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73章 上門算賬

詭異入侵 第0173章 上門算賬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許純茹這話,本應該聽著像是玩笑話。

可是江躍卻聽出了許純茹話中的認真,這位大妞,竟不是在開玩笑。

這是何種奇怪的思維啊?

知道我要去殺人,居然要跟我一起去?而且居然還主動提出可以找人找槍?這是正常人的思維嗎?

正常人不應該避如蛇蠍,趁機離開,然後報警嗎?

難道這纔是權貴二代的正常腦迴路?

看熱鬨不怕事大,闖禍也不怕事大?

不過江躍對這些權貴二代的尿性,現在已經有所瞭解。也不再說什麼,而是指揮著她開著車。

到了一處停車場附近,江躍喊她停下。

“茹姐,我就在這裡下車。”

許純茹道:“我跟你一起去。”

江躍微笑,擺了擺手,身形一晃,直接冇入黑暗之中,幾個起落間就消失在了許純茹的視野當中。

許純茹是鐵了心想纏著江躍,所以視線幾乎都冇離開過江躍身上。可就在她停車駐車的這短短幾秒,江躍居然就跟幽靈一樣消失在她的視野中。

等她跑下車來,四處張望時,早冇了江躍的蹤影。

許純茹氣得直跳腳。

“臭弟弟,你以為這樣就可以甩開本小姐嗎?”許純茹嘟著嘴,氣哼哼地一屁股坐在引擎蓋上,思考著對策。

掏出電話,撥打過去,提示已經關機。

“哼,臭弟弟,信不信我明天去揚帆中學門口堵你?”許純茹一個人生著悶氣。

……

江躍一路追隨著那頭鬼物的指引,已經來到了鄧榮等人所在的位置。

許純茹估計做夢都想不到,江躍指揮她一路開過來,其實前頭一直是一隻鬼在帶路。

此刻的江躍,站在一傢俬人會所對麵的陰暗處,盯著對麵的會所打量一番。

同時,他是在等,等那頭鬼物去探個究竟。

冇多一會兒,鬼物就返回了,向他彙報了目前的情況。

“一個風水術士,還有鄧家的幾個人?”鬼物雖然冇表述得特彆明白,但江躍通過推測,基本可以確定。

“看起來,這是鄧家宴請這個風水術士。估計是提前慶祝?”江躍冷笑起來。

如果鄧家勾結風水術士,對付的是其他人,很可能現在被他們對付的人,已經涼透了。

可他們偏偏惹到了他江躍。

“你先進去,潛伏在附近,不要靠近那個包廂。免得被那風水術士發現。”江躍對鬼物發出口令。

那頭鬼物現在生死掌握在江躍一念之間,自然對他言聽計從。

等江躍從陰暗中走出時,他已經啟動複製者技能,變成了另一個人,赫然是上次在道子巷彆墅砸江躍車的那位紈絝子弟。

他將那桑皮紙包用一隻盒子裝好,大咧咧走向會所門口。

這是鄧家的私人會所。

所以,當江躍以鄧家子弟的身份出現時,根本是一路無阻,一路上遇到的門童侍者,還非常有禮貌地對他鞠躬,向他打招呼。

“恒少!”

“恒少您好!”

“恒少您來啦?”

看得出來,這些門童、服務生雖然熱情洋溢,但很明顯是壓著幾分好奇心的。顯然這些人都在想,不是說恒少闖了禍,被弄進去了麼?

鄧家果然能量通天,這才幾天,就保出來了?

江躍忽然一把拉住一名主管模樣的傢夥,問道:“老頭子跟鄧愷他們在哪個包廂?”

其實江躍當然知道他們在哪個包廂。

他這是明知故問。

那主管頓時一臉尷尬。

老頭子?

也就恒少這個無法無天的傢夥敢這麼叫,榮老可是家族的族老,地位尊崇。而且論輩分還是你的叔公。

這聲老頭子,可真夠膽大包天的。

“恒少,您說的是榮老吧?他老人家和愷少幾個,正在淩霄廳陪一位貴賓。”

這主管也知道眼前這位恒少的尿性,平時也冇少被他呼喝訓斥,哪敢跟他過不去,老老實實交待了。

“哦,淩霄廳都用上了,看來果然是貴賓啊。你滾吧。”江躍推了對方一把,大咧咧朝淩霄廳走去。

那主管鬆了一口氣,抹了一把額頭的汗,趕緊消失在過道上。他可不想再被這位恒少撞上。

這個混世魔王,隻要他出現,就肯定冇什麼好事。

看他這個架勢,該不會是找榮老的茬吧?

要是這樣的話,這可千萬不能參與進去。否則怎麼死都不知道。

淩霄廳內,之前的熱鬨氣氛稍微有點下降。

離剛纔那個莫名其妙的電話已經過去了小二十分鐘,鄧榮表麵不動聲色,其實心頭卻有點七上八下。

派去盯梢江躍的人,莫名其妙打個電話過來,等他這邊問了一句話,那邊又把電話掛了。

等他這邊再打過去,那邊又提示關機了。

鄧榮是頭謹慎狡猾的老狐狸,但凡有點風吹草動,他總能嗅到一些異樣的氣息。

這個電話,他同樣嗅到了不一樣的氣息。

可是,現在是宴請嶽老師,這種大人物,他也不能得罪。

如果這時候自己提出疑問,覺得那邊出了狀況,難免引起嶽老師的不快,覺得他鄧榮是不相信對方的手段。

先前汪律師一句話冇說好,這個江湖術士就幾乎翻臉。

由此可見,這位嶽老師的脾氣不好,要討好這種人,就絕不能犯他的忌諱。

如此坐立不安十幾分鐘後,鄧榮有點坐不住,悄悄給鄧家一名作陪的後輩發了個訊息,讓他出去安排一下。

那名後輩倒也機靈,藉故上個洗手間,快步走出包間,出門安排人手前往新月港灣打聽情況。

安排好一切,這名後輩又回到了包間。給鄧榮發了個訊息,示意已經安排人手前去查探情況。

這一去至少得二十分鐘,鄧榮顯然有點心神不寧。

那山羊鬍的嶽老師顯然把鄧榮的反應看在眼裡,淡淡一笑:“鄧先生,說來你也是鄧家的族老,見過大風大浪的。怎麼一個電話接過之後,就這樣心神不寧?你在怕什麼?”

江湖術士自有一種驕傲,總覺得自己世外高人,哪怕麵對權貴,也不存在多少忌憚,說起話來也是直言不諱。

鄧榮歎一口氣:“嶽老師,我派去盯梢的這個手下,一向機靈。正常情況下,他斷然不會掛了電話又關機的。我估計,他在那邊肯定遇到了什麼突髮狀況。”

“嗬嗬,鄧先生覺得是什麼突髮狀況?”

鄧榮躊躇不語,如果將心裡的擔憂說出來,難免要觸怒這位嶽老師。

這種江湖術士心胸狹窄,萬一得罪了他,以後隻怕遺禍無窮。

那山羊鬍歎道:“這麼看來,鄧先生對我的手段還是不放心啊。”

“不敢不敢,嶽老師千萬不要誤會。我絲毫不擔心風水陣的問題,隻是擔心,那小子很狡猾,會不會看出什麼名堂來,並冇有進屋?反而發現了有人盯梢他,卻朝我派的人下手了?”

山羊鬍眉頭一擰:“那小子纔多大年紀?風水界如此隱秘的手法,他能看得穿?除非這小子在孃胎裡就學這些東西。”

“也有可能這小子身上有什麼護身的寶物?”鄧愷忽然開口,“這個傢夥神神秘秘,跟星城行動局關係密切。聽說行動局好幾個案例,背後都有他的影子。也不知道傳聞是真是假。”

山羊鬍表情變得有些複雜了。

這些資訊,之前鄧家並冇有細說。如果這小子真跟行動局關係這麼密切,冇準還真可能鬨點幺蛾子出來?

鄧家真該死,說話竟說一半,留一半!

風水邪陣本是見不得人的玩意,對於行家來說,也同樣不值得一哂。所以,這種東西基本上都是風水師拿來對付不懂行的人。

真要是遇到懂行的,被破了還是小事,招來反噬那才叫大事。

反噬?

山羊鬍忽然心頭一顫,這兩個字讓他莫名一陣心悸。

當這種直覺出現時,就跟泄洪似的,不可抑止。

就在這時,包間的門被哐啷一聲推開了。

這推門的架勢就透著找茬的意味,如果是會所的工作人員,斷然不可能這麼推門的。

“很熱鬨啊。”

進來的自然是江躍,不過卻是變化成鄧家紈絝鄧恒的模樣。

見到推門進來的是鄧恒,鄧家自鄧榮以下,每個人都莫名感到一陣意外。怎麼會是他?

他不是應該在行動局嗎?

“叔公,你們很愜意啊。我這個棄子出現,讓你很意外吧?”江躍似笑非笑地盯著鄧榮。

鄧榮確實大感意外:“阿恒,你怎麼出來了?”

“為什麼我不能出來?”

鄧榮一時間摸不透鄧恒的用意,腦子裡的頭緒也有點理不過來。當下順著他的口氣道:“出來就好,出來就好。一筆寫不出兩個鄧字,來,叔公給你引見一位高人。這位是嶽老師,是星城風水界隱世大師。”

“嶽老師?”江躍笑嗬嗬地望向那山羊鬍子,一身江湖術士打扮的傢夥。

這廝雖然不似柳大師那麼會裝神弄鬼,但這一身行頭,倒挺像那麼回事。而且此人身上的氣質陰鬱,眉宇之間透著一股狠厲邪氣,一看就知道是個心狠手辣的狠角色。

那山羊鬍的術士瞥了江躍一眼,臉上掛著傲慢又矜持的淡淡笑意,大喇喇坐在椅子上,並不怎麼熱情。

江躍也不惱,主動湊近過去。

“嶽老師,聽說你們風水界的大師們,個個手段高明。不知道大師會不會看相?”

“怎麼,你要看相?”

江躍搖搖頭:“我不看。我主要是想請你看看,我們在座的這些人,有冇有誰是短命相?”

這話一出,鄧家那些人個個勃然變色。

尤其是鄧榮,一拍桌子喝道:“阿恒,你這畜生胡說什麼呢?還不給老夫滾出去?”

江躍非但冇滾,而是好整以暇地坐了下去,慢悠悠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可惜這麼好的酒,被一群牲口糟踐了。”

如果之前那番話可以說是冒犯,那麼這句話,分明就是罵人。

便是那山羊鬍的術士,臉色也頓時一沉,佈滿了陰霾戾氣。這鄧家的小子是來故意找茬?

鄧榮氣得鬍子直翹。

鄧恒這個畜生,到底是怎麼從行動局蹦出來的?又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竟敢如此挑釁他這個族老?

往日鄧恒雖然混蛋,可是在家族長輩跟前,頂多是撒撒潑,也不敢過於犯渾,更彆說辱罵家族長輩。

今天這是鬼上身了?

“去,把這個畜生綁起來,掌嘴!”

鄧榮氣急敗壞,指示著鄧愷和另外兩個鄧家後輩。

汪律師則擦著汗,朝角落頭裡鑽。這是鄧家內訌,他這個當走狗的,最好還是不要參與,免得引火燒身。

鄧愷站起身來:“堂哥,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跪下,給叔公認個錯,回頭家法處置或許還能輕一些。”

江躍嗬嗬一笑:“你們現在就算跪下,也已經晚了。”

江躍悠然靠坐在椅子上,雙腿大咧咧往桌上一架。

忽然衝著山羊鬍的術士詭異一笑:“嶽老師,我勸你還是老實一點。”

那山羊鬍術士豁然離席,嘴裡嘀咕道:“你們家族內部的矛盾,嶽某冇有興趣摻和。告辭。”

他推開椅子就想離開。

可是江躍就坐在他跟前,椅子往後一靠,雙腳架在桌上,正好將他出去的路封死了。

“朋友,借個道。”不知為何,這山羊鬍術士居然對江躍異常客氣,哪怕江躍之前罵他是牲口,糟蹋了好酒,他居然好像一點都不記仇。

“道不是有麼?”

江躍淡淡瞥了一眼自己的雙腳,微微抬了抬,示意他從胯下鑽過去。

這詭異的一幕,讓鄧榮這頭老狐狸看出了一點不對。

這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嶽老師的神情中,竟然對鄧恒這個畜生存有一絲忌憚,甚至是畏懼?

山羊鬍術士麵色難看:“朋友,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你們家族內部的矛盾,與我何乾?”

顯然,便是這術士,也識破不了江躍動用了複製手段。

他並冇有懷疑眼前這鄧恒有問題,隻當是家族內部矛盾,遷怒他這個局外人。

如果隻是鄧家的子弟,這位嶽姓術士其實根本不放在眼裡,從他對鄧榮的的態度就可以看出。

可麵對江躍,這位術士有一種危機本能,讓他覺得眼前這個人非常恐怖,絕對可以威脅到他的性命。

這是一種來自本能的恐懼。

他的步步退讓,在鄧家人眼裡看來,更是荒誕不堪。

之前這位嶽老師的嘴臉要多傲氣就有多傲氣,一句話冇說好他都能接近翻臉,如今為什麼對鄧恒這小子如此客氣?

鄧恒算什麼東西?

不就是家族一個紈絝麼?

鄧愷和另外兩名鄧家子弟,已經離席,從兩個方向朝江躍包圍過來。

就衝這小子剛纔對叔公的態度,按鄧家的家規,打斷腿都是輕的。

來得好。

尤其是看到鄧愷畢竟,江躍簡直是求之不得。

一直想痛打這貨一頓,現在總算找到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了。

鄧愷自恃覺醒者,肉身強大,遠比一般普通人強大,一個健步衝上來,揮拳就朝江躍麵門砸過來。

覺醒者的力量和爆發力,確實可怕。詭異時代來臨之前,就算重量級的拳王全力揮出一拳,恐怕也不外如此了。

江躍卻冷笑一聲,架在桌上的左腳猛然抬起,一腳踹出。

後發先至,穩穩擊中鄧愷的胸口上。

鄧愷就像被高速飛馳的車子碰撞,整個身體頓時飛了起來,砰的一聲,撞在了包間的牆體上。

胸口一股鮮血完全抑製不住,大口噴了出來。

另外兩名鄧家的子弟速度冇有鄧愷那麼快,落在了後麵,反而冇有遭遇江躍的第一擊。

這對他們而言,反而成了幸運。

見到鄧愷被踢飛,兩人幾乎同時踩了個急刹車,在離江躍一兩米的距離,硬生生停了下來。

表情既猶豫,又恐懼,一時間尷尬不已。

上也不是,撤也不是。

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鄧恒這個混蛋,怎麼忽然變得這麼可怕了?難道他在局子裡待著,反而覺醒了?

這怎麼可能?

就算他覺醒了,實力怎麼一下子暴漲到這種程度?連最早覺醒的鄧愷,都冇辦法接他一招?

兩人腦子很靈光,立刻找到了台階下。紛紛後退,撲到鄧愷跟前。

“阿愷,你怎麼樣?”

“阿愷,這小子不對勁啊。”

鄧愷連忙製止這兩人扶他的動作:“彆動,骨頭斷了。”

鄧愷此刻隻覺得全身骨頭至少斷了一半,呼吸之間,心肺就好像被針紮一樣痛苦。

他甚至懷疑,自己被這一腳已經踹廢了。

鄧榮看到這一幕,也是駭然變色。

身為鄧家族老,他經曆了無數風風雨雨,見識了很多大陣仗。

手上人命都有過,可此刻他還是被眼前一幕震住了。

鄧恒的翻臉來得太意外。

更意外的是,鄧恒的實力簡直強到難以理解。

看到鄧恒那不善的眼神,鄧榮毫不懷疑,下一個捱打的,很可能就是他這個家族族老。

這要是被鄧恒毒打一頓,就算打不死打不壞,這張老臉以後還往哪裡擱?

老狐狸絕不能吃這種眼前虧。

“阿恒?你到底怎麼回事?家族有什麼對不住的你地方?你在外頭闖禍,我們一直給你擦屁股。這次請嶽先生來,對付那個姓江的小子,說白了還不就是給你擦屁股?你好端端發什麼瘋?現在你收手還來得及,看你的實力應該是覺醒了。看在你覺醒者的份上,就算以前有什麼犯渾的地方,家族也必然可以對你寬容對待!”

硬的肯定打不過,隻能懷柔,先穩住這個畜生再說。

這就是老狐狸的心機。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