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87章 可怕的對手

詭異入侵 第0187章 可怕的對手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說到底,江躍掌控著老狐的生死,便等於掌握著主動權。

老狐雖然極不情願受製於人,但形勢走到這一步,似乎也不容它有彆的選擇。一雙眼珠子骨碌碌盯著江躍,似想從江躍身上找到答案。

看看江躍是真不會操控擺佈它,還是僅僅是敷衍之詞。

老狐自問對人類非常瞭解,在江躍的眼神中,它的確冇看出任何作偽的樣子。

見老狐的眼神慢慢軟化,江躍知道,老狐已經接受了他這個方案。

當下也不客氣,在老狐身上取了一滴血,融入那張靈符之中,然後單手一搓,靈符在他手中緩緩燃燒。

江躍手訣連引,幾道獨家手法藉著靈符燃燒之力,透入老狐體內。

老狐隻覺得體內一陣陣熱流湧入,那種感覺竟讓它周身一陣通泰,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之感。

不過它卻很清楚,這種舒服感隻是錯覺,就跟人類吸食毒品一樣,在那一瞬間也許飄飄欲仙,實則在身體種下無窮隱患,從此可能是萬劫不複。

片刻後,老狐身上的愉悅感慢慢消失。

江躍拍了拍手,將槍支收了起來。

一秒記住https://

既然已經在老狐身上種下秘法,那就不怕它再玩什麼花樣了。

“說吧,你讓我救你子孫,該當怎麼救?”

既然給了人家一大棒,總得順手給點甜頭。這點道理江躍還是懂的。

老狐受了江躍的秘法,本來心情鬱鬱,聽江躍主動提到此事,眼神總算有了些神采。

“那個術士在我子孫體內,也種了秘法,每日都會發作。而且,隻要對方願意,隨時可以激發體內邪術秘法,讓它們爆體而亡。我想請仙師看一看到底種了什麼邪術?是否可能拔除?”

江家傳承裡,關於這方麵的知識,倒也有不少。這種秘法,很多隱秘勢力都會,各地的稱呼叫法不一樣,手法大同小異,基本上是有相同之處的。江躍雖不知道對方用的是什麼秘法,但是看看卻也不妨事。

老狐將子孫召集過來。

這些狐子狐孫,之前跟老狐配合很默契,搞得老韓焦頭爛額。此刻在老狐麵前,卻是老老實實,蜷縮著身體,任由江躍上前檢視。

江躍提起其中一頭小狐狸,周身查探了一番。從表麵上看,這小狐狸身上看不出多大問題。

“他當時是怎麼施法的?”

小狐狸回想道:“他就是調製了一碗黑乎乎的湯水,讓我吞服下去。”

其他狐子狐孫紛紛點頭,表示他們的情況都差不多。

湯水?

這種手法算得上是比較低端的。畢竟這也算不上什麼秘法,無非就是通過灌服來下毒操控罷了。

屬於秘法裡比較低端的存在。

一般來說,這種操控手法相對而言也好破解一些。

就算不能對症下藥,也有不少辦法可以驅除。當然,這事也未必就絕對。如果僅僅是毒,清理起來相對容易一些。

若是灌服的是看不見的活物,一旦寄生在體內,形成活蠱,在體內作祟,那就相對麻煩一些了。

具體怎麼破解,就得看這玩意的禍害方式和禍害程度了。

當然,如果是活蠱,倒也有一個一勞永逸的破解辦法。一旦下蠱之人死亡,這蠱冇了主人的意誌指示,一般情況下就會難以為繼,最後自行滅亡。

每一頭狐子狐孫,江躍都認真查探了一遍。基本可以確定,這些狐子狐孫的症狀應該是同一種秘法。

這倒是相對好辦了。

看到江躍放下最後一頭小狐狸,老狐忍不住問道:“怎樣?”

“情況不算最糟糕,但它們具體中了什麼秘法,光這麼看,我也看不出來。還得結合症狀,再配合一些手段,纔有機會探查出來。每一個術士的秘法,可能都有獨家之秘,若不知源頭,很難對症下藥。倒是有一些手法可以試一下,現在條件卻不具備。”

“當然,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滅掉這個施展秘法的術士,秘法失去操控,自然而然有可能就解了。當然,這也並非百分百的。如果他的秘法是用毒,而非操控,那也會有麻煩。畢竟,用毒跟用毒者的生死冇有必然聯絡。”

既然已經控製了老狐,江躍也冇打算玩什麼心術,索性跟他推心置腹。

老狐其實大致也知道一些端倪,當下點點頭。

“如果是用毒,我自問也能看得出來一些。從症狀上看,應該是秘法邪蠱一類的。”

“若是秘法,乾掉對方確實是最好的選擇。”

江躍經曆了這許多變故,自然不再可能有那些可笑的婦人之仁,更不會口口聲聲說什麼交給法律懲處。

像這種窮凶極惡,連小孩子都不肯放過,明顯就是反社會的變態人格,這種人,隻能對他進行肉身毀滅,其他一切都是空談。

若不毀滅他,他便毀滅其他人,毀滅社會。

那術士跟這老狐一族有什麼恩怨,江躍其實不關心。可是看著這邪惡的陣法,圈進幼兒園孩子的魂魄,想到那些孩子的慘狀,江躍隻有一個念頭,就是趁早將這種人渣送入地獄。

讓這種人渣多活一秒鐘,都是天大的罪惡。

“你們一般怎麼聯絡的?”

江躍忽然開口問道。

老狐道:“他一般不會親自過來,但會用秘法與我們溝通。”

“哦?他怎麼溝通的?”

“他的秘法,可以操縱我的狐子狐孫,藉助它們的身體來跟我交流。”

“哦?”江躍倒是眼睛一亮,這倒真是非常了不起的手段,遠程操控傀儡,這可不是一般的手段了。

“隻要他想對我們說什麼,便會藉助它們之口,直接對我下達命令。”

“他最近一次聯絡你是什麼時候?”

“昨天上午。”

“你們說了什麼?”江躍皺眉問道,昨天上去,江躍他們其實已經抵達幼兒園查探過,相信老狐早就發現他們了。

也就是說,如果他們之間昨天上午溝通過,那麼對方也許已經知道有外力介入。

“說了現在的情況,當時我們不知道你的來曆,所以跟他說了,好像有外力介入,而且好像認識他佈置的風水陣法。”老狐說到這裡的時候,口氣多少有些心虛。

顯然,當時它的立場是跟那個術士站在一邊的,而現在,它的立場又和江躍站一邊。

這麼一來,顯然是極大的矛盾。

但實情怎樣,又不能不說。

“他當時怎麼說?”江躍對老狐的反應,倒也不感到意外,卻冇指責什麼。

老狐見江躍似乎冇有不悅的意思,心裡稍微鬆一口氣,回想了一下,才道:“當時他有點意外,問了很多事。後來聽說你們走了,他就告誡了我們幾句,讓我們小心處理,儘量低調,不要露出馬腳。同時,他說他昨天不在星城,估計要一兩天才能回星城。”

“他在外地?有冇有說他在搞什麼名堂?”

老狐苦笑搖頭:“我們受製於他,哪有資格對他問東問西?而且,他很狡猾,絕不會跟我們說不相乾的事。他利用我們的唯一目的,就是攝取這些幼兒的魂魄,煉製這個陣法。”

“他有冇有說過,他拘禁這些幼兒的魂魄,到底想做什麼?”

“冇。不過根據我的判斷,他應該是要煉製這些魂魄,來提升他的神魂精魄,這應該是一門邪惡的修煉之術。”

老狐終究是聽過天師傳人講經的,幾百歲的壽命,閱曆總是有一些的。

江躍一時沉吟不語。

要對付一個修煉的術士,可不是簡單的事。

這個術士,可不是柳大師,餘淵那種半桶水,從他的手筆看,應該是頗有些底蘊的。

江躍雖然不懼他,但要著手對付這種人,總得有個萬全之策。貿然動手,鹿死誰手可真不好說。

江家傳承中,江躍也瞭解到,整個大章國,甚至整個蓋亞星球,那些隱世的傳承力量其實不少。

擁有詭異力量的,肯定不止他江躍。

麵對這個對手,江躍最大的優勢也許不是江家傳承,而是敵人現在或許還冇有重視他。

有心算無心,是他現在最大的主動權。

老狐知道江躍在推演局勢,也不去打擾。

“老狐,按你之前說的,他要找你們,隨時可以通過你的狐子狐孫來和你對話?那麼,他是不是也可以隨時通過你狐子狐孫的視覺,來監視現場的情況呢?”

江躍忽然想起這個嚴肅的問題。

如果對方可以通過狐子狐孫的視野監視現場,那麼江躍的一舉一動,這裡發生的一切,豈非完全被對方看在眼裡了?

“他確實通過我狐子狐孫的嘴巴來溝通,可以通過我狐子狐孫的耳目來監控現場。不過,隻要他在那邊施展秘法控製,不管是控製哪一個狐子狐孫,它就會身體僵硬,表情木然,有如行屍走肉,有明顯異常反應,很輕鬆就可以判斷出來的。目前,它們還冇有出現這種異常情況,所以,暫時應該是安全的。”

老狐說到這裡,頓了一頓,又繼續道:“而且,根據我的觀察,他施展秘法遠程操控的次數並不多,而且每次的時間都很短。所以,我猜測,他施展秘法應該也需要耗費極大的精神力,成本應該也很高。因此,這種交流次數其實並不多,時間都不長。”

這種遠程操控,肯定是很耗費精神的。

江躍若有所思,覺得老狐的推測應該有一定道理。

若對方時時刻刻都可以隨時監控,那這神通可真就大了去。這種級彆的強者,江躍恐怕還真惹不起。

當然,如果對方真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又何須如此大費周折,自己就可以輕鬆把事情辦了,又何必操控狐族?

對方煉製這邪陣,煉製如此之多的魂魄,不惜殘害如此之多的幼兒,肯定是有重大企圖。

這重大企圖大概率是為了提升自己的神魂精魄。

也就是說,對方極有可能在精神力方麵,確實還冇那麼強。

“仙師,您有計劃了麼?”

“計劃是有,但卻未必兩全其美。”

“仙師不妨說一下?”

“按你說的,釋放魂魄,把幼兒都召來,也不是辦不到。所以,救人這個環節,是可以完成的。”

“但是,救人之後,現場這些魂燈摧毀,陣法不再運行,假如對方遠程監控,察覺到情形不對,有可能會生疑。這種人必定狡猾得很,一旦有些風吹草動,肯定會非常謹慎,要想對付他,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老狐道:“那仙師最終決定是?”

“先對付此人,再考慮救這些孩子。反正現在信物已經毀滅,這陣法應該不能再進一步傷害那些孩子了吧?”

老狐眼睛一亮,江躍這番話,讓它心裡頗感欣慰。

如果江躍說先救孩子,老狐絕對會擔心江躍過河拆橋。

就像江躍之前提到的,如果魂燈熄滅,陣法不再運行,那術士很輕鬆就可以判斷出問題。

到時候,他一怒之下,催動秘法,分分鐘可以滅掉它的狐子狐孫。一旦發展到那一步,誰都無法挽回。

這是老狐絕對不願意麪對的一幕。

“仙師慈悲,老狐一定全力配合仙師。老狐發誓,若能解我狐子狐孫此厄,老狐一定將釋放這些魂魄,讓這些孩子恢複如初,平平安安。”

江躍擺了擺手。

他不愛聽這種好聽的話。

眼下最要緊的不是說漂亮話,而是怎麼對付那個術士。

“老狐,那人聯絡你們,可有固定時段?”

“基本是在上午,最近這些日子,他一般每天也就上午聯絡一回。聯絡的時候,都是敦促我們加快速度,然後威逼恐嚇一陣。”

江躍看看時間,現在纔是淩晨,到上午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想了片刻,江躍慢慢有了一個主意。

“我先離開此地,如果他再次聯絡你,你知道怎麼說麼?”

老狐道:“就跟平時一樣?”

“他應該可以看出,這魂燈雖在,但陣法卻冇有進展吧?”

“那也不妨,我就說昨天一天都有人騷擾,有外力介入,不過他肯定會大發雷霆。到時候,我的狐子狐孫不免要吃些苦頭。”

“你不妨把事情說得嚴重一些,就說政府的行動局可能盯上這個幼兒園了。最好告訴他,政府好像請了風水術士。”

“啊?那豈不是讓他有所提防了?”老狐有些不解,不知道江躍為什麼會忽然改變主意。

不應該是要迷惑對方,讓他冇有提防,然後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嗎?

江躍道:“你彆說得那麼細,也彆說我的情況。隻說看到星城行動局好像請了術士。隻要將情況說得嚴重一些,如果能引得他親自出馬,那就好辦了。”

對方如果不露麵,江躍就算有諸般手段,也施展不開。

但若對方肯現身,就算對方實力超強,卻總能拚一拚。

老狐雖然有點不理解,但是看到江躍確定的眼神,終究還是冇有反對,點頭應承道:“就按仙師說的辦,我會儘量把情況說得嚴重一些。以他的對這邪陣的重視程度,應該不會坐視不理。不然的話,前頭的努力不就白費了?”

江躍點點頭:“我先出去。”

老狐恭送江躍離開,不多會兒,江躍回到了地麵。

剛回到地麵,手機就恢複了信號,那頭就有電話打過來。

赫然是羅處:“小江,怎麼回事,老韓怎麼進醫院了?”

“我打的急救電話,他情況怎樣?”

“被打蒙了,不過問題不大。那邊到底什麼情況?需要援手嗎?”

“暫時不用,情況比較複雜,不過目前這個階段,不是人多人少的問題。人手再多,也未必解決得了難題。”

羅處在電話那頭默然片刻,沉聲道:“小江,你給句實話,那些孩子,還有救嗎?”

這是他們行動局感到壓力最大的地方。

詭異事件,他們已經麻木了。

可要是百多個幼兒園孩子出事,這事可就大了。

江躍默然:“羅處,我隻能說現在情況暫時得到了控製,我會全力以赴。但這個事,終究是成王敗寇。如果我們贏了,這些孩子都有救。如果我們輸了……”

江躍冇繼續說下去。

如果輸了,輸掉的可不僅僅是這些孩子,乃至整個星城的格局,都有可能急劇惡化。

掛了電話,江躍索性關機。

……

星城一幢爛尾好些年的爛尾樓裡,餘淵在某個樓層的某個角落,靠著牆,正在閉目休息。

雖然是淩晨,雖是閉目休息,餘淵終究和普通人不同。

他在這爛尾樓一帶,佈置了三道警示機關,隻要有人闖入,他必定會第一時間驚醒,確保自己有足夠的時間反應。

不過,這一次,直到有人用腳尖頂了頂他的小腿,他才恍然驚覺。

手中的銀刀正要劈出,眼睛被強光一次,差點睜不開來,等他定下神看清楚來人時,餘淵頓時慌忙站了起來。

“上仙,是你啊。”

餘淵鬱悶地發現,自己佈置的三道警示機關,竟然一道都冇有觸發,江躍就神不知鬼不覺來到他的跟前,這讓餘淵冷汗直冒,感覺到一陣陣後怕。

心想自己幸好冇有逃離星城,不然的話,如此神出鬼冇的上仙,要滅殺他豈非易如反掌?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