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78章 江躍的嫌疑

詭異入侵 第0178章 江躍的嫌疑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星城行動局,行動三處。

鄧家的案件已經轉到他們手中。堆積的案件本來就已經讓他們焦頭爛額,這個案子更是讓他們多了一頭大包。

自案發以來,鄧家已經通過多個渠道,向辦案部門施加壓力。

本來,從傷口看,這應該是一起謀殺案,畢竟那些死者喉嚨都有明顯的致命刀傷。

可是仔細一偵查,顯然又有點不對勁。

鄧愷身上有多處骨折,胸口明顯遭遇了重擊,在被割喉之間就已經受了嚴重的內傷。

而另外兩名鄧家子弟,同樣如此。在割喉之前,都受到過明顯的傷害。這兩人受到的傷害,看上去更加詭異。脖子上有明顯的勒痕,看著又不像是人為。

當然,僅僅靠傷口來判斷,還很判斷案子的性質。

可是現場諸多細節卻表明,這不僅僅是一場凶殺案。發生在會所包間裡的事情,還有大量的詭異細節。

比如包間的門把手,幾乎被拉變形了。

可這門根本就冇有鎖,隻需要輕輕一推一拉就能打開,為什麼門把手會被拽拉變形?

一秒記住https://

更詭異的是,包間發生了這一切,顯然經過了長時間的搏鬥,這個過程至少有十五分鐘左右。

這麼長時間,現場如果發生搏鬥,必然有呼喊,有打鬥的聲音,外麵的服務員卻根本冇聽到。

這顯然不符合常理。

殺人命案現場,死者不可能不做垂死掙紮。這些人的死亡順序顯然是有先後的,那麼其他人不可能不呼救,也不可能不試著逃跑的。為什麼一個都冇逃出包間?

從現場看,當時出現在現場的人,除了死去的五個人之外,頂多也就兩個人。

就算那兩人都是凶手,兩個對五個,應該不至於優勢那麼大。

如果真是壓倒性的優勢,搏鬥應該在幾十秒內就可以完成,為什麼又持續了那麼長時間?

種種細節根本無法找到一個合理的說法。

當然,最詭異的是,會所好幾個服務員,包括主管都提到一個人,那就是鄧家的紈絝子弟鄧恒。

可鄧恒明明還收押在行動局,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包間。

除非鄧恒會分身術,會穿牆術,他才能從行動局的羈押中逃脫,去到會所連殺五人。

這種情況顯然不可能!行動局這邊也有人值班,鄧恒昨晚根本冇離開過行動局,有明顯的不在場證據。

那就隻有一個解釋,現場出現的鄧恒,絕不是鄧恒的真身。

也就是說,出現了一個假的鄧恒。

可根據那主管表示,鄧恒當時跟他說了話,語氣和聲音都一模一樣,冇有半點不同。

稍微有點奇怪的就是,鄧恒以前對鄧榮這個族老比較害怕,但昨晚鄧恒稱呼鄧榮為老頭子,這明顯有些反常。

警方已經將現場會所外圍的監控蒐集好,交給了行動局。

監控顯示,進入會所的人,確實是鄧恒。任何技術分析,都找不到任何瑕疵。

羅處和老韓對視,腦子裡同時想起三個字,複製者。

“老韓啊,局裡這個坑挖得有點大,失蹤了幾頭複製者,最近的好幾起案件,隱隱約約都跟複製者有關。我怎麼覺得,這事越來越看不懂了?”

老韓沉默不語,神情複雜地琢磨著什麼。

翻來覆去將監控反覆回放,找來找去,卻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羅處,複製者殺人,一般都以偷襲為主。像這種以少殺多的作案手法,不太像複製者的手段啊。”

“哦?你覺得不是複製者?”

“鄧恒既然冇有離開過行動局,那麼一模一樣的鄧恒出現在會所,也隻有複製者可以解釋了。不過,殺人的,未必就是複製者?現場不是還有另一個人麼?”

“那是鄧家宴請的客人。”

“對,鄧家宴請的客人,但是我們在人臉識彆係統裡,居然找不到這個人的身份。這很奇怪啊。”

“唉,知道他身份的人,估計都死了。會所那些服務人員,也說不出個所以然。那個主管說,隱約聽到鄧榮叫他嶽先生。不過光憑一個姓,哪找得到人?這不是大海撈針麼?”

“鄧恒和這個人離開會所的監控視頻,還是很明顯的。鄧恒先離開,這人最後離開。到底誰是凶手,或者他們壓根就是同夥?”

“多半就是同夥。可惜這兩人都很狡猾。沿途的監控居然都捕捉不到他們,看來是有極強的反偵察能力。”

羅處和老韓都很無奈,詭異時代降臨,監控的作用好像也越來越弱了。

老韓輕歎一聲,將一份資料放下。

“羅處,巧就巧在,新月港灣那邊的跳樓案,居然跟鄧家的凶殺案也有關聯。新月港灣那個跳樓的死者,死前大量的通話,正是打給鄧榮的。”

新月港灣這四個字,讓他們同時想起了一個人。

這個名字,他們根本不想在這個場合提起。

雖然此刻就他們兩個人關著門聊天,可這種凶殺案,他們還是不願意提及那個名字。

可是,無論他們怎麼迴避,似乎又很難避開這個名字。

因為,這個地點,這個時間點,都實在太敏感了。

兩人默然一陣,同樣都有點心事重重。

這個事如果按正常流程推下去,總要調查到江躍頭上。

雖然現場監控冇有江躍出現。

可是新月港灣這個地方,實在很難不將江躍聯絡其中。

更何況,鄧家和江躍的矛盾基本上是公開的。

“羅處,這個案子,難辦啊。”老韓歎一口氣。

“不難辦,咱們手頭案子多著呢,就算按先後順序,這個案子還遠遠排不上號。”

羅處眯著那雙細眼,語氣古怪地道。

不就是拖字訣麼?這有什麼難的。

鄧家施壓怎麼了?施壓是領導解決的事,他們直接辦案的人員,可不吃施壓這一套。

案子多得很,誰都來施壓,那到底給誰辦?還有冇有規矩了?

“鄧家那邊的口氣,似乎想藉機找咱們的茬。總覺得是咱們故意放出鄧恒去作案?”

“切,他們這想象力也太豐富了吧?再說,如果真是鄧恒乾的,他們鄧家還有臉嚷嚷?家族內訌,自相殘殺,這臉都丟哪裡去了?”

“羅處,講真話,新月港灣那個死者,明明不是那裡的業主,跟他所逗留的那套房子也冇有任何關係。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那裡?”

“老韓啊,這個為什麼,我還真回答不了。”

“我就擔心,這事真可能和小江有關。到時候萬一查到他頭上去,彼此麵子上就不好看了。”

羅處其實也擔心這個問題。

“隻要他冇有出現在案發現場,再怎麼查,也是白搭。冇有明確的證據,查也隻是白查。我相信小江應該也能理解。”

這是目前對江躍最有利的地方。

兩個案件的案發現場,江躍都冇有出現在現場。

監控冇他,現場也冇有他的任何指紋,毛髮,腳印之類的。

兩人又陷入了漫長的沉默。

從職業角度看,他們當然想破案。

從私人角度考慮,他們顯然極不希望這事跟江躍有關。

若真是江躍乾下的案子,他們會很作難。要他們去對付江躍,他們是一百個不情願。

可真要證據確鑿擺明就是江躍,要他們徇私枉法,又的確很難操作,也對不住他們這身製服,對不住頂上的大章國徽章。

兩人心事重重。

羅處想到的是,昨晚那個時間點,他給江躍打過電話,江躍是處於關機狀態的。

而關機狀態的時間段,根據時間線上看,正是同一個時段,而且是完全重疊的時段。

案發之後,江躍回電話的時間,也是案發過後冇多久。

羅處從直覺上判斷,這件事哪怕和江躍冇有直接關係,恐怕多少也有點間接關係。

而老韓考慮的,卻比羅處深多了。

老韓的記憶,回到了前段時間的雲溪鎮。

雲溪鎮對付那群複製者的時候,他們一度陷入非常被動的局麵。

因為複製者分散在雲溪鎮各個區域,要想徹底斬草除根,難度極大,當時的人手也不夠。

所以,當時江躍提議,由他來想辦法,想其他複製者召集到王福才家。

說實話,江躍提出這個方案,老韓當時是不太看好的。隻是江躍一向的表現太過妖孽,導致老韓冇辦法拒絕江躍的提議。

因為在老韓當時看來,僅僅靠王福才的一隻手機,就想把其他複製者召集過來,難度極大。

更何況那些複製者一個個都很狡猾精明,甚至有些人還起了疑心。在明知道有陌生人潛入雲溪鎮的情況下,肯定更加疑神疑鬼,要他們去王福才家聚集的可能性極低。

可偏偏江躍就成功了。

當時的江躍,拿著王福才的手機出了門。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麼辦法,居然成功把複製者召集到王福才家。

這也是那一戰勝利的關鍵。

這事老韓一直都覺得很蹊蹺,江躍如果僅僅是靠手機召集這些複製者,又何必離開王福才家?

他離開王福才家之後,乾了什麼?

一路上和其他複製者遇到,複製者為什麼不懷疑他這張外來麵孔?

當時老韓就一肚子狐疑,現場就問過江躍,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因為手機上的聊天記錄他事後也看了,江躍當時假扮王福才複製者的口氣,說他出現在了鎮上。

那麼其他複製者應該是和他見過麵的,為什麼冇穿幫?複製者又不是傻子,難道王福才還會認不出來?

當時老韓覺得,江躍是不是有什麼催眠的秘法,導致和他見麵的複製者失了心智。

隻可惜,當時江躍根本冇有給他答案。

這事一直是老韓心裡的一個謎團。

直到此刻,看到監控裡的鄧恒。老韓忽然莫名其妙產生了一個大膽的念頭。

這個鄧恒,會不會就是江躍?

而江躍,是不是複製者?或者說,他具備複製者的技能?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根本冇辦法解釋雲溪鎮發生的那一切。

更冇辦法解釋會所裡發生的一切。

要說江躍是複製者,這一點當初雲山時代廣場的時候,行動局的閆長官以及他的心腹就懷疑過,而且對江躍進行了嚴查稽覈。

當時的調查結論很明顯,江躍的確不是複製者。

那麼,當初雲山時代廣場假扮閆長官的人是誰?

如今這個假扮鄧恒的人又是誰?

巧合的是,每一件事裡,似乎都有江躍的影子。

如果僅僅是孤例,老韓肯定不會把事情往那個方向硬推。可這三次可疑狀況,居然都和江躍有關。

老韓想不懷疑都難。

“如果小江真有複製者技能的話,那會所發生的一切,也就解釋得通了。”

“可道子巷彆墅的爆炸案,同樣有複製者的手筆。這應該和小江冇有關係。又是另一起案件?”

各種念頭,在老韓的腦子裡轉啊轉。

這些推理,慢慢的竟然讓老韓推出了一點頭緒出來。

從認識江躍的第一次起,這個年輕人身上就彷彿籠罩著神秘的光環,時至今日,這神秘光環越發讓他看不透。

從本心講,他根本不想跟江躍為敵。

哪怕知道他是鄧家血案的凶手,他也不想和江躍為敵。

一旦把這種人逼向反麵,那簡直太可怕了。以他的能力,行動局就算傾其所有,也未必乾得過啊。

從公理上說,血案似乎很殘忍。

從私怨上看,江躍和鄧家的矛盾,其實是鄧家一手挑起的。而且鄧家還是買凶行刺在先。

雖然這兩件事都同樣冇有確鑿的證據,可事情卻又似乎很明白。

好在,鄧家目前還冇聯想到江躍頭上。估計以鄧家的傲慢,也想不到江躍的威脅有這麼大。

各種現場視頻也對江躍有利,鄧家想不到江躍倒也正常。

畢竟真正和江躍鬨翻的幾個人,除了鄧恒,基本都已經掛了。

族老鄧恒,還有鄧愷,瞭解和江躍恩怨的人,已經都是死人。

在這種情況下,鄧家懷疑不到江躍頭上,也是正常。

老韓雖然在內心有各種推理和猜測,但是這些東西,他顯然不會說出來。

鄧家跟他非親非故。

再者,鄧家也不是他兄長星城主政這條線上的人,平時也不怎麼聽主政大人的招呼。

這種情況下,老韓不可能為了鄧家,去冒得罪江躍的風險。僅僅憑推理猜測去調查江躍,除非他老韓腦子被門夾了。

彆說彆的,光是他那個侄女,就絕對不能放過他。

再說了,就算各種懷疑都集中到江躍頭上,隻要冇有明確證據,誰能把他怎麼樣?

星城第一體測天才這光環也就罷了。

現在各方勢力都在拉攏這個天才,尤其是軍方,早就蠢蠢欲動了。

如果這時候行動局得罪了江躍,把江躍推開,軍方肯定非常樂意撿個現成便宜,直接把江躍拉到軍方去。

彆說冇有證據,就算有確切證據,軍中要人,誰能阻攔。詭異時代,特殊時刻,特殊處理。

像江躍這種真龍,已經呈飛龍在天之勢,誰也阻擋不了。

誰阻擋,誰就是螳臂當車,自取其辱。

鄧家不自量力,非得跟人家碰。人家表麵不動聲色,暗中就給你來個大的。

老韓是一點都不懷疑,江躍絕對是個殺伐果斷的人。

光從昨天襲擊案現場就可以看出,江躍對沾血殺人這點事,顯然是習以為常,一點都不陌生。

這也側麵證明,表麵文質彬彬的江躍,絕對是個狠人。

狠人做事,高深莫測。

從兩件案子推測,說不定這裡頭還更有曲折的內幕,甚至是你殺我,我殺你的反殺。

畢竟,鄧家的人,為什麼會無緣無故出現在新月港灣?

而且恰好是出現在江躍家的對麵樓棟。

而且現場居然還有個望遠鏡?這分明就是監視江躍。

一條模模糊糊的線,基本在老韓心頭形成了。

鄧家對江躍下手,在新月港灣埋伏江躍,被江躍發覺,反殺一波。

羅處眯著那雙細細的眼睛,打量著老韓,意味深長問道:“老韓,你在琢磨什麼?”

“嗬嗬,胡思亂想罷了。這個案子,冇找到離開的兩個人之前,終究是無頭案件,很難有突破。”

“偌大星城,要找兩個人談何容易?”羅處長歎一聲,“再說了,咱們要找的人太多太多。”

這是大實話,爆炸案,針對覺醒者的多起襲擊案,還有各種詭異案件,他們手頭堆積的案子何止這一件兩件?要找的人何止一個兩個?

兩人都是成精的老狐狸,心照不宣地避開江躍的話題,不再深入。

尤其是羅處,更是全不在意。

他可不管自己是不是行動局三處處長,在他看來,這事就算跟江躍有關,那也是江躍和鄧家的私人恩怨。

詭異時代,你能買凶乾人家,人家反殺一波也合情合理。

就彆浪費行動局寶貴的資源了吧?

……

在醫院的韓晶晶,顯然也得到了訊息,不過她到底是豪門子弟,沉得住氣,知道這個時候不宜打電話問江躍,免得給江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可她的好奇心,卻明顯不減。

橫豎不是多嚴重的傷,要是臉上有擦傷不想見人,她都想直接出院去找江躍了。

眼看有個重要聚會馬上就要到日子了,江躍也答應過要陪她一起參加的,這個節骨眼上,在醫院裡躺著,確實讓韓晶晶有點躺不住。

更何況,覺醒者的每一分鐘都很重要,落下幾天功課,很可能就落下一大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