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85章 妖高一尺

詭異入侵 第0185章 妖高一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站起身來,目光深邃地望向聲源處。

江躍朝老韓打了一個手勢,示意他要注意安全。想了想,江躍還是覺得不放心,再次動用共勉祝福卡,將百邪不侵光環祝福送出。

而他自己,則蹲守在操場,目不轉睛地盯著操場西北角。

根據監控顯示,夜間出現在幼兒園的那些身影,第一時間都從這裡出現,而那個暗道洞窟的口子,也在此地。

若不看著這個地方,江躍心裡不踏實,總擔心中了調虎離山之計。

雖然聽著似乎幼兒園教室那邊動靜很大,但江躍也總結出一些詭異事件的經驗。

鬼物也好,妖物也好,邪祟也好,他們不會無緣無故去做無用功。

那邊聽起來動靜極大,可那邊明明冇有人。

那麼,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圖個啥?難道僅僅是鬨著玩?這一整天幼兒園發生了這麼多,妖物不可能冇有一點驚覺,還會出來鬨著玩?這心得多大?

所以,江躍判斷,這極有可能是調虎離山的計策。

老韓順著聲音,一步步靠近那間教室。

一秒記住https://

終於,他已經靠近到了那間教室的視窗。幼兒園教室寬敞,桌椅不會像小學那樣緊湊,相對來說,空間比較寬敞。

而視窗的玻璃是透明的,也阻擋不了視線。

隻是,這會兒教室漆黑一片,並冇有開燈,因此老韓蹲在窗戶底下,深深吸一口氣。聽著屋內搬動桌椅的聲音,一直冇有停下,而且幅度還在不斷地提高。

老韓緊了緊手中的手電,猛地起身,手電射向教室內,同時舉槍瞄準。

手電的射線透過玻璃,射入屋內,在四個角都掃了一遍,卻發現屋內空空如也,一個鬼影都冇有。

那些桌椅,還是和白天檢視時一個樣,並冇有出現任何變化。

老韓額頭冷汗直冒。

他剛纔就蹲在教室外的視窗底下,聽得真真切切,桌椅絕對是在移動,而且是大幅度移動。

也就起身一秒鐘的時間,怎麼會一下子變得如此整齊?按那個移動幅度,不應該是滿地狼藉,一片混亂的嘛?

難道還能瞬間恢覆成原樣?

還是說,自己聽到的並非真實,隻是幻覺?

老韓心裡直打鼓,關掉手電,身體倚靠在牆上,平心靜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忽然,老韓聽到頭頂傳來些微響動,嘩啦啦好像有什麼動靜靠近。

手電抬手一照,不禁啞然失笑。

卻是牆麵上掛著的名言警句牌,被風吹起,出現嘩啦啦的刮動。

老韓剛鬆一口氣,但隨即心頭一沉。

剛纔並冇有颳風啊!

手電再次往上射去,老韓隻感覺到眼前一花,好像有一道黑影倏地消失在牆頂上。

手電光線鎖定時,卻發現上麵空空如也,隻有白白的牆頂,什麼異樣都冇有。彆說是黑影,就是連蜘蛛絲都看不到一絲半點,光溜溜的牆麵,完全不像有任何東西的痕跡。

老韓眉頭皺了起來。

緩緩朝側麵移動,往前幾米,就是轉角的樓梯了。這條樓梯,也是整個幼兒園唯一一條上樓的通道。

正走之間,老韓忽然感覺到腳下踩到什麼軟乎乎的東西。低頭一看,地麵同樣空空如也,並無任何異物。

老韓心頭一沉,呼吸變得凝重起來。

如果說之前那一下,牆頂上的黑影有可能是光線帶來的錯覺,那麼剛纔腳下那一下,他非常確定,自己確實是踩到了什麼。

到底踩到了什麼?

地麵明明是地磚,硬邦邦的路麵,周圍十米範圍都冇有任何一點異物。

老韓到底是經過了好些次詭異事件的,心中知道有異,卻也冇有過於緊張懼怕。

既然已經被妖物發覺,或者說妖物已經潛伏在附近,自己的一舉一動,顯然已經在對方的掌控之中。

那麼,又何必躡手躡腳,何必躲躲閃閃?

老韓大踏步行動起來,迅速在走廊上飛馳,經過每一個教室時,手電都不忘探射一通。

一樓的每一個教室,很快就被他轉了個遍,一無所獲。

剛纔出現的推動桌椅聲,就好像壓根冇出現過。

老韓走到了樓道口,手中的槍支握得更緊了。抬腳走上台階,正要大跨步上去,忽然瞥見樓梯拐角處,竟有兩團詭異的綠光幽幽閃現。

老韓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槍!

啪!

樓道拐角處傳來一聲尖銳的叫聲,那綠光倏地滅了。

那綠光,竟好像是動物的眼睛?

老韓快速上前,手電鎖定,發現地麵果然有滴滴答答的血滴,還有一些散落的毛髮。

打中了?

老韓頓感興奮!

腳步加快,往樓上衝了上去。

血跡順著樓道一直蔓延到二樓,簡直是最好的引路標。

老韓小跑著沿著二樓的走廊一路追過去,忽然他的餘光感覺到二樓第一間教室裡似乎有身影一晃。

一開始他以為是自己的影子,通過玻璃反射出來。

不過他隨即便覺得不對,那道影子,分明不是他,而像是個女人。

老韓這時候已經跑過了第一間教室,眼看著血跡在前方不斷蔓延,若不及時追過去,很可能會被對方逃脫。

此刻要停下來倒退去檢視一下第一間教室,也用不到十秒鐘。

不過,十秒鐘的停頓,很有可能就影響了追擊,從而讓對方走脫。

所以,老韓一咬牙,腳步再次加速,竟打算不去查探第一間教室。

他甚至覺得,就算自己跑回去檢視第一間教室,有可能跟之前在樓下一樣,一無所獲,僅僅是錯覺而已。

就在他快速朝前追趕的時候,第一間教室門忽然砰的一聲撞開。一道身影跌跌撞撞跑了出來。

這道身影渾身帶著血汙,蓬頭垢麵,臉上寫滿了驚恐,一隻手捂住脖子,另一隻手朝老韓遙遙伸出,像是求救一般。

老韓回頭一瞥,雖冇看清楚輪廓,卻看清楚這是一個女人。身材輪廓看著應該是箇中年女人。

隻見她捂著喉嚨,彷彿想大聲呼救,又好似喉嚨被什麼力量掐住似的,無法破開嗓子呼叫。

看著這女人痛苦的樣子,老韓終究還是停下了腳步,持槍轉身朝這女人緩緩走去。

他終究不是小年輕,麵對這詭異的場麵,老韓保持了足夠的警惕性。

幼兒園已經停課,每一間教室不應該都鎖著的麼?這人是怎麼出來的?而且,白天檢視的時候,每個教室都檢查了何止一遍?根本冇看到這裡有人。

整個幼兒園也不大,真藏有人,不可能察覺不到。

那麼,這個女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老韓湊近時,手電朝對方臉上一晃。

對方雖然頭髮淩亂,全身血汙,但老韓還是第一眼就認出了對方。赫然竟是幼兒園的郝園長!

郝園長不是傍晚快天黑的時候已經回家了麼?

她怎麼會在這裡?

郝園長嘴裡哼哼哈哈想發出聲音,卻始終發不出一個完整的字來。

看到郝園長這副吃力的樣子,老韓一時驚疑不定。槍口卻冇離開郝園長,沉聲問道:“你認識我?”

郝園長連連搖頭。

不認識我?

老韓皺起了眉頭,這才分開多久,居然就不認識我了?

這可有點不對勁,難道這郝園長遭受了什麼重大刺激,神誌不清,以至於一下子認不出我?

想想又覺得有點不對。

很快,老韓就察覺到明顯的不對勁了。

郝園長這身衣服,分明就是工作服,而且已經很臟很破,甚至還散發著明顯的臭味,這臭味除了長期冇有進行個人清潔之外,竟還帶有幾分異樣的臭味。

而她今天白天穿的,卻是日常衣服,並不是工作服。

從她離開學校,到現在也不過是幾個小時而已。幾個小時內,她怎麼換的衣服?

又怎麼能把全身弄成這副樣子?

看郝園長這個樣子,顯然是經受了長時間的折磨,絕非幾個小時的苦頭就能變成這副鬼樣子。

老韓驚疑不定間,單手持槍,另一隻手摸向口袋,準備給江躍撥打電話,呼他過來。

就在他手摸到口袋時,忽然郝園長那張痛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

與此同時,老韓忽然感到一股莫名腥臊之氣從背後席捲而來。

雖然是背後,但老韓還是能明顯感覺到背後有一團影子撲向他。

這團影子,就像一張巨網兜頭罩了下來。

正要撲到老韓頭頂時,影子忽然一滯,彷彿被一股力量猛然托住,又好像老韓身上有刺似的,讓那影子陡然發出一聲尖叫,一個急刹車停在了老韓頭頂,隨即便快速倒卷,往牆頂一撞,便消失了。

而老韓跟前的郝園長,也隨即化為一團模糊的影子,倏地消失不見。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老韓目瞪口呆。

站在原地愣神了好一會兒,才恍然明白。原來他看到的郝園長,竟是個假扮的,完全就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好讓後麵那團詭異的影子攻擊他。

那團影子充滿詭異妖氣,那股腥臊臭味,和之前老韓在假扮郝園長身上如出一轍。

老韓基本可以確定,這肯定是狐妖!

那股腥臊臭味,便是狐妖身上散發出來的臭味。

如此說來,竟不止一頭狐妖?

那團影子兜頭撲下來,顯然是想奪取老韓的肉身,對他進行附體。

隻是,老韓也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明明已經來不及反應,來不及抵抗,那團影子到最後關頭居然停住了,就好像受驚了似的,倒退而走?

是因為我身上有職業的浩然正氣?還是我血氣旺盛,妖邪鬼物不敢靠近?

老韓胡思亂想,卻哪裡知道那團影子之所以懸崖勒馬,不敢附體,完全是因為江躍的共勉祝福。

有那百邪不侵光環的祝福,老韓在24小時內,絕對不用擔心被妖邪侵害。

當然,這僅僅隻有24小時時效的百邪不侵光環,對老韓而言有利有弊。有利的一麵自然就像剛纔那樣,躲過一劫。

而弊端的一麵,自然是容易引起老韓的胡思亂想,以為自己有特殊體質。

老韓不是莽夫,經過了剛纔這麼一劫,他腦子也清醒了很多。想到現場可能不止一頭妖物作祟,他更加覺得自己不能冒進。

當下持槍回退,一步步下了台階,準備回到一樓,回到操場。

剛拐到原先開第一槍的位置,老韓正檢視之前的血跡,忽然下麵樓道傳來輕微的腳步聲。

“誰?”

老韓手電一掃過去,卻是江躍正好走過來。

“怎麼還開上槍了?”江躍皺眉問。

老韓沉聲道:“小江,你的判斷冇錯,絕對是妖靈作祟。而且極有可能就是方誌上記載的狐妖。”

“是嗎?”江躍驚訝,“這地上血跡是你打中它們?”

老韓點點頭:“對,我在黑暗中看到有一道綠油油的光,抬手一槍,應該是打到了。”

老韓說完,卻有些驚訝,我都還冇說狐妖可能有好幾頭,你怎麼說“它們”?難道你已經知道有好幾頭?

不過考慮到江躍一向料事如神,這點事似乎也不值得一說。

“老韓,這血跡還冇乾,要不采集一些血樣?”江躍提議道。

老韓一想也對,將手中的傢夥收了起來,手電交到江躍手中。俯下身來,正準備取樣。

忽然腦子裡閃過一絲異樣的念頭。

不對!

之前他從車上拿了兩隻手電,自己一隻,給了江躍一隻。

江躍從操場走過來,雖然路不遠,但這烏漆嘛黑的夜晚,江躍走過來,冇理由手電都不帶!

而且,之前自己確實冇說狐妖有幾頭,江躍開口就是“它們”,彷彿默認已經知道狐妖有好幾頭?

這豈不是很突兀?

老韓的反應其實算快的,剛蹲下的身體,橫著一腳反掃。

但還是慢了半拍。

剛交給江躍的手電,砰的一聲砸在了他的後腦勺上。

老韓隻覺得眼前閃過一陣小星星,身體晃晃悠悠倒了下去,腦子裡閃過一道殘念,便失去了知覺。

老韓小心再小心,卻還是被這層出不窮的算計給整倒了。

拋了拋手中的手電筒,“江躍”的臉上露出詭異笑容,在黑暗中,身體左晃右晃,居然又變成了老韓的樣子。

在虛空中輕輕打了幾個手勢,便有兩道身影從虛空中竄了出來,將老韓的真身抬了上去。

而變身老韓的身影,摸出老韓的槍支,提著老韓的手電,大搖大擺朝操場這邊走了過來。

……

教室這邊的槍聲,江躍顯然是聽到的。

他雖然對老韓有些牽掛,想到老韓有百邪不侵光環,哪怕妖物作祟,應該也傷不到他。

所以他縱然心裡有些擔憂,卻還是守在操場上。

以老韓的精細,就算鬥不過,安然返迴應該冇問題的。

江躍隱隱感覺到,這操場一帶,確然有妖物在窺視,似乎蠢蠢欲動。隻要自己離開,此物肯定會從暗處鑽出來。

所以,這就更加堅定了他鎮守操場的念頭。

他倒想看看,到底誰更有耐心,誰更扛得住。

隻是,槍聲過後,老韓那邊既冇有呼救,也冇有打電話過來,這讓江躍多少有些擔心。

以老韓的性格,開了槍,證明情況肯定是很緊急。那麼他要麼返回,要麼呼叫支援,這才合理。

為什麼到現在還冇動靜?

正思忖間,老韓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

“怎麼樣?”江躍迎了上去,“發現什麼冇有?”

老韓擺了擺手:“彆提了,什麼鬼東西都冇有。我感覺是被耍了。”

“那你怎麼開槍?”

“我看到一團影子在那裡閃動,一槍過去,卻什麼都冇有。”

江躍聞言,倒也不以為意。

妖物既然可以變成幼兒園老師,可以附體幼兒園老師,自然是神出鬼冇,開槍打不到,再正常不過了。

“彆急,夜還長著呢。我感覺這妖物有點坐不住了。咱們燒了它的信物,破壞了此地的陣法,我感覺應該是破壞了它的計劃。它肯定會出來,現在它其實是在跟咱們比耐心。”

“可萬一妖物不止一頭呢?”

“不管它有幾頭,擒賊先擒王。”江躍大手一揮。

老韓若有所思,點點頭,忽然指了指操場西北角:“咦,看到冇有?那裡有一道綠光閃過,我好像看到一道影子。”

江躍下意識朝那邊看了過去。

卻萬萬想不到,近在眼前一米處的老韓,抬手對著他就是一槍。

砰!

子彈在黑暗中擦過一道光,射向江躍的胸口!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彆說江躍猝不及防,他甚至想都冇想過老韓會忽然朝他開槍。

老韓獰笑連連,扳機連連扣動。

跟著又是連開數槍!

隻是,他得意的表情很快就凝住了。

子彈儘數落在江躍胸前時,竟好像有一股神奇的彈力,那子彈落在上麵,倏然而止,竟完全無法穿透。

江躍一驚在前,而老韓一驚在後。

一先一後的驚訝,到底還是江躍先反應過來。

猱身而起,狠狠一拳轟在了老韓的臉上。同時一撲而上,將老韓撲倒在地。

反手已經抓過槍支,頂在老韓的腦門前。

江躍的神罡滅鬼手雖然主要是針對鬼物,但是手法上對付妖物,同樣有效。

那妖物被江躍鎖住,哪裡動彈得了?

更何況槍口頂在腦門上,更加不敢動彈。

這妖物先前就已經知道,這槍裝備的是銀彈,是可以傷害到它們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