陣法,製作魂燈,打造陣基,到後來被髮現,暴露目標之後便施展這等大手筆轉移,任何一個細節都透著此人的精明細膩,大膽又富有魄力。這樣的人,如果不是現實逼迫,江躍都不想與之為敵。

江躍就像一根蓄勢待發的箭。

他目測著那人和自己之間的直線距離,當這個距離在無限縮小時,江躍的勢也越蓄越滿。

同時,江躍也在計算以自己的爆發力,要在什麼距離範圍內,能最大化確保一擊而中。

距離在不斷接近,不斷接近。

時機到了!

蓄勢而動的江躍,身體如開弓之箭,倏地從暗處彈出,一拳搗向混在隊伍當中那人的胸口。

江躍的速度之快,至少是普通人的好幾倍,而這一拳的力量,就算是一堵牆,恐怕也要被他打一個洞。

這是誌在必得的一拳。

除非對方的肉身也煉到了鋼筋鐵骨,否則這一拳下去,江躍不信對方不受重傷。

就在這一拳要砸中對方時,那人身畔的一道身影,忽然向前橫著一步,正好擋在了那人跟前。

這道身影就在那人的身邊,江躍的拳頭雖快,卻苦於距離還是不夠近。

那道身影以近對遠,終究是搶在了江躍前頭。

隻聽到哢的一聲,那道身影被江躍這一拳直接轟得飛了起來,破爛的衣裳裹著的殘軀,落在地上,竟發出一陣清脆的破碎聲。

江躍定睛一看,被他擊倒在地的,竟然是一副森森白骨。

這一幕江躍簡直似曾相識。

當初公寓女鬼,將人陽氣吸儘,讓人成了一具魂魄猶在,血肉乾枯的行屍走肉。跟眼前這一幕異曲同工。

不過眼前的這副白骨,終究和老於他們有所不同。

當江躍一拳轟開對方衣衫襤褸下的肉身,對方身上明顯有一道力量像是氣球一樣被江躍紮破。

支撐著這副白骨的某種神奇力量瞬間被摧毀,將這副鬼樣子打回了原形。

而且,這白骨的色澤跟老於他們那種新鮮白骨有點不同,這白骨帶著濃烈屍臭腐臭。

而且臭味當中還夾雜著一些土腥味,給人感覺就好像剛出土不久的東西。

這一幕如此詭異,但江躍卻來不及細較這些。因為他這一拳要命中的目標,根本不是這副白骨。

他準備的一擊必殺,竟被這白骨擋了一下,以至於冇有命中。

難道就要功虧一簣?

江躍拳勢未老,橫著一拳又掃向那人的麵門。這一拳雖然不像之前那一拳那樣充滿力量。

可真要砸中的話,也絕對夠對方喝一壺的。

隻可惜,這一拳過去,那人身邊又一道身影就好像得到了程式命令似的,主動搶著擋這第二拳。

砰!

幾乎是如出一轍的場景,毫無懸念被江躍打飛,衣衫襤褸背後還是一副帶著濃濃土腥味的枯骨。

這股氣味讓人作嘔。

江躍幾乎可以確定,這絕對是入土年月不算太久,被人從地下長眠之處硬生生弄出來的。

這……

大概就是這個邪術最大的手段?

不但可以驅使狐族,竟還可以讓死人活動,好像重新獲得了行動能力,死灰複燃。

雖然,在它們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人類的情感,眼神空洞無神,完全冇有正常人類的情緒波動。

但是,它們確實像活人一樣行動,哪怕行動緩慢。

這種偷襲,第一拳是最佳的時機。

第二拳還有一定勝算。

連續兩拳落空,江躍就知道,要想再攻擊到對方,幾乎是不太可能了。

果然,等他回頭看時,那道身影已經飄到了十幾米外,落在了隊伍的核心區域,被無數道身影簇擁著,就好像處於中軍的主帥,運籌帷幄,周圍無數主帥親兵拱衛。

這人身邊的身影,顯然是專職保護他的。手中既冇有提燈籠,也冇有彆的什麼活。

彷彿天生的使命就是給這人擋刀擋槍,當他的擋箭牌。

江躍冷眼一瞥,黑暗中看到了對方嘴角那一絲得意的微笑,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彷彿早就料到了江躍會忍不住跳出來,早就料到眼下的局麵會發生。隻不過此刻是將早就彩排過的局麵,正式演繹出來罷了。

兩人的眼神在虛空中碰撞。

江躍從那人的眼神中看到了得意,看到了詭異,看到了奸詐,同時也看到了陰森狠辣。

因為江躍要從暗處進入明處,所以已經取消了複製技能,迴歸到自己的本來麵目。

那人嘖嘖打量著江躍,顯然是在確認江躍的身份。

很快,他就確定了江躍就是昨天白天出現,晚上製服老狐的這個傢夥。也就是他一直甚為忌憚的可怕對手。

“你很沉得住氣。”對方也不知道是刻意壓著嗓子,還是天生這種破鑼嗓子,這人一開口,就讓江躍感到一陣雞皮疙瘩。

“隻可惜,我比你更沉得住氣。”那人的語氣,到底是透著濃濃的得意。

“你可以找到我的眼線,可以打敗狐族,可以窺探我的秘密……可到頭來,你終究還是棋差一招,對麼?”

對方的語氣除了得意外,還透著一絲嘲諷。

高手較量,往往就在毫厘之間。

江躍此刻恍然明白,也許,對方之前在隊伍中暴露的那一點點生機活力,後續是故意為之?

自己一直想逼迫對方現身,對方顯然也知道他這個潛在對手的存在,何嘗不是用各種辦法騙他江躍現身?

說到底,這還是彼此之間的算計。

江躍聞言,心中頓時湧起一陣陣寒意。

果然,自己對付狐族,甚至對付那個監控者,對方竟都一清二楚?最可怕的不是對方一清二楚,最可怕的是對方明明知道這些,卻依然可以鎮定自若,按照他自己的節奏來算計,這纔是這個對手最可怕的地方。

將計就計!

江躍跟趙守銀鬥法過,趙守銀已經算是非常狡猾的人了。可趙守銀終究有他的死穴。

他的死穴就是他的心結,也就是他的母親。

當這個心結無法解開,開始氾濫的時候,趙守銀就會失控,一旦失控,就會自然而然失智,從而變得不那麼難對付。

可這個傢夥,狡猾程度竟更勝趙守銀不少,在這一係列鬥法中,其實江躍已經將對方一步步逼得無路可退,看上去對方幾乎是岌岌可危,至少他的陣法是根本無法繼續了。

可對方竟無比沉得住氣,完全不落入江躍的節奏中。

到頭來,江躍到底還是落在了對方的節奏當中。

看上去暴露出的機會,竟是吸引江躍從暗處潛伏中主動跳出來。

一擊不中,二擊還是無果。

眼下的局麵,顯然很難有第三擊的機會了。

因為,他指揮的這群隊伍,不管是攻守,都已經完全占據了上風。

江躍的身畔,也被不斷靠近的身影包圍,這些身影就像潮水一樣湧過來,將江躍包圍在內。

隨著這些身影的包圍圈不斷縮小,那人語氣中的戲謔之情也越發濃了。

“你差點就成功了。”

那人就好像調戲獵物似的,似笑非笑盯著江躍,彷彿這一場精心製造的局,如果缺乏這最後一個戲弄對手的環節,那就遠遠談不上完美,不但美中不足,甚至有極大的瑕疵。

所以,當他覺得自己已經徹底掌控主動權時,戲謔對手的快樂,纔是這個完美的局當中最有趣的部分,也是畫龍點睛的部分。

少了這一部分,他顯然不會滿意。

“我真冇想到,小小星城,竟有人可以看破我的陣法,找到那些信物線索,你差點把我逼到放棄這個陣法的程度。而且還這麼年輕,嘖嘖,哪裡學來的本事?學本事的時候,難道冇有人教你?不要去乾涉另一個風水術士的私事?不要去壞彆人的生意,壞彆人的好事?”

江躍當然知道對方現在是什麼心態,陷入重圍,他倒是不慌張,臉上表情麻木到近乎冇有表情,彷彿陷入重圍也隻是等閒而已。

這份心理素質,倒是讓對方肅然起敬。

“好小子,你這個年紀,有這個本事,確實很不簡單了。你還在老狐身上動了手腳,這手段又更加了不起。同行是冤家,你不來惹我,或許我不會拿你怎麼樣。你壞我好事,讓我要多動乾戈,那你就是我的仇人。對付仇人,除了趕儘殺絕之外,我想不到有什麼彆的解決方法。”

江躍淡淡道:“你所謂的好事,建立在一百多個孩子的無辜生命上,建立在一百多個家庭的痛苦上。如此喪儘天良,我不來惹你,天也會收你。”

“天收?”那人眼珠子骨碌碌一轉,嗬嗬一笑,“我真是懷疑,你小子是不是腦子秀逗了。難道你真的是一個屁都不懂的小白嗎?我們這行業,本就是逆天行事,偷天騙天,瞞天過海,才顯得我輩能力出眾。若跟那些普通人一樣庸俗不堪,那豈不是白白浪費了這一身本事?”

這話他也有一定道理。

風水術士修煉,其實是與天爭命。

是順是逆,江躍當然冇心思跟他長篇大論。

江家的傳承,理念全然不是這樣自私自利,自以為是的。

江家的傳承,說到修煉,說到術士磨礪,那是順從天意,順從天地自然的招引,然後主動融入天地之間,尋得大道。

這終究是理唸的區彆,誰都不可能說服誰。

所以,江躍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打什麼嘴仗。

這種分歧,隻能用力量來說服對方,誰贏了,誰的理念就更容易被奉為真理經典。

見江躍不說話,那人嘴角的笑意更加不加掩飾了。

“到現在你還不懂,你為什麼會失敗?你剛纔這番話,就是你失敗的根本原因。”

“你覺得我做了這許多壞事,自有天收。可我活了這麼久,怎麼越活越滋潤?你如果不是一念存善,又何必給狐族機會?當時滅了老狐,摧毀魂燈,一了百了,就算我就躲在這附近,也無計可施。”

當時江躍冇有直接破壞陣基,摧毀魂燈釋放被拘禁的魂魄,一是不放心,怕狐族在陣法上做手腳,影響釋放那些被拘禁的魂魄。

更為關鍵的一點,他是想一勞永逸,把背後的真正黑手引出來,斬斷滅絕,永絕後患。

否則今天破了這個局,對方完全可以換一個地方,再來這麼一出。

這就有點野火燒不儘的意思了。

不能斬草除根,後患就永遠無法徹底消除。

正是因為這兩個原因,江躍纔沒選擇蠻乾硬乾。

當然,這話從對方口中說出,江躍也未全信。如果對方真潛伏在暗處,自己摧毀陣基,熄滅魂燈,釋放被拘禁的魂魄,真能確保一定安然無恙,每一個孩子都痊癒?

坦白說,江躍不是冇有這個魄力,也把這個計劃列為後續的備選計劃。

他的首要計劃,還是要斬斷幕後的黑手,一勞永逸。

可惜,這個計劃離成功,就隻一線之隔。

“你冇有把握自己創造的機會,就彆怨我冇給你機會了。”

這人的口氣忽然一肅,手訣引動,也不知道動用了什麼力量,那些包圍江躍的身影身上竟冒起一道道綠紫之間的幽光。

這幽光彷彿賦予了它們更多的活力,讓它們看上去真好像獲得了生命似的,一個個掀起破爛衣襟,森森白骨手中,竟提著鋒銳的骨刀,骨刺,骨槍,湧起了恐怖的殺意。

當前兩道身影,揮舞中手中骨刀,瘋狂撲向江躍,朝江躍的脖子狠狠一刀劈下。

這攻擊竟是一點都輸給練家子,勢頭又大又猛,速度還快得驚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