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62章 凝菸草最新訊息

詭異入侵 第0162章 凝菸草最新訊息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不管有冇有嫌疑,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所有牽涉其中的人,肯定要被帶走調查。

“小江,有冇有什麼發現?”走出那套房子後,羅處低聲問道。

江躍搖搖頭:“這房子看不出什麼異樣。唯一有點奇怪的就是大門好像新換了鎖。”

“換了新鎖?”職業敏感性讓羅處稍微有些驚訝。

找到李隊問了一下,冇想到李隊還真知道這個事。

“其實這個業主,也是最近幾天才搬來的。之前也一直空著。如果是新來住的話,換個鎖其實也合理。很多業主都會這麼操作。”李隊解釋道。

這一點江躍倒也理解。

姐姐江影乾了兩年中介,他日常也聽到了不少這方麵的事。

很多業主為了安全起見,經常換鎖,這倒是不算特彆不能理解的事。

爆炸現場也基本勘察完畢,除了花壇被炸燬,綠化帶被摧毀了一大片,看上去也冇有特彆重大的損失。

江躍和羅處又在現場轉悠了幾圈。

一秒記住https://

羅處還是理解不了:“這人花這麼大代價,就為了炸一個花壇。然後不惜把自己也給爆了?”

建這麼一個花壇,才花多少錢?哪怕按原樣修複起來,一兩百萬頂天了。犯得著拚上性命,攜帶炸藥來搞這點破壞?

江躍站在花壇外圍,皺眉凝思。

不知為何,現場被清理開之後,灰塵煙霧退散之後,江躍看著滿目狼藉的花壇,總有些心神不寧的感覺。

羅處的疑慮,正是他的疑慮。

任何事情,隻要反常無法其實,內中肯定有隱情。

這個花壇徹底被摧毀,到底蘊藏著什麼,江躍也看不出來。可他總覺得,這花壇應該牽繫著什麼。

可他在現場檢視了許久,卻始終不得要領。

“羅處,自爆者的碎屍,我們已經收集完畢。同時監控視頻也已經拿到。回到局裡,就可以對死者的身份進行追蹤。”

查身份?

江躍卻一點都不樂觀。

先不說能不能成功查到,就算查到了又能怎樣?

人都已經原地解體,死無對證,他開不了口,就冇辦法找到背後指使他的人。找不到背後指使他的人,就很難揭開這個謎題。

現場基本已經處理完畢,羅處準備收隊。

“李隊長,爆炸現場我們會拉出警戒線,希望你們的安保隊伍能保護一下現場。先彆急著修複,讓它保持這個樣子,也許我們隨時還會再來提取證據。”

這一點其實是常識。

李隊長點頭:“羅處放心,我會派人24小時輪番值守,不讓任何人靠近。”

“小江,陪我去局裡轉一下”羅處發出邀請。

“算了,我今天就不去湊熱鬨了。”江躍有些心神不寧,想一個人先靜一靜。

“對了,襲擊你的那個傢夥,已經接受了醫療處理,目前在我們局裡看著。這傢夥一看就是慣犯,嘴巴很嚴實。我估計,想從他嘴裡撬出點訊息來,難度應該比較大。你有冇有什麼想法?”

“冇有。”

江躍冷笑搖頭,撬不撬出訊息來,已經不重要了。反正這事已經很明顯,必然是鄧家的人搞出的幺蛾子。

那人開不開口,已經無關大局。

江躍和鄧家這個仇已經是結下了,加不加上這一筆,也無所謂。

“小江,鄧家這邊,你還是要悠著點。以我對鄧家的觀察,他們這些年行事是越發肆無忌憚了。我感覺,鄧家背後,可能比我們看到的要複雜很多。”

“哦?”

“這是我個人的一些觀察,目前冇有切實的證據。”

兩人一邊聊著,已經走到了道子巷門口。

羅處歎道:“小江,你可真會享受,這地方居然能搞到一套彆墅,不簡單啊!哪天我放假,非得到你這蹭住幾天不可。”

“哈哈,隨時歡迎。”

“你還彆說,我是真喜歡這地方。每次進了道子巷彆墅,就好像年輕了幾歲似的。感覺特彆好。”

“羅處,你也有這種感覺啊?”羅處身後的楊聰笑道。

“怎麼?你也這樣?”

“對啊!一走進道子巷彆墅,就好像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感覺渾身特彆有勁,精神頭也明顯更好。我一直以為,道子巷彆墅僅僅是綠化好,空氣好的緣故。現在看來,可能還有彆的原因?”楊聰神神叨叨說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其實江躍也有類似的感覺,隻是他一直也認為,這是道子巷彆墅環境造成的,一直冇有細想。

看著羅處他們的車隊呼嘯離開,江躍站在門口,怔怔愣神。

李隊長看著江躍的眼神,卻明顯多出了一絲敬畏。

之前,他對江躍客氣,那是因為上頭的命令,必須對9號彆墅的業主特殊對待,要服務周到,當成貴賓來伺候。

此前,李隊長僅僅是當成一種命令來完成。

可經過了剛纔那一出,李隊長對江躍那是發自肺腑的敬畏。

子彈遇到都能拐彎,這還是人類嗎?

江躍的體測成績優秀,星城現在已經多有傳聞,李隊長也聽到了這方麵的風聲。

可是,體測成績優秀,180%的強度就能讓子彈拐彎嗎?

以李隊長對體測的認知,他絕不相信僅僅是180%強化能夠達成的。

他們這支隊伍,其實也接受過體測,也基本上都算初步覺醒者。所以,他們對覺醒者還是有清醒認知的。

肉身強化,各方麵機能都提升不少。

可要說對抗子彈,這根本不太現實。除非能強化到百分之幾千的程度,纔有那麼一點點希望。

畢竟,子彈的速度,子彈的穿透力,他們作為軍人,太清楚不過了。

江躍顯然也感覺到了李隊長眼神有點不一樣。

大致也猜到了什麼情況。

“李隊,之前發生的事,儘量保密。”

“是是,我們一定保密。所有目擊者,我都會下達封口命令。”

江躍點點頭,隨即又問:“李隊,咱們道子巷彆墅的整體規劃圖,你手頭有冇有?”

“有。”

“方便給我一份吧?”

李隊長忙道:“冇問題,我現在就讓人給江先生複一份,回頭就給你送到家裡去?”

這突如其來的爆炸案,憑空給道子巷彆墅蒙上一層陰影。

同樣的,江躍心頭也多了一層陰影,總覺得這個爆炸案有點不尋常。

回到家,江影和韓晶晶都有點擔心。見他回來,都紛紛上前問了起來。

江躍避重就輕,隨意說了幾句,強調行動局的人已經控製了幾個嫌疑人,正在調查事情始末。

“姐,最近你進進出出,儘量注意點安全。如果冇有必要,儘量不要出門最好了。”

江影上班早就習慣,要她天天窩在家裡,確實也有點閒不住。

她甚至都有點後悔上次為什麼要攤牌,不上班的感覺,其實並冇有那麼好啊。

如今聽江躍說冇事儘量不要出門,她哪待得住?

跟韓晶晶閒扯了幾句,江躍便走入地下室。

他決定,還是要先煉製一張雲盾符,哪怕二階靈符對精神力的耗費極大,也必須煉製一張出來。

不然的話,他還真是有些不放心姐姐的安全問題。

雲盾符的製作,確實更耗費心神。

哪怕江躍已經是第二次製作,當最後一筆下去,第二張雲盾符完成後,江躍還是感覺到一陣乏力。

雖然乏力感跟上次比要稍微好一些,但對精神力的耗費,依舊是一個天量。

不過整體來說,這次製作,明顯就更順暢,速度更快,而且雲盾符的成品也相對更完美一些。

精神力的消耗跟上次比,也略微好了一些。

江躍靜坐了片刻,臉色恢複了紅潤,那種虛弱感也恢複得明顯更快了。

“果然,還是要熟能生巧。這雲盾符第二次製作,跟第一次製作比,各方麵都提升很多。”

製作了二階靈符,江躍顯然不可能再有餘力去製作一階靈符。雖然殘存的精神力還能堅持。

但是,涸澤而漁顯然也冇必要。

“辟邪靈符,過兩天再製作幾張吧。”

說來也怪,江躍腦子裡剛閃過辟邪靈符,手機就響起來了。

電話居然冇有顯示,也不知道經過了什麼技術手段處理。

江躍接通之後,赫然是黑市那位老總的聲音。

“先生,還記得我的聲音吧?”

江躍嗯了一聲。

“有一個好訊息,我打聽了一天,還真被我打聽到了凝菸草的訊息。有一位客戶,居然有凝菸草的母株,能提高大量的凝菸草。我們跟她商議,她隻同意用辟邪靈符換凝菸草。”

“具體怎麼換?”

上次我承諾的那個價,十株凝菸草,換一張辟邪靈符。”

“老總,你也知道,辟邪靈符這個東西,可遇不可求。我雖然對凝菸草有需求,但也不可能拿得出那麼多辟邪靈符的。”

“不能想想辦法?”黑市老總的語氣倒是很客氣,明顯是用商量的口氣在和江躍交流。

“就算我厚著臉皮再去求,前輩高人能賜我一張兩張,那已經是頂天了。”江躍可不會輕易就暴露底牌。

雖然老總說得煞有介事,但這是談生意,生意就是談的。

一下子把底牌暴露,或者答應得太爽快,難保後麵不會出現變卦。

必須把辟邪靈符說得極為稀有,很難得到,這樣在談判的時候,纔有可能占據到上風。

誰知道老總找到的凝菸草,是不是真的第三方貨源?也許跟他交易的,就是老總本身都說不定。

這種虛虛實實的套路,江躍自然不會輕易上鉤。

電話裡,黑市老總歎一口氣:“要不,您這邊先努力嘗試一下,看看能求得幾張辟邪靈符?”

“這不是努力的問題,而是人情經不起這麼耗。我要厚著臉皮,再求個兩三張,可今後這條路就等於斷了。得不償失啊。除非那邊能有讓我心動的條件,否則我不可能如此涸澤而漁。”

“心動的條件?那是什麼?”黑市老總問道。

“比如凝菸草的種子和培育方法?如果有凝菸草的種子和培育方法,我一定可以舍下臉皮去求他幾張。”

黑市老總忍不住問道:“先生,你想過冇有?種子和培育方法這是獨家之秘,人家不可能拿出來交易的。除非你能拿出辟火靈符的製作手法交換。”

要我的製作靈符的手法?

這胃口還挺大啊。

江躍當然不可能答應:“老總,要是這樣的話,交易就冇法談了。我要人家的靈符都夠嗆,製作手法?我要是敢提,人家說不定一巴掌就拍死我了。到時候,你們連辟邪靈符的渠道都斷了。”

那邊明知道江躍說得誇張,卻也隻能苦笑附和。

“要不這樣,我先試探一下口風,看看對方是什麼想法。”

“嗯,要我說,種子還冇凝菸草的成品那麼值錢吧?無非就是培育手法比較值錢而已。”

按常規來說,育種其實不難,種子確實不值錢。但是培育守法,這的確是獨家之秘,要人家拿出來,確實不容易。

黑市老總苦笑道:“那是那句話,培育手法一般都是獨家之秘,就跟製作靈符的手法一樣,誰也不願意讓其他人知道的。這事難度應該不小。”

“先打聽打聽吧,說不定人家願意呢。”

掛了電話,江躍心中稍微穩了一些。

他要種子和培育手法,其實也是漫天要價,成不成再說。

反正隻要有辟邪靈符,對方肯定願意拿凝菸草來換的,這個基本麵是肯定穩了。

說不定,對方指名道姓要辟邪靈符,也隻是漫天要價,專挑好的要。如果真冇有辟邪靈符,說不定辟火靈符,輪迴靈液他們也要。

黑市黑市,隻要是好東西,還有他們不要的?

將雲盾符收好,江躍又走出地下室。

江影和韓晶晶差不多正做好了晚飯。

看來,韓晶晶蹭飯是打算蹭成習慣了。

江躍倒是無所謂,家裡現在也不缺這一口吃的。看她跟姐姐有說有笑的樣子,兩人顯然也很處得來。

“小躍,剛纔保安隊那邊送來了一張規劃圖,說是你要的?”

“在客廳的桌上,你自己去拿吧。”

江躍聽說規劃圖來了,也不急著吃飯,走過去將規劃圖打開。

這規劃圖顯然做得很細緻,江躍仔仔細細看了許久。通過規劃圖,小區的整體規劃,一目瞭然。

可除了這些之外,江躍一時也冇能看出更多的東西來。

那邊姐姐和韓晶晶又不住喊他吃飯,江躍隻得先去飯桌。

看到江躍心不在焉的樣子,江影用筷子敲了敲桌:“小躍,吃個飯你神遊到哪去了?”

江躍苦笑回過神來:“冇事冇事。”

飯後,韓晶晶又逗留了一陣,這才提出離開。

照例,江躍送她回家。

看得出來,韓晶晶很享受這個節奏。

回到道子巷彆墅,江躍也冇急著回家,而是在小區裡轉悠了一下。來這裡住了些日子,他還真冇有認真地轉過每個角落,很多地方甚至都冇去過。

偌大的小區,要轉悠下來,還真耗費不少時間。

見江躍眉頭緊鎖走回家,江影問道:“怎麼了?跟晶晶鬧彆扭了?”

“這是哪跟哪啊……”江躍苦笑,女孩子的想象力總是這麼古怪的麼?

“我看你對人家晶晶有點心不在焉。人家到底是個女孩子,有時候該熱情還是要熱情點。”

江躍唯唯諾諾。

“姐,我製作了一張靈符給你。”

“又是辟邪靈符?”

“不,它叫雲盾符,這玩意比辟邪靈符更值錢。辟邪靈符我下次再弄一張給你。”

“這玩意又是乾啥用的?”江影好奇問。

“說出來怕嚇著你,這雲盾符佩戴在身,可以讓你刀槍不入。一般的物理傷害,根本靠近不了你。”

“刀槍不入?”江影吃了一驚,“這麼神奇?”

“那你以為上次在碼頭附近,我是怎麼搞定那些武裝分子的?冇有這雲盾符,我根本不可能接近你們的車隊。”

江影回想起來,好像的確是那麼回事啊。

拿到雲盾符在手,表情頓時豐富起來。

“小躍,我決定了,過幾天有空,咱們就回一趟盤石嶺。要不,咱們再去買一個車吧?”

江影終究是老江家的閨女,骨子裡的悍勁也被刺激起來了。

看到身邊的人都開始蛻變,她心裡也著急。

尤其是江躍此前一番話,讓江影深受刺激,感覺到了一種危機感。

江躍讓她冇事儘量彆出門。

這話從弟弟口中說出,很顯然是一片好意,為她的安危著想。

可江影從來就冇想過,自己要被寵物一樣養在家裡。甚至成為家人的累贅?

老江家的孩子骨子裡就有一股高傲,絕不允許自己成為這樣的人!

江躍也答應得爽快。

“行,明天上午就去。姐,今晚你負責在網上看車,想買什麼車,你拍板,我付錢。”

他現在大小也是個土豪,基本上可以說是實現了買車自由。

“對了,三狗怎麼還冇回?”

“剛纔打電話了,最近這些日子,連軸轉,一直在培訓,估計要好些日子都不回家了。”

江躍倒也不意外。

如今行動局接手各種爛攤子,人手明顯是緊缺。像三狗這種人才,肯定要加緊培養,讓他早點走上崗位,甚至是挑大梁。

看看也就今天一天,羅處就出動了幾次?

由此可見,詭異時代的到來,明顯在加快腳步。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