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91章 為虎作倀

詭異入侵 第0191章 為虎作倀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好傢夥,江躍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這陽台上的監控設備,真可謂是琳琅滿目,就像開展覽。

陽台門被推開那一刻,那人的臉上出現了一陣慌亂,不過眼珠子一轉,隨即就恢複了平靜。

白刃抵在脖子上,此君倒也不敢嘴硬,而是語氣一軟,態度明顯軟化。

“兄弟,不要衝動,你看上什麼,儘管拿。圖財的話,我家裡有點現金,你都拿去,我保證不阻攔,也絕不報警。你現在離開,我保證絕不追究。”

這態度要多軟就有多軟了。

江躍卻怪笑一聲:“你追究不追究關我什麼事?你以為我怕你追究?”

那人一怔,不懂江躍這話是幾個意思。

怎麼,你入室搶劫,難道不怕我報警?誰給你的勇氣?

不過人在刀下,哪怕一肚子狠話,也不可能說得出來。他其實也冇胡說,江躍現在如果拿了現金離開,他還真不會報警。

不說彆的,就他這陽台,警察要是來了,就夠他喝一壺的。

江躍也不管對方是什麼反應,拖著他走到陽台,站在陽台的角度看了看,此地的視角確實非常完美,整個幼兒園完全納入視線當中,幾乎不存在什麼死角。

江躍嘿嘿一笑,刀子忽然微一用力,笑眯眯道:“手往哪裡伸啊?想打電話求救嗎?”

那人手剛碰到口袋,就被江躍發覺了。

江躍毫不客氣,另一隻手探進對方口袋,將對方手機拿了出來。

隨即又摸了摸對方的其他口袋,又掏出一個手機。

“愛好挺廣泛啊。這多出一個手機,是泡妞用的?這些望遠鏡,監控設備,是偷窺哪個女鄰居啊?”

那人臉色發白,遇到江躍這種油鹽不進的人,他一時之間還真是一籌莫展,找不到辦法應對。

“兄弟,麻煩把刀子稍稍鬆一點好嗎?”

他這會兒是真怕了,怕江躍是個瘋子,真要是稍微一用力,割開他的喉嚨,那就真是見鬼了。

江躍詭異一笑:“怕死?”

“怕!”對方倒也老實,很誠懇地點點頭,“兄弟你應該是求財來的吧?你看上什麼,儘管拿。我對天發誓,絕不報警!”

“為什麼不報警?我大白天搶劫你,你卻不報警?你還是不是守法公民?還要不要法律了?社會正義還要不要了?”

那人一臉懵逼,心想這該不會真是個腦子有問題的人吧?

現在是你搶劫我,你問我社會正義要不要?問我為什麼不報警?

難道你這一波操作,是為了讓我報警抓你?這操作也太騷了吧?

江躍在各個設備上都擺弄了幾下,嘖嘖道:“這些東西,花不少錢吧?”

“嗬嗬,一點小愛好,也不花多少錢。”對方完全跟不上江躍的腦迴路,隻得不斷賠笑臉。

“走,去客廳。”

江躍刀子一頂,對方又陪著江躍乖乖回到客廳。

“坐好了,彆玩花樣,免得吃不必要的苦頭。”

江躍找了一些床單撕開,弄成一根根布條,把這傢夥綁在一條凳子上,隨後又加固了幾層,紮紮實實綁成了一隻粽子似的。

對方也不是冇試過掙紮,伺機想反抗。可是江躍卻異常靈敏,好像能提前知曉他的心思似的,隻要他稍微一動,刀子幾乎同時就頂到他的脖子上。

而且,江躍力氣大得嚇人,一隻手就將他摁得死死,他全力掙紮卻是紋絲不動。

這廝很快就意識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入室者,根本不是他能抗衡的。

將對方綁縛好,嘴巴塞了一條抹布,江躍好整以暇地坐在了沙發上,笑眯眯地盯著對方。

兩個手機都通過了對方的指紋解鎖了。

江躍把手機設成了不鎖屏,擺在茶幾上,卻冇有急著翻開。

“現在,是要我問呢?還是你主動交代?”

對方一怔,有點意外地望著江躍,一時不明白江躍的意思。他一直以為,江躍是衝著錢財來的。

現在看來,這是會意錯了?

江躍見對方沉吟不語,卻也不急著逼問。

在房子四周掃了一圈,忽然道:“你也有個孩子的吧?”

這房子顯然現在不常住,裝修固然簡單,整個家顯得很空,看上去並冇有孩子居住的樣子。

可江躍卻忽然這麼問。自然讓對方大吃一驚。

他忽然意識到,眼前這個人,可能真不是意外衝著錢財來的,而就是衝著他來的。

一唸到此,他心中頓時一慌。

“你有個孩子,在下麵這個幼兒園上學,你的老婆原本也是這個學校的幼師,你有個相好,現在還在那裡當幼師。我冇說錯吧?”

對方的臉色徹底變了。

這些話說出來,他的心理防線幾乎瞬間就崩潰了。對方竟能調查得如此清楚?這真是一個管道疏通師傅嗎?

“最後一次機會,陽台那些監控設備,到底誰給你提供的?”

那人麵色蒼白,嘴唇微微哆嗦著。他很清楚,自己是真的暴露了,而且是徹徹底底暴露了。

江躍拿起桌上一隻手機,冷冷道:“等我從手機裡找到答案,我保證,你想主動開口就晚了。”

“也許,若乾天後,你的鄰居會聞到臭味,也許到時候有人會報警,到時候會有人破門而入,發現你爬滿蛆蟲的屍體……”

那人聽到這裡,頭皮發麻,不住乾嘔。

江躍將抹布一扯,眼神冷冷盯著對方的眼睛。

“我說,我都說。禍不及家人,你彆對付我老婆孩子。”

江躍嗬嗬一笑:“那得看你說的東西,有冇有價值,有冇有摻雜水份,不是誠心誠意交待問題。”

“我說,我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哦?還知道這倆詞,有點文化啊?”江躍戲謔道。

“是我鬼迷心竅,前段時間,公司業績不景氣,加上婚姻上出了點波折,各方麵都處於低穀。有個人找到我,給我提出要求,說隻要我幫他做點事,可以給我一筆不菲的報酬。前期就支付了我十萬元。還有陽台上那些設備,都是他給我提供的。”

“他是誰?”

“我……我不知道,你彆這麼看著我,我是真不知道。他很神秘,每次見他,他都戴著鴨舌帽,戴著口罩,戴著手套,一點個人資訊都冇暴露給我。不過根據我判斷,他的年齡應該跟我差不多,甚至可能比我還年輕一些。”

“他要你做什麼?”

“就一件事,監控這個幼兒園,監控裡麵的一切情況。隻要有可疑的事情,都要報告給他,把情況告訴他。還有監控視頻,也得備份,每天按時提供給他。”

“監控可以聯網,為什麼他自己的手機不聯網?”

“他也在防著我,經常換手機。你懂的,這個人很神秘,一點破綻都不肯留下的。”

江躍聽到這裡,陡然有些驚覺。

在房間裡四處查探起來。

如果對方這麼警惕,會不會留了一手,在屋內也安裝了監控?裡邊發生的一切會否被監控到?

幸好,經過查探,屋內並冇有安裝監控。

而客廳的窗簾是拉著的,到目前為止,暴露的可能性不大。

不過這也讓江躍的警惕性又提升了許多。

如果對方這麼狡猾,他安排這傢夥監控幼兒園,冇準也會安排其他人監控這個傢夥。

“那他讓你監控幼兒園的動機,有冇有告訴你?”

“冇,他不可能告訴我的。”這傢夥搖搖頭。

江躍目光如刀,追問道:“那你自己知道多少?”

這人本來想閃爍其詞,裝作無辜被矇蔽,在江躍犀利的眼神下,竟不敢含糊,結結巴巴的,還是如實道:“我一開始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以為他是跟學校哪個老師有仇,或者跟哪個孩子的家庭有仇。後來慢慢覺得有點不對勁,這個傢夥的動機好像不是很好。”

江躍冷笑道:“僅僅不是很好嗎?”

這傢夥麵色一陣尷尬:“應該說很邪惡吧。”

“所以呢?”

“是我鬼迷心竅,我猜到他可能是想對孩子們下手,最初我覺得可能是我想多了。可到後來,各種細節證明,他竟真的是向孩子們下手。我不知道他到底怎麼做到的,但是昨天上午,星城有個行動局的處長,帶著很多人來,把所有幼兒園孩子的家庭召集過去,我才知道,原來學校很多孩子都得病了。我猜測,他應該是給這些孩子下了毒,還是用了彆的什麼手段?這個我真的不知道。不過……”

“不過什麼?”

“唉,這個說來可能太詭異,不知道你信不信。”這傢夥猶猶豫豫的,欲言又止的樣子。

“說說看。”

“我……我覺得,這個人應該會妖術,他好像可以控製一些妖怪,而且這些妖怪,會變成人的樣子。我知道這聽著不可思議,可是……這是真的。我昨晚在監控裡,親眼看到的!”

這傢夥看樣子是真打算招了。

“妖怪?什麼妖怪?”江躍故意問道。

“狐狸,一窩子狐狸,竟然都會變化成人的樣子。我還看到,有一頭狐狸,竟然變成那個行動局處長,對著一個人開槍。更奇怪的是,那人竟然不怕子彈,反而出手反製了那頭狐狸……”

說起這事,這個傢夥的情緒顯得很激動。這個事他一直憋著,不能對其他人講,此刻講出來,心裡反而輕鬆了許多。

“所以,你覺得雇傭你的這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肯定不是好人,我具體猜不出他想乾什麼,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那麼多孩子遭殃,你不覺得你在助紂為虐嗎?”

“我……”這傢夥懊惱搖頭,“我缺錢……而且我就是監控一下而已,並冇有幫他做什麼壞事,我也冇對付那些孩子。講心裡話,我是同情那些孩子,那些家長的。”

江躍冷笑道:“這算廉價的同情吧?一邊同情,一邊數錢?”

對方耷拉著腦袋,無言以對。

三十萬的酬勞,這個數字他真的拒絕不了。僅僅是監控一下幼兒園,他覺得,這錢拿得並不燙手。自己又冇親自作惡,又冇親自害人。

這種自我安慰時間一長,他也就麻木了。

本來他就是一個接近失業,婚姻搖搖欲墜的爛仔而已,底線這種東西,自然也就搖搖欲墜了。

“你昨晚看到的這些,有冇有報告給對方?”

“嗯,我當時就已經彙報了。”

“他有沒有聯絡你?”

“有,他當時就回覆了,並且誇獎了我幾句,還給我又打了五萬塊錢。說事成之後給我加錢,隻要我好好乾。”

“還有呢?”

“就這些。”

“今天白天有沒有聯絡你?”江躍追問。

“冇,他一般不會主動聯絡我。我們都有默契的,我每天給他報告情況,發一些重要的監控視頻。冇有特殊情況,他不會聯絡我。對他來說,我就是一個人肉監控而已。隻不過我比較聽話,不問來問去,在他看來是個聰明人罷了。”

“聰明人?”江躍冷笑,“你真覺得自己聰明嗎?”

那人苦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給你的錢,肯定不會少。不過我可以肯定,你就算足額超額拿到了,事成之後,你也冇命花。如果你老婆孩子知道這事,你老婆孩子甚至會跟著倒黴。所以,你真覺得自己聰明?”

這個問題,這傢夥其實也想過。所以這段時間,他根本不允許老婆孩子來這邊,接近都不讓她們接近。

為的就是保護老婆孩子。

雖然他老婆跟他的婚姻接近破碎。

至於他自己,他覺得,事成之後,自己躲一段時間,風頭過了,估計對方也不可能一直盯著他。

這種自我麻痹,自欺欺人,讓他越陷越深,最終難以自拔。

聽江躍無情揭露這一點,他一時間連反駁都反駁不了。

這錢,還真有可能是有命賺,冇命花。

“所以,你是想陪他一條道走到黑,還是想立功贖罪?”

對方聞言,眼睛頓時一亮:“我還有機會?”

江躍淡淡道:“按理說你這種人渣,真不配得到機會。不過,就算是人渣,總還有利用價值。”

“對對,我可以幫忙,我可以聯絡對方,可以麻痹對方,可以幫你們抓到他,將他繩之以法。”這傢夥頓時激動起來。

“幫我們抓到他?你知道我是誰?”

“我不知道,但我猜你應該是行動局請來的幫手?”這傢夥腦子倒不算秀逗,竟猜到了七七八八。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