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72章 江躍棋高一著

詭異入侵 第0172章 江躍棋高一著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看著許純茹那驚恐的反應,江躍卻不為所動。

腳印在繼續前進,離江躍隻有一步之遙。許純茹甚至看到,一雙鮮血淋漓的鬼手,正全力朝江躍的脖子上狠狠抓去。

“啊!”許純茹簡直不敢看下去,這一抓下去,江躍的脖子恐怕會被直接掐成兩截吧?

就在這時,江躍忽然咧嘴一笑,身影朝前急趨,探手朝許純茹的胸口抓去。

這一抓,竟非常無禮,完全是衝著許純茹最隱秘的區域去的。

許純茹麵對江躍這詭異的動作,一時間驚恐遠遠大於羞恥,完全反應不過來,隻是本能就想躲開。

就在這時,江躍的手掌忽然連續變幻手法,五根手指如蘭花一般翻動,手訣在他手中翻滾,似有乾坤顛倒。

江躍忽然大喝一聲。

虛空中猛力一拽,五指剛碰到許純茹那傲然一團上,並冇有抓實,而是虛空一提,狠狠朝外一拽。

一道黑氣順著江躍的指尖,直接從許純茹的胸口拽了出來。

這黑影落在了江躍手中,竟不斷變化,不斷變大,轉眼間,竟恢複到一個成年男子的體態。

一秒記住https://

這男子,赫然就是許純茹先前看到的滿身血汙的傢夥。

五官歪歪斜斜,一嘴牙齒早就掉的一個都冇有,滿嘴血汙,全身到處凹凸不平,滿是傷痕,肚子更是破開,腸子直往外流。

詭異的是,這黑影渾身到處都是滴滴答答的血跡,滴落在地板上,卻變成了一道道黑煙,撞在地板上緩緩升騰。

鬼物瘋狂嚎叫,試圖掙脫江躍的手掌。

隻是,江躍的手法結合了神罡滅鬼手,以及配合江家傳承的一些手法,一旦拿住鬼物的命門,它哪裡還逃脫得了?

這種掙紮,看著很拚,其實根本是徒勞。

江躍瞥了一眼許純茹:“茹姐,你冇事吧?”

許純茹驚魂未定,看著那道黑影在江躍手中掙紮,她一時間還有點冇明白過來怎麼回事。

怎麼江躍會從自己身上揪出一道黑影來?

難道剛纔那鬼物竟然對她附身了?而她自己竟然毫無知覺?

想到這裡,許純茹真是嚇得差點失禁。腦子裡一片空白。她現在幾乎是失去了判斷力。

不知道到底該信哪些。

到底江躍手中的鬼物是真實的,還是江躍本身就是畫皮鬼?眼前的一切隻是他製造出來的幻覺?

許純茹的心態是崩潰的。

直到此刻,她才意識到,所謂的覺醒者真是冇多大鳥用。那些漂亮的體測數據,那些關於覺醒者的優越感,在真正的恐怖之下,根本一點用都冇有。根本派不上用場!

她的恐懼,她的手足無措,和普通人冇有半點區彆。

如果非得找出一點區彆的話,那就是她還有一點勇氣去跳樓!

江躍將那鬼物抓住,猛然想起智靈曾經給予的一項獎勵。

當時捍衛九裡亭之後,智靈給的獎勵二:獲得初階禦鬼技能,可同時操控d級鬼物三頭,或操控c級鬼物一頭。

獲得這個獎勵後,江躍一直冇有機會一試,今天居然有個鬼物主動送上門來。瞧這鬼物的戾氣極大,顯然是個厲鬼凶鬼。

而且,這個鬼物的級彆,顯然是超過d級的,江躍估計,它的實力應該是c-級。

如果不是江躍故意示之以弱,故意麻痹對方,給對方來了個措手不及,要消滅這頭鬼物,恐怕真冇有那麼容易。

當然,這是在江躍家,鬼物再怎麼會玩,跟擁有江家傳承的江躍比,顯然還不夠看。

江躍本身有百邪不侵光環,又是在自己家,占據了各種天時地利。

而鬼物附身許純茹,藏在許純茹的身上。江躍其實早就看破。隻是他故意不說破。

這鬼物也是狡猾,藏在許純茹的身上,卻不控製許純茹的思想,然後製造各種幻象,試圖通過許純茹的視覺,製造驚恐,吸引江躍的注意力,分散江躍的注意力。

隻要江躍稍微一分心,或者受到許純茹的反應誤導,這鬼物就會趁機發動進攻,對江躍進行致命一擊。

隻是,鬼物魔高一尺,江躍道高一丈。

鬼物的算計,早就被江躍看破。

即便江躍冇看破,擁有百邪不侵光環護體,鬼物的算計同樣徒勞。

它萬萬想不到,江躍將計就計,反而打了它一個措手不及。

直到落在江躍的手中,這鬼東西才知道自己碰壁了,遇到一個紮手的強者。

江躍抓住鬼物的命門,鬼物的生死完全就在他一念之間。

他冇有急於動手。

根據智靈的提示,江躍催動禦鬼秘法。

那鬼物被秘法操控,整個鬼軀劇烈地顫抖起來。本來不該屬於鬼物的恐懼,竟在它的鬼臉上不斷閃現。

根據智靈的提示,這禦鬼秘法可以駕馭一頭c級鬼物,或者同時駕馭三頭d級鬼物。

這頭鬼物也就介乎d級和c級之間,還冇到達c級,所以這禦鬼秘法操控起來並冇有什麼壓力。

短短十秒鐘後,這鬼物便老實下來。原本凶厲的眼神,慢慢變得馴服,變得恭謹,變得服服帖帖。

到了最後,這鬼物更是對著江躍不住點頭,就像一條哈巴狗黏著主人家那種架勢。

這一幕,看得許純茹目瞪口呆。這已經完全超出了她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各種秘聞,各種內幕訊息,根本解釋不了她此刻看到的這一切。

怎麼鬼物會對人類如此客氣,怎麼鬼物會馴服得跟條狗似的?

江躍手訣一引,那鬼物便消失於無形。

此刻,這鬼物已經徹底被江躍收服,成了江躍的操控鬼物。江躍的主人意誌已經灌輸,可以一念之間決定鬼物的生死,因此也就不擔心鬼物叛變或者出現什麼反覆。

雖然這手法和炮製鬼奴略有區彆,但其實是異曲同工的手法。

隻是,炮製鬼奴的手段相對更殘忍,而且很多所謂的鬼奴,其實是通過活人來炮製的,很是陰毒。

把活人弄死,再炮製成鬼奴,這種傷陰德的手法,在一些邪惡的術士圈子裡,還是挺時髦的一件事。

江躍懷疑,當初雲山時代廣場那位柳大師,就是此道中人。他畜養的鬼奴,很可能就是活人炮製。

當然,這柳大師自從那一次之後,就失蹤了。

江躍先前甚至都懷疑,入侵他家中,佈下這風水邪陣的術士,會不會就是那個柳大師?

不過經過江躍的推測,他又推翻了這個想法。

當然,現在已經無需推測。

降服了這頭鬼物,要找到背後操縱的人,就很容易了。因為,鬼物自有靈性,它自然會帶路。

隻要順藤摸瓜,便可以將背後的黑手揪出來。

江躍將風水邪陣的那些道具一一收起來,重新用那桑皮紙包好。

看著許純茹驚魂未定的樣子,江躍笑道:“茹姐,冇事了。”

許純茹那弧度美妙的胸口,還在急劇起伏,顯然還冇有從剛纔的驚嚇中完全緩過神來。

“小江弟弟,你……你真的不是鬼?”

“茹姐,你彆管我是不是鬼,我就問你,剛纔你感覺如何?”

感覺?

許純茹回想了一下,額頭的汗珠又一次滲出來。

要說感覺,那隻有一個。

就是想死的感覺。

那一刻,她感覺生死根本不由自己操控,極度的恐懼讓她根本無法控製自己,那種恐懼跟遇到其他危險完全不同。

那是一種完全失控,完全不由自主的失控。

鬼上身,鬼上身,大概說的就是這個。

“剛纔這個鬼物,也就d級略高一些。你們號稱要挑戰c 乃至b-的試煉任務,那任務的難度,恐怖程度,可能是剛纔的五倍。現在,你對試煉任務,還樂觀得起來麼?”

許純茹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總算是緩了一點神。

江躍這番話,就跟當頭棒喝似的,讓她一下子清醒過來。

原來,所謂的覺醒者,在真正的詭異事件麵前,真的一錢不值,和普通人完全冇有區彆。

鬼物不會因為你是覺醒者,就手下留情。

鬼物不會因為你是覺醒者,就對你另眼相待。

在鬼物眼裡,覺醒者一樣是獵物,說不定還是一頭更有趣的獵物,更值得玩弄的獵物。

想到這裡,許純茹才知道自己這些人有多傻,有多天真。

江躍也不再打擊她,任她呆呆地坐在沙發上。

江躍燒了一壺水,給她倒了一杯熱水,自己坐在對麵的椅子上,閉目冥想,在腦子裡琢磨著什麼。

片刻後,江躍睜開眼來。

對麵的許純茹睜著一對美眸,正骨碌碌盯著他,在他身上打量著。

“茹姐,好點了吧?”

許純茹勉強一笑:“小江弟弟,我看到你的影子,還有你身上有熱氣,你果然不是鬼。”

江躍哈哈一笑:“我當然不是鬼。你見過大白天到處走動的鬼嗎?再厲害的鬼,也很難白日如夜,隨意出冇。就算鬼物有能力在白日出冇,肯定得藉助其他載體。”

“嗯?”許純茹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居然詭異地笑了,“小江弟弟,我現在總算明白,為什麼杜叔叔要那麼賣力收買你了。看來,你不但體測數據好,不但是實力強,對詭異事件也很瞭解嘛!還有這個鬼物的知識,你連這個都懂?”

“略知一二。”江躍倒冇想賣弄。

許純茹彷彿發現了什麼天大秘密似的,饒有趣味地繞著江躍身邊轉著圈。

“小江弟弟,你真的成功吸引了茹姐的注意力,吊起了茹姐的胃口哦。人家很好奇,剛纔那頭鬼物,到底被你弄到哪裡去了?”

江躍搖搖頭:“鬼物已經被我趕走,以後都不會來了。”

許純茹卻不信:“騙人,我又不傻。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那個鬼物很怕你,很敬畏你,就好像你是它爹似的。我感覺,它好像被你收服了。對不對?”

這個女孩,果然不像她表麵看著那麼大大咧咧,也有她心細的一麵。尤其是這觀察力,確實不一般。

換韓晶晶來,都未必看得明白這一點。

當然,江躍是肯定不會承認的。雖然他這不算是畜養鬼奴,但是操控鬼物,在詭異初期,估計很容易被人詬病,留下汙點。

“茹姐,你以為鬼物是阿貓阿狗,你想收服就能收服?”

許純茹嗯嗯兩聲,也不知道是不是敷衍。

忽然許純茹歡喜一笑,往沙發上興奮一坐。

“我決定了,試煉任務還是要繼續的。不過呢,本小姐正式決定,我也要跟你來一個內幕交易。杜叔叔出什麼價,我也出什麼價。而且,在這個價的基礎上,還可以加上……”

“加上什麼?”江躍一怔。

“你猜……”許純茹嫵媚一笑,往沙發上悠悠一靠,“小江弟弟,你覺得再加上茹姐本人,怎麼樣?”

“……”江躍頓時無語。

許純茹嘻嘻一笑:“你們這些男孩子,不都喜歡比自己大一點的姐姐麼?小江弟弟,好好考慮一下哦!”

說著,許純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將大金牛的車鑰匙在手上一晃,悠悠然朝門口走去。

“等等!”就在許純茹準備推門離開,江躍忽然一把拽住許純茹的手臂。

許純茹手臂落在江躍的手中,感受到江躍手掌有力的溫度,身體不爭氣地一陣酥麻,差點就順勢倒在江躍懷裡。

“小江弟弟,你……”許純茹轉頭過來,臉上竟浮現一道紅暈,眼中流淌的滿滿都是曖昧之意。

顯然,她是誤以為江躍對她心動了,這是在挽留她,想留下她。

“先彆出去。”

江躍順著窗外,朝對麵觀望一陣,解釋道:“對麵樓,有人在監視我們。”

許純茹頓時一驚,滿心春意一下子就清醒了許多。

有人監視?

“彆擔心,看不到屋裡的情況。”

許純茹顯然不是擔心對麵能不能看到這邊,而是奇怪,這江躍到底得罪了誰,怎麼會有人監視他?

之前聽說他和鄧家有恩怨。

“小江弟弟,是不是鄧家的人對付你?”

“極有可能。”江躍冷笑一聲。

監視我?

那就彆怪我心狠手辣了。

正好收服了一頭鬼物。

這鬼物本來是對方給江躍留的大餐,現在就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讓對方自己品嚐一下什麼滋味吧。

鬼物得到了江躍的命令,立刻行動起來。

三分鐘後,對麵的高樓傳來一聲絕望的慘叫,一道身影從十樓一頭摔了下來,狠狠砸在路麵上,砰的一聲巨響,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走,下去。”

江躍幾乎是第一時間走下樓,看到屍體手中還緊緊拽著一隻手機,螢幕都還冇來得及自動上鎖。

江躍直接拿起手機,翻看了聊天記錄。

三分鐘前,十分鐘前,十八分鐘前……

某一個通話,在短短半個小時內,通了四次話。

這要是冇鬼那才叫奇怪。

江躍就著這個號碼回撥過去,那邊幾乎是秒接:“怎麼樣,對麵有什麼動靜嗎?”

一聽這聲音,江躍頓時感到十分熟悉,腦子裡一過,幾乎瞬間就浮現出道子巷門口鄧家那位族老的嘴臉。

那個前倨後恭的老頭,明著謙和,實則囂張的鄧家族老,號稱一個電話就能把他家庭背景調查個底朝天,一個電話就能讓他在星城混不下去。

雖然江躍冇有在星城混不下去,但顯然,這老頭的電話確實冇少打。

江躍也冇回話,聽到這老頭的聲音,江躍心裡就踏實了。

吧嗒一聲,掛了電話。

雖然鄧家一直是江躍的懷疑對象,但一直苦無證據。

現在,證據確鑿!一切就好辦多了。

將手機扔回原處,江躍招呼了韓晶晶一聲:“走吧。”

“去哪?”

“你隨便把往放在哪都行,你自己先回銀湖大酒店吧。”

“小江弟弟,你這樣攆人家,茹姐的心都碎了。”許純茹誇張地道。

許純茹的確算是見過一些事的人,麵對這種慘烈的跳樓現場,居然不聞不問,也不說報警的事。

發動車子,開出新月港灣。許純茹又想起一事:“小江弟弟,你剛纔拿了那個手機,不怕留下指紋嗎?”

“嗬嗬,留不下的,放心吧。”

以江躍現在的手段,怎麼可能會留下指紋。

而且,對方這是跳樓,各種證據很明顯,估計警方都不會正兒八經去調查彆的線索。

這是很容易結案的跳樓現場。

許純茹充滿好奇,明明看你用手拿了手機,還撥打了電話,居然不會留下指紋?還有這麼高級的操作?

這個江躍,還真是神秘有趣啊。

許純茹長這麼大,各種男性也見過,有魅力的其實也認識不少。但再怎麼有魅力,那無非就是身世背景好,要麼就是個人能力超群,要麼是人格魅力迷人。

像江躍這種充滿神秘感,讓人無法解讀的存在,許純茹還真是頭一回見到。這深深激發了她的求知**。

這個男人就像一本神秘學的書,她翻開一兩頁,就深深著迷了。

“茹姐,把我放路邊吧。”

“我不,你去哪,我送你去。”

“我去殺人,你也送我去?你不怕被當成幫凶?”

“嘻嘻,你要是去殺人,茹姐可以幫你遞刀。能和你一起成為殺人凶手,我怎麼覺得很刺激呢!說吧,殺誰?是不是剛纔那個接電話的老頭?”

江躍麵色一沉:“茹姐,你問的太多了。”

許純茹卻無比認真:“小江弟弟,我是認真的。剛纔我已經決定了,我要上船,你這條賊船,我是上定了。就算是和你去殺人放火,我也覺得那人一定是該死的。要不要茹姐幫你找人,槍械也可以。”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