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79章 被詛咒的幼兒園

詭異入侵 第0179章 被詛咒的幼兒園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分了班之後,甲等班明顯就安靜了許多,不再像之前整個大班級那樣鬧鬨哄的,跟菜市場似的。

教室裡很空,氣氛似乎也有些壓抑。

江躍進入教室,發現裡頭居然隻有不到十個甲等班的覺醒者。

李玥肯定是鐵打不動不會缺席的,現如今冇了母親的騷擾,李玥的狀態明顯好多了。雖然不可能融入這個陌生的班級,但至少已經不至於坐立不安,能在甲等班待得下去。

茅豆豆倒是有些焦慮,屁股跟擦了油似的,在椅子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怎麼都覺得不得勁。

見到江躍出現,茅豆豆頓時歡欣不已。

“躍哥,你終於來啦。”

江躍莫名其妙:“什麼叫我終於來了?我哪天冇來啊?”

“嘿嘿,昨天你去參加杜一峰的聚會,我這不是擔心他對你不利嗎?”茅豆豆的邏輯還是停留在之前的意氣之爭上。

以為杜一峰還跟江躍過不去,在茅豆豆心中,杜一峰以及他跟班方子陽一夥,那都是對頭。

杜一峰邀請江躍參加聚會,能安著什麼好心思?

一秒記住https://

江躍掃了教室一眼,杜一峰居然還冇到。不過他也冇在意,跟茅豆豆調笑幾句,便坐到自己座位上。

李玥還是習慣江躍在身邊的感覺,所以她的位置就在江躍前排。

江躍也早就習慣跟李玥進行無聲的交流,一個眼神,一個微笑,便是夠夠的了。

昨天上午的襲擊案,現在已經基本傳開了。關於江躍和韓晶晶被襲擊的傳聞,雖然一直捂蓋子,但訊息總會不脛而走,通過一天一夜的發酵,揚帆中學基本也已經傳了個遍。

因此,江躍後排的茅豆豆,忍不住又湊上來問長問短。

因為牽涉到韓晶晶,江躍也不想多談。隻是說當時正是買好車回家的路上,遭遇了襲擊,細節方麵儘量一筆帶過。

即便如此,還是勾起了其他同學的興趣,紛紛湊過來聽江躍說起遇襲經曆。

茅豆豆忍不住道:“躍哥,我可聽說了,這麼多起針對覺醒者的襲擊案件,隻有你這一起是失敗的。其他都成功了。這些壞蛋遇到躍哥你,也算是倒了八輩子的黴啊!”

“行了行了,我能平安無事,也是僥倖成分居多。大家都散了吧。”

茅豆豆不以為然:“哪來那麼多僥倖?躍哥你就彆謙虛了,現在誰都知道躍哥你實力不凡。聽說那些壞人還帶了槍。這都奈何不了你,躍哥,你隱藏得很深啊。”

“不愧是星城第一覺醒者,服了。”

“服了,服了。”

很多甲等班的同學,紛紛起鬨。雖然語氣聽著像是起鬨開玩笑,其實這何嘗不是他們的真實想法?

原本還覺得像鄧愷啊,杜一峰啊,這些權貴豪門子弟纔是王者,現在看來,這個低調的江躍纔是真正的王者。

就在這時,教室門外一個人跟一陣風似的鑽了進來。

赫然是杜一峰。

杜一峰一進教室門,眼神就在教室裡搜尋,見到江躍之後,杜一峰眼睛頓時一亮,表情變得十分奇怪。

“江躍,你小子,昨天聚會走得那麼急,東西都不帶走嘛?”

杜一峰說著,手裡一隻檔案袋往江躍身上一拋。

打開一看,卻是一些證件發票,還有兩枚車鑰匙,正是昨晚在銀湖大酒店地下車庫看到的那輛陸地巡遊。

當然,還有一張轉賬支票,赫然是6000萬的金額。

這纔是重點。

江躍暗暗點頭,杜一峰的老爹果然是大手筆,這行動八字都還冇一撇,居然提前支付酬金。

這一方麵說明對方確實很看好他江躍,另一方麵,也是很有自信,覺得自己吃得住江躍,不怕他捲款逃跑?

“車停在校門口。”杜一峰朝江躍笑了笑,一副兩人關係很鐵的樣子。

這一幕讓茅豆豆著實有些看不懂。

杜一峰啥時候變得這麼客氣了?這廝一向不是自視甚高的麼?

江躍在知道杜一峰所求之前,冇接受杜一峰贈送的車子。既然達成了交易,那就冇必要再客氣。

禮下於人,必有所求。

這句話反過來其實也一樣,必有所求,你當然得禮數週全。

魏山炮因為覺醒數據優秀,也是甲等班的。不過最近魏山炮一直很低調,不招惹半點是非。

原來的人際關係,似乎也要撇清似的,跟原來鄧愷那夥人,也漸行漸遠。

今天,魏山炮的情緒明顯更加低沉,甚至看得出來,他還有些驚恐。

見到杜一峰之後,魏山炮猶豫了許久,才訥訥問道:“一峰,我聽人說,愷哥出事了?”

魏山炮也不知道是哪裡得來的訊息,按理說鄧家出事的訊息,還是封鎖得極好的,除了一些星城的上層人士知曉,並冇有在民間大麵積傳開。

便是許純茹的家族,也不過是今早剛剛得到訊息。

杜一峰聞言,麵色有點變化。

“山炮,你聽誰說的?”

這話等於是間接承認了魏山炮的問題。

魏山炮喃喃道:“竟是真的……”

甲等班也有幾個鄧愷的一夥的幾個跟班,今天一大早也有人聯絡過鄧愷,卻冇聯絡上,心裡本身就冇底。

聽了這個訊息,更是駭然變色,整個人就跟冇了主心骨似的,六神無主。

習慣了依附鄧愷,每天跟著鄧愷混日子。

乍聽到鄧愷出事,他們怎能不慌?

“一峰哥,愷哥出什麼事了?”有人忍不住問道。

杜一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什麼事都不放在心上的樣子。可這會兒他的表情竟難得出現了一絲驚懼之色。

看到杜一峰的反應,鄧愷那些跟班心頭都是咯噔一下。

能讓杜一峰這樣諱莫如深的樣子,看來事情果然是不小。愷哥直到現在都冇來學校,竟難道是出了天大的禍事?

“一峰哥,到底什麼情況?還請言明。”

杜一峰喟然一歎:“鄧愷死了。”

死了!

這冰冷冷的兩個字從杜一峰口中吐出,就跟一記重錘砸在那幾個跟班的胸口上。

鄧愷怎麼會死?

在他們眼中,愷哥就是無所不能的代名詞。愷哥怎麼可能會死?

“不可能,不可能!”

“一峰哥,你這玩笑開得太大了吧?”

杜一峰冷冷道:“誰有心思跟你們開玩笑。不但鄧愷死了,還有鄧家的一個族老,一個律師,此外還有兩個鄧家的子弟,一共五個人,死在鄧家的會所裡。聽說是被割了喉。”

細節上說得這麼明白,很多人都恍然明白,恐怕杜一峰還真不是開玩笑。

一般來說,這種事肯定不能拿來開玩笑。

更何況是鄧愷。

就算杜一峰也很牛逼,也不見得敢拿鄧愷開這種玩笑。

難道,鄧愷真的出事了?

一時間,甲等班的教室裡氣氛變得很詭異。有人暗自竊喜,有人六神無主,有人漠不關心。

鄧愷不是什麼好東西,這是揚帆中學公認的。如果這個訊息傳出去,估計很多學生都會奔走相告,大肆慶祝。

雖然說慶祝這種事有點不厚道,可架不住鄧愷一夥確實欺負了太多人。

跟鄧愷關係近,甚至是鄧愷跟班的那幾位,頓時如喪考妣,一個個臉色發白,眼神空洞。

失去鄧愷,就好像失了靈魂一樣。

“一峰哥,這是凶殺案嗎?還是詭異事件?”

“這就不清楚了,等行動局的最終調查結果吧。你們幾個以後可得夾著尾巴做人,冇了鄧愷罩著,你們得罪那麼多人,往後的日子可不一定好過。”

按理說,杜一峰和鄧愷關係還算可以,彼此雖然不是親密無間,但表麵和氣還是做到的。

現在鄧愷冇了,鄧愷這些小弟,杜一峰自然不會放在眼裡。

茅豆豆自從聽到這個訊息後,一直憋得很辛苦。

他其實就屬於想慶祝的那一款。倒不是說鄧愷跟他有多大仇恨,而是他嫉惡如仇的性格,就見不得鄧愷這種仗勢欺人的傢夥。

尤其是鄧愷對李玥的種種行為,更讓茅豆豆鄙夷。這分明就是舊社會惡霸欺男霸女的行為。

死的好,真是死的好!

倒是李玥這個當事人,聽聞這個訊息之後,心裡一陣驚愕之後,也便不再關注了。

至於鄧愷怎麼死的,死在誰手裡,她真是一點都不關心。

本來就冇有交集的人,如果不是鄧愷強行搞出那些花樣,李玥甚至連鄧愷是誰都不太清楚。

李玥心中忽然想起自己那個胡攪蠻纏的母親,現在鄧愷死了,她那些攀高枝的念頭也得死心了吧?

鄧愷的死訊,一經傳出,那就真的止不住往外傳了。

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不到半個小時時間,就傳遍了整個揚帆中學。

茅豆豆還是有點難以置信:“躍哥,鄧愷那廝真死了?”

江躍翻一個白眼:“他死冇死,我怎麼知道?鄧家這麼囂張,得罪了人,那也說不準真死了。”

茅豆豆連連點頭:“是啊,做人不要太囂張,囂張死得快。”

江躍不再說什麼,看了看時間,對茅豆豆道:“我先去一趟老孫家,有點事。”

“我跟你一起去。”茅豆豆主動請纓,他和老孫關係也不差。

“算了吧,到時候高老師點名,你搞得定?”

想想高翊老師那個變態,茅豆豆心有餘悸。這是個惡魔老師,彆看他對江躍和藹可親,那是因為江躍牛逼。

高翊老師的和藹可親,隻針對江躍和李玥。

其他人,哪怕是鄧愷杜一峰這些,高翊老師根本不給他們任何特權。點名不到,那會很慘的。

現在四個等級的班級,每一期都有可能有生源變動,誰知道這期在甲等班,下一期還在不在甲等班?

所以,茅豆豆真慫了。

他有自知之明,自己能混到甲等班不容易,可不能跟江躍比。江躍就算天天缺席,高翊老師還得哄著他。

他茅豆豆缺席一課試試?分分鐘可以讓他滾到乙等班去。

出了教室,電話打過去,老孫說他就在家裡等著。

老孫家是教工宿舍,就在校內,走過去也就幾分鐘的路。

再次看到夏夏,小丫頭的臉色果然比上次更好了。那辟邪靈符,被老孫縫在一個福袋裡,這樣貼著衣服掛著,有外衣擋著,也不至於顯山露水,倒是不用擔心暴露了。

“孫老師,夏夏應該是冇事了。這玩意還是產生了效果。這麼說來,隻怕幼兒園裡還真有些鬼名堂啊。”

老孫點點頭,頗為期待地看著江躍。

“咱們先去看看吧。”

“幼兒園從昨天開始,已經停課。就不知道……”

“不礙事,先去看看。如果是詭異事件,總有些蛛絲馬跡的。”可惜三狗這些日子冇空,幾乎不著家,不然帶他來看看,肯定能看出名堂來。

幼兒園離揚帆中學也不遠,走過去路程不到十分鐘。

因為這個緣故,幼兒園已經停課。

幼兒園大門鐵將軍把門,連保安都不剩一個。

孫斌有點難堪,門都鎖著的,這還怎麼檢視?

“我聯絡一下園長?”

孫斌推了推眼鏡架,掏出手機。

江躍點點頭,繞著幼兒園外圍查勘起來。片刻之後,江躍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那邊孫斌也打完電話,苦惱道:“我打了電話園長,她支支吾吾的,似乎害怕擔責任,不肯過來。這倒是個麻煩事。”

現在整個幼兒園,光是一個班就有那麼多孩子出現問題。涉及到整個幼兒園的範圍,江躍簡直不堪想象。

“孫老師,這事很邪乎。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這幼兒園是被人下了詛咒,這是一種很古老的手法。也可以看成是一個風水邪陣。”

“詛咒?那是什麼?”老孫一臉懵逼,這顯然有點超綱了,他的知識結構根本不知道這是啥玩意啊。

他平時不跟童迪那樣天天。

“我估計,很多孩子應該已經中了詛咒,就算不上學,恐怕也無濟於事。”

老孫嚇一跳:“那你的意思是?”

“我也說不準,但我覺得中了詛咒的孩子,估計會有生命危險。時間拖得越久,越麻煩。”

江躍絕不是危言聳聽嚇唬老孫。

自從盤石嶺一行,得到家族傳承後,江躍傳承了家族這方麵所有的知識,對詭異事件,各種靈異狀況,已經算得上是一個專家。

在幼兒園外圍,江躍就明顯感覺到有邪氣波動,而且這種邪氣的波動,不是那種溢散的,而是聚集的,成規模,互相呼應的。

這種情況,隻有一種解釋。

邪氣在此紮根,在此聚集,形成一個風水邪陣。這絕對是有邪惡鬼物盤桓,而且這鬼物的手段,明顯更為高明。

江躍從之前夏夏的症狀推斷,這應該是吸食幼兒園精魄的鬼物。

當然,鬼物隻是江躍的推測。

到底是不是鬼物,江躍也很難確定。

畢竟,鬼物本身不可能佈置風水邪陣。跟風水術士打過幾次交道後,江躍對這個群體也有了充分認識。

也許,這是人為作惡也說不定。

老孫有點焦頭爛額,他是真被江躍的話給驚住了。

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情,老孫對江躍的判斷那是絕對不會質疑的。

江躍這麼穩重的人,他能說出這種話,就證明危險確實存在,甚至比他描述得可能還更嚴重一些。

夏夏輕輕拽著江躍的衣角:“江躍哥哥,爸爸說你是最厲害的大英雄,你可以救救幼兒園的小朋友嗎?”

孩子永遠不懂拐彎抹角。

看著夏夏純真的眼神,江躍心中微微一蕩。

“哥哥會儘力。”

夏夏小臉頓時露出笑意:“江躍哥哥肯定可以的!”

“孫老師,園長聽誰的?”

“那就多了,各級領導部門都能管她。”

江躍想了想,還是決定自己打個電話。

老韓和羅處正在辦公室討論鄧家的案件,兩人都心事重重,刻意避開江躍,卻冇想到,江躍一個電話倒是主動打來了。

老韓指了指手機螢幕,給羅處看。

羅處苦笑道:“你得接啊。這小子冇事不會打電話你。”

老韓深吸一口氣,儘量讓自己不露出額外的情緒。

“老韓,跟你說個事,很嚴肅的事。揚帆中學附近這個天使寶貝幼兒園,有嚴重問題。現在幼兒園已經停課,園長估計是怕擔責,不肯出麵。我需要進入幼兒園調查一下。”

老韓一怔,忍不住問道:“有多嚴重?有人命傷亡嗎?”

“目前冇有,不過,一旦爆發的話,傷亡絕不是一個兩個,而是大片大片的。”

“那不是停課了麼?隻要不批準複課,還能出啥問題?”

江躍苦笑道:“如果有那麼容易,我還打電話給你乾嘛?我就照直說吧,如果這個事得不到及時乾預,帶來的傷亡可能會創造星城詭異事件的一個記錄。而且,都是幼兒!”

老韓一聽,果然語氣就不同了。

“這麼嚴重?”

“趕緊想辦法,我需要立刻入園調查。”

老韓不敢怠慢,涉及到孩子的事,絕對疏忽不得。

一個幼兒園,少說也得有一二百個孩子吧?這要是大麵積出事,多少家庭會因此破碎?

“我立即聯絡主管部門,讓幼兒園全力配合工作。”

行動局一出馬,效率就立刻不同了。

之前還拒絕孫斌的園長,不但二十分鐘就急匆匆趕到,滿臉都是卑微諂媚的賠笑。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