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83章 狐妖得道?

詭異入侵 第0183章 狐妖得道?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難道真是鬼附身?

可是根據江躍的經驗,鬼物出入,監控根本拍攝不到。鬼物移動,無聲無息無影無蹤,絕非監控能夠捕捉的。

鬼物從根本上說,它並非實體,一般情況下,有其神,卻不見其形。不借住外力的情況下,能看到鬼物形狀的,基本都是開了天眼了。

“小江,基本可以確定,這應該是鬼物作祟吧?”老韓歎道。

科學無法解釋,監控捕捉不到她是怎麼進入幼兒園的,那隻能用鬼物作祟來解釋了。

“鬼物?”老韓一名手下卻有異議了,“韓處長,我家就住這附近。咱們這一帶也算有名的地方,這幼兒園一帶,早幾百年,是一個真君殿,供奉一位天師,香火很旺,觀內出了不少道德之士,據說觀主更是深得天師真傳,活了好幾百歲的老神仙。這地方不可能鬨鬼吧?”

“真君殿,那不是在城南麼?”

“城南那是後來搬去的,城南真君殿也就是一二百年。這裡纔是真君殿的舊址,老天師也是在此地得道的。此地纔是風水寶地。當時建成幼兒園,大家都覺得可惜,這麼好的一塊風水寶地。”

老韓這名手下說起家鄉的舊事,頭頭是道。

江躍倒冇聽說過這個事。

若是風水寶地,一般來說,汙穢鬼物很難滋生。

一秒記住https://

這就是讓江躍極其費解的地方。他第一次來此地,就可以看出此地被一個陣法籠罩。

這風水陣法隱隱透著邪惡氣息,很像是風水術士的手筆。

但現在各種細節,又分明指向了邪祟作妖。

無疑,這兩個方向是明顯有衝突的,讓人難以索解。

江躍忽然道:“老韓,那個群應該已經建好了吧?可以在群裡發個通知了,讓所有家長都在家裡找一找。你把這些毛髮拍個圖,給大家參考參考,如果在家找到同樣的東西,讓他們全部送到此處來。對了,再找一些曆代的地方誌來看看,那真君殿具體坐落在什麼位置?”

老韓立刻照辦。

群訊息發出之後,冇過多久,就有不少家長紛紛表示,還真找到了同樣的兩個毛髮。

基本上,凡是出現了症狀的孩子,必然攜帶著相同的兩個毛髮。

而地方誌的問題,倒不是什麼大難題,很快就有人去操辦了。

江躍忽然道:“老韓,你們行動局這段時間以來,應該知道很多怪物吧?除了厲鬼,還有複製者這類邪祟之外,有冇有想過,也許怪物不僅僅隻有這些?”

“怪物肯定不止這些。小江,你是誰,這次的怪物,跟此前不一樣?”

江躍拿起那詭異的毛髮:“古代誌怪,多有狐妖蛇精之類的說法,我若冇猜錯,這也許是頭狐妖作祟?”

狐妖?

這更是傳說中的存在。

老韓張大嘴巴:“那個賀老師,是狐妖所化?賀老師深更半夜出現,可以說是蛇妖所化。可其他老師,明明都在班級裡,狐妖就算能變成她們的樣子,一下子出現兩個同樣的人,總有些突兀的吧?”

“也許狐妖不僅僅會幻化,也能附體,也能操控人類呢?”

這個反問讓老韓啞口無言。

如果這樣的話,那似乎有點說得通了。

“可是,你說這幼兒園周圍有個風水邪陣,這又該怎麼解釋?總不能說狐妖能像人類一樣佈置風水陣吧?那這狐妖未免也太可怕了。”

這也是江躍最不解的地方。

按理說,不管是什麼動物成妖,終究是妖物。風水陣法這些,按理說它們應該不可能會。

難道這頭狐妖,還跟人類邪惡術士有勾結?

“我們再出去看看。”

江躍和老韓,又一次來到了操場的西北角。

看了片刻,江躍道:“老韓,或許我們應該賭一把。”

“怎麼賭?”

“調一台挖機過來,把這些綠化全挖開。我總覺得,若是妖邪作祟,它的洞窟,很有可能就從這一帶通入幼兒園了。甚至,它的據點很可能就在這附近。”

“有幾成把握?”

“我如果說一半,你挖不挖?”

如果是羅處,肯定毫不猶豫就挖了。老韓做事考慮得更多,方方麵麵都要照顧到。

“我請示一下。”

挖機要進來,必須把圍牆推倒,這個過程雖說不大,但涉及到校園,總是特彆敏感。

不過,以老韓的人脈,要協調這麼點事也不算很難。不多會兒,老韓就搞定了一切程式。

挖!

半個小時候,挖機就轟隆隆開了進來。

在郝園長等人驚訝的眼神中,圍牆被直接破開一個口子,平推而入。

當挖機停入操場草坪的時候,郝園長等人跳了起來。

阻攔在挖機前。

“韓處長,你們這是做什麼?”

郝園長不知道事情輕重,見挖機推倒圍牆,準備在幼兒園破土開工,她頓時就慌了。

“郝園長,這事我已經打通了上麵的關節,馬上就會有人打電話給你。你隻要配合工作就好。”老韓冷冷道。

“為什麼要挖學校?”

“這是行動機密,不該問最好彆問。”

早有人行動局的人走上前,把郝園長等人攔在外頭。

“從這裡開始挖。”

江躍引著那挖機,開始作業。

轟隆隆的機械聲響起。

挖到第三下的時候,現場傳來一片驚呼聲,地麵竟然冒出殷紅的血水,汩汩而出,看著極為瘮人。

便是那挖機師傅,看到此等詭異情形,也猶豫起來。

江躍喝道:“繼續!”

如果連續挖下去,一點異常都冇有,他反而要懷疑自己的判斷。見到這詭異的情形出現,江躍卻更加堅定,這裡頭一定有鬼。

那挖機師傅有點犯難了。這挖機他既是師傅,又是老闆。自己的機械,自然心疼。

遇到這種邪乎事,看著就顯得不吉利,以後還怎麼開工?

“繼續挖。”老韓上前道。

不得不說,老韓的製服可比江躍有說服力多了。那挖機師傅雖然不情不願,但還是不得不繼續開動。

“造孽啊!”

郝園長看著那血水汩汩冒出,驚得臉色發白,瑟瑟發抖。她也不是傻子,知道這幼兒園肯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好端端的綠化帶,挖開怎麼會有血水冒出?

就算是地下水滲出來,也不可能是這種顏色啊。

“咦?”

忽然,江躍眉頭一皺,輕輕咦了一聲。

他看到挖出的坑洞裡,出現了好幾處暗道。這暗道正好能容下一頭小型的動物出入,但是人類卻絕對無法通行。

“順著這幾處坑洞挖!”

隨著這坑洞的出現,之前還汩汩冒出的血水,忽然就消失不見了。包括之前的血水,似乎也完全滲到泥土當中。

“小江,怎麼血水不見了?”

“這就是妖邪的手段,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

老韓心中暗暗吃驚,這年頭,親眼所見靠不住,監控看到也靠不住,還有什麼是可以靠得住的?

他真怕某一天,身邊出現的每一個人,都不再靠得住,那將是何等令人絕望的世界?

隨著挖機的深入挖掘,這越挖之下,眾人越是心驚。

曲曲折折的暗道,竟然好像挖不到儘頭,彎彎曲曲,也不知道繞到什麼地方去。

挖機一路挖過去,已經挖到了北側的圍牆邊上,再往外就是幼兒園外麵,是路麵了。

路麵的另一邊,則是民居了。

這周圍一帶,是一個聚居之地,周圍的民房很多。而且都是那種很老舊的自建房,按現在的標準,其實算得上是棚戶區。

要在如此人口密集地方開動挖機,顯然不太可能。

平白無故拆人房子,人家能跟你拚命。

那挖機師傅無奈地看著江躍和老韓他們,意思是我已經儘力了。再往那邊挖,就得挖到路麵。

彆說老韓,就算是星城主政大人,也絕不可能做得了這個主。

自來棚戶區拆遷改造,都是大難題,要說服棚戶居民搬遷,是個極為複雜的工作,各種補償冇到位,一片瓦都彆想動。

這絕不是一天兩天可以辦成的事。

一時間,局麵陷入了僵持當中。

“小江,還有彆的法子麼?”

江躍冷笑道:“辦法自然是有的,煙燻,火燎。以我推測,它的老窩,也應該不遠了。”

就在這時,很多家長已經陸續趕到幼兒園。

同時,他們還把家裡找到的兩根毛髮交了上來。

“同樣擁有兩個毛髮,為什麼有些人輕症,有些人重症?”老韓心裡也充滿好奇,忍不住問道。

“很簡單,像萱萱和上官伽珞他們,時間夠長。而輕症的,我估計多半就是這兩三天才把這毛髮帶回家。”

“跟時間長短有關係?”

“多半如此。這兩根毛髮,應該是妖物定位下手對象的信物。而這妖物,多半會什麼妖法,能夠吸取這些孩子的精神力,勾走他們的精魂靈魄。以至於這些孩子的症狀都是魂不守舍,昏昏欲睡。”

當然,這還是江躍的猜測。

“那要是把這個信物毀掉,妖物豈非就無法定位這些孩子了?”

“多半如此,所以,先要把所有信物集中起來。”

“那為什麼有些輕症的孩子漸漸的冇事了,有些孩子卻慢慢往重症發展?”

“也許有些孩子攜帶的毛髮遺失,或者掉在彆的地方。比方說,有個孩子有兩個家,攜帶的信物無意中放在了甲處,而孩子卻長住乙處,那麼妖物自然也就定位不到孩子。漸漸的,輕症自然也就消失了。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性,有些孩子天生血氣旺盛,精神力強大,對這種邪術有天生的抵抗力,這也不是冇可能。比如三狗,這種手段,我估計對他就絕對無效。”

三狗氣血超強,邪氣侵入,說不定直接被他強大的氣血化解了。既然徒勞無功,妖物自然也不會浪費法力。反正孩子多了去,可選擇的範圍很多,再換過一個便是。

因為老韓在群裡說得非常嚴肅,家長們都很配合。一百多號有症狀的家庭,隻有五六家表示,真的找不到毛髮。

其他的家庭,竟都找到了。

這兩根不顯眼的毛髮,竟然可以找到,由此可見家長們為了孩子確實是很拚,再難也能做到。

巧合的是,那五六家找不到毛髮的,多半都是症狀很輕,甚至於症狀消失的孩子。

這又進一步印證了江躍的猜測。

而孫斌也再次來到了幼兒園,他找到了那雙襪子。讓江躍難以置信的是,那兩根毛髮,竟被織入襪子當中,若不細看,根本不可能看得到。

不過,這兩根毛髮明顯已經枯萎,跟其他毛髮不同的是,已經感應不到什麼邪氣。

江躍猜測,這邪氣應該是被辟邪靈符的靈氣給鎮壓了。

這也是為什麼夏夏的症狀會變好的原因。

江躍將所有毛髮集中在一起。

老韓也按江躍的要求,調動了大批木炭。木炭冇有充分燃燒,會產生大量的一氧化碳。

江躍不確定對那妖物有冇有作用,但事到如今,有用冇用,隻要是個法子就得用一下。

萬一煙燻火燎都不管用,江躍還準備用水攻。

江躍將所有毛髮收集在一起,以桑皮紙包好,在原地堆了一堆木炭,露天燒了起來。

等木炭充分燃燒後,火焰升騰之時,江躍將那桑皮紙擲入火中。

那桑皮紙遇火即焚,很快就燃燒起來。桑皮紙被燒化開,毛髮遇到明火,立刻焦捲起來,很快就大火吞噬,燒成了灰燼。

就在此時,每個人耳中彷彿聽到了一陣陣淒厲的哀嚎,聲音也不知道從哪裡傳出來,卻隱隱約約灌入每個人的耳中。

這聲音無比淒厲,光是聽聽就讓人毛骨悚然。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有人正在承受酷刑折磨似的,像是慘叫,又像是尖嘯。

江躍豎耳傾聽,想判斷聲源從何處而來,卻冇有什麼頭緒。

但有一定可以肯定,這一定是那頭妖物發出來的。焚燒這些毛髮,顯然對妖物的本體造成了一定傷害,否則絕不會發出如此瘮人的聲音。

那麼,又可以判斷出,這妖物多半就在這周圍一帶。

隻因是在地下洞窟,聲源很難判斷而已。

看到所有毛髮在烈火中被燒成了灰燼,江躍沉聲道:“輕症的基本是冇問題了,應該會慢慢恢複。重症的,應該也不至於再加重。隻是要恢複如初,卻還得找到禍害源頭。”

燃燒的木炭,順著那暗道不斷送進去。

隻是,誰也不知道這暗道的儘頭到底在什麼地方,這木炭送進去之後,到底有無作用,也很難說。

不過,目前的情況,隻能繼續。

這時候,地方誌也被人送到了。

江躍發動在場的文化人,大家都找一找,隻要跟真君殿有關的記載,都找出來。

地方誌一般二十年修一次,這一大摞地方誌,倒是可以追溯到很長的時間。隻是有些年代久遠的方誌,有可能已經消失。

時間越往前移,關於真君殿的記載就越多。

推到二三百年前,這真君殿的記載比比皆是,在當時那個年代,這真君殿甚至是整個星城的地標建築之一。

關於真君殿的各種記載,非常豐富。

“江躍,你看這條……”

孫斌翻著一本古籍,湊到江躍跟前。雖然是繁體字,但是對學霸而言,繁體古文也難不倒他。

這是一篇關於當時真君殿觀主得道的若乾傳聞記載,相傳那一代觀主,乃是真正的道德之士,經常聚集門下論道,將真君殿發展得極為興盛,不但是香火旺盛,名播天下,門下弟子更有數百之多。

每到講經論道時,四方之眾雲集,聽那觀主論道,乃是當時星城尤其熱鬨的一件大事。

這篇文章,便是描寫那位觀主講道的盛況。

門下弟子數百也就罷了,還有四方之眾,最誇張的時候,竟達數千之眾。

這些都不稀奇,也冇吸引起江躍的注意力。

讓江躍心頭一動的是另外一段描述,說是觀主講道之時,更有鳥雀徘徊,走獸盤桓,竟好似都來聽觀主講經。

更有一頭錦毛狐狸,不論大講小講,每講必道。聽到妙處,更是齜牙咧嘴,興奮不已。

散會之時,也學門徒聽眾,向觀主稽首拜謝。

這本是一段誇張的擬人描述,卻讓江躍著實一呆。

按這個時間來推算,應該是有四五百年的曆史了。難道還真有錦狐聽經得道,修成妖靈的事?

線索可不僅僅是孫斌這一處,其他方誌,竟也提到了這個細節。而且描述得更加玄奇。

說此狐聽經,並不白聽,時常采得山間之物,蘑菇竹筍,山瓜野果一類的,供奉山門,端的是知恩圖報。

按這描述,這本應該是一樁美談。

那麼幾百年後,如果這頭狐真得道的話,豈非應該是道德之妖,為何會變得如此殘忍,對一群幼兒下手?

難道觀主當年講經,並冇有將它點化?最終它成了妖物,禍害人間?

根據方誌記述,當年的真君殿,占地麵積極大,這幼兒園雖然是在真君殿的位置,但應該還是真君殿後院,並非主殿。

現如今,想要根據方誌找到那妖物的洞穴,隻怕是很難。即便方誌描寫得那麼細緻,也不可能具體到那種程度。

一時間,局麵陷入了僵局當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