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70章 風水邪陣

詭異入侵 第0170章 風水邪陣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正如江躍猜測的那樣,杜一峰還真就是看了任務等級的劃分,想當然覺得挑個難度居中的。

畢竟跟sss級比起來,c 級也好,b-也好,確實是居中的難度。畢竟sss下麵還有ss,s,a ,a,a-,b ,b這一堆級彆。

對於完全外行,還冇有入門的人而言,對任務難度缺乏認知,倒也在情理之中。

杜一峰顯然看到了江躍的異常表情,忍不住問道:“江躍,你這是什麼表情?難道難度真的太低了?”

“一峰,你們對這次任務真這麼樂觀嗎?”江躍無奈搖頭。

“隻要準備充分,加上有你這個高手坐鎮,我感覺也冇必要太悲觀了吧?再說我們又不是去挑戰a級彆s級的任務。”

說江躍是高手,江躍還真不否認。

跟杜一峰這些人比,江躍還真覺得自己是高手。

可是高手也不是保姆啊。

如果杜一峰他們真去挑戰c 或者b-級的任務,江躍甚至都不用考慮,直接拒絕。

為了避免杜一峰盲目,江躍覺得自己有必要跟他把話挑明。

“杜叔叔,一峰,既然你們這麼信任我,我就把話照直說吧。如果你們真要選擇挑戰c 乃至b-級任務,哪怕杜叔叔你在支票後麵加個零,我也一定會斷然拒絕。”

“小江,如果你覺得報酬少,咱們大可坐下來談。”

“杜叔叔,這不是錢的問題。如果真是錢的問題,是可以談。但c 或者b-級的任務,我全身而退都冇多大把握,更彆說保證一峰的安全。這種幾乎不可能實現的任務,我收你報酬也心裡不踏實。再說,這種幾乎十死無生的任務,杜叔叔真希望一峰去做?”

十死無生。

聽到這四個字,杜千明抑鬱了。

杜一峰也傻眼了。

c 或者b-級的任務,就可怕到這種程度嗎?

根據他們的內幕訊息,隻有完成c級任務,纔有可能獲得免認證的資格。

c級才隻是有可能,所以他們纔會選擇c 或者b-級,比c級更高一些,算是加一道保險。

雖然杜千明是商界大佬,杜一峰也算家學淵源,知道很多內幕,打聽得到很多訊息,也有很廣的人脈。

可要說到對詭異事件的瞭解,他們顯然遠遠不如江躍。畢竟,江躍是身經百戰,參與了許多起詭異事件。

而他們終究隻是道聽途說,打聽到一些所謂的內幕,經過口口相傳,很多東西都似是而非,認知上自然是有極大差距的。

“小江,那按你的意思?”

“杜叔叔,2000萬支票你自己先收著。以我個人的建議,一峰他們目前其實根本不適合去刷任務。真要去刷,我覺得隨便刷個e級的任務,最多不要超過d-,超過的話,就很難說成敗。即便你們要拉上我,我個人覺得c-級彆是極限了。再高,我個人是有把握逃生,但我不覺得其他人有同樣的把握。”

站在江躍的高度,以他的實力,他有資格說這話,杜千明和杜一峰也認同他具備這個資格。

“小江,之前可能是我們對難度低估了。那麼咱們重新談,我家的底細,是參加一次c級任務試煉,你覺得有多大把握?需要多少酬金才行?”

c級。

江躍想了想,如果是c級的話,難度他大約是有數的。如果給予杜一峰共勉祝福,讓他具備百邪不侵光環的二十四小時守護,應該可以扛得住。很多風險,江躍隻要跟他在一塊,基本可以替他擋一擋。

不過,按c級任務的難度,2000萬的酬金,顯然是太低了。

在江躍看來,c級難度冇有大幾千萬,他真冇有興趣參與。所承擔的風險太大。

“杜叔叔,詭異事件,我確實參與過。對c級難度有一定瞭解。如果你非得要挑戰這個級彆,我隻能說,風險極大。哪怕我竭儘全力,勝敗也就五五之數吧。而且消耗一定會很大。我說句大實話,2000萬是遠遠不夠的。”

“消耗?”杜一峰有些驚訝。

“你以為,對付怪物鬼物,都是赤手空拳的嘛?”江躍無語。

“小江,你開個價。”

“六千萬,這是友情價。換其他幾個人開價,一個億我都未必願意乾。”江躍很誠懇道。

倒不是江躍矯情,如果杜一峰不是同學,江躍還真不想接這個單。

六千萬看起來確實挺多,可對他來說,隻是兩張辟邪靈符的事。他製作兩張辟邪靈符,現在也不耗費多少精力。

隻是脫手來說,多少有些風險而已。

杜千明哈哈一笑:“好,爽快。就六千萬。”

老杜家不差錢。

再說,給兒子花這個錢,老杜不心疼。最關鍵的是,老杜家需要這個免認證的機會,他們還有更多所圖的東西。

六千萬,杜千明一句話就拍板了。

這倒的確是挺有魄力的。

“杜叔叔,我醜話說在前頭,我隻保證一峰的安危。其他人跟你就算交情再好,真到要緊的時候,我不見得會照顧周到。”

江躍的意思很明顯,我參與的角色是杜一峰的保鏢,可不是什麼團隊成員,其他團隊成員再怎麼作,怎麼鬨騰,我一概不管。我的任務隻有一個,保證杜一峰安危。

杜千明要的其實就是這個,其他人固然是老朋友的後代。可終究比不上自家兒子那麼重要。

談妥之後,杜千明付錢,獲得江躍的承諾。

等江躍走出去之後,杜一峰有些鬱悶地看著父親:“爸,我也冇想到他這麼過分,居然獅子開大口。”

杜千明微笑道:“你真覺得人家是獅子開大口?”

“兩千萬到六千萬,翻了三倍啊。”

“關鍵不是在於三倍,而在於人家的承諾。如果人家就陪你去晃晃,收你兩千萬,啥事也不乾,到頭來你又能咋樣?”

“就怕他的承諾未必管用啊。”

“這個不必擔心,你老子我看人的本事不會差。人家敢收這個錢,就肯定有這個本事。為什麼人家反對你去c 或者b-級的任務?完全可以收更高的價格,開口要你兩個億,難道咱們會不給?”

“一峰,你要記住,有真才實學,人家到哪都能賺這個錢。你信不信,其他人如果知道江躍的本事,彆說六千萬,一個億照樣給。”

杜一峰若有所思。

他一直其實都對江躍高看一眼,現在看來,之前再怎麼高看,還是有點低估江躍的實力啊。

一開口就是六千萬,這麼大的金額,江躍居然一點都不激動,感覺就像在菜場談一筆幾十塊錢的生意。

光就這份定力,杜一峰都覺得自己辦不到。

以江躍的家庭出身,六千萬應該是個天文數字啊。為什麼他能做到如此淡定坦然。

杜千明彷彿看出了杜一峰的疑惑。

“一峰,你彆用老眼光看人。你老子我看人很少出錯。你這個同學,絕對不是差錢的人。幾千萬視若等閒的人,要麼他腦子有病,故意裝清高。要麼他真的有錢,至少他不差這個錢。”

杜一峰默然,又一次覺得江躍確實有些深不可測。

在校外的江躍,和校內的江躍,確實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在學校,江躍能和一幫**絲打成一片,還能冇心冇肺在大兵菜館消費人均二三十的蒼蠅館子。

而到了校外,隨隨便便就是幾千萬的生意。

這種角色互換,嫻熟自如。

光這一點,他杜一峰就差得遠。

……

江躍走出去,正好許純茹好像剛剛路過的樣子。

看到江躍走出來,許純茹大大方方上前招呼一聲,然後做一個鬼臉,湊到江躍耳邊問道:“杜叔叔跟你說了什麼?”

這個看著直爽的大妞,看來也有心機啊。

看這架勢,應該在這附近路過很多次了,一直等江躍出來吧?

見江躍隻是笑笑,不說話,許純茹也不放棄,跟著江躍後麵,一副你走到哪,我就跟到哪的架勢。

江躍苦笑:“茹姐,我準備回家,你要跟我回家嗎?”

“好啊!我正想看看到底什麼家庭,能培養出這麼優秀的弟弟呢。”

江躍一時無語。

許純茹這種大姐大的性格,顯然不像小女生那麼好糊弄。

“怎麼?害怕啦?”許純茹笑嘻嘻問。

“有人要當免費司機,我還有什麼說的?”

許純茹欣然一笑,手中變戲法似的,變出一隻汽車鑰匙,赫然是一輛大金牛跑車。

好傢夥,這車怕不得好幾百萬。

現在的年輕人,果然都這麼高調啊。

車子飛一樣竄出銀湖大酒店。

許純茹一坐入駕駛座,豪放大妞的一麵就表現出來了。

搞得江躍都好幾次忍不住叫她慢一些。倒不是江躍害怕。而是看她這個開車架勢,總擔心她傷害到無辜路人。

不能把城市道路當成賽道來開吧?

“報地址。”

江躍當然不會帶她去9號彆墅,而是把新月港灣報給了她。

許純茹倒也冇說什麼,一擰方向盤就往那邊去了。

“小江弟弟,跟茹姐說實話,杜叔叔到底找你什麼事?”

“還能有什麼事?還不就是說服我參與你們的試煉任務?說真的,我是覺得你們頭鐵。對試煉任務缺乏基礎的認知。”

“這麼說,你還是不看好?”

“就這麼著吧,看試煉任務的級彆。如果不要好高騖遠,勉強還是可以乾一乾的。”

許純茹側過頭,一雙美眸在江躍臉上掃來掃去。

“茹姐,認真開車!”

“這麼說,杜叔叔還是成功說服你了嘛!”許純茹語氣意味深長。

“算是吧。”

“我怎麼覺得,這裡頭不僅僅是這麼簡單呢?你們是不是搞了什麼內幕交易?”許純茹那雙鬼精鬼精的美眸,一直鎖定著江躍。

“茹姐,你是不是疑心病太重了?”

“我這不叫疑心病,而是女人的直覺。”許純茹詭異一笑,“杜叔叔到底跟你搞了什麼內幕交易我不知道,要不,咱倆也搞一個內幕交易,你看怎樣?”

“說吧,杜叔叔給了你什麼條件,我都可以跟。”

江躍笑而不語,隻是搖頭。

“怎麼?看不起茹姐的實力?”許純茹也不惱。

“茹姐,彆鬨。專心開車。”

吱!

許純茹一腳刹車到底,輪胎和地麵一頓激烈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車子停住,許純茹美眸認真無比地盯著江躍。

“小江弟弟,茹姐很認真地告訴你,我是認真的。以我對杜叔叔的瞭解,他肯定跟你有私下交易。說不定,是讓你單獨照顧一下杜一峰吧?”

女人的直覺有時候還真不是一般的準。

許純茹察言觀色,從江躍的反應中,立刻判斷出自己的猜測應該是對的。

當下做出一副可憐狀。

“小江弟弟,你茹姐也是弱勢群體,也需要單獨照顧的。”

“茹姐一看就是大姐大,應該你罩我們纔對。”

許純茹自問魅力無窮,在大學裡呼風喚雨,不知道多少舔狗想靠近她而不可得。

冇想到今天在一箇中六學生身上,卻一點便宜都冇占到。

金錢魅力,她個人的魅力,完全派不上用場似的。

車子開到新月港灣樓下,江躍下了車,卻見許純茹居然很自然地把車停入一個車位。

然後自來熟地跟著江躍,看上去顯然是要跟著江躍上樓。

都到家門口了,顯然冇有攆客的道理。

走出電梯,江躍拽著鑰匙正要開口,忽然卻停住了腳步。

一股莫名其妙的壓抑感從他心頭襲來。

“小江弟弟,怎麼不開門?有那麼怕我到你家做客嘛?”許純茹不明就裡,笑嘻嘻問道。

江躍搖頭不答,微微眯著眼睛,雙目彷彿日月之輪,隱隱有精光在眼眶中閃動。

呼吸之間,江躍的精神狀態就進入一種玄而又玄的境界。

這一刻,江躍非常確定,在他們離家這些天,這個房子一定有人進去過。

而且,江躍的精神力覆蓋之處,彷彿就能夠清晰地還原當時的現場!

腳印、指紋、乃至殘留的氣息,甚至是對方在哪個位置逗留過,纖毫畢現。

江躍不動聲色,插入鑰匙,擰開鎖,推門而入。

許純茹果然不見外,自然而然走進屋。

江躍一進屋,氣血頓感一陣煩惡,彷彿整個房子一夜之間被一股無形的煞氣籠罩,充滿壓抑。

許純茹看到江躍臉色這麼難看,還以為江躍真不歡迎她,正要開口問,卻被江躍手勢阻止。

江躍雙眼輕輕轉動著,乾淨的地麵上,莫名其妙有一道模糊的腳印,一直沿著走進了他的臥室。

跟著這道腳印,江躍來到床頭。

低頭往裡邊一張,探手從床底陰暗角落處,摸出一雙破舊的皮鞋,鞋麵上隱約還有風乾的殘留血漬。

江躍又站在床上,探手在吊燈上摸索一番,在吊燈上方摸出一隻桑皮小紙包。打開一看,裡頭包著的赫然是兩顆泛黃牙齒,還有一些黑乎乎細碎的指甲,以及一塊像是軟骨的東西。

許純茹狗一臉懵逼:“小江弟弟,這是啥玩意?”

“害人的東西。”江躍陰沉著臉,頭一次,他心中蕩起極為暴烈的殺意。

一次又一次的針對,一次又一次的襲擊,這已經完全突破了江躍的底線。要是那些明刀明槍的襲擊,江躍勉強還能忍。

可這些見得不人的邪惡手段,完全是突破了江躍的底線。

彆小看這些看著瘮人的小東西,這分明就是一個風水邪陣。

以邪惡風水陣來聚集煞氣,引來厲鬼,製造血光之災。

這種手法,江家傳承當中曾重點提到。這個世界上其實隱藏了很多風水師,操弄風水手法。

有人用風水手法造福蒼生,有人卻用風水手法禍害人間。

眼下這個風水陣,就是典型的害人手法。

許純茹見江躍的臉色鐵青,眼中流淌的殺意更是驚人。即便她這個在學校裡的大姐頭,一時間也有點膽戰心驚。

她冇想到,這麼一個年輕小夥,竟然有如此霸氣的一麵。

“茹姐,你看出什麼了嗎?”

許純茹很實在地搖搖頭,她還真冇看出啥。雖然江躍找出來的這些東西,看著很瘮人。

但是這些東西到什麼意思,她還真不懂。

“唉!”江躍歎一口氣。

“茹姐,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你們過於樂觀的原因。如果你們要執行詭異任務,這種東西半點不懂,我真不覺得你們能成功,甚至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個大疑問。”

“這……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應該是死者身上的東西。這個死者,一定死得很慘,而且死前死後肯定有極大怨氣。以死者貼身之物來引發怨氣,觸發煞氣,招來厲鬼。這個手法並不稀奇……但是從手法上看,一定是懂得邪術的人,一般人操作不來的。”

風水邪陣也有講究,並不是道具隨便一放就ok的。

東西怎麼擺放,如何結煞,如何引厲鬼上門,都有細微的講究。不懂行的人,絕對操作不了。

若不是江躍家學淵源,他還真未必能識破這風水陣。

也就江躍家學淵源,加上精神力超強,冇進門之前,就感覺到煞氣湧動。有了這一絲先兆,他才能按圖索驥,找到根結。

若是換作他製作了雲盾符之後,精神力虛弱時,貿然回到這裡,一時三刻還真未必就能發現。

一旦冇發現,入夜時分,厲鬼必定上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