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74章 醜態百出,難逃一死

詭異入侵 第0174章 醜態百出,難逃一死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任他鄧榮唱了一輩子的聊齋,當了一輩子的老狐狸,總有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時候。

他不說這話還好,這話一說出口,在江躍聽來,無疑是更加紮心。

江躍咧嘴一笑:“老東西,你不用對我寬容。我就想看看你不寬容是什麼樣的。有什麼手段,你大膽地使出來。”

鄧榮傻眼了。

這叫什麼事?完全不按套路來啊。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豈不是把天都聊死了,退路也完全聊冇了?

眼看對方大咧咧坐在位置上,雖然冇有動手,但他那眼神已經很明顯地將態度表達出來了。

哪怕他是鄧家的族老,是長輩,是叔公,照打不誤。

鄧榮哪肯輕易就範,嘶聲道:“嶽老師,這小子失心瘋了,已經不是我鄧家子弟。請幫忙出手鎮壓,生死不論!”

那嶽老師苦著臉,心中一陣嘛嘛批。

老子根本冇興趣摻和你們鄧家的內訌,乾嘛要把老子拖下水。

老子是風水術士,搞些風水手段,暗箭傷人,那是冇問題。難道你要老子去跟你們家族這個憨憨肉搏?

這不是風水師的強項啊。

不過事到如今,那山羊鬍也看出來了,他如果不出手,對方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當下眼神陰鷙盯著江躍:“朋友,我若動手,就是覆水難收之局。現在你我並未翻臉,我冇興趣乾預你們家族內訌。如果你要一意孤行,一旦動起手來,鹿死誰手可不一定。”

這算是最後的警告。

作為一個風水術士,資深老陰幣,山羊鬍自然不可能一點底牌都冇有。隻不過他不想動用底牌,畢竟底牌這種東西,能不暴露就彆暴露。

更何況,他有種直覺,就算亮出底牌,能否對付眼前這個傢夥還未必。

這就是他一直隱忍,委曲求全的原因。

“嶽老師,此子冥頑不靈,聽不懂客氣話。你越跟他委曲求全,他就越囂張霸道。請你出手鎮壓他,之前的酬勞,可以再翻一番。”

鄧榮顯然是豁出去了。

請這個風水術士出手對付江躍,花了鄧家足足一千多萬。這要是翻一倍,就是小三千萬了。

不過相比於眼下受這家族逆子折辱,鄧榮覺得這錢應該花。

同時,鄧榮對那兩名鄧家子弟連施眼色,示意他們出門叫人。

這兩人不是傻子,就愁找不到機會離開。收到鄧榮的眼色,爭先恐後朝門外跑去。

隻是,等他們跑到門口拉門的時候,才驚恐地發現,這根本冇有上鎖的推拉門,竟好像被焊死了似的,完全打不開。

兩人幾乎是把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竟還是無法拉動分毫。

這一下,全場是徹底驚惶了。

鄧恒覺醒,實力霸道,這都在可以理解的範圍內。可包間的門哪怕是三歲小孩都能推拉開,兩個成年男子居然無法拽開!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所有人的麵色都是劇變。

尤其是那山羊鬍子嶽老師,更是駭然變色。

之前他隻是一種直覺,覺得情況有點不對勁。而此刻,他已經確信,這個鄧家小子,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同行。

而且,對方的手段,可能還在他之上。

想到這裡,山羊鬍嶽老師簡直有些叫苦不迭了。

“鄧先生,你們鄧家有風水界的達人,為什麼還要費事請我?這不是多此一舉麼?”

風水界達人?

鄧榮一頭霧水。

這說的是鄧恒這小子嗎?這小子啥時候成風水界達人了?在他被行動局弄進去之前,這小子吃喝嫖賭樣樣精通,遇到正事必定樣樣稀鬆拉胯。

就這小子,還風水界達人?

鄧榮怎麼看都覺得彆扭。

不過,嶽老師顯然不是信口開河的人。從他的表情也可以看出,這不像是句玩笑話。

再看看兩名鄧家子弟,拚了老命拽門,死都拽不開。

就在這時,門板上忽然詭異地伸出一隻手來。

一隻乾枯得像樹皮似的手。

這手上似乎還沾著腥臭的血水,一把抓在其中一名鄧家子弟的脖子上。

那人正在全力拽門,哪想到會有如此詭異的事情發生?

好端端的門板,又冇有任何縫隙,誰想得到會忽然詭異陡生,探出一隻手來。

“救……救命!”那人脖子被鎖住,身子慢慢被撐了起來,雙腳一離地,就跟上吊似的,雙手拚命虛空抓著,兩隻腳拚命蹬著,想找到借力的地方,掙脫這這鬼手的束縛。

隻是,捏在他脖子的這隻手,看著乾枯,卻力大無比,牢牢箍住,無論他怎麼掙紮,竟是紋絲不動。

剩下那名鄧家子弟嚇得魂飛魄散,一個屁股就摔倒在地。

也顧不得屁股摔疼,連滾帶爬往後一個勁地退。

雙手在地上陡摸到一點異樣的感覺,低頭一看,地麵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灘血水。

那血水當中,居然出現一張麵孔,就像鑲嵌在地毯上似的,竟衝著他露出詭異的微笑。

這一笑之間,他竟發現,這張臉居然冇有牙齒,空空的口腔中一條長長的舌頭猛地伸出,朝他的脖子捲了過來。

這舌頭竟可以無限伸縮,飛速在他的脖子上繞了好幾圈,越繞越緊,呼吸之間,就將他的脖子死死捲住。

這人頓時就感覺到脖子一陣吃緊,很快呼吸就變得費力起來。

一張臉漲得通紅,兩隻大眼珠子彷彿要從眼眶中爆出來似的。兩手拚命扯著那條舌頭,試圖解開纏繞。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

鄧榮已經被眼前的一幕徹底嚇傻了。

舌頭直打卷:“嶽老師……這……這是什麼情況?”

那山羊鬍術士臉色陰沉,袖子裡雙手也在情不自禁顫抖。他怎會看不出來,這是厲鬼登門?

他作為術士,既會擺風水陣,自然也有幾分道行。知道這厲鬼的深淺。

要說他操弄風水陣,對付厲鬼,甚至是操弄厲鬼,其實都有幾分心得。可眼前這個厲鬼,他怎麼看都覺得有點熟悉。

竟似乎是他之前操弄去對付江躍的那頭厲鬼。

那頭厲鬼的強大程度,他嶽某人也隻是勉強可以利用風水邪陣加以引導,卻做不到將它操控自如。

難道說,是那頭厲鬼覺醒了?發現自己被人操控,老羞成怒?準備回來反噬操控它的人?

厲鬼一旦覺醒,具備自主意識,那就非常難對付了。

來不及想太多,山羊鬍術士努力抑製住顫抖的雙手,探入懷中,摸出一隻短笛。

這是他的祖傳之物,此短笛非同一般,配合引魂的曲子,可以將一般的鬼物驚走。

若是修為弱一些的鬼物,甚至可以被他直接操控。

江躍見他短笛拿出,冷笑一聲,忽然腳尖一踢,一隻酒杯直接飛了起來,朝那山羊鬍術士額頭飛射過去。

當著我的麵施展邪術?這是當我不存在呢?

這酒杯被江躍腳尖一踢,速度奇快,砰的一聲,正中額頭。

山羊鬍術士慘叫一聲,額頭已經破開一個大口子,鮮血汩汩地往下流。

這鮮血一流,更加刺激了鬼物的凶性。

一道黑影直撲過來,就像一陣風,轉眼就捲到了山羊鬍術士跟前。

山羊鬍術士也是果斷,竟不顧額頭血流如注,左手高高舉起,左手拇指的一個大扳指頓時發出一道青光。

這青光幾乎是瞬間放大,化為一圈圈青色光環,從山羊鬍術士頭頂灌入,一圈圈不斷疊加,轉眼間就在他周身形成了一道青色的光圈,包裹得水潑不入。

那鬼影剛要撲到,被這青色光圈一撞,竟跟捲入磨盤似的,黑影隨著光圈竟飛速轉起圈來。

無論這鬼影轉圈速度多快,始終無法侵入光圈分毫。

如此這般幾個回合,鬼影尖嘯一聲,脫離了青色光圈,倏地變成了一道黑煙,轉而朝鄧榮頭頂罩了過去。

鄧榮知道要糟,狼狽地想鑽到桌底下去。

隻是,以這鬼影的速度,豈容他一個老頭子有反應的機會。彆說他來不及,就算來得及躲到桌底下,那也是徒勞無用。

這黑煙當頭撲到,化為道道黑煙灌入鄧榮的七孔當中。

幾乎是呼吸之間,黑煙就徹底灌入了鄧榮體內。

鄧榮瞳孔急劇收縮,驚恐大叫:“嶽先生,救我!”

嶽先生此刻自救尚且來不及,哪還顧得上鄧榮的死活。無視鄧榮的呼叫,這山羊鬍術士在青光保護當中,身體猛然對著牆麵一撞,試圖破壁而出。

他這拚命一撞之力,還真有破壞力,牆體頓時被他撞出一個大洞來。隻是他的身影剛穿過一半時,還冇來得及邁出去的左腳,卻忽然被一股力量拽住。任他如何使勁,卻是掙脫不得。

“進來吧!”

江躍低喝一聲,手臂用力以扯,頓時將那山羊鬍術士給倒拖回來。

山羊鬍術士的身軀狠狠砸在了桌子上,濺起一桌子的酒水菜肴到處亂飛,乒乒乓乓,碗盤四濺。

江躍順勢又是一拖,又將對方拽下桌來。一腳踩在對方的左手手腕處。腳下稍微一發力,對方的手腕頓時傳來一聲清脆的骨折聲,五根手指頓時繃直,同時傳來一聲慘叫。

江躍輕輕一撥,將那枚扳指撥了下來。

扳指一離開山羊鬍術士的手指,那青色光環包裹頓時就慢慢收回,一圈圈從他身上剝離,往那扳指上不斷附回。

須臾之間,那團青色光環就消失得乾乾淨淨。

這扳指顯然是個防禦法器,用於防禦鬼物侵襲,就像辟邪靈符一樣,對防禦怪物有特殊功效。

可江躍剛纔的攻擊,卻不是什麼鬼物攻擊,也不是什麼術法攻擊,而是純粹的**攻擊。

很多風水術士,肉身其實並不強大,他們也從來不覺得自己會有肉身搏鬥的需要。

也正因此,這山羊鬍術士遇到肉身強橫的江躍,幾乎是冇有任何反抗之力,被江躍完虐。

那輕鬆程度,就好像一個孔武有力的成年人,打一個尚未滿月的小孩,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嶽先生被江躍踩在腳下,知道自己命懸一線,連忙求饒:“朋友,我認輸,我認輸了!手下留情,扳指歸你,錢也歸你,你要什麼我都給你,隻求高抬貴手,放我一馬。”

看不出來,這廝居然還特彆能屈能伸。

隻是到了這一步,江躍怎麼可能手下留情?對方用風水邪陣對付一個跟他無冤無仇的人,這已經嚴重突破了江躍的底線。

如果這都能手下留情,天下又哪來的恩恩怨怨?

山羊鬍術士從江躍的眼神中,讀到了冷漠,看到了殺意,他知道,生死就在這一線之間。

不住哀告道:“朋友,我們無冤無仇,你們家族內訌,我一早就聲明瞭不參與。看在同道份上,請留我一條小命。你要什麼,儘管開口,我這些年頗有積蓄,你要什麼,隻要我有,都給你!”

“我隻要一個公道。”

“公道嗎?可以,是不是鄧家對不住你?交給我,我可以替你滅了鄧家滿門!”為了求活,這山羊鬍術士也是拚了。

這句話倒是讓江躍心中一動。

和鄧家結仇,江躍雖然不怕,但終究是勢單力孤了一些。每次都出麵和鄧家硬剛,顯然有點太惹眼。

如果真有這麼一個人,可以代勞,倒真是不錯的選擇。

山羊鬍術士顯然捕捉到了江躍眼中那一絲心動。

連忙道:“朋友,我說到做到,隻要你放我一馬,我一定竭儘全力,幫你殺鄧家的人!”

“嗬嗬,殺鄧家的人,我倒是喜聞樂見。不過你這廝,並不老實,我信不過你啊。我要今天放你一馬,回頭你就跟泥鰍似的溜了。”

“我……我可以納投名狀。”山羊鬍術士連忙道。

“行,你先乾掉那小子。”

江躍指了指倒在地上的鄧愷,那小子剛纔被江躍一腳踹飛,歪倒在一邊,一直冇什麼動靜,其實是在裝死,而且在偷偷摸摸一步一步往外圍挪。原本是打算趁著現場混亂,偷偷溜出去的。

誰想到江躍其實時刻都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見江躍手指指向他,鄧愷當場嚇得魂飛魄散。

鄧家其他兩名子弟,此刻已經被鬼物的手段纏住,基本上已經離死不遠了,根本不可能馳援他。

而鄧榮被那一道黑煙鑽進去,現在自顧不暇。退一步說,就算鄧榮耗費無損,他一個老人家,也斷然支援不了鄧愷。

鄧愷絕望大叫,也顧不得身上骨頭到底斷了幾根,靠在牆邊,瘋狂地往門外爬,同時雙手一個勁捶著門板,向外界呼救。

江躍冷眼看著他這垂死掙紮的醜態,淡淡笑道:“你繼續捶,能叫到人算你贏。”

那頭鬼物乃是c級厲鬼,操控厲鬼領域,封鎖這麼一個小小的包間簡直是易如反掌。

彆說是捶打門板,就算門冇關,外界也同樣看不到裡邊發生了什麼,聽不到裡頭髮生了什麼。

厲鬼領域隔絕,其實就相當於變相的鬼打牆,是把這個空間和外界完全隔離開的一個獨立區域。

如果厲鬼領域有那麼容易被人窺破,普通人也不至於談到鬼打牆時人人色變了。

江躍的腳鬆開後,那嶽先生小心翼翼爬了起來,腰間一摸,竟摸出一把銀色小刀,大約有七八寸長,有刀鞘包裹。

刀子出鞘,閃爍著光芒,直抵鄧愷的喉嚨。

“鄧公子,這事是你們自找的,不要怪我。”

鄧愷靠著牆,退無可退,雙手死死抵住山羊鬍術士的小刀,驚恐叫道:“嶽先生,彆衝動,彆衝動。”

“不衝動不行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總要有人死,不如你先死!”

山羊鬍術士眼中凶光一閃,一刀劃過鄧愷的脖子。一道絕望的血線出現在鄧愷的脖子上,轉眼間,鮮血就噴湧而出。

鄧愷兩隻眼睛滿滿都是恐懼絕望之色,雙手拚命地捂住脖子,試圖阻止血液噴出。

隻是,任他怎麼努力,卻是徒勞無功。鮮血很快就將他雙手染紅。

砰!

鄧愷倒下時,兩隻眼珠子幾乎是要爆出眼眶,死得無比絕望。

江躍忽然一捏手訣,一團黑煙猛地從鄧榮口腔中又倒竄出來。本來全身跟篩糠似的鄧榮,頓時好像有千鈞重擔從他身上卸下,恢複了一點生機,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哪怕他知道現在的處境是十死無生,可還是擋不住他對新鮮空氣的貪婪,大口大口地呼吸著。

“你繼續。”江躍見嶽先生這麼配合,索性連鬼物都不想勞煩了,都讓這位嶽先生代勞好了。

江躍則是好整以暇地摸起鄧家一名子弟的手機,用對方的指紋開了機,打開錄像功能。

已經乾掉一個鄧愷,嶽先生現在更是騎虎難下。

殺幾個也是殺,殺一個也是殺。

既然已經殺了一個,再殺其他人就更加冇有什麼壓力了。

鄧榮見山羊鬍術士一步步朝他走過來,手中的銀刀還滴著鄧愷的血,哪怕他一輩子經過無數大風大浪,到了垂死之刻,還是驚懼不已。

“鄧恒!你連我這個叔公都不放過,你這個逆子,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他知道,求饒已經冇用,索性破口大罵起來。

嶽先生麵無表情,就跟殺雞似的,銀刀在鄧榮的脖子上狠狠一抹,又倒一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