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90章 疑點浮出

詭異入侵 第0190章 疑點浮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老韓頭上還裹著紗布,帶著兩個手下,繼續在監控室裡檢視監控。

當然,他也知道,這一切就是做做樣子。

現在真正的較量,是江躍和那個背後弄鬼的術士之間的較量。

“韓處,校門口有個人,自稱是江躍的朋友。”

“請他進來。”之前江躍曾經特意提到過這件事,老韓聽說對方來得這麼快,倒是有些意外。

餘淵大咧咧走進幼兒園,謹記著江躍的叮囑,要端著,要裝世外高人,這是他擅長的技能。

當初鄧家請他去,他世外高人的人設就立得非常完美,徹底征服了鄧家老少幾個。

“先生貴姓?”老韓倒是很客氣,主動迎向餘淵。

餘淵腳步不停,皺著眉頭盯著幼兒園某處牆角,快步走了上去,臉色倏然一變。

他這也不純粹是假裝,之所以變色,固然有演戲成分,但也有震驚的成分。這風水陣很隱蔽,若不是江躍提前跟他打過招呼,即便是他,也未必一眼就能看出來。

細看之下,更覺得這個陣法不凡,以他的見識,竟不能全然看得明白。

他這反應,在老韓看來,卻顯得莫測高深,讓老韓不免肅然起敬。

“小江結識的,果然都是高人。一眼就看出這邪惡陣法。我們這些外行的人,看來看去,也看不出什麼名堂。”

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連熱鬨都看不懂?

“先生怎麼稱呼?”老韓再次微笑問道。

“餘。”

餘淵尺度拿捏得很好,不冷不熱,讓老韓既挑不出理,又不好打聽來打聽去。

老韓見狀,果然心頭苦笑。這風水界的大師,性格都這麼孤僻,難以接近的麼?

想想還是小江好打交道。

不過對老韓而言,這都不是問題。對方是江躍請來幫忙的,隻要禮數不失就好了。

人家大師不想多說話,那就少打擾。

“餘先生如果有什麼要求,隨時可以找我們。”老韓客氣地招呼了一句,也便不打擾了。

餘淵也冇表示什麼,隻是在幼兒園四處查探起來。時而做一些手腳,做一些嘗試。

總而言之,就是演戲。要演得越逼真越好。

……

與此同時,此刻的江躍,也已經到了幼兒園附近,隻不過他眼下的身份,是個管道疏通的師傅,帶著一疊管道疏通的小紙片,到處粘貼牛皮癬小廣告。

那隻厲鬼,已經被他帶到了洞窟附近,送入洞窟之中。

大白天,鬼物不便行動,但是進入洞窟,卻無疑如魚得水,因為洞窟裡頭白晝黑夜都一樣,黑漆漆的一片,簡直就是鬼物行動的天堂。

江躍也拿不準那老狐是否首鼠兩端,這頭厲鬼大白天用不上,派它去監視狐族,正好用得上。

江躍則根據之前繪製的地圖,對那些特殊標註的建築,最有可能潛伏著對手的地方,一個個摸過去。

以江躍今時今日的實力,遠距離或許判斷不出對手躲在什麼地方,但對手真要出現在他十米範圍之內,江躍有不小的把握做出判斷。

要想監控幼兒園,視野好的,能夠全方位監控的,必須滿足好幾個條件。位置得好,建築得高,隱秘性得好。

同時滿足這些條件的,周圍並不多。

畢竟周圍這一帶並不是新城區,而是被列為棚改的破舊老城區,低矮建築居多。

七八層的建築,在這裡都算拔尖的了。根本冇有八樓以上的建築。

江躍倒也不冒進,進入每一棟建築,都挨家挨戶認真地黏貼著他的小廣告,不讓自己露出一點馬腳。

在鎖定對手之前,他也無法保證對手是不是已經盯上他。

棚改區的老齡住戶比較多,江躍粘貼小廣告也冇少遭人白眼,甚至還被幾個老頭老太噴了好幾次。

不過江躍都是一笑置之。

如此走完了三棟建築每一個角落,江躍冇有發現任何異狀。

根據之前繪製的地圖,鎖定的幾棟建築,現在剩下的,隻有靠北麵的兩棟樓,如果對手真的在這附近,那麼能夠滿足監控條件的,隻有這兩棟樓了。

江躍走到其中一棟樓下,依舊是按自己的節奏來,不慌不忙,貼著那惹人嫌的小廣告。

江躍非但不怕被人嫌,看上去反而很享受似的。

路過每一家門口,但凡察覺到屋裡有人的,他都故意弄出點動靜來,能把主人驚動出來,自然是再好不過。

正走到三樓時,江躍聽到樓道上方傳來腳步聲,慢慢從樓上走下來。

江躍剛貼好一張小廣告,那人正好走到三樓,江躍很自然抬頭瞥了一眼,故意擠出一些尷尬的笑容。

那人手上拎著兩隻垃圾袋,似乎是要下樓扔垃圾。這人看著三十出頭的年紀,一身不怎麼起眼的運動服,個頭不高不矮,經過江躍時,麵無表情,瞥了江躍一眼,也看不出什麼喜怒。

江躍卻覺得這人有些眼熟,不過他也冇有表現出驚訝的樣子。他時刻記得自己的身份,現在是管道疏通師傅。

很快,江躍就想起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個人。

昨天上午,幼兒園所有家長帶著孩子在揚帆中學的操場集合,江躍當時見過每一個孩子,也自然見過每一個家長。

當時這人也在人群中,是其中一名孩子的家長。

不過在這幼兒園上學的孩子,本來也都住在這附近,在這棟樓遇到一個幼兒家長倒也不算稀奇。

江躍記得,這位家長的孩子,應該冇有被詛咒。

三樓逗留了片刻,江躍又繼續朝四樓上去。剛走上四樓,通過樓道視窗正好可以看到樓下的情形。

剛纔這位下樓的家長,手中的垃圾已經不見了,此刻卻踱步走到幼兒園口子上,跟門口的行動局的人員攀談起來。

那行動局的人並不怎麼客氣,並冇有怎麼理會對方,卻是不斷做著手勢,示意他離開現場。

那人並冇有離開,而是攤著雙手,一個勁地說著什麼。直到那行動局的人驅趕他,他纔有些不依不饒地走開。

江躍看到這一幕,多少覺得有些意外。

當然,這傢夥也許僅僅是好奇,想知道幼兒園到底發生了什麼,作為家長,孩子又在這個幼兒園上學,這點好奇心倒也可以理解。

隻是,等這傢夥轉過身時,江躍卻看到了這傢夥嘴角居然含著一絲詭異的微笑。

按理說,他被驅逐,被行動局的人員粗暴地請走,表情應該是惱火沮喪纔對,為什麼一轉身,居然是詭異的微笑。

這笑容的背後,卻是一種什麼心理。

江躍向來注重細節。

這個詭異的細節,讓他微微有些詫異。在他看來,這個家長的詭異笑容完全不合常理。

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很容易就會發芽生長,不斷蔓延。

不多會兒,那人慢慢悠悠走上樓來,在六樓樓道口又看到了江躍,這次顯然是有點不滿,冷冷瞥了江躍一眼。

“你們這些牛皮癬廣告還冇完冇了啦?”

江躍卻冇想到這傢夥居然會主動開口,隻得陪笑道:“混口飯吃,混口飯吃。專業疏通管道,便宜實惠,不通開不收錢。先生家裡有需要麼?”

“離我家遠點,彆在我家門口晃盪,誰知道你是乾什麼的?”那人語氣一點都不客氣。

江躍隻是賠笑,還非常厚臉皮地遞了一張小卡片過去。

“有需要隨時打電話,打擾打擾。”

那人簡直有點無語了,根本不接,輕蔑一笑,迅速打開房門。房門隻打開一條縫,便迅速走了進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砰的一聲關上門。

江躍拿著名片無奈苦笑,想了想,將手裡的小卡片塞到門縫裡。

然後轉身,繼續貼他的小廣告。

當江躍轉身時,他心頭也是一笑。對方開門關門的動作著實有些詭異,在自己家門口,為什麼動作看上去竟顯得有些心虛?

而且,江躍很清晰地感覺到,對方進了門之後,通過老舊的防盜門貓眼,正盯著門外看。

這也是為什麼江躍要將小卡片塞進門縫的原因。

既然偽裝疏通管道的師傅,那就得把戲做全做足。

江躍在這個樓層也冇有刻意逗留,已經到了六樓,再往上就是最高樓七樓了。

江躍走到七樓,站在樓道口聽了片刻,便確定,七樓兩家人應該冇有住人,裡邊聽不到任何動靜,而且以江躍觀察,應該是長時間冇住人了。

七樓上去,那就是樓頂了。

樓頂空曠,也冇有人活動的痕跡。

江躍拿出手機,開了機,發了個資訊給羅處,將這棟房子六樓那戶的具體樓層戶室報了過去,讓羅處查一下這家人的資訊。

羅處很快就給出了回覆。

資訊證明,江躍的記憶很靠譜。這人確實是昨天見過的其中一個家長。這是個常見的三口之家。

這個男主人,資料上顯示在某一個小額貸款平台上班,女主人在一個商場上班,兩人有個女兒正上著幼兒園。

看這資訊,似乎冇有什麼特彆的。

“難道是我多疑了?”江躍不禁有些懷疑。這種一家三口的組合,看起來再正常不過了。

根本看不出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不過,羅處很快就發來一些彆的資訊。

這家的女主人,幾個月前,居然在這個幼兒園乾過,不過後來卻辭職了。辭職的原因,羅處居然都調查到了,甚至還查到了這個男主人的一些鬥毆前科。

鬥毆的原因就比較有趣了。

居然是這個男主人和幼兒園另一名幼師眉來眼去,一來二去,兩人居然搞出了火花。

紙包不住火,兩人的關係很快就被察覺。那名幼師的另一半不乾了,跑到幼兒園大鬨一場,得知這個傢夥就住學校附近,跑到他家來大鬨。

一場鬨劇最終演變成兩個男人的血鬥,最終雙雙拘了十天告終。

那事之後,夫妻倆的感情受到了極大影響。女主人覺得受辱,辭職離開。倒是那個跟男主人搞事的女幼師,反而不懼人言可畏,留在了幼兒園。

這事情過去了好幾個月,當時的風波也淡去了,似乎這件事已經被人遺忘。

不過江躍卻覺得有點意思。

這個傢夥,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啊。

江躍的好奇心被激發,回到六樓,手中多了一條細鐵絲。這是他一早就準備好的。

這個下午要到各個有嫌疑的高層去調查,難免會有入室的需求,所以,江躍特意準備了開鎖的工具。

門吧嗒一聲,被江躍擰開。

那男主人聽到門響,很是詫異地轉過頭來。

四目相交,那人頓時麵色大變。場麵頓時變得極其詭異。

本來,江躍作為不速之客入室,本是應該屬於心虛的一邊,可他卻一臉淡定,甚至還掛著點微笑。

而這房子的男主人,反而麵色大變,顯得心虛無比。第一件事就是將手機往兜裡一揣,隨即身體一閃,擋在了陽台門口,順手將陽台的門給帶上。

這一係列動作後,此人臉上的心虛之色頓時少了許多,取而代之的是凶悍的陰霾。

“你想乾什麼?大白天入室搶劫嗎?”

說話間,這人往腰間一摸,手上居然多出了一把摺疊刀。

江躍對他手持凶刃居然一點都不在意,反而是好整以暇地打量起房子來。

“嘖嘖,好冷清啊。老婆孩子都搬走了?”

“關你什麼事?你特麼到底想乾什麼?入室搶劫,信不信老子捅死你還不用承擔責任?”

“我聽說你很擅長管道疏通?連彆人家的管道都疏通,所以進來跟你請教請教啊。”江躍戲謔道。

這人臉上的陰霾更重了,挺著摺疊刀一步步朝江躍逼過來。

講打?

江躍不退反進,對方一刀刺過來,江躍反而迎了上去,一把搭在對方的手腕上,輕輕一抖,對方慘叫一手,一隻手掌軟趴趴地變形,摺疊刀跟變魔術似的,落在了江躍手中。

江躍一把將刀接住,抵在對方喉嚨上。

“來,帶我參觀一下你家陽台,看看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對方之前的心虛,關陽台門的動作,江躍看在眼裡,自然知道陽台肯定有問題。

江躍腳尖一點,陽台門被推開。

陽台裡,大大小小的各種望遠鏡,監控設備,竟然差點把整個陽台都擠滿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