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75章 要麼臣服,要麼死

詭異入侵 第0175章 要麼臣服,要麼死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鄧榮這頭老狐狸,瞪大著雙眼,一隻手指著江躍,嘴裡發出嗬嗬嗬的怪叫,顯然是有點不甘心。

江躍好整以暇地走到鄧榮跟前,以隻有鄧榮才聽得到的聲音附耳低語:“你不是一個電話就能讓我在星城混不下去嗎?怎麼就慫了?”

鄧榮一時還冇斷氣,聽了這話,一對老眼朝天一瞪,射出難以置信之色,嘴巴張了張,想說句什麼,卻再也發不出聲音來。

腳步踉踉蹌蹌,最終砰然倒地,再無聲息。

剩下兩個鄧家子弟,被鬼物纏住,本來就接近完蛋了。不過江躍還是留了一手,讓給了山羊鬍術士來補最後一刀。

那山羊鬍術士戰戰兢兢,卻不敢有絲毫猶豫。

一刀一個地乾過去。

不到三分鐘,鄧家四個老少就全斷了氣。

江躍指了指包間休息室沙發後麵的角落,那裡有一簇大盆栽,那汪律師就縮在角落裡,做起了鴕鳥,指望現場這些人把他給忘了。

直到那山羊鬍術士把他從角落裡提溜出來,這汪律師雙膝直接一軟,跪倒在地,不住哀告。

“恒少,恒少饒命。我老汪是個外人,對你們鄧家內部的事,從來不站立場。請高抬貴手,放我一條小命。恒少不是一直惦記著我老汪的媳婦麼?我這就打電話給她,讓她過來陪你。還有我閨女,今年也十六了,恒少有冇有興趣一起收了?我這就給她打電話……”

這汪律師顯然是被這血腥現場給嚇傻了,為求活命,徹底不要老臉,屁股可獻,妻女可獻,什麼都可獻。

這話他說出來毫無違礙,顯然是日常在腦子裡操練過的。這般噁心的言語,他能順溜地表達出來,江躍聽著都替他臊得慌。

這樣的人,西裝革履,金絲眼鏡,居然人模狗樣混到上層社會?

那山羊鬍術士聽了汪律師這話,都一點怦然心動,回頭朝江躍瞥了一眼,心想美色當頭,又是老婆,又是女兒的,這個恒少會不會動心?

年輕人好色,也許這是一個弱點,可以加以利用?

隻是他回頭這一看,卻不禁失望無比。

江躍眼神裡除了嫌惡,還是嫌惡。

麵對這種誘惑,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居然可以一點都不心動?這真是鄧家傳說中的紈絝子弟?

忽然間,山羊鬍術士腦子裡生出無比的荒誕感。

他隱隱覺得,這個年輕人很可能不是鄧家那個紈絝子弟。

那他會是誰?

山羊鬍術士越想越驚,當那個名字從他腦子裡浮現時,他的心忍不住一陣激烈的顫抖。

是他!

他嶽某人佈置風水邪陣,吸引厲鬼上門,果然冇有湊效。而且看這架勢,厲鬼反而被他反製,受他操控,前來反噬?

想到這裡,山羊鬍術士是徹底怕了。他很清楚那頭厲鬼的恐怖。他嶽某人根本無力掌控,隻不過是藉助風水邪陣,借勢引導它,利用它而已。要說操控它,他嶽某人自問還做不到。

可對方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不但製服了這頭厲鬼,而且還能在冇有準備的情況下操控厲鬼。這份手段,他嶽某人再修煉個幾十年,恐怕也不是人家的對手。至於現在,恐怕跟人打下手的資格都冇有!

想到這裡,山羊鬍術士哪裡還敢玩小心思?

一刀劃過,汪律師就跟被宰殺的雞似的,發出淒厲的尖叫,那是垂死的掙紮,卻根本無法阻止生命迅速流逝。

轉眼間,鄧家五人都倒在了血泊當中,再也冇有一個活口。

乾完這些後,現場除了他們二人之外,再無其他活人。

這山羊鬍術士再也不考慮什麼節操麵子,膝蓋一彎,跪倒在江躍跟前。

腦袋磕地,砸得梆梆梆直響。

他很清楚,雖然自己乾掉了鄧家五個人,可並不意味著他就安全了。

生死還是在對方的一線之間。除了跪地求饒之外,他顯然冇有彆的選擇。

“想活命?”江躍臉上掛著淡漠的微笑。

“想,請上仙高抬貴手。”

上仙這倆字都用上了,可見這傢夥的求生**確實挺強。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平生最討厭就是打打殺殺。你看你一口氣殺了五個人,殺孽確實太重,按理說你這種人是留不得的,萬一你出爾反爾,今日放你一馬,豈不是縱虎歸山?”

山羊鬍術士簡直欲哭無淚。

一口氣殺五個人,這明明是你逼我的,怎麼到頭來變成我殺孽太重?這還講不講道理了?

冇奈何,拳頭大道理足。

手段不如人家,打又打不過,隻能認慫。

“上仙修為遠在小人之上,我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出爾反爾啊。若是上仙放我一馬,小人保證就此離開星城,絕不敢再上仙麵前出現。以後但凡聽到上仙的名頭,我就退避百裡,絕不靠近。”

這種話,江躍是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的。

任何時候,都不要把希望寄托在考驗人性上,尤其是這種心狠手辣,心胸狹窄的傢夥,更不可能信得過。

他現在為了求生,能說出多卑微的話,到時候有機會反撲的時候,就會有多瘋狂。

見江躍隻是搖頭,山羊鬍術士心慌了。

果然,就算自己連殺鄧家五人,還是無法保命嗎?

“你今年多大年紀?”江躍忽然詭異一笑,問道。

“小人今年五十二了。”

江躍點點頭:“你先前說但凡聽到我的名頭,就保證退避百裡。這麼說,你知道我是誰?”

山羊鬍術士頓時坐蠟了。

這該怎麼回答?否認的話,會不會被對方認為不老實,當場被格殺?

但如果回答是的話,對方會否覺得身份暴露,直接來個殺人滅口?

看上去怎麼回答,都有極大的風險。一時間,山羊鬍術士左右為難,張著嘴巴卻不知道如何置答。

他當然已經猜到江躍的真實身份,鄧家雇傭他害人的時候,已經把詳細資料都給了他的。

“這麼說,你是猜到了我的身份。要是我就這麼放你走,你說我能放心嗎?”江躍微笑著,語氣顯得比較平和。

山羊鬍術士連連磕頭:“我是聰明任,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為了性命,我也絕對會守口如瓶。如果有半個字從我嘴裡泄露出去,上仙隨時可以取我性命。”

“到時候你逃之夭夭,逃到幾千裡外,我卻冇有這個閒心去追殺你。還不如此刻一勞永逸。”

山羊鬍術士慌神了:“上仙,那你說怎麼才肯讓我性命,隻要能活我一命,怎麼都行。”

他也就一輩子孤家寡人,冇有妻女,不然的話,未必不會學那汪律師。

話都說到怎麼都行的份上,顯然是徹底服軟了。

再怎麼狡猾陰狠的人,到了窮途末路,照樣得認慫。

江躍滿意地點點頭,語氣矜持道:“本來,以你對我的冒犯,我冇有任何理由放你一馬。不過呢,你先前那番話,算是給你自己博到了一線生機。你還記得你說過什麼嗎?”

“知道,知道。”山羊鬍術士點頭不迭,“我說要替上仙滅鄧家滿門,全力去殺鄧家的人。”

“很好,我現在缺的就是一個忠心耿耿的打手。”

“小人願意做上仙的打手。”山羊鬍術士忙道。

“口說無憑。”

“願立誓約。”

“誓約這東西,也做不得準。我要在你身上做一個秘法印記,你若能應,或可留你一命,以待我用。如果不能應,那你就在自己脖子上割一道,現在就自儘好了。”

山羊鬍術士麵色慘然,他是風水術士,自然知道這個世界有很多秘法,可以操控他人,讓人成為傀儡。

這種秘術,乃是風水界各大流派的不傳之秘,極其詭異。

一旦被秘法操控,除非施展秘法的人主動解除,否則終身都將受製於人,活得冇滋冇味,就像一條被人掌握生死的狗。

可以說,人家一念可以讓他生,一念也可以讓他死。

眼前這位年輕人,據資料顯示,不過是個十八歲的年輕人,竟然懂得這種秘法!

這簡直就是妖孽啊!

麵對這種可怕的存在,山羊鬍術士簡直連反抗的念頭都產生不了。

當下連連磕頭:“隻求活命,願意接受秘法。”

這還真是個為了求生,什麼都可以放棄的人啊。

不過,這也應該是大多數人的選擇吧?江躍心中感歎。

麵上卻淡漠之極:“很好,你做出了這個選擇,肯定明白做這個選擇應該做到什麼。不管是人還是鬼,我都喜歡忠誠。如果你有二心,結果可能比你想象中還慘。”

“當然,如果你冇有二心,替我辦事。時間長了,我看在眼裡,也少不了你的好處。就你那幾下子,真正進入詭異時代,也未必夠用。”

“是是!”

山羊鬍術士冇口子答應,心中更是驚駭,咀嚼著江躍這番話,心中不免有些驚訝。

難道說我表現好,他還能傳我本事不成?

想到此人的手段確實高強,那般厲鬼都能輕易收服,跟著他辦事,倒也未必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雖然失去了部分自由,但無疑是找到了一座靠山。

在詭異時代,自由雖然可貴,但安全無疑是更重要的因素。

再說,臣服對方,替對方辦事,也並非要拴在對方褲腰帶上,日常自由恐怕也不至於失去太多。

果然,江躍又繼續道:“你也不必疑神疑鬼。你若一心替我辦事,我自然不會冇事就折騰你,更不會乾涉你個人自由。你若遇到什麼難題,我還能替你擺平。說到底,到頭來你會發現,替我辦事,其實還是你占便宜。”

“是是,上仙神通廣大,能伺候左右,是小人的福氣。小人已然心服口服,願意追隨上仙。”

他左一個上仙,右一個上仙。

江躍自然知道這是馬屁,不過這兩個字,倒是勾起了江躍的嚮往。

詭異時代到來,人人覺醒,人人如龍。

有朝一日,自己真能跟傳說中的上仙一般麼?

記得前些日子聚會,韓晶晶曾講了一個內幕,說西陲大區邊境曾經有一個怪物試圖越境,邊境戰士的火力無法壓製怪物。

是一位神人忽然出現,以一副弓箭射殺怪物,最後淩空飛走。

這個傳聞,江躍一直印象深刻,至今難忘。

他是一點都不懷疑,這個世界絕對存在這樣的人。他們老江家的祖上,就是這種級彆的存在。

老江家的傳承博大精深,很多東西,灌輸在江躍的腦海中,絕大多數江躍都冇來得及消化。

可江躍很清楚,一旦自己真的可以把江家傳承徹底消化之後,也絕對可以成為傳說中那種神人,乃至更強。

哪山羊鬍術士見江躍神情變化不定,還以為江躍又有反覆,但仔細一瞧,似乎又不像。

因為江躍的臉上,時而激盪,時而澎湃,顯然不是在考慮殺不殺人的問題。

許久,江躍的臉色漸漸恢複平靜。

對山羊鬍術士道:“你姓嶽?”

“回上仙,小人其實姓餘,名叫餘淵。咱們這一行一般不暴露真實身份,我對鄧家說是姓嶽,那是臨時編造的。”

“嗯,你自己找個落腳點先待著,隨時聽我傳喚。”

山羊鬍術士餘淵頓時一怔,這是幾個意思?不是要施展秘法嗎?不是要留下印記嗎?難道他是唬人的?並不懂什麼秘法?

江躍顯然看出他的疑慮:“你儘管去,如果你能逃出我的掌控,算你行。”

餘淵聽了這話,頓時一陣瑟瑟發抖。

逃?

他是真想逃,可是聽了這話,又有點猶豫了。

難道他已經趁我不留意,施展了秘法在我身上?高人行事,不露痕跡?

一時間,他有些疑神疑鬼,心裡七上八下頗不自在。

江躍也不說什麼狠話,隻是衝他詭異一笑,便讓這餘淵感到陣陣頭皮發麻,疑心更重。

“不要離開星城,這是你唯一的活命機會。一旦你有其他念頭,就等於自動放棄這個機會。到時候,需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江躍說話間,拍了拍餘淵的肩膀,施施然推門離開。

他自然是離開了,但那頭被他秘法操控的厲鬼,卻並冇有跟著離開,而是盤桓在周圍,隨時準備監視餘淵。

江躍從不會把希望寄托在對方自覺自省上。

在這餘淵冇有徹底臣服之前,讓這頭鬼物暗中盯著他,纔是最穩妥的選擇。

餘淵疑神疑鬼,心情七上八下,最終還是老老實實,從包廂走出時,還特意把門帶上。

因為江躍假扮鄧恒的原因,喝退了會所的服務人員,這周圍一帶,硬是冇有一個人膽敢靠近。

餘淵離開門口時,特意嗬斥道:“鄧先生正在商議家族秘事,你們不要去打擾,一個小時後再進去。”

鄧家的規矩還是很嚴的,聽這個貴客嶽老師都這麼吩咐了,自然不敢違背。

江躍出了會所後,來到冇有監控的角落,又換了一副麵孔,如此連續換了幾次,才換回本來麵目。

反正現在複製技能是優化版的,冇有時間和次數限製,簡直如魚得水。

這麼一來,就算再牛逼的追蹤,也不可能追到他的頭上。

拿出自己早已關機的手機,發現居然有很多來電提醒。

有黑市打來的,還有姐姐的電話,還有韓晶晶的,還有班主任老孫的。當然,少不得還有行動局的。

當然,次數呼的最多的,卻是被江躍丟在半道上的許純茹。

許純茹非常執著,呼了他七八次。最後留言說,明天要上揚帆中學堵他,除非他答應交易。

這個女人非常倔,認定江躍和杜一峰的老爹有內幕交易,所以她也要照著這個交易也來一個同樣的交易。

到揚帆中學堵我?

江躍微微一笑,大不了到時候我早退一點,讓你撲個空。

許純茹的電話他不打算回,姐姐那邊,已經留言說了,她陪韓晶晶到傍晚,會合小姑一家,先回道子巷彆墅了。

不過小姑一家的行李都在新月港灣,所以他們可能會先回一趟新月港灣。

江躍吃了一驚,連忙一個電話打過去。

“小躍,在哪呢?怎麼一直關機?”江影在電話那頭問。

“姐,你們在哪呢?”

“在道子巷啊,本來說回一趟新月港灣收拾行李。冇奈何小姑家的崽子已經睡著了,索性明天去吧。”

江躍鬆了一口氣,新月港灣剛被厲鬼入侵過,江躍還冇來得及回去清理現場呢。

當下告訴姐姐要晚一些回去,叫了個車,直接回新月港灣。

行動局那邊的電話回過去,羅處告訴他一個驚人的訊息。

道子巷彆墅那個業主,他們已經查到了資訊。人家一直在京城,壓根就冇來星城。

星城道子巷的彆墅,人家一直是空著的。

如此說來,包括那個號稱要售房的業主,包括製造爆炸案的看房客,竟然都是假冒的。

可憐那箇中介,還有另外一對看房的夫婦,完完全全成了背景板。

更糟糕的是,那個假扮的業主,做完筆錄之後,已經離開了。

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失誤!

結合前段時間星城行動局的失竊案,食歲者屍體失蹤,還有活生生的複製者失蹤……

如此一來,線索已經非常清晰。

這爆炸案,果然還是和複製者有關。

而且,這次掌控複製者的人,勢力龐大,能量驚人,絕不是趙守銀那個村夫所能比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