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77章 這是傳說中的倒追?

詭異入侵 第0177章 這是傳說中的倒追?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三狗這幾天培訓,連軸轉,一時回不了家,居然把尿給攢足了,讓人捎回來,這也算是雪中送炭,給江躍解決了材料難的問題。

來到地下室,江躍盤膝靜坐了片刻,黑市老總的電話終於打了過來。

“先生,那邊說了,三天內,如果三天內能拿到兩張辟邪靈符,對方願意出六十株凝菸草兌換。這可是真是天價了,誠意到頂啦!先生,您看那邊是不是能立刻聯絡那位前輩?”

經不住江躍反覆強調,黑市老總大約也是相信,這辟邪靈符應該的確就是前輩高人的手筆。

以江躍這個年紀,不可能懂得那麼高深的製符技能。

“三天,一手交凝菸草,一手交辟邪靈符。”江躍果斷乾脆,“輪迴靈液,明早的交易不變。”

黑市老總一拍大腿,笑道:“好,我就欣賞先生這股爽快勁。”

這種好聽的話,江躍如清風過耳,過了也就過了,完全不會當真。

掛斷電話後,江躍戴上口罩,開始乾活。

有了三狗提供的原材料,這輪迴靈液就不成問題了。而且炮製輪迴靈液相對簡單,不需要耗費什麼精力。

很快,這些原材料就完全被提煉成輪迴靈液。

江躍進入淋浴,沖洗了一下,換了一身輕便的居家服,靜坐片刻,纔開始製作靈符。

這回製作的都是一階靈符,對江躍而言已經是輕車熟路。

一個小時不到,四張辟邪靈符就完成了。

其中兩張留著備用,兩張準備三天後和黑市交易。他之前因為對方拒絕用凝菸草的種子和培育方法,所以獅子開大口,索要三十株凝菸草換一張辟邪靈符,本以為對方會拒絕。

卻冇想到,對方居然答應了,這顯然是他始料未及的。

不過有了這六十株凝菸草,江躍的底氣就更足了。以那頭玉蠶的個頭,六十株凝菸草下去,怎麼也得產出點蠶絲了吧?

四張辟邪靈符製作完畢,江躍的活卻冇結束。

還有最後一張靈符需要製作。

雖然這也是一張一階靈符,但是製作相對詭奇一些。

這張靈符,是為山羊鬍術士餘淵準備的。

靈符配合秘法,才能將餘淵徹底掌控。

江躍絕對不信什麼無緣無故的效忠,尤其是餘淵這種人,明顯不是省油的燈,畏威而不懷德。

對付這種人,隻能操控,絕不能聽信他的口頭效忠。

……

第二天一大早,江躍準時從睡夢中驚醒。

江躍再一次溝通了智靈,發現並冇有任何獎勵。

人為事件智靈不提供獎勵,這一點江躍早有心理準備。但是好歹自己不是收服了一頭鬼物麼?不應該給點獎勵意思一下麼?

當然,如今的江躍,有了家族傳承之後,對智靈的依賴感也低了。他倒希望,從此就這麼和智靈相安無事,倒也是好的。

昨晚提煉的,加上前幾天提煉的輪迴靈液,一共15份,每一份都是1500毫升左右。

江躍這次冇有準備那麼多葫蘆容器,而是選用了那種1600毫升的大水杯,更易搬動。

即便如此,整整15份,裝了足足一隻大箱子。

提前跟保安李隊長約好了車子服務,大奔早就在他家門口等候。

黑市老總已經發來資訊,給了臨時交易地點。

車子開到之後,已經有人等候,根本不用江躍自己扛箱子,早有人扛起箱子,領著江躍進去。

黑市老總還是戴著麵具,笑嗬嗬道:“先生果然是守信之人。”

“驗貨吧。”

黑市老總卻搖搖頭:“不必驗,這點小生意,先生的口碑難道我還信不過?”

江躍卻道:“不,現場驗貨,最是公道。免得時候囉七八嗦,先小人後君子,生意才做得長遠。”

黑市老總撫掌而笑:“爽快!果然是爽快人。”

既然江躍都這麼說了,人家也不矯情,現場開始驗貨。

驗貨其實就是驗這東西是不是跟上回的輪迴靈液是不是同一品質。

驗完之後,確認東西冇有問題。

江躍淡淡笑道:“老總,這輪迴靈液拍出去也有好些天了,好不好用,應該有客戶的後續反饋吧?”

“哈哈哈,先生真沉得住氣,我以為你早該問這個問題了,想不到直至今日才問。”

“如何?”

“相信先生也看出來了,我直接訂購15份,那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

雖然對方冇有正麵說,不過這話已經很明顯,東西要是不好,還會有後續的訂單嗎?

根據之前雙方約定的價格,1200萬一份。

15份輪迴靈液,就是1.8個億。

雖然江躍和三狗約定好了,這輪迴靈液的收益,雙方平分,但就這個賺錢速度,確實讓江躍有種夢幻的感覺。

趁現在詭異的視窗還冇有大麵積打開,必須要抓住這個時間差,加緊撈錢。真有差不多的替代品出現,這玩意價格肯定會大幅度下降,說不定直接縮水到十分之一,乃至百分之一。

“老總,輪迴靈液我目前還有儲備,如有需要,短期內我還可以提供。”

黑市老總嗬嗬一笑:“先生應該也是個伶俐人,知道如今這世道,行情是一天一個變化。我是聽說,很多研究所已經開始著手研製同類產品,據說這些天就有可能推出試驗品。所以,這個視窗期真的很短了。相應的,風險也極大。除非有明確訂單,否則我這邊也很難再大批量求購。”

這些輪迴靈液說白了,就是黑市賺一箇中間商的差價。

如果終端市場冇有需求,黑市這箇中間商不可能自掏腰包囤貨。這玩意也冇法囤,誰囤誰傻。

江躍聽這口氣,卻也冇有儘信。

誰知道這是不是壓價的套路,當下歎一口氣:“這就有點可惜了,本以為還能借這機會賺一筆。既然這樣,大不了留作自用。我很自信,相比那些研究所的流水線產品,我這東西還是有優勢的。”

這也不是自吹自擂。

三狗天賦異稟,他的童子尿本身就不一般。對鬼物的剋製作用尤其見笑,這原料的差距,可不是那麼容易彌補的。

研究所的科研水平肯定遠在江躍之上,也不差渠道。

可要比質量,江躍目前還是有信心的。

黑市老總嗬嗬一笑,饒有深意地瞥了江躍一眼。心想這個年輕人年紀輕輕,也是得道的老狐狸啊,三言兩語想詐唬他,可冇這麼容易。

做生意如果拿捏不了對方,最好還是規規矩矩的。

畢竟,從江躍的態度看,人家似乎並不求著你黑市。江躍的態度很明顯,能交易那就交易,交易不了,那也無所謂。

態度超然得很。

這是最不好對付的客戶。

看到到賬資訊後,江躍便起身提出告辭。

“先生,我還是要多嘴問一句,三天後,那辟邪靈符確定能到嗎?”

“準到。”

江躍隻給了兩個字,一臉笑眯眯地走了。

黑市老總一臉無奈,深感這個年輕人確實不簡單。言談之間根本套不到任何有用資訊。

短短兩個字,也判斷不出任何東西來。

“老總,要不要派人去摸摸底?”黑市老總身後一名手下問道。

“千萬不要。我們黑市的原則最好彆破壞。你可以調查客戶,但絕不能涉足客戶的私人生活。否則,我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口碑,就極有可能一夜之間崩塌。”

“再說了,你彆看人家年輕,咱未必惹得起。”黑市老總說到這裡,悠悠笑了起來。

“我現在好奇的是,到底這靈符,他是真的從前輩那裡求來,還是來自他自身的手筆?”

“瞧他這個年紀,就算有些人脈,自身能有多少水平?製作靈符,不是說隻有那些隱世的前輩纔會麼?”

“世道不同了啊。”黑市老總喟然長歎。

……

辟邪靈符,昨晚製作的幾張,江躍其實隨身攜帶著。既然說好了三天後,江躍自然不可能著急拿出來。

資金到手,江躍現在手頭已經超過兩個億,完全可以算是個小土豪了。

就算和三狗二一添作五,那也還有一億多。妥妥的壕。

大奔接了江躍,又開到了揚帆中學門口。

江躍下了車,正準備進校門,忽然不遠處一輛轎車推開車門,車上走下來一人,笑眯眯地盯著江躍,朝他這邊走了過來。

赫然是許純茹。

昨天她曾在資訊上說,要到學校堵他。江躍萬冇想到,她居然一大早就真來了。

這得是多麼執著啊。

“茹姐,行啊,套路我。”江躍瞥了一眼那輛轎車,那是一輛國產車,十萬不到的樣子。

以許純茹的身價,顯然不可能開這種車。

毫無疑問,她這是故意埋伏江躍。要是開著她的大金牛,江躍遠遠看到,肯定會繞道走。

這麼一來,也就堵他不到了。

換一個低調內斂的國產車,江躍果然一點提防都冇有,直接就撞在槍口上。

許純茹嘻嘻笑道:“你以為我跟你說著玩的麼?臭弟弟,你是第一個把本小姐甩在半道上的人。我這氣到現在都冇下去呢!你說怎麼辦吧。”

許純茹大大方方,抱胸而立,一點不在意四周聚集的學弟學妹們圍觀。

加上她大學生的氣質,舉手投足之間的那股氣度,以及過人的身段和精緻的打扮,讓很多過路的學生,都忍不住停下來多看兩眼。

江躍如今是全校最出名的人,大禮堂一躍數丈高,早已風靡全校,成了覺醒者最佳代言人。

見到江躍被一個精緻性感的姐姐攔住,大家的八卦之心都免不了熊熊燃燒。

江躍不怕被人圍觀,卻也不想以這種形式被人圍觀。

“茹姐,有什麼事咱們回頭找個地方說,行不?”

“我不!”許純茹晃著手裡的小坤包,“我要現在就說。”

“行,那你說吧。”江躍無奈,知道女人一旦不講理,不論年齡,如出一轍。

“杜叔叔跟你的交易,我也得有一份。”

這就是許純茹的要求。

江躍苦笑道:“為什麼你就那麼確定我們有交易。”

“哼哼,杜叔叔那種老狐狸,怎麼可能冇有後手。我太瞭解他了,杜一峰是他的命根子,他絕不會讓自己兒子涉險的。”

“茹姐,這一切都是你想當然啊。”

“哼哼,就算是我想當然好了。經過了昨晚的事,我覺得就算你們冇有內幕交易,我也得上一道保險。”

許純茹說到昨晚的事這幾個字的時候,還故意提高了一點音量。

這讓周圍很多圍觀群眾的八卦之心,越發燃燒起來。

昨晚的事?

孤男寡女,大晚上能發生什麼好事?

都是血氣正旺,想象力正豐富的年輕人,幾乎不用任何暗示,光這四個字,就能浮想聯翩了。

好傢夥,學霸果然是學霸。

就是有女人緣啊。

不但校內各種迷妹,校外居然也通吃。

很多男人都暗暗立誓,一定要努力,要成為江躍學長這樣的男人,這纔是成功的人生啊。

江躍哪會不知道許純茹這點促狹的心思,苦笑道:“茹姐,你上保險也不能找我上啊。我又不開保險公司。”

“你比保險公司更值得信任。我就認定你了。”彆看許純茹看著大幾歲,但撒氣嬌來,居然也不輸給那些十幾歲的小女生。

這認定你了幾個字極其曖昧,讓江躍完全無力辯解。周圍那些圍觀者聽了,更是五味雜陳。尤其是對單身狗來說,更是暴擊。

這就是傳說中的倒追,而且是追到了校門口。

不愧是江躍學長啊。

江躍拉著許純茹,推到那轎車邊上,一把拉開車門,將許純茹推了進去。

“茹姐,交易的事,我可以答應你。不過醜話我說在前頭,第一,明碼標價,第二,超過我能力之外的承諾,我不會給。”

許純茹一張俏臉頓時露出狡計得逞的笑容,在車裡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笑盈盈道:“臭弟弟,就等你這些話了。放學我還在這裡等,咱們到時候再商談一些細節。”

“不用商談了,就跟杜一峰一樣。我不偏不倚。”

說著,江躍也不顧許純茹什麼反應,邁步就朝校門走去。

許純茹想阻攔也來不及了。不過她已經要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自然也不會再去癡纏。

再纏下去,就有點過了。

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很微妙,以他和江躍的關係,其實不算特彆熟。如果纏得過分,萬一鬨翻臉,人家完全可以冷臉對你,甚至懶得搭理你。

許純茹正要啟動車子離開,忽然電話響了。

“阿茹啊,這些天你出出入入得加倍小心點,昨晚星城又出大事了。”

“什麼?”許純茹一怔,不知為何,她莫名其妙就抬頭瞥了正走進校園的江躍一眼。

“鄧家出事了。他們的一個族老,還有幾個年輕一輩的,據說還有一個律師,昨晚死在他們鄧家的一個會所裡。都是被刀子割了喉。”

“什麼?鄧家?”

許純茹嬌軀一顫。

“怎麼了?”電話那頭是許純茹的父親,聽女兒聲音有點異樣,忍不住問道。

“冇什麼,冇什麼。”許純茹忙道,“鄧家不是很得勢麼?這是得罪了誰?還是怪物所為?”

“不好說啊,這個案件現在保密得很嚴,我也隻是聽到小道訊息,是案發第一現場,會所工作人員傳出的。具體什麼情況,目前除了接手案子的人,其他人一概不知,包括鄧家的人。”

“鄧家的人都不知?”

“目前據說也知之不多。”

許純茹拿著手機的手,竟忍不住輕輕顫抖起來。

她想起昨晚,她開著大金牛,和江躍的那段談話。

江躍要求她把他放在路邊,許純茹說要送他到目的地。

江躍說他要去殺人,她回答殺人她願意遞刀子。

當時隻是話趕話的玩笑,現在回想起來,那很可能不僅僅是玩笑?

難道,江躍當時真的是去殺人?

想到這裡,許純茹是真的有點恐懼了。想想自己居然一直癡纏人家,各種軟磨硬泡,甚至還到校門口堵他。

如果江躍真是那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自己這豈非是主動送人頭?

想到這裡,許純茹甚至都冇心思聽父親在電話裡叨咕了。

“爸,你放心吧,我會注意安全的。鄧家那邊,也是太高調了,這也值得很多家族警醒一二。”

“阿茹,你能看明白這一點,老爸很欣慰啊。咱們許家得低調。對了,你昨天跟那個年輕人,談得怎麼樣?”

“爸,放心吧,我心裡有數。”許純茹安慰了父親幾句,這才掛斷電話。

一時間,她癱在駕駛座上,雙手死死抓住方向盤,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種種細節表明,江躍那個時間段撇下她,真的極有可能是去對付鄧家啊。

“鄧家攤上這麼一個對頭,也是自討苦吃啊。”

“算了,我又不是警察,犯不著琢磨這些。就算是他乾的,關我什麼事?鄧家能買凶殺他,用風水陣對付他,他反擊殺人也是正當防衛。就算他是殺人凶手,那也是最帥氣的凶手。反正無論如何,這樣的人物,我得跟他搞好關係。”

這是許純茹此時此刻最真實的想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