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89章 多手準備

詭異入侵 第0189章 多手準備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確實構思了好幾個計劃,不過具體怎麼實施,還得根據局勢的變化來決定。

最關鍵的一點,如何實施計劃,還得取決於對方的行動。

如果對方一直不行動,江躍各種對付對方的計劃自然也就無從談起。

“小江,以我看,我們倒不如先把孩子給救了。按你說的,隻要把那個陣法破壞,魂魄釋放出來,這些孩子自然可以恢複。隻要孩子們冇事,滅不滅對手,也並非第一要緊的事啊?”

老韓沉吟片刻,提出了自己的見解。

江躍苦笑道:“問題就在於,如果先破壞陣法,對方隨時可以發現。那樣的話,他產生了警惕心理,要想對付他就更難了。而那些狐族的狐子狐孫,生死卻掌握在他手裡。”

“難道那些狐子狐孫的生死,還能比一百多個孩子更重要?”

“話也不能這麼講啊。”江躍歎道,“由我來決定,我也想先救孩子。可主動權並未完全掌握在咱們手中。如果我跟那老狐說先救孩子,它顯然知道這對它的狐子狐孫來說是有極大風險的。那麼老狐會儘力嗎?會不會從中使詐?甚至是阻撓不配合?萬一他玩點花樣,這些孩子的魂魄出現一點點意外,很可能是無法彌補的。這個風險,咱們也得考慮在內。”

按正常邏輯,當然是先救孩子。

可壞就壞在,那個陣法是狐族參與的,要釋放孩子們被陣法拘禁的魂魄,狐族必須參與在內。

狐族一向智慧出眾,風險意識超強。一旦知道江躍的計劃是拿狐族的狐子狐孫冒險,它們不從中作梗纔怪。

一秒記住https://

這事必然難以順利。

這也是江躍為什麼選擇先對付那個術士的原因。

滅掉那個術士,纔是從根子上解決問題的辦法。

羅處想了想,最終還是覺得江躍的擔心不無道理。

“老韓,換位思考,我們是狐族,恐怕也不會冒這個風險。”

老韓默然點頭:“那萬一這個術士一直不出現,躲在背後一直不肯出來,事情豈非一直拖下去?”

“咱們拖得起,對方卻未必拖得起。”江躍道,“從老狐的口氣看,對方對這個陣法很重視,每天都要催促。如果他發現這個陣法停滯,肯定要想辦法的。隻要他采取行動,我們就有辦法。退一步講,他如果不采取行動,局勢也僅僅是僵持,也不至於惡化了。”

信物已經被摧毀,那陣法已經不能持續勾攝幼兒魂魄。

“小江,就按你說的,先對付這個邪惡術士,再考慮救孩子的事。說吧,要咱們這邊怎麼配合你?”羅處一錘定音,做了決定。

“我不要你們特殊配合,你們就正常調查,正常派人就好。不要太用力,也不要太敷衍。總而言之,就是正常調查。如果咱們用力過猛,對方很可能會驚覺,如果咱們敷衍了事,對方也有可能會懷疑這是個陷阱。”

這個尺度要拿捏得很好。

羅處笑道:“這可真不簡單。”

老韓卻道:“小江,還有個問題,你考慮過冇有?如果那個術士,他壓根不是在外地,而就在幼兒園周圍一帶?那麼咱們昨天的一舉一動,很可能就在他的監視之下。甚至你和狐族之間的衝突,他也看在眼裡?”

所謂的對方不在星城,這完全是老狐所述,並冇有得到求證。如果那術士故意使詐,老狐也無從判斷。

所以,老韓這個說法,倒是給江躍提了個醒。

江躍心頭凜然,他的種種計劃,還真是冇有把這個因素考慮在內,都是默認了老狐判斷,默認對方這些天不在星城。

可萬一,真像老韓說的,這隻是對方使詐呢?

實際上,對方一直就在幼兒園周圍,一直就在暗中監視著幼兒園的一舉一動呢?

那麼,昨天一整天的事,對方豈非瞭如指掌?

白天他們在幼兒園的所作所為,對方肯定能通過監視摸得一清二楚,甚至夜間,江躍和老狐的交手,乃至老狐帶著江躍進入地窟下麵,對方也未必不能掌握啊。

不管老韓的猜測是否屬實,江躍都覺得,這個因素絕不能忽視。

思忖了許久,江躍道:“你們該怎麼行動,還是怎麼行動。還是那個原則,不要用力過猛,也不要敷衍了事。”

“你有什麼打算?”

“我也會去。”江躍露出一絲詭異微笑,“如果真跟老韓猜測的這樣,事情倒也好辦。”

這個因素,如果之前冇有考慮在內,確實有可能會被搞得措手不及,但如果提前有準備,江躍卻已經有了計較。

……

早上九點多,行動局這邊,還是老韓帶隊,又奔赴到了幼兒園現場。

江躍也出現在了隊伍當中。

不管那個邪惡術士是不是在附近,江躍現在也不避嫌,找到洞窟入口,單槍匹馬直接進入地窟當中。

行動局的人,則在外圍戒嚴。

如果那邪惡術士不在星城,江躍進入也不用擔心被看到。

如果那邪惡術士一直在星城,一直就在附近監控,昨晚發生的一切自然看在眼裡,那他早就知道江躍其實知曉地窟的秘密。

所以,到了這一步,已經無需再迴避什麼。

老狐看到江躍到來,連忙迎了上來。

“怎麼樣,他有沒有聯絡你們?”

“有。”老狐連連點頭,“就在剛纔不久,他說他明天返回星城。而且,他已經知道信物被毀,陣法暫時停擺的情況,大發雷霆。”

“有冇有說彆的?”

“說了,他說等他明天回來。說了很多狠話,說倒是要看看誰膽子那麼大,敢破壞他的好事。”

“你跟他怎麼說的?”

“按你說的,除了不能說的部分,其他我都基本上照實說。星城行動局,調查出信物,毀掉了信物。”

不能說的部分,就是老狐被江躍控製,地窟陣法秘密暴露這些。

這是核心的東西,絕對不能說。

“他冇有折磨你的狐子狐孫?”江躍好奇問。

“這次真冇有。”老狐也覺得有些詫異,“他可能也知道,這不是我們不儘力,而是有其他人破壞他的好事,所以難得冇有遷怒我們。”

江躍卻皺起了眉頭,對方越是這樣,江躍反而越覺得有些反常。

“他說他不在星城,是你主動問起的,還是他主動說的?”

老狐仔細回想了一下:“我冇問過,是他主動說的。當然也隻是話題說到那個份上,他無意中透露的。”

“那你覺得,他真的不在星城麼?”

老狐想了想,卻冇有什麼頭緒:“我判斷不出。他這個人很謹慎,很狡猾,城府很深,我自詡活了幾百年,也看不透他的心思。”

江躍默然,按老狐的說法,如果對方這麼謹慎,城府這麼深,為什麼要特意主動強調在外地呢?

他在不在外地,似乎不影響他和狐族的溝通,那他特意強調在外地,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真的不是在外地?一直就在星城?甚至就在這附近?

否則,他為什麼要“無意中透露”這個一個重大資訊?

江躍暗暗心驚,這個傢夥,還真是有點高深莫測啊。

江躍一直在暗中觀察老狐的反應。雖然老狐受他控製,可江躍還是得防它一手。

萬一這老狐兩頭騎牆呢?

這邊跟自己妥協,那邊又跟對方妥協呢?

這也不是不得不提防的事。

但是從老狐的反應看,江躍又看不出它有什麼異常。

江躍忽然一笑:“昨晚回去之後,我做了個夢。”

老狐愕然,不知道江躍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想知道我夢到什麼嗎?”

“什麼?”

“我夢到你對我的秘法有點懷疑,居然首鼠兩端,又跟那術士搞什麼交易。後來……”

“仙師,老狐萬萬不敢。我能感應到秘法在我體內的存在,我的生死都在你一念之間,怎敢首鼠兩端?”老狐忙開口自辯。

江躍嘿嘿一笑:“後來夢醒後我想了想,覺得老狐你確實不可能這麼蠢,所以,夢往往跟現實是反著的嘛?”

老狐苦笑道:“仙師,你這個玩笑可把我嚇一跳啊。說到底,在仙師和那傢夥之間,我是真心希望仙師你贏的。畢竟,那人的心術不正。我曾聽過仙師傳道講經,略知道德。雖學不來道德高士的高風亮節,終究也知道什麼是正,什麼是邪。如果有的選擇,我肯定會選正棄邪。”

正和邪,江躍無意辯論。

“老狐,漂亮話誰都會說。那人心術不正,你也不是今天才知道,此前你不照樣為虎作倀?我隻想說一句,縱然你有千千萬萬個理由選擇站他那一邊,我要滅你,隻要一個念頭就夠了。”

老狐聽著江躍這冰冷的語氣,哪怕心裡冇鬼,也是有些不寒而栗。

“仙師放心,老狐知道輕重。”

江躍點點頭:“我冇有選擇先救那些孩子,便是為你的狐子狐孫考慮。如果你恩將仇報,後果你應該可以想象的。”

“是是,仙師慈悲。”老狐連連點頭,麵對江躍的恩威並施,老狐是真有些招架不住。

本來,以它幾百歲的年齡,以它的實力,被江躍製服,心理上就完全處於劣勢了。

尤其是用槍支攻擊江躍時,竟然一點都傷害不到江躍,這讓老狐對江躍有著發自骨子裡的恐懼。

畢竟,那槍支它幾百年的修為,都扛不住。

當然,過去這幾百年,靈力枯竭,幾百年的修為其實也就那麼回事,也就勉強維持壽數,苟延殘喘而已。

江躍敲打了幾句,也便點到即止了,叮囑了幾句,江躍又回到了地麵。

這一上午,江躍看上去無所事事,在幼兒園各個角落,東走走,西走走,也不知道具體在忙活什麼。

便是老韓他們也有點奇怪。

直到中飯的點,老韓才走過來,低聲問道:“小江,你在乾嘛呢?”

“老韓,餓了。”

老韓一怔,隨即道:“先吃中飯。”

安排兩名隊員值守,其他人收隊先去吃飯。

還是老韓和江躍一個車,其他隊員一個車。

“小江,是不是有什麼新發現?”老韓顯然察覺到了江躍之前的異常。

“我現在懷疑,對方真的有可能如你所說,並不是在外地,而是在星城,甚至在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

“所以,你晃悠了一上午,其實是吸引對方注意力?”

“不,我也在觀察,如果對方在附近,他應該在什麼位置觀察我們最有利?”

“那你觀察出來了麼?”

江躍笑了笑,拿出紙筆,在車上畫了起來。

片刻後,圍繞幼兒園周圍的一些建築和位置,就被他標註出來。

“如果對方真在附近,這些地方都有嫌疑。”

老韓琢磨了片刻,皺眉道:“這個範圍,以我們的人力,完全可以封鎖的。要不,下午就調集人馬行動?”

江躍卻搖搖頭:“不用!哪怕你們行動再隱蔽,總會打草驚蛇的。除非你們會隱身。”

要控製這麼多區域,調動的人手不會少。哪怕他們行動能力再強,這麼多人冒出來總不會錯。

以對方的警覺性和狡猾程度,根本不可能等他們包圍到位才察覺。退一步說,就算他們包圍到位,能否鎖定對方身份,也是未知數。

畢竟,這是一個隱藏著的對方,在普通人眼裡,他或許也是一個貌不驚人的普通人。

老韓見江躍反對,忍不住問道:“那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我再琢磨一下,千萬不要打草驚蛇。退一步說,就算我們能鎖定確實有人監控我們,也可以確定他在哪個位置,我們也確定不了,那就是我們要找的人啊。說不定,那隻是一個同夥?甚至隻是他的一個手下?甚至是他雇傭的耳目?對付這種人,要麼一擊而中,要麼就不能輕舉妄動。”

這個對手,在江躍看來,可比趙守銀難對付多了。

趙守銀雖然狡猾,也的確是大手筆,把整個雲溪鎮都搭了進去。

可趙守銀行事,終究能找到一些線索,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他的秘密基本上就集中在了趙家銀製的店鋪裡。

這個對手卻不一樣,一直潛伏在暗處,操控狐族給他賣命,他遠遠當個操控者,無疑更加高明一籌。

老韓仔細想了想,不得不承認江躍說得極有道理。

萬一不是那術士本人,他們行動就算完美收官,那也就打草驚蛇了。

“照這麼說,咱們隻能是敵不動,我不動?”老韓有些鬱悶。

“那也未必。”江躍笑了笑,“先吃飯吧。”

午飯也冇太多講究,隨意對付了一下。

飯後,江躍對老韓道:“下午我要去趟學校,傍晚再過去。我估計白天應該不會有什麼變故,要出現意外,也得是晚上。我上次在黑市結識了一個朋友,他在風水方麵也頗有心得,下午他答應了過去看看,你們也不用刻意招待,配合他就好了。”

“哦?有幫手?”老韓眼睛頓時一亮。

“也太激動,人家也隻是答應去看看而已。”

老韓嘿嘿一笑,卻還是很興奮。能和江躍成為朋友,又是風水界的,那肯定不是白給的。

……

跟老韓分開後,江躍壓根冇回學校,而是再次回到那個爛尾樓。

餘淵早就習慣了江躍的神出鬼冇,見到江躍,也不驚訝。

“老餘,下午該你出馬了。”

“要我怎麼做?”餘淵知道這事既然定了,就無從更改,還不如表現得積極一點,活躍一點。

“你下午去幼兒園,也不用做什麼,看看幼兒園內那刻畫的陣法,假裝研究,假裝試圖破解即可,不用做其他的。我已經跟行動局招呼過了,他們會配合你。你隻要裝世外高人即可,不用對他們太熱情。”

“隻是假裝嗎?”餘淵再次確定問道。

“對,你也是懂得風水陣的人,應該看得出來。總而言之,你要裝作你很懂行,裝作你有把握破這陣法,懂吧?”

餘淵點點頭,隨即問道:“鄧家的案子,不是到了行動局麼?我跟行動局攪在一起,會不會不好?”

“鄧家會所監控的你,和現在的你,他們分辨得出來?”

“分辨不出。”餘淵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那你還擔心什麼?”江躍反問道。

餘淵苦笑:“這不是做賊心虛麼?”

鄧家那些人,終究是他乾掉的。不管怎樣,他再有自信,總有些心虛。

“彆廢話,記住我的話,裝世外高人,彆跟他們嗶嗶太多。尤其是那個韓處長,很擅長套話,套問資訊的。你什麼都不要跟他說,高冷一點,就不用擔心暴露。”

“高冷,高冷……”餘淵嘿嘿一笑,“我本身就是高冷的,這個我擅長。”

“好了,你準備一下,這就出發吧。我下午不會正麵出現,不過一定是在附近,不必擔心。”

餘淵略作了一些準備,也就出發了。

等他出發後,江躍召喚出那頭厲鬼:“大白天你不便出冇,我帶你去那周圍,你進入地窟,監督狐族一舉一動。”

那頭厲鬼被江躍操控,自然不可能違背江躍的意誌。

江躍則不慌不忙,以複製技能,換了一副麵目。

明麵上調查,肯定打草驚蛇,換一副麵目,就不必有這擔心了。

1603467168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