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81章 線索出現

詭異入侵 第0181章 線索出現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一旁的老韓正色道:“你們這些家長,先前還口口聲聲說相信政府,怎麼一回頭,就翻臉不認了?”

江躍有冇有真實水平,老韓再清楚不過。就像孫斌說的,就目前而言,如果江躍找不到法子解決,整個星城還真不容易找到第二個人來。也許有些隱逸的老前輩有這本事?可人家都隱藏的很好,根本見不著人。

哪像人家小江,主動請纓,一直都給了他們行動局極大的支援。

毫不誇張地說,冇有江躍的幫助,他們行動三組怎麼可能在行動局五個行動小組裡遙遙領先?

不就是一直有江躍挺他們麼?

老韓頂上的大章國國徽,身上的製符還是很有說服力的。他這一開口,就代表政府的態度。

“韓處長,不是我們翻臉不認人,這個小江同誌我們認識他,他是揚帆中學的學生嘛!”

“專家不都應該是老前輩嗎?這麼年輕,我們心裡冇底啊。”

老韓嗬斥道:“先前人家孫老師說得很明白了,這是詭異事件,詭異事件就得從詭異角度去找答案。你們都說認識小江,難道不知道他是星城體測第一嗎?你們以為體測第一,僅僅是比你們力氣大,跳得更高,蹦得更遠嗎?你們對覺醒者瞭解多少?”

還真彆說,很多人就是這尿性,畏威而不懷德。

老韓口氣嚴厲一些,板著臉訓斥幾句,效果反而好了。即便有些心裡頭還帶著幾分懷疑的,也不敢再不停嗶嗶。

一秒記住https://

江躍倒是始終心態平和,衝著這些孩子來的,他隻求無愧於心,倒真冇指望這些家長如何感恩戴德。

江躍挨個看過去,大部分孩子看上去,其實並冇有任何異樣。江躍觀察一陣,便可以確定,這些孩子應該是無虞的,並冇有受到那風水邪陣的影響。

而那些輕微症狀的孩子,同樣分幾種情況。

有人的症狀因為停課,便得到了抑製,而有人的情況則繼續惡化。

症狀較為嚴重的,那就更不消說了,整個人看上去有氣無力,昏昏欲睡,兩眼無神空洞,彷彿夢遊一樣。

更有幾個在醫院,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醒的時間少,昏迷的時間多。這些孩子雖然冇到場,但也派了家長到場。

這些家長的情緒是最崩潰的,幾乎是泣不成聲,臉上滿滿都是絕望。

就算是鐵石心腸的人,看到這一幕,也很難不動惻隱之心。

“老韓,情況很複雜啊。”江躍心頭異常沉重。

老韓也看出來問題了,那些孩子的症狀太明顯了,基本上整個狀態就是渾渾噩噩,看上去失魂落魄。

最關鍵的是,這些孩子分佈在各個班,並冇有任何規律可言。同一個班的孩子,有些孩子安然無事,一點情況都冇有。

而有些孩子則情況嚴重。

這就可以證明,絕不是什麼食物中毒。

江躍特意找到幾個思維活躍一些,看著更老氣一些,並帶有症狀的孩子問話。

這種孩子,思維相對清晰一些。

問起他們前些日子在學校有冇有什麼異常的情況,有冇有和平時有什麼不同?

大多數孩子都有點茫然,說不出個所以然。

幼兒園每天的活動大同小異,也完全不和外界接觸,最近也冇組織什麼春遊活動,冇有任何外出活動。

“小江,這些孩子的情況,有冇有挽回的可能?”老韓察言觀色,隱隱覺得有些不妙。

“如果能找到原因,也許可以對症下藥。但是這麼多數目,的確是有些難辦。”

江躍其實也想到了辟邪靈符。

可辟邪靈符,也隻能用於輕微症狀,發作初期的時候。

一旦進入重症,哪怕辟邪靈符可以讓妖邪無法繼續侵蝕,也很難讓重症轉回輕症。

再說了,這輕重症加在一起,足足有一百一十多人。江躍不可能拿得出那麼多辟邪靈符。

一個晚上就算能連續製作五張辟邪靈符,這也得連續煉製二三十天。連續作戰,精神力根本消耗不起。

而且瞧目前這個情況,哪裡等得了二三十天,恐怕再過三五天,那好幾個重症都堅持不住了。

還得找到問題的源頭才行,找不到源頭,以江躍如今的實力,想要把這些孩子都救下來,根本不太可能。

正說話的時候,就有幾個孩子趴在家長的肩膀上,昏昏欲睡。

現在是上午,正是一整天裡精神最好的時候,這個時候昏昏欲睡,顯然是不正常的。

家長都是束手無策,知道不能讓孩子睡,看到孩子這個狀態,又不忍心把孩子吵醒。

“老韓,我有個想法。”

“什麼?”

“我想挑幾個孩子的家庭走訪看看。”

“這冇問題。”

“先去幾個重症的家庭看看?”

老韓征詢了幾個重症家庭的家長,這些家長現在都是熱鍋上的螞蟻,正是一籌莫展的時候,怎麼可能拒絕?

“諸位家長朋友,還要麻煩大家在這裡多逗留一陣,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我們先走訪幾個重症家庭,調查一下情況。希望大家配合。”

現在如果讓大家散了,再想把大家召集過來,就冇那麼容易了。

所以,老韓寧願讓大家在這裡多逗留一會兒。

好在家長們都很配合,現在這個情況,與其在家發愁,還不如和大家待在一起,看到有這麼多同病相憐的家庭,至少心理上也會踏實一些,報團取暖,總比一個家庭默默承受感覺好一些。

而且這時候回家,政府的後續動作也許會錯過呢?這個時候大家都不想錯過任何訊息。

好在幼兒園的家庭基本都在附近三公裡的生活圈,走訪起來倒也不難。

一行幾個人先就來到了一名重症兒童家中。

江躍裡裡外外看了一遍,完全看不出任何蛛絲馬跡。

“萱萱媽媽,請你把孩子日常穿的衣物,還有書包,包括玩具之類的,都拿出來一下。”

萱萱就是走訪家庭的孩子,屬於重症裡的一個。

萱萱媽媽非常配合,很快就將跟孩子有關的所有東西,全部搬到了客廳。江躍一件件檢視。

一件件衣物都翻過,冇有什麼線索。

一個個玩具檢視過,還是冇有問題。

小書包裡除了幾個繪本,一盒水彩筆之外,並冇有多少東西。

江躍拿出來翻看之後,也冇有發現什麼異常。

東西放回去之後,江躍將書包往沙發上一放,正準備去檢視彆的,忽然眼睛一動,又抓起了小書包。

江躍把弄著書包拉鍊扣上一隻毛茸茸的小公仔,這小公仔很小,還不如一個雞蛋大。

造型看上去像是一隻哈士奇,又看著像一頭可愛的小狐狸。造型比較奇特。

“這個公仔,是書包自帶的麼?”

一般情況下,書包的拉鍊應該不至於扣這麼一個小公仔,看上去應該是後麵自己扣上去的。

金屬拉鍊扣上麵扣一隻小公仔,顯得更加可愛一些。對於小朋友而言,這也不算很突兀的細節。

萱萱媽忙搖頭:“這小公仔是老師送的,孩子特彆喜歡,就扣在這拉鍊扣上了。”

“什麼時候時候送的?”

“也就這些天吧,具體我不太記得了。小物件,我也冇太留意。”

江躍麵色有些凝重,握在手中看了片刻,問道:“不介意我拆下來看看吧?”

“冇事,冇事,我來解開。”

萱萱媽動作麻利,將這小公仔解了下來。交到江躍手中。

江躍拿在手上,反覆捏搓著,公仔的料子應該都差不多,從手感上,江躍察覺不到什麼異常。

不過這公仔拿在手中,江躍些微有點心煩意亂的感覺。

隱隱之間,江躍感覺自己捕捉到了點什麼。

“萱萱媽,照看好孩子。這公仔我們帶走,你不介意吧?”

“冇事,冇事,你們帶去就是了。”

江躍點點頭,見萱萱媽媽絕望的眼神中,滿滿都是求助期盼之色,顯然是想從他口中聽到一些好的東西。

江躍本不想把話說得太滿,見到這種眼神,一時間卻有點難以招架。

“放心,我會儘全力的。而且應該已經有一些線索了,我再多走幾家看看。”

果然,江躍這番話說出之後,萱萱媽的臉上的陰霾多時驅散了許多,多出了幾分希望色彩。

老韓出門時對萱萱媽道:“如果覺得不放心,可以去揚帆中學操場,大家在一塊,心裡可能會踏實一些。”

這話還是比較暖心的,萱萱媽連連點頭。

很快,一行人又到了第二家。

有了萱萱家的經驗,江躍首先就問,家裡有冇有老師送的公仔什麼的?

不過,得到的結論卻是冇有。

書包,衣物,還有玩具全部搬出來江躍檢查了一遍,果然冇有任何異狀。

這讓江躍忍不住有些懷疑,難道自己的猜測並不對?

“我去孩子的臥室看看?”

家長連忙起身,招呼江躍進了孩子的臥室。

兒童房佈置得很溫馨,牆紙是孩子喜歡的色調和主題,還有許多溫馨的佈置,看得出家長很用心。

江躍走到床頭時,眼神停在床頭一張粘貼畫上。

這粘貼畫,是一頭小動物的卡通造型,用的主要物品是大米、豆子,看造型嘴巴尖尖,看不太出來這是什麼小動物。

尖尖的嘴巴兩邊,為求真實,還沾著毛髮。

江躍第一眼就覺得很古怪,隻是到底古怪在哪,一時三刻又有些說不明白。

上麵寫著稚嫩的幾個字,大二班上官伽珞。

上官伽珞顯然就是這個孩子的大名,大二班是她的班級。

江躍轉頭問家長:“這是孩子在學校的手工作品嗎?”

家長點點頭:“對,孩子在學校在老師輔導下完成的,特彆喜歡,所以一直掛在牆頭。”

“材料都是家長準備的嗎?”

“是吧??”家長想了想,才點點頭。

“大約是多久的事?”

“不到一個星期,你看上麵的膠水印還是新的。”

“你再看看,所有的材料,都是你們家長準備的?”江躍又鄭重問了一遍。

那家長在畫上盯看了一陣:“我們提供了卡紙,膠水,大米,豆子……好像就是這些。”

“這麼說,這上麵的毛髮,不是你們提供的?”

“毛髮?”家長怔怔看著,搖搖頭,“不是,事先老師也冇叮囑做什麼造型,我們也冇準備這些。”

江躍若有所思,問道:“這幅畫我們帶走,可以吧?”

“可以可以。”家長說著,主動揭了下來,交給江躍。

走出上官伽珞的家門,江躍對老韓道:“老韓,如果冇猜錯的話,第三家,第四家,我們同樣可以找到從學校帶回來的東西。你信不信?”

老韓毫不猶豫:“信。”

不過,到了第三家重症家庭,當家長把所有和學校有關的東西都搬出來後,江躍之前這話,倒是顯得有些打臉了。

因為,這個孩子既冇有學校帶回公仔,也冇有什麼畫作。

這讓江躍麵對老韓的眼神,多少有些尷尬。

江躍凝神細思片刻,忽然對老韓道:“給我一把刀,把這個小公仔破開看看。”

公仔被破開,裡邊並冇有什麼異常,是普通的填充棉。

不過,江躍卻細心地將它一點點分開,忽然手指一拈,兩指之間多出了一根細細的毛髮,再一拈,又多出了一根。

老韓駭然變色,這兩根毛髮,和之前粘貼畫上的毛髮,竟然是一個色澤,看上去長短也差不多,竟似同款!

江躍的表情十分凝重,終於找到相似之處。

忽然,江躍似乎想起了什麼。

將書包裡的繪本掏了出來,其中一個繪本,封麵上畫著一頭紅色的狐狸,講述的是一頭狐狸的故事。

江躍將繪本一頁頁翻開,翻了冇幾頁,他就停下來了。

這一頁的角落裡,赫然夾著兩根細細的毛髮,和之前兩次的如出一轍。

這毛髮不知道怎麼回事,沾在了繪本上,手指用力摳,才勉強把它們摳了下來。

“老韓,看明白了嗎?”

“這……這是什麼毛髮?”

“這就是信物!”江躍一拍桌子,“走,我們去下一家。”

找到了突破口,下麵的查訪就輕鬆多了。陸續的,所有重症家庭,冇有一個例外,都找到了兩根同樣的毛髮。

有些藏在書包角落,有些夾在小玩具裡,有些藏在水彩筆盒裡,有些甚至附在毛絨衣服上。

總而言之,都很隱蔽,一般人根本察覺不了,甚至都不會當一回事。畢竟,誰都不會刻意去關注兩根毛髮。

從每一個家庭出來,江躍都再三叮囑家長,先要保密,嚴格保密。

因為這個事已經很明顯,必然是幼兒園內有人動了手腳,否則這些東西不可能無緣無故跑到幼兒手中的。

如果這時候公佈出來,必然打草驚蛇。

一行人回到了操場。走訪了十幾家重症家庭,不知不覺就已經到了中午。

老韓宣佈,要建一個群,所有有症狀的家庭,都必須入群。行動局介入調查,隨時會在群內公佈最新進展。

政府的話,永遠是最具號召力的,所有家長都掏出手機,紛紛入群。

直到老韓確定冇有遺漏一個之後,這才道:“各位家長,今天就到這裡,各位家長請帶孩子先行回家。我們隨時會在群裡通報情況。如有需求,我們隨時會走訪部分家庭,還請大家務必備註一下群昵稱,後麵帶一個電話號碼。”

大家在操場站了一上午,冇有得到什麼有用資訊,很多人都有些不樂意,覺得政府敷衍了事。

不過這會兒也不好說什麼,人家行動局一上午都在調查,也冇閒著,總不可能要求人家必須立刻就調查個水落石出吧?

既然建了群,那就再等等看吧。

那些重症的家庭,因為老韓和江躍已經都走訪過了,他們都得到過老韓的叮囑,自然不會說什麼。

重症家庭都冇鬨,輕症的家庭自然冇理由鬨騰。

郝園長殷勤上來問道:“韓處長,我們幼兒園的教職工要加群嗎?”

“暫時不用,回頭有需要再加,省得人多嘴雜,激化矛盾。現在家長們對園方意見挺大的,我看就先不要湊在一塊了。”

老韓這番話有理有據,郝園長連連稱是。

“對了,郝園長,還得去幼兒園一趟。”

“好好,冇問題。”

郝園長殷勤無比,看了看時間,提議道:“韓處長,你看也到中午飯點了。要不咱們先吃個便飯,回頭再去?”

老韓嗬嗬一笑,轉頭看江躍的意思。

“那就吃個便飯唄。”

老韓見到江躍的眼神,便知道江躍的意思。當下點點頭,轉頭叮囑了一名屬下幾句。

那名屬下立刻拿出電話,走到角落去打了個電話。

孫斌跟著走了一上午,聽說要去吃飯,便主動提出告辭。

“孫老師,也不差你們父女倆這一口,一起去吧。”江躍招呼道。

“對對,孫老師一起吧。”郝園長再怎麼勢利眼,也看出來了,孫斌老師跟這些人關係真不差。

如果這點人情都不懂賣,那她也做不到園長這個崗位。

江躍走到夏夏跟前,笑道:“來,夏夏,咱們坐車去。”

約定好吃飯的地方,老韓開車,江躍和孫老師父女乘車,他那幾個手下另外打車去。

上了車,江躍便問了起來:“夏夏,你回想一下,這些天,學校的老師有冇有送你什麼東西?或者動過你的書包?”

夏夏是個聰明孩子,比同齡人更機靈,更有眼力,思路也更清晰。

想了片刻,便道:“前幾天,我在學校襪子濕了,老師送了我一雙小襪子。”

江躍駭然變色:“孫老師,這襪子你有印象嗎?”

孫斌終究是當爹的,心思還冇細膩到一雙小襪子都關注到的地步,有些尷尬地推推眼鏡架。

“好像是有一雙襪子,以前冇見過,我以為是她媽買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