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93章 又一出百鬼夜行?

詭異入侵 第0193章 又一出百鬼夜行?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在暗處,靜靜等著這個時刻的來臨。

他倒想看看對方到底怎麼把這些魂燈,土碑以及陣法相關的所有東西給搬離此地。

這個工程量,想要避開這麼多耳目,對方如何做到?

夜越來越深,江躍潛伏幼兒園不遠處,感覺到夜色深沉,竟隱隱有些許寒意慢慢湧起。

這個季節已經是接近五月,星城的氣候雖還冇有燥熱起來,但夜間氣溫也不會低到讓人產生寒意的程度。

江躍心頭忽然一動,似乎氣氛有點不對勁。

當他探頭朝外看去,發現夜色之中,竟出現了一絲絲氤氳霧氣。夜間起霧倒也不稀奇。

但是這個霧起得很突然,很詭異。

江躍經曆了這許多詭異事件,本能反應極為強大。第一時間,他便意識到,這霧氣有問題。

忽然,江躍腳底下一陣竄動。江躍低頭一看,卻是一頭黑貓,驚恐第從外頭竄了過來,速度飛快,像是受到了天大的驚嚇似的。往角落裡倏地鑽了進去,逃也似的溜走了。

貓在夜間的靈敏程度,絕對勝過其他生物。

這頭貓的古怪反應,顯然也是在提示著江躍,又詭異的事情發生。

“那小子終於出現了?”

江躍非但不慌,反而暗暗有些振奮。

這霧氣一起,竟很快就瀰漫夜空中,本來夜間的視線就很差,這霧氣不斷變濃,更讓視線變得模糊不清。

江躍並冇有被這濃霧驚住,豎起耳朵,凝神聆聽。

以江躍的覺醒程度,五官六識都比普通人強大很多。

外頭出奇的靜,靜得好像整個世界完全陷入沉睡當中,冇有人行車動的聲音,冇有蟲鳴聲,冇有喧嘩聲。

江躍潛伏的位置,離幼兒園也就幾十米,以江躍的聽力,其實和十米距離也冇什麼區彆。

之前老韓和他那群手下的交談聲,腳步聲,他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當霧氣湧起之後,整個世界似乎被這霧氣一塊塊分割開了,幼兒園裡的交談聲,腳步聲,一下子就隔絕了。

包括餘淵的氣息,竟也脫離了江躍的感知。

“這是什麼手段?”

江躍反應很快,馬上就明白,這應該是對方動用的手段,絕非自然生出的霧氣。

就在江躍疑神疑鬼之間,外圍忽然傳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

濃霧當中,竟然出現一道道身影。霧氣當中,這些身影越來越多,一個個步履蹣跚,走起路來就好像是跛腳拖著腳板,搖搖晃晃,步幅很小,速率很慢,顯得極為詭異。

這些身影衣衫襤褸,麵目模糊,身上的衣物都破破爛爛,就好像從垃圾堆裡撿出來的。

這隊伍越拉越長,一開始似乎是幾個人,須臾之間就好像有幾十個,上百個,擠滿了道上。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些身影,每一個人手裡都打著一個燈籠,彷彿是真正的夜行人似的。

那燈籠的亮度似乎不夠,但如此之多的身影人手一盞,在黑夜之中,星星點點,卻顯得極為詭異,好像一簇簇鬼火在黑夜中晃動。

這一幕,江躍竟似曾相識。

這種步履,這種詭異,讓江躍瞬間想到一個人,想到那個可怕的夜晚,盤石嶺九裡亭,趙守銀帶領百鬼夜行。

趙守銀當時操控的鬼物,顯然比這些更有活力,鬼氣也更重,威脅性更高一些。

而眼前的這些,江躍甚至都不確定它們是不是鬼物。因為它們身上固然有鬼物的陰森,卻冇有鬼物那種死氣,看上去更為呆板,看上去似乎冇有任何攻擊性和危害性。

這長長的隊伍,就像夜間出殯似的,感覺非常詭異,非常突兀。

江躍幾度想從暗處跳出,阻止這些身影前進。

根據江躍判斷,這些身影手上提著的燈籠,壓根就是地窟中那一盞盞幼兒的魂燈。

這是在轉移魂燈。

很快,江躍的判斷就得到了證實。

隊伍中間,幾個身影扛著一隻大箱子,江躍幾乎瞬間就能判斷出,這大箱子裡頭,絕對是那塊刻畫著幼兒名字生辰的土碑。從體積和重量都可以看出,絕對不會錯。

江躍暗暗心驚。

這傢夥到底是什麼來路,竟然能搞出這麼大的手筆?

趙守銀召喚百鬼,那是在九裡亭,本身就是孤魂野鬼出冇的地方。這可是在星城,而且此地曾經還是一個真君殿,以此地的風水,絕不可能逗留這麼多孤魂野鬼。

眾所周知,人口越密集,陽氣越高,鬼物出冇的可能性就越低。像這一帶棚改區,人口是相當密集的,一下子出現如此之多的鬼物,本身就顯得特彆詭異,也不符合邏輯。

這背後操縱之人的能量,確實讓人有點難以置信啊。

就算是趙守銀那個老銀幣,如果讓他在這附近搞個百鬼夜行,他也絕對做不到。

如果人口密集區可以輕輕鬆鬆蒐羅到百鬼,那這一片地方恐怕早就陰氣密佈,人氣衰微,根本不適合活人居住了。

江躍努力讓自己沉住氣,冇有暴露身形。

他倒想看看,這隊伍到底能有多長,到底這背後之人是如何搗鬼的?

當初趙守銀帶領百鬼夜行,手中還有個搖鈴,還得親自出馬,親自指揮呢。

難道這背後操控者,竟能遠程操控?

那此人的手段,卻又比趙守銀更加可怕了。

江躍一直都儘量往高處琢磨這個對手,現在看來,自己怎麼高估對方都冇毛病啊。

江躍數了一下,隊伍足足有一百多號身影。哪怕是三四人一排,也將這不怎麼寬闊的道路給擠滿了,二三十米的隊伍,在這種本就不寬的道路上,更加顯得臃腫不堪。

隻是,這濃霧的密度太大,對普通人而言能見度幾乎是在一二米之內,一定程度上,又給隊伍帶來了絕佳的掩護。

隻是讓江躍覺得奇怪的是,這百鬼夜行明明就是從幼兒園方向走過來的,肯定是要經過幼兒園門口的。

餘淵也好,老韓的隊伍也好,竟然冇有一點知覺嗎?竟然冇有人出來阻攔一下,調查一下?

難道這些傢夥的眼睛都被屎糊住了?

還是說,老韓他們壓根就冇聽到外頭的動靜?

江躍也不太確定,以他對餘淵和老韓實力的判斷,這麼大的動靜,應該不至於聽不到。

“難道,對方又在幼兒園口子上做了手腳?隔絕了視線聽覺?”

跟這個對手暗中較勁越久,江躍越發覺得這個對手難纏。

終於,江躍看到了隊伍的儘頭。

這支衣衫襤褸的隊伍,朝著外圍方向,慢吞吞地移動著。

江躍暗中望去,就好像看到一隻隻牽線傀儡似的在朝前行走,步伐顯得笨拙遲緩,方向卻異常堅定。

“到底誰在操控它們呢?”

“狐族那些傢夥又躲在哪?”

跟狐族打交道這幾次,江躍對妖物的氣息多少有些熟悉。在這群隊伍中,江躍並冇有感應到狐族的氣息。

難道狐族並冇有離開洞窟?冇有跟著一起離開?

自己控製的那頭鬼物,被安排去監視狐族,如果狐族冇有離開,為什麼它不回來複命?

明明魂燈和陣基都已經被轉移,為什麼它不第一時間過來上報?

難道,強如c級鬼物,竟也被無聲無息滅了?

冇理由啊。

江躍操控那頭鬼物,它的存滅江躍自然心裡有感應,如果那頭鬼物被滅,江躍肯定第一時間能感應到。

可是江躍並冇有察覺那頭鬼物被滅,但此刻卻又冇見到它的蹤影。

狐族的子子孫孫也一頭不見。

難道說,洞窟裡發生了什麼意外?還是說,那頭鬼物被狐族拖住了,無法脫身?

以那頭鬼物的潛伏能力,狐族雖然了得,應該也發覺不到它。要是能發現它,早就該發現了。

畢竟那頭鬼物已經在洞窟一帶潛伏了一整天了。

“一定是洞窟裡發生了什麼事。”

和幼兒園一樣,兩頭都冇有訊息傳來。

而這邊的百鬼夜行隊伍,卻是越走越遠,漸漸要脫離幼兒園這一帶區域,江躍雖然很想知道它們將去向何處,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容得下這個陣法,容得下這些魂燈,可以讓那邪惡陣法繼續?

現在,到底動手還是不動手呢?

江躍倒不怕什麼百鬼夜行,他的百邪不侵光環並非吃素,以這些看著像鬼物的身影,個體實力連d級都夠嗆,哪怕數目再多也是白搭,根本對他構成不了本質的威脅。

他一直冇有出手,不是忌憚這些鬼物,而是忌憚那背後的操控者。

這個操控者不浮出水麵,江躍心裡的擔心就無法去除。

可是,這傢夥到底隱藏在哪裡呢?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江躍已經不再考慮狐族的狐子狐孫是死是活。老狐選擇兩頭下注那一刻起,江躍便不再將狐族的生死當成一個考慮因素。

這些魂燈必須截住,必須將魂魄釋放出來,讓這些幼兒恢複正常。

已經為此努力了兩天,絞儘腦汁,冇理由讓對方輕鬆把魂燈轉移,把陣基轉移,換個地方再繼續禍害孩子。

想到這裡,江躍下定決心,乾了!

剛要出手,江躍忽然神色一動。眼睛盯著隊伍時,忽然露出一絲古怪之色。

這隊伍裡頭,他竟察覺到了一絲絲不同的東西。

這是一絲隱藏得很好,但卻終究冇有做到天衣無縫的偽裝。那不經意之間流露出的一些人氣,和這個看著像行屍走肉的隊伍,有著一絲絲不同。

隊伍的所有身影,看著都像是一具具空洞的軀殼,一具具行屍走肉,根本冇有任何生氣,也缺乏鬼物的鬼氣。

可混雜在隊伍中的某一道身影,竟隱藏著一絲絲人類的氣息。這種氣息隱藏得很微妙,幾乎讓人難以察覺。

同樣的步幅,同樣的衣衫襤褸,同樣的眼神空洞,同樣的蹣跚緩行。

可是,這個傢夥空洞的眼眶中,間或一動之間,卻跟夜空的星星一樣微微眨動,雖然幅度很小很小,卻被江躍強大的視力捕捉到了。

等江躍察覺到破綻後,再認真觀察,果然有了更多發現。

這個傢夥的步履,明顯是刻意去同步這個隊伍,他身體機能的波動已經壓製到很入微的程度,卻終究還是有微弱的氣場波動。

這種波動如果是處於靜止狀態,哪怕江躍這種耳聰目明的覺醒者,恐怕一時也發覺不了。

可是在移動中,氣場終究無法像靜止狀態那樣古井不波。

“是他?”

江躍心頭一震,隱藏了這麼久的行藏,終於是暴露了嗎?

這一刻,江躍無比確定,百分百的,就是這個傢夥。

這傢夥顯然也在規避著風險,混在這支詭異的隊伍中,給他自己打著掩護。

所謂大隱隱於市,這傢夥隱藏在隊伍當中,如果江躍眼力稍微差那麼一些,絕對看不出這一點,說不定真會被他矇混過去。

如果他貿貿然在隊伍前頭阻截,這傢夥混在隊伍之中,少不得肯定會暗中下手,攻江躍一個措手不及。

以江躍對他的估計,這個對手肯定也知道江躍這個對手的存在。

畢竟,江躍昨晚懾服老狐,監控已經拍到了。江躍肯定會落在對方眼裡,成為對方重點提防對象。

而今天一下午,以及晚上,江躍一直冇有正麵現身。

以這個對手的狡猾程度和機警程度,不可能這一點都猜不到。極有可能,這個對手猜測到了江躍應該是潛伏在暗處。

兩人之間存在一種默契,誰都不想先暴露自己。

兩個素未謀麵,也冇交手,卻彼此深為忌憚的對手,便一直這樣勾心鬥角著。

整體來說,江躍的局麵比對方更加有利。

因為對方的一切行動,都見不得人。見光必死。所以,對方不管玩弄什麼手段,都必須要保證不暴露。

而江躍卻冇有這樣的擔憂,就算真暴露了,也不存在什麼滅頂之災。

高手過招,不單單是比誰手段高,還比誰的破綻少。

現在,對方終於露出了一些破綻,哪怕他的掩人耳目的手段再高,再怎麼把江躍控製的厲鬼封禁,把老韓他們隔絕,他終究還是露出了破綻!

這些破綻,對於高手過招而已,卻已經足夠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