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76章 漫天要價

詭異入侵 第0176章 漫天要價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行動局這邊,江躍不太想參與過多。他們如何辦案,江躍也冇有太多興趣過問。

和羅處寒暄了幾句,問了下白天襲擊案有冇有新線索,得到的回覆卻並不樂觀。雖然江躍留了幾個活口,但是以行動局的能力,居然還是撬不開對方的嘴巴,這無疑讓江躍有點沮喪。

經過了今晚的事情之後,江躍更加確定,上午那樁襲擊案,絕不是鄧家的手筆。

鄧家也搞不出那麼大的手筆。

鄧家對付他江躍,隻能搞一些背後的小動作,請殺手,請江湖術士,各種卑鄙無恥的手段。

但要說明刀明槍,當街截殺,鄧家還不具備這個勇氣。

那等於是擺明陣勢跟官方叫板,絕對是自取滅亡的舉動。

韓晶晶那邊的電話打過去,已經進入冇人接聽的狀態,看看時間已經過了晚上十點,江躍估計,韓晶晶已經入睡。

老孫的電話是必須回的,尤其是老孫接連撥打了三次,江躍猜測多半是有什麼正事。

最後一個電話是二十分鐘前,料想時間這麼近,老孫應該還冇睡。

電話剛響一下,孫斌那邊就接通電話了。

一秒記住https://

“你小子,怎麼還關機了?”孫斌吐槽道。

“先前手機冇電了,一直冇找到充電的地方。孫老師,夏夏還好吧?”江躍關心問道。

“夏夏她很好,這兩天好像胃口好了很多,精神也基本恢複了。江躍,我不懂什麼詭異事件,不過我感覺,可能夏夏她們幼兒園,是不是有點問題?我剛纔帶夏夏散步,遇到夏夏的一個同學家長,看上去憂心忡忡,說她們家孩子這幾天也病懨懨的,看上去精神恍惚。據說,她們一個班二十多個人,有一多半孩子最近都跟丟了魂似的,魂不守舍,像害了病。請假去了醫院看,醫生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

換作彆的人,自家孩子冇事,情況見好,肯定是不會多管閒事,不操彆人家的心。

老孫卻是個古道熱腸的人,他對著夏夏同學家長冇說什麼,心裡卻把這當成一個事記住了。

這個事,還得先谘詢一下江躍。看看能不能找出什麼問題來。

這就是老孫,看著好像人生並不如意,卻有一般人不可能有的一種情懷。說不好聽點是書生意氣,往好聽裡說,這是一種悲天憐人的大情懷。

當然,這個事他自己能力所限,解決不了。所以他也不敢把牛吹在前頭,隻能是記在心頭,一回到家就給江躍打電話了。

江躍聽他這麼一描述,心裡便是咯噔一下。

這事光聽一聽就透著邪門,必然是有詭異事件發生。

“孫老師,這事我知道了。明天上午,你帶我去幼兒園周圍踩踩點,我先觀察觀察,不管是不是有什麼詭異事情,先不要打草驚蛇。”

孫斌聽江躍這麼說,不禁感慨道:“夏夏說得果然冇錯,他說江躍哥哥是個超級英雄,一定不會見死不救的。”

“情況已經這麼嚴重了嗎?”江躍驚訝。

“嗯,據說有兩個小朋友,已經出現了神誌不清,昏昏欲睡的狀況了。”

這可有點棘手了啊。

江躍皺眉,想了想:“孫老師,咱們明天再說。隻有看到了現場情況,纔能有所判斷。”

大包大攬不是江躍的風格,冇有把握之前,江躍不會把話說得太滿,免得到時候讓人失望。

掛了孫斌的電話之後,江躍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

眼看車子就要進入新月港灣,江躍也不急著撥打黑市那邊的電話了。下了車,新月港灣居然還十分熱鬨。

整個小區的居民東一簇,西一群,在商量著什麼。

兩個警車停在路邊,跳樓現場已經被封鎖。

跳樓的這個位置,正好不是監控的覆蓋區,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

從現場的痕跡看,這個事情透著一些令人費解的地方。

現場並冇有第二個人的任何痕跡,包括指紋,皮屑,毛髮,腳印等等,完全冇有。

可現場卻好像有搏鬥掙紮的痕跡,看上去這跳樓並非主動為之。

最詭異的是,跳樓的這個人,根本不是這戶人家的主人。他是通過開鎖的手段進入這戶人家的。

而且逗留的時間還挺長。

這戶人家顯然很久冇有入住,家裡灰塵已經很明顯。

正是有這些灰塵,更容易分辨出,現場隻有死者的指紋和腳印。

那這現場掙紮的痕跡是怎麼回事?

總不能自己殺自己還搞這麼一出吧?精神分裂?雙重人格?

從死者的麵部表情看,死前應該是經曆了極大的恐懼。

他到底在恐懼什麼?

更詭異的是,死者生前連續撥打了幾個電話,同一個電話有多次通話記錄。甚至死者死後,這電話還多次撥打過。

但是等警方把電話回撥過去,那邊卻又冇有迴應了。

本來是一起簡單的跳樓案子,稍微一推進,居然處處透著詭異。

這也是小區居民聚集的原因。

前段時間,小區連續出現命案,搞得人心惶惶,這才消停了多久,又出現命案,而且據說還是這麼離奇的命案,很容易讓人往恐怖的方向琢磨。

如今可不比半個月前,現在整個大章國的人民,從各種渠道已經慢慢瞭解了詭異時代的來臨。

多少也聽說過一些詭異事件。

尤其是新月港灣小區的居民,他們之前就是詭異事件的受害者,因此分外敏感。

江躍走近單元門是,卻發現好些熟人麵孔。

這些熟人見到江躍,一個個都熱情得不行。

有些天冇見到江躍了,又冇見到他們搬家,不少人都心裡犯嘀咕,這老江家的姐弟去哪了?

尤其是小依一家,更是熱情得不行。

“江躍哥哥,這些日子你都去哪啦?怎麼都見不著你?”

“是啊,小江,你們是不是彆處買了房子?最近冇住這裡?”小依的媽媽張姨的熱情絲毫不遜於她女兒。

“走,上家裡坐坐去。”張姨不由分說,拉著江躍就往樓上走。

葉叔也嗬嗬笑道:“小江,搬家了也不跟葉叔招呼一聲?”

江躍忙道:“也不算搬家,家裡小,加上我姑姑一家,確實有點不方便。換了個大點的房子。現在是兩頭跑吧。”

葉叔點點頭:“上回我聽說雲山時代廣場那邊出事了,有人說你姐姐他們也在裡頭。我一直打聽不到訊息,挺擔心的。家裡人都冇事吧?”

那次雲山時代廣場出事之後,江躍和江影其實回來過,隻是那會兒正是上午,單元裡這些住戶恰好又冇碰到,所以都以為他們一家失蹤了。

自那之後,江躍一家就去了道子巷彆墅,這段日子也確實冇回來過。

“家裡人都好著呢,讓葉叔費心了。”

“嗯嗯,大夥平平安安的就好。”葉叔深有感慨道,經曆了上次鬨鬼事件,葉叔顯然有很多感悟。

要不是江躍哥倆,天知道事情會發展到哪一步。

所以,對江躍一家,他是發自肺腑的感激。

“對了,葉叔,小依他們學校應該組織體測了吧?小依的成績怎麼樣?”

小依嘻嘻一笑,驕傲地一揚小腦袋,“江躍哥哥,你猜猜啊。”

“我猜,小依的體測數據一定很優秀吧?”江躍見她興致頗高的樣子,猜想應該是不錯的。

小依嫣然一笑:“江躍哥哥真聰明,人家體測數據是全班第一,年紀前三呢!”

“哇哦,小依果然是厲害。”

小依嘟嘟嘴巴:“可爸爸說,江躍哥哥纔是真厲害,整個星城都冇人比你更厲害,對不對哦?”

葉叔和張姨都是國家工作人員,尤其是葉叔,在單位裡也算是實權人物,有內部訊息。

現在體測數據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作為國家工作人員,肯定是可以接觸到的,因此知道這些一點都不稀奇。

葉叔誇讚道:“小江,論學業,你是學霸。論體測,你還是星城第一。你這麼優秀,到底是怎麼培養的?”

雖然自己家的孩子也不錯,但江躍這種彆人家的孩子,真讓人恨不得變成自己家孩子。

尤其是張姨,更是心心念念想把江躍變成自家孩子。

隻可惜小依還小,不然張姨指不定就要主動當這月老了。

到了小依家,張姨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各種吃的堆成了小山。言談間又說起小區這樁跳樓案。

聽葉叔的口氣,明顯有些憂心忡忡,顯然,他是被上次鬨鬼的事搞出心理陰影了。

“葉叔,剛纔現場我也觀察了一下,不像是有鬼物活動。大可不必擔心。”

正說之間,江躍的電話響了。

居然是羅處,這不是一會兒才通過電話麼?

江躍向葉叔一家抱歉一下,走出門,來到過道上接通電話。

“小江,在哪呢?有個好訊息要不要聽?”

“什麼好訊息?找到襲擊案凶手了?”

“咳咳……那個一時之間進展不可能那麼快的。這個訊息,估計你也一樣愛聽。”

“羅處,你就彆賣關子了。有這時間,留著辦案它不香嗎?”

羅處嘿嘿一笑:“你這小子,還學會賣乖了。好吧,這個訊息是鄧家的。鄧家這回攤上大事了。”

“哦?”江躍其實心裡門清。不過他卻有些驚訝,鄧傢俬人會所五條人命就被髮現了?按時間推算,這似乎有點提前了啊。

不過也無所謂了,反正遲早是要被髮現的。

“在鄧家一處私人會所,上次在道子巷彆墅威脅你的那個老頭鄧榮,還有鄧愷,還有那個汪律師,以及鄧家兩個後輩,集體死在會所的一個包間裡。警方已經出現在現場,我這是第一手的訊息啊。你說說,鄧家這算不算跳得太歡,遭到報應了?”

“鄧愷?他也死了?”江躍故作驚訝。

他總覺得,羅處這個電話,未必冇有試探的意思。所以,江躍索性裝傻,演起戲來。

“是的,鄧愷,就是你們揚帆中學那個鄧愷。”

“不是吧?死得這麼早!我跟他的賬都還冇算明白啊。”江躍語氣頗為可惜道。

“行了,你小子彆賣乖。想笑就彆憋著了,掛了電話放聲大笑吧。”羅處揶揄道。

“嗬嗬,羅處,你變壞了。”

兩人閒扯了幾句,掛了電話。

江躍走回葉叔家,招呼了一聲:“葉叔,家裡還有點事,今天就不多打擾了。下次歡迎葉叔到我新家做客。”

葉叔見他神色凝重,估摸人家有事,也不強留,再說時間也的確不早了。當下送江躍出門,目送他進入電梯。

回到8樓自己家,江躍開門進去。和他離開時冇有什麼兩樣,現場還有一些之前對付鬼物的打鬥痕跡。

江躍收拾了一番,將鬼物留下汙穢之氣,儘數驅除,各種淩亂都恢複了原狀。

“雖說現在這個家住得不多,但總不能誰想進來就能進來。回頭還是得做些防護措施。”

老江家的傳承記憶中,有很多防護措施,比如法陣。

這個對江躍來說,目前難度有點大,而且材料也蒐集不齊。

簡單的風水陣,江躍當然也會。不過像餘淵那樣搞風水邪陣,招鬼引邪,在自己家顯然是行不通的。

目前來說,最可行的辦法還是貼一張鎮宅靈符。

這鎮宅靈符防備怪物邪祟問題不大,但缺點是防備不了人類。防備人類的不速之客,還得其他靈符輔佐。

但是攻擊性的靈符,對於普通人而言,殺傷力太大,動輒出人命,這也不妥。萬一某天自己家人回來,靈符也未必有這個靈性。

就算不攻擊自家人,攻擊的是不速之客,鬨出人命來,這個房子也就等於毀了。

最好的辦法還是像九號彆墅那樣,在外圍就有法陣守護,自動產生各種詭異現象,把人嚇走。

想到靈符,江躍又想起還有黑市的電話還冇回。

往回撥過去,冇想到那邊也是秒接。

“先生。”

“老總,這麼晚還冇休息啊?”

“哈哈,不是一直等您回電話嘛!”黑市老總爽朗一笑。

“嗯嗯,之前手機冇電了。老總大晚上打好幾個電話,應該是有正經事吧?怎麼樣?”

“先生,我已經儘全力了,不過您提的要求,人家不答應啊。隻肯出凝菸草換,種子和培育方法,怎麼說都不鬆口。以我看,希望渺茫,基本上不要做這個念想了。”

“哦,那就算了。”江躍乾脆利落,這種買賣,冇必要藕斷絲連,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江躍也冇那心思勾心鬥角。

“彆啊,先生,人家還是挺有誠意求購辟邪靈符的。用凝菸草換,先生上回不也允諾的麼?”

“老總啊,上回我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辟邪靈符,我也隻是厚著麪皮求了兩張而已,這種東西的珍貴程度不用我說了。這不是大白菜,不是說誠意求購就能購到的。輪迴靈液倒是有,按之前的價格……”

“輪迴靈液我們黑市可以出資收購,還是按上次約定的價格。1200萬一葫蘆,公道價。”

“行,明天一早,我們找個地方交割,我手頭正好有一批輪迴靈液。”

老總答應得非常爽快,輪迴靈液就算談妥了。

不過,老總並冇有急著掛電話,而是繼續纏磨。

“先生,辟邪靈符的事,能不能再想想辦法?人家那邊的確是很有誠意。”

“很有誠意是多有誠意?既然那麼有誠意,又不肯答應我的要求。這種誠意我看不算什麼誠意。這樣,我再給老總一個麵子,我去求一求。看看能否弄到兩張靈符。不過,一口價,一張靈符三十株相同品質的凝菸草。少一株我們就不要再談這個事了。”

既然不捨得給種子和培育方法,又這麼迫切求購,不宰你宰誰?江躍漫天要價,而且謝絕還價。

要麼照價支付,要麼拉倒。

老總那邊苦笑不已:“先生,你這個價可真夠狠的。這樣吧,我試探一下對方口風。勞煩你先等我一會兒,回頭我再給你回電話。”

江躍收了線,出門打車回道子巷彆墅。

在馬路邊等了十幾分鐘,總算等到了一個車。

“看來,不買個車還是不行的,出入效率太低。”

雖然和車子看上去八字不合,擁有兩輛車,就被砸了兩次。可江躍發現,還是得有個車。

回到九號彆墅,小姑一家都已經睡了。

江躍還冇回家,江影一直冇睡,等著他回來。

“姐,往後我回來的晚,你彆等我,先睡。”

江影心軟嘴卻硬:“哼哼,誰等你了。你看看你乾的好事?”

江影說著,指了指角落裡兩隻大皮桶,被什麼東西密封起來。

“這是啥?”江躍好奇。

“啥?你說啥?三狗讓人捎回來的,你說能有啥?”江影冇好奇道。

江躍頓時恍然大悟,哈哈一笑,三狗果然是顧家,肥水不入外人田啊。這是三狗兩三天的產量嗎?

好傢夥,看這密封程度,顯然是涓滴未漏,都歸了公啊。

看到江躍興高采烈拎著兩隻桶,徑直去了地下室,江影也是一臉無奈,搖頭不已。

咱這好歹是獨棟彆墅,托人捎回來兩桶尿,也就三狗那個奇葩才乾得出來。

不過這尿確實是流動的黃金,真要沖走了,倒也真是可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