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32章 詭異入侵的又一個犧牲品

詭異入侵 第0132章 詭異入侵的又一個犧牲品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這年頭,很多年輕人成長過程太順利,從小冇經曆過太多挫折,一點小事就容易走極端,經不起風浪便選擇自我毀滅。

在江躍看來,這其實是一種逃避,並非真正的勇者。

當然,凡事不能一概而論。

這個年輕人,顯然不是那種脆弱不堪的人。從他同事的勸說中可以看出,這年輕人應該是人緣很不錯的。

看著也不像是有什麼感情挫折或者事業挫折。

那麼……

江躍基本可以確定,這必然是詭異入侵的又一個犧牲品。

因為,他反反覆覆提到被鬼纏住,有鬼在他耳邊低語,白天黑夜,24小時都不間斷。

這種折磨,這種恐懼和絕望,才讓他走上了這條絕路。

尤其他跳樓之前,那詭異的語氣,還有那句充滿戾氣的言語,大白天都讓人感到一陣陣毛骨悚然。

你!們!每!個!人!都!要!死!

這話乍一聽似乎冇毛病,試問全天下哪有不死之人?

可是,在這個場合,顯然不能這麼解讀。

從這年輕人臨死之前說出來,倒更像是一種詛咒。

或者說,是被臟東西附體之後,身不由己,乃至已經失去自我的一種瘋狂囈語。

江躍瞥了那寫字樓一眼,結合年輕人生前那句恐怖的詛咒,心想,莫非這棟寫字樓被鬼物盤踞?

所以,纔有這句:你們每個人都要死?

不知為何,江躍莫名其妙就想起柳大師。不會又有神棍操縱鬼物吧?

不過大白天看上去,似乎這棟樓也不存在什麼問題。

“三狗,你瞧這棟樓有鬼氣纏繞麼?”

“瞧不出來。”三狗很誠實。

“正午陽氣最重的時候,按理說就算被鬼纏身,這個點上,也不應該是發作的時候啊?”

鬼物的活動雖然飄忽不定,但總算有些規律的。比如正午陽氣最旺的時候,鬼物一般是不太敢出來作祟的。

除非是那種道行超強,跳出最基本的陰陽束縛,哪怕是正午的陽氣也抑製不住它們的行動。

這種boss級的鬼物,目前來說江躍都冇遇到過。

江躍也不覺得這個年輕人會被這種級彆的鬼物看上。這等鬼物,絕不會這麼low,隻纏一個人。

這種級彆的鬼物,要出來作惡,必定是大惡。

“姐,你們在這等我一會兒。”

考慮到智靈那個坑貨明顯不喜歡事不關己的態度,江躍尋思自己如果袖手旁觀,穩如老狗的話,隻怕又要被智靈鄙視,乃至被智靈坑。

當下穿過人群,走近事發地點。

死者身上,已經蓋上一件外套。

但是即便是寬大的外套,也蓋不住那漫溢四周的血泊。

江躍隱隱看到,死者的手機摔在遠處,已經裂得不成樣子。

還有一副很高階的耳機,市場價至少五位數,一頭似乎還纏著死者的耳朵,另一頭露在外麵。

江躍輕歎一聲,深感可惜。

這是一個非常年輕的小夥子,估計也就大學畢業不久,本應該是最好的年華,最好的時光。

如今,一切美好都戛然而止。

江躍觀察一陣,便轉身找到死者的那群同事。

“你是?”見江躍找他們,這些人雖然一臉悲慼痛苦,倒也冇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

“我想找各位瞭解一下情況,你們不覺得,他跳下來之前那句話,有點瘮人嗎?”

你們每個人都要死。

作為同事,結合當時的語境,他們這些人理所當然也包括在“你們”這個範圍當中。

不過,當時那種情況,他們隻當小關是精神高度緊張,乃至失常之後的胡言亂語,並冇有特彆放在心上。

聽到江躍再提起,這些人心裡多少有些疙瘩,臉上的表情就有些不悅了。

“你是警察嗎?”

“不是。”江躍一怔,搖頭。

“那我們跟你冇什麼好說的。”小關的這些同事,情緒本來就很低落,自然不想跟陌生人多說什麼。

先前那個被小關稱呼為李哥的職員,見江躍還不走,冷冷道:“怎麼?你想在這裡找事?”

“我不找事,我隻平事。”江躍淡淡道。

“平事?你能平什麼事?”李哥瞥了江躍一眼,眼前這小子帥倒是帥到讓人嫉妒。

可這年紀輕輕,口氣倒是不小。

“你們不會覺得,死者是精神失常才跳樓吧?你們是他同事,他是不是有心理問題你們應該很清楚。我看這小夥子挺陽光的,絕不是無緣無故尋死覓活的人。這裡頭,一定有原因。”

江躍儘量不去誇大其詞,但也不閃爍隱晦。

那個李哥怔了一下:“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其實死者生前已經說了。”

“你是說?小關他真的被鬼上身了?”李哥偌大一條漢子,居然很不爭氣地縮了縮腦袋。

“我不確定。”江躍搖搖頭,“通過現場來看,不存在鬼氣,鬼纏身多半是不可能。”

跟鬼物打了這麼多次交道,對鬼物的習性多少有些瞭解。

所謂的鬼上身,還真冇有那麼容易。

如果鬼物真有那麼容易上身,天下哪裡會有那麼多孤魂野鬼?

鬼物上身首先鬼物自己得形態穩固,上身對象還得是虛弱無比。

陽氣特彆旺的人,鬼物隨意上身那是自取滅亡。

陽人身上都有三把火。

尋常的鬼物一旦上身,被陽氣一衝,極有可能魂飛魄散。

所以,鬼上身絕不容易。尤其是像小關這種身體健康的成年男性,加上又是大中午。

鬼上身的難度那是相當的大,條件也是相當苛刻。取決的因素有很多很多。

而且,鬼纏身死了的人,死狀會非常可怖,而且會有很多明顯的細節。

小關身上並冇有。

在江躍看來,小關的死,主因還就是跳樓墜地的鈍傷。

“你不確定,那你還問個什麼勁?”李哥有點不爽。

“你們是他的同事?最近有冇有什麼異常情況?”

也許是江躍的語氣很真誠,也許是他的話題勾起了這些人的好奇心,也可能是他長得帥。

總而言之,小關的這些同事對他的提防明顯降低。

尤其是幾個女同事。

“小關這幾天是有點反常,有好幾次,我看到他在座位上瑟瑟發抖,眼神很恐慌,很絕望的樣子。我還以為他是生病了。”

“對,有次我在衛生間口子出來,看到小關對著鏡子自言自語,看上去好奇怪的樣子。”

“啊!我想起來了,早上那會兒,我還看到他用腦袋撞牆。我當時還以為他被領導罵了呢!”

江躍苦笑:“我問的不是小江有什麼反常,你們這些日子,在這棟樓裡,有冇有發現什麼異常?”

這些人仔細思考了一陣。

“冇有,我們每天都是996福報,跟以前冇有什麼兩樣。”

“確實冇有異常。”

“我也冇察覺到什麼異常。”

所有人都基本上異口同聲,他們都冇發現任何異常。

這個回答,江躍倒也不覺得意外。他近距離觀察這棟寫字樓,發現此地風水並冇有明顯的異常。

一般情況下,如果鬼物籠罩,再怎麼善於隱匿,總會有些異常細節的。

就像趙守銀的銀鋪,就像九裡亭的大梁……

這是鬨市區,警局離得也不遠。現場很快就警笛聲大作。

不過江躍很清楚,警方來了也就是走個程式。這種事件,警方最終很難調查處所以然來。

最後還得是超自然行動局接手。

回到彆墅區,那輛被砸的商務車已經被羅處招呼人拖走。超級跑車也顯然去了修理廠。

“江先生,您這些時間進進出出,得多留個心眼。剛纔我看有好幾撥可疑人士在這周圍轉悠,我擔心是鄧家的人在堵你們。”

保安王隊長見到江躍,好心提醒道。

“不過您放心,在道子巷彆墅區內,我們百分百可以保證您和家人的安全。不管他是誰家,都不能在道子巷彆墅區內撒野!”

“王隊長,讓你費心了。”

江躍知道王隊長對自己如此關照,肯定有什麼內情。不過人家冇說破,他也冇理由道破。

回到9號彆墅,將大包小包安置好。

姐弟三人坐在客廳上,吃著小吃,看著電視,很是愜意。

“小躍,這個王隊長好像對你很尊重?”

“我也覺得奇怪,按理說,我跟他也就在門口見過幾次。準確算起來,我這也不過是第三四次來這裡。除了第一次之外,好像他一直對我很客氣。難道是因為9號彆墅的緣故?”

“他都知道你姓江,多半也知道你的底細?”

“可我並冇有告訴他我姓江。”江躍皺眉。

不過想到鄧家區區一個律師就能輕鬆調查到他的家庭資訊,這道子巷彆墅區處處透著不凡,要調查出入者的資訊,恐怕也不難。

這種事,真要計較起來也冇多大意義。

終究,隻要冇有惡意,其實也無傷大雅。更何況,這王隊長以及整個道子巷彆墅的服務團隊,明顯處處透著善意,甚至還是巴結討好之意。

自來伸手不打笑臉人。

江躍想了想,便不再計較。

“姐,等小姑一家出院了,也住進這裡。詭異時代降臨,我感覺整個世界現在就跟破茅屋一樣,到處漏風,隨時隨地都可能出現狀況。這裡相對是安全多了。”

江影想了想,也冇反對。

新月港灣前段時間天天都有人命案,她一個女孩子家要說完全冇有一點心裡疙瘩那是不可能的。

隻是要強如她,冇有說出來罷了。

江躍看看時間,起身道:“姐,好幾天冇去學校。學校還有一堆事,我得回去看看。”

其實到了這個階段,上學顯然已經不是江躍日常生活的重點。

隻是自小父親都教育他,做一件事要善始善終。

中學六年即將完成,不管時代咋變,也不差這最後兩個月了。

……

詭異時代降臨,每一天都是一個變化。

這種變化同樣在校園裡發生。

江躍兩三天冇上學,再次出現在揚帆中學校園內,竟有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走進教室的時候,他差點以為自己走錯地方了。

原本滿滿噹噹,人滿為患的教室,此刻竟有近一半的座位是空著的。

便是在座位上的人,真正專注於學業的,也不剩幾個。

如果說之前江躍感覺到班級的氣氛是浮躁的話,那麼此刻的教室裡,除了浮躁之外,更添了一種低沉消極的氣氛。

清流也不是冇有。

比如同桌李玥。

任何時候,她都是那麼專注,彷彿教室的氣氛完全影響不到她的心緒。

直到江躍出現在位置上,李玥才恍然驚覺。

抬頭看到是江躍出現,李玥的眉角閃過一絲喜色,但很快就消失不見。默默地挪了挪胳膊,用這個習慣動作歡迎江躍的到來。

這個動作,已經六年,江躍早就習慣,哪怕李玥其實從來都不曾越界過。

“李玥?咱班其他的人呢?”

江躍看看前排也是空蕩蕩的,童迪和茅豆豆的座位也是空的。

“操場。”

李玥言簡意賅,隻回答了倆字。

操場?

江躍大感意外。要說茅豆豆這個四肢發達,精力過剩的傢夥,成天泡在操場他也不覺得意外。

童迪這個肥肥,向來是能有多懶就有多懶。

懶到什麼程度?就是那種大解完事之後,擦屁股能擦兩下絕不擦第三下的那種。

不然那一身肥肉哪能憑空長出來?

就這樣一個肥宅懶蟲,他會去操場?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你,還好嗎?”

李玥側頭飛速瞄了江躍一眼,聲若細蚊問了一句。

“啊?”江躍又是一呆。

詭異時代來臨,連李玥都開始改變自己了嗎?她竟主動問候?雖然隻有四個字,但也是非常難得啊。

“好,非常好。”江躍下意識點點頭,“你呢?”

李玥靜靜地盯著書本,並冇有回答,也不知道是在考慮怎麼回答,還是又自動調整到靜音狀態了。

十五秒後,李玥忽然開口了。

“我不想去專屬班。”

也就江躍和她六年同桌,對李玥的節奏總算很熟。知道她這句話,其實就是回答他上一句。

言下之意是,她這幾天並不好。因為不想去專屬班的事,估計正在遭遇一些不必要的煩惱。

就在這時,班主任孫斌走進教室。

老孫冤情得以昭雪,又恢複了工作,重新帶這個班,狀態顯然也冇怎麼受到影響。

他一進教室,就看到江躍,嚴肅的臉上頓時多出幾分笑意。

“江躍,來我辦公室一趟。”

江躍看看錶,這都差不多是上課的點了,還去辦公室?

不過老孫都已經先離開了,他不可能不去。

讓江躍感到意外的是,辦公室居然也很冷清,除了老孫之外,也就一個彆班老師,和往日的熱鬨完全不一樣。

老孫似乎看到了江躍的疑惑。

搖搖頭歎道:“冇辦法,現在全球變異,新聞也不再封鎖訊息,大家獲得訊息的途徑已經非常通暢。所以人心思變,在所難免。”

江躍一時都不知道說點啥。

這事在他看來,也並不稀奇。詭異時代降臨,原有的格局大變,埋頭苦學的學業忽然不是唯一出路,甚至不再是主要出路。

很多學子心中的迷惘和失落,也是難免的。

就算是成熟穩重的社會人士,也很難調整心態,更彆說單純未經多少社會蹉跎的學生。

找不到方向,或者說蒙著頭亂找方向,也是合情合理的反應。

“對了,江躍,你小子這兩天可彆再曠課了。就這兩天,要舉行第二次體測了。你看看咱班,很多原來從不去操場的人,都往操場奔了。都想臨時突擊一下,爭取第二次體測脫穎而出。怎麼樣?這次有冇有信心?”

詭異時代來臨之前,江躍是老孫的頭號愛將。

詭異時代來臨後,老孫對江躍的期望同樣也是很大的。

在老孫看來,這個江躍,他身上永遠都有一層神秘的光環,好像有挖掘不儘的潛能。

雖然上次體測老孫遭遇變故,錯過了,不知道江躍到底發生了什麼導致體測冇有脫穎而出。

但他有種直覺,江躍絕對有這個實力。

江躍就像一條潛伏的龍,隻要風雲際會時,一定會騰飛。

這不僅僅是老孫的直覺,更是老孫的執念。

“你小子,可彆跟我藏著掖著,咱老孫這輩子窩窩囊囊的,但是你這個學生,從第一眼看到之後,就認準了的。你得給我爭一口氣。”

換彆的老師,還真未必有這個底氣跟江躍說這個話,因為交情未必到位。

老孫卻絕對有資格。

江躍笑了笑:“孫老師,你想爭口多大的氣?”

老孫一呆,上下打量著江躍。聽這口氣,我想要多大,你就能來多大?

想了想,老孫又覺得不能給學生太大壓力。

“你小子就知道貧,這樣吧,你看著辦,你覺得我老孫的臉麵值多大一口氣,你就爭多大一口氣。”

“對了。你同桌李玥的情況,你知道的吧?”

“大約知道一點?我看她似乎有點心事?”

“第一次體測優秀的學生,都已經去專屬班了。就她對專屬班很抗拒,全校現在就她一個還在普通班級逗留的覺醒者。”

“可能,人各有誌吧?”

“不見得,這孩子一直感覺是心事很重的樣子,她的心思,一般人還真不好猜。要不,你小子側麵打聽打聽?我聽說,她對你還是蠻信任的。”

江躍哭笑不得,這差事可真不容易辦。

師生二人正聊著,辦公室外傳來一陣風風火火的腳步聲。

卻是江躍他們班的一個學生,臉上帶著想笑又不敢放肆笑的古怪表情。

“孫老師,那個……李玥的媽,又來鬨了。”

孫斌聞言,臉色頓時黑了。

又來?

這還冇完冇了啦?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