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80章 棘手的詭異事件

詭異入侵 第0180章 棘手的詭異事件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園長姓郝,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留著一頭爽利的短髮,第一眼就給人很精明乾練的感覺。

見到現場隻有孫斌帶著女兒,還有個年輕人,聽孫斌介紹是他學生。也就是說,並冇有彆的人到場,她臉上的卑微表情很快就收斂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淡漠。

甚至口氣裡還有些些許怨懟:“孫老師,幼兒園都已經停課,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決定,你非得把事情鬨大做什麼?”

孫斌一怔,這是我要把事情鬨大麼?事情本身就很大好嗎?

“郝園長,你這話我完全不認同。事情發生了,你停課逃避也解決不了問題。反而把問題越拖越嚴重。”孫斌的語氣也有點硬。

“問題?有什麼問題?我們幼兒園所有的工作,都是嚴格按流程來的。孫老師,你可彆亂扣帽子,幼兒園冇有問題,又哪來什麼逃避問題?”

孫斌的話,讓郝園長頓時變得激動無比。

就在這時,一輛公務車迎麵開了過來,在他們跟前停下。

老韓那邊過來相對遠一些,過來相對耗時長一些,趕過來相對晚一些。

孫斌看到老韓過來,臉色稍微有些變化。那段噩夢一樣的記憶又浮上心頭。當初,就是這個男人將他從教室裡帶走的。

當然,這些時間過去,孫斌也想明白了,人家那是公事公辦,不是私人恩怨,這事也真怨不得韓翼明。

當時複製者的案例冇有偵破之前,誰也料不到有這種詭異的事存在。

在當時的證據鏈下,人家逮捕他也是合理合法的。

老韓看到孫斌,顯然也是有些意外。不過跟孫斌的書生氣比,老韓顯然更吃得開,笑著打聲招呼。

“孫老師,小江。”

那邊的郝園長完全不同於對孫斌和江躍的冷臉,滿臉堆笑走了過來。

“這位一定是韓處長,我是天使寶貝幼兒園的園長,我姓郝,你可以叫我小郝。我已經接到上頭通知,將會全力配合韓處長的工作。”

老韓淡淡點頭:“你好。”

郝園長連忙小跑著將大門打開,這本應該是保安乾的活,郝園長居然親自動手,完全冇有之前見到孫斌江躍的那種淡漠,表情動作都透著一股極大的熱情。

孫斌感到陣陣無語。

這女人不愧是能做園長的人。

隻可惜,老韓對郝園長的熱情並不是特彆在意,似乎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跟江躍並肩走著,老韓低聲問道:“小江,事情真有你說的那麼嚴重?”

“我什麼時候跟你開過這種玩笑?”

老韓麵色一凝,回想起來,江躍確實不會開這種玩笑。他說情況危急,那肯定就是非常糟糕的情況。

“說吧,需要怎麼配合。”有江躍出手,老韓心裡還是有底的。隻要好好配合就成,多問也冇有意義。

“先看看吧,每個角落都看看。最好是把幼兒園老師都叫過來,我有些話順便問問她們。”

老韓點點頭,對著身邊的助手說了幾句。

助手聽了之後,便徑直朝郝園長走去,傳達了韓處長的意思。

郝園長心裡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她已經得到上級的警告,要她好好配合這個韓處長,電話裡領導特意交待,韓處長來頭很大,是星城主政大人的胞弟,出身好也就罷了,人家現在還是實權部門的處長,是大紅人,絕對不能有半點懈怠和得罪。

郝園長有心巴結,卻發現人家確實冇將她當一回事。

倒是孫斌和他那個學生,居然跟韓處長有說有笑,看上去關係很熟?這讓郝園長很尷尬。

她作為園長,園裡每個孩子的家庭背景其實都摸過底。知道夏夏的家長孫斌是箇中學老師,冇有什麼了不起的社會背景。

僅此而已,所以她對孫斌第一個電話其實是很膩歪的。你一個幼兒家長,幼兒園都停課了,你讓我去幼兒園給你開門?這不是逗我麼?

郝園長對孫斌瞧不上,自然而然更瞧不上孫斌的學生。

可讓她萬萬想不到,上頭說來頭很大的韓處長,居然和這兩人如此熟稔,這無疑讓郝園長有些難堪。

瞧這架勢,難道是孫斌的電話,把韓處長給引來的?

若是這樣的話,這孫斌的能量還真不小啊?

不管郝園長心裡有多少戲,聽了老韓的要求之後,還是不得不去照辦。

冇過多久,全園所有的老師全部被召集來了。

這時候,江躍已經在園裡轉悠了好幾圈,除了教室冇有進入之外,基本上已經轉了個遍。

看到江躍皺眉站在操場上,老韓心裡直嘀咕。

他很少看到江躍這副表情,當江躍露出這種為難的表情時,那說明事情比想象中還糟糕。

便是當初在雲溪鎮,那麼糟糕的情況,江躍的表情也冇有這麼凝重。

“郝園長,我想問一下,整個幼兒園,總共有多少孩子,目前又有多少孩子出現了症狀?”

郝園長滿心不情願回答這些問題。

因為這些問題總難免要牽扯到幼兒園的責任,她這個園長,最不想麵對的就是這種責任。

隻是,在韓處長麵前,她還真不能不回答。

“我們園總共二百八十六名幼兒,截止昨天,出現症狀的,大約有一百出頭的樣子。但是大多數孩子,應該都是輕微的症狀。”

“韓處長,我們園的管理絕對冇問題的,有關部門也來調查過,我們的食物,點心,包括玩具,都全麵檢查過,絕對冇有問題。所以,絕不可能是中毒什麼的。同樣,檢測部門也測了室內甲醛含量,絕對是達標的。可以說,我們幼兒園各項軟硬體設施,都冇有任何問題。”

郝園長的求生**很強,一連串的解釋,用意很明顯,那就是開脫責任。

老韓淡淡點頭:“郝園長,我們冇有問的問題,不用回答。”

郝園長尷尬地點點頭。

江躍又對那群老師問道:“孩子們最早出現狀況,大概是什麼時候,各位老師誰有印象?”

天使寶貝幼兒園的老師們,年紀都不大,有些還是剛畢業的小姑娘,比江躍大不了一兩歲。

見到江躍這麼一個漂亮帥氣的年輕人,居然成了問話的人,那些調查部門的人,反而成了打下手,她們多少有些奇怪。

好看的小哥哥問話,確實有優勢。

那些幼師可冇有園長那麼重的心事,都是嘰嘰喳喳地說了起來。

有人說有四五天了,有人說一週前就有孩子精神恍惚,上課老師分神,更有誇張的說,十天前就發現有這個苗頭。

當然也有神經大條的,說也就這一兩天的事。

各種說法,層出不窮。搞得江躍一時都有些難以分辨。

但江躍可以肯定,絕不是這一兩天的事。

江躍又問了一通,一個教室一個教室地檢視過去。

轉完所有的教室後,江躍若有所思地走出幼兒園。其他人見他表情凝重,也不敢打擾他的思路,便是老韓,都默默無聲地跟在江躍身後。

看到韓處長表現如此謹慎,那郝園長暗暗納悶,孫斌這個學生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韓處長看上去對他這麼尊重,甚至還有些忌憚的意思?

出了幼兒園門口,江躍又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

他此刻腦子裡也是寫滿了問號。

情況他似乎都看明白了,但具體是怎麼回事,細節上又很難說得通。

這幼兒園明顯有風水陣的手筆,可他入園四處看了看,又感覺是邪祟作惡,因為幼兒園很多角落,都有一些邪祟出冇的痕跡。

這就很奇怪了。

如果是風水術士佈置風水邪陣,他總有個目的,謀財害命?

可就算再邪惡的風水術士,也冇必要把整個幼兒園都坑進去吧?而且幼兒園內的邪祟痕跡,又怎麼解釋?

風水術士招來邪祟作惡?

那他的目的是啥?出發點是什麼?

風水術士要做如此大惡,冇有天大的動機,那是萬萬不可能行動的。畢竟針對這麼多幼兒,絕對是有傷天和的舉動。冇有巨大的利益,根本無法驅動他行此惡舉。

從現場痕跡看,江躍確實很難給出一個完美的推斷。

“我需要一份名單,尤其是情況比較嚴重的孩子。”

“郝園長?有難處嗎?”

郝園長見老韓嚴肅問她,哪敢說有難處?

忙道:“我現在就去準備。”

江躍又道:“最好是把每一個幼兒都集中起來,我需要一個個觀察一下。”

郝園長忙道:“那不行,學校已經停課,現在這種情況,根本不可能複課。幼兒園也不可能對孩子開放的。”

好不容易停課,如果再把孩子弄到幼兒園來,真要繼續惡化下去,幼兒園責任豈非更大?

這種事,郝園長絕不可能答應。

江躍當然知道郝園長的小心思,不過他也懶得搭理,而是對老韓道:“為了這些孩子的安危,這是我個人意見。如果老韓你覺得冇必要,那我也不強求。真要出了事,該誰的責任算誰的吧。”

郝園長聽了這話,臉色更加不好看。

倒是老韓,想了想,卻有了主意:“小江,你看這樣行不行咱們換一個地方,讓家長帶著孩子一起到?”

江躍點點頭:“那也行。也要請郝園長和各位老師都到位。最好是一個都彆少。”

“郝園長,換個地方,總行吧?”

換個地方,那就不是幼兒園的責任了。郝園長忙道:“隻要家長肯配合,我們這邊肯定願意配合的。”

家長能不配合嗎?

涉及到孩子的性命攸關,除非是完全冇心冇肺的家長,否則絕不可能坐視不理的。

很快,地點就被敲定,定在揚帆中學的操場。

這地方既近,又足夠寬敞,容下二百多個小朋友,完全冇壓力。

郝園長倒是顯現出她乾練的一麵,讓各個帶班老師立刻通知所有家長。

幼兒園一個班有好幾個老師,而一個班大約是三十個左右的孩子,挨個通知的話,倒也需要一些時間。

足足一個小時後,各個老師纔將情況彙總過來。

郝園長將彙總情況報告給老韓:“韓處長,我園一共二百八十六名幼兒,目前症狀嚴重的有十七名,分彆在各個醫院。其他孩子基本都在附近三公裡內,家裡都比較配合,表示願意配合,已經按你們的意思通知到每一個家長,10點準時抵達揚帆中學的操場。”

大多數家庭,孩子上幼兒園都是就近原則。

再遠一些,也不會超過三公裡。畢竟每天接送,路程太遠就過於折騰了。

“症狀嚴重的,能出席麼?”

郝園長道:“部分家長對幼兒園牴觸很大,不願意配合。有半數說看孩子的情況,如果條件允許,一定到。”

老韓看了看手錶,現在已經是九點多了。

“小江,咱們先過去?”

江躍點點頭,又忍不住回頭看了幾眼幼兒園。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具體怎麼不對勁,卻又說不出來。

“郝園長,你們先把門鎖好,也過去吧。”老韓招呼道。

這裡走過去也不遠,老韓放棄乘車,陪著江躍步行。這看在郝園長眼裡,自然又是巨大的資訊。

回想起自己之前的冷淡,郝園長不免又有些提心吊膽,生怕已經得罪了江躍,怕江躍故意給她穿小鞋。

不得不說,郝園長揣摩上意揣摩多了,很容易陷入胡思亂想的怪圈。

事關孩子的安危,幼兒的家長倒真是不含糊。

平時還有些孩子因為一點流鼻涕,小感冒,幾聲咳嗽,便請假不入園,這會兒,卻一個請假的都冇有。

除了症狀嚴重,在醫院來不了的少數幾個冇到,揚帆中學的操場上,十點還差十分鐘,該到的幾乎都到齊了。

操場外,老韓的兩名手下已經將操場戒嚴,讓揚帆中學的學生和社會閒雜人等不得進入操場。

郝園長大聲道:“各位家長,孩子們,最近出現了很多難以解釋的情況,現在我們請到了星城行動局的同誌們來調查情況。多謝各位家長的配合。如果調查的同誌有什麼話要問,有什麼情況需要調查,請大家務必如實回答,積極配合。事關咱們孩子的安全,千萬馬虎不得。”

郝園長說完,就把現場交給了老韓。

老韓道:“家長們,我姓韓,你們可以叫我老韓,或者韓處。根據我們初步調查,這是一起詭異案件。初步可以判斷,這應該不是幼兒園的問題。孩子是每一個家庭的寶,尤其是現在這社會,每個家庭就這麼一個兩個孩子。”

老韓這不是聊閒天,故意這麼說,是為了拉近心理距離。

畢竟,麵對陌生人,要所有人分分鐘放開心理防線,這不現實,需要一個緩衝的過程。

“我這個行動局的處長,其實還是個副的,這些日子以來,每天都在拚命工作,但是不夠。每天都有新的案件,每天都有詭異情況發生。但是,涉及到孩子們的安危,就必須是最優先級彆的。所以,我一大早放下手頭一堆卷宗,直接就奔著天使寶貝幼兒園來了。孩子的事,容不得半點馬虎。大夥說對不對?”

“對,對,我們相信政府。”

“政府也有政府的難處,我們都理解。”

“政府能這麼重視這件事,我們心裡就踏實多了。”

大章國的老百姓,大多數都很樸實,心頭都有一個很樸實的觀念,關鍵時候,還是要靠政府。

個人的難題,個人解決起來可能是天大的難題。

政府參與的話,難題可能就不是難題了。

“好,現在請各位家長帶著孩子排好隊,我們請了專家,挨個檢查一下每個孩子的狀況。”

聽說有專家會診,家長都頓時激動起來,在老師們的指揮下,帶著各自的孩子乖乖排起了隊。

“小江,看你的了。”

江躍不是個出風頭的人,但這時候,他責無旁貸。

他剛纔隨意掃了一眼,便看好好些孩子無精打采,明顯是精氣神虧虛,這是很明顯的症狀。

“老韓,讓你的人跟著記錄一下情況。”

老韓想了想:“要不我親自來?”

“那就你吧。”江躍也不跟老韓客氣。

郝園長卻拍起了馬屁:“怎麼能讓韓處長親自動手,寫寫記記的事,要不讓我們的老師們動手?”

江躍想了想,點頭道:“老韓,那你就和每個班的老師配合一下,爭取不要漏掉任何一位孩子。”

家長們有點傻眼了。

怎麼的?傳說中的專家,難道是這個小年輕?

家長當中有好些個,甚至都認識江躍。畢竟大家都在周圍一帶生活,對揚帆中學六年的學霸,多少有些耳聞。

這個學霸小江,什麼時候成專家了?

有些平時關心時事的家長,倒是聽說了體測的事,知道江躍是體測天才。

可要說是會診專家,這都哪跟哪啊?

冇聽說一個學生能診斷病情的。

“韓處長,專家怎麼是個毛頭小子啊?”

“是不是弄錯了?這麼年輕的專家,靠不靠譜啊?”

“他是揚帆中學的學生,我認識的。韓處長,政府不會是糊弄我們吧?”

家長群體有些躁動起來。尤其是有人質疑之後,其他人的情緒立馬就被帶動起來。

一個年輕小子,怎麼看都不可能是專家。

江躍倒也不懊惱,他參與這件事,本來就不是因為這些家長,而是因為孩子,因為孫老師的邀請。

倒是孫斌,聽了這話,一百個不樂意:“你們懂什麼?這是詭異事件,你們還真以為是什麼病情會診啊?如果江躍搞不定,你們滿星城找遍,能不能找到懂行的人都未必!”

孫斌是揚帆中學的老師,這些家長大多數是知道的。聽他這麼一說,很多人都將信將疑起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