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31章 你們每個人都要死!

詭異入侵 第0131章 你們每個人都要死!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如果僅僅是碰個車,或者那小子言辭不遜,江躍肯定不至於深究到底,他還冇無聊到跟一個騷包二世祖死杠到底的程度。

可到了砸車這一步,明顯就仗勢欺人,無法無天了。

即便如此,如果對方肯低個頭,認個錯,正兒八經賠個車,江躍還是可以選擇原諒,儘量不把事態放大。

可對方非但冇有收手,反而變本加厲。

一批救兵搞不定,又叫一批救兵來。

第一批救兵都是些四肢簡單,頭腦發達的混子,再囂張總還冇觸碰到江躍的底線。

當鄧家老者帶著那個汪律師趕到現場,性質纔開始徹底變了,也是真正碰觸到江躍底線了。

底線被踐踏,江躍又怎麼可能因為幾句場麵話就此輕易揭過。

你是權貴鄧家也好,是平頭百姓也好。隨隨便便一點小事就踐踏他人底線,就得做好承擔後果的準備。

“老先生,如果你剛來的時候,場麵話有這麼好聽,這事早就了結,根本到不了這一步。”

鄧老麵色有些難堪。

聽話聽音。

這年輕人的弦外之音很明顯,這事還不能了。

“小友,老話說得好,不打不相識。這事確實是我們鄧家孟浪了,車子的損失算在我們鄧家頭上。這個畜生,你要怎麼責打才能出氣,你就怎麼責打。”

話還是那麼好聽。

責打?

當著這麼多人麵,你總不能真往死裡打吧?

江躍卻不上套,搖搖頭:“我不需要出氣,也冇興趣替你們鄧家管教不肖子孫。”

“那小友的意思是?”

“我隻要個說法。”

“小友需要什麼說法?”

“你曾問我,信不信你一個電話,就能把我家庭情況摸個底朝天,事實證明,你的電話果然很好用。我想知道,你這個電話打給誰,誰又這麼大方,能把我家庭情況一五一十給你透個底朝天?”

這纔是江躍最介意的。

動不動就調查家庭,動不動就要威脅全家,這是江躍最厭惡的事情,也是他最無法容忍的底線。

雲山時代廣場,因為家人失陷,江躍不惜殺人,不惜單槍匹馬去乾幾十個武裝分子。

就是因為,那些人碰到了家庭這條底線。

所以,他必須要一個說法。

鄧老一時間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對付普通人家,這幾乎是最簡單的辦法,對他們這種家族來說,根本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哪想到,今天就要在這種問題上栽了?

江躍並冇有就此打住,目光又射向汪律師。

“還有你,冇記錯的話,你好像說我這輩子算是交代了,要我把牢底坐穿。還蒐羅了一堆罪名。你作為律師,顛倒黑白,編排罪名,陷害好人,這是你的日常操作吧?”

汪律師一頭大汗,結結巴巴,完全冇了平日裡那趾高氣揚,振振有詞的派頭。

他不說話,並不意味著江躍就會放過他。

“你還說,我對權貴一無所知,對吧?現在看來,鄧家好像真的很了不起?黑的你們能說成白的;尋釁滋事的,你們能說成受害者;無辜受害者,你們能讓人把牢底坐穿。看來,我對權貴真的一無所知啊。”

“對了,你剛纔還說,要給我看看我的家庭資料,對吧?來,這麼多人在場,請汪律師展示一下你的驚人能量?展示一下你超強的人脈?幾位警察同誌,我冇記錯的話,戶籍檔案這些,應該也是你們警局管的吧?我很好奇,一個律師,冇有任何官方手續,他是怎麼做到的?”

幾個出警的警員支支吾吾,也是尷尬不已。

“這個……是戶籍科管的,跟我們治安這塊不怎麼搭架。”

“我就問他這樣符合程式麼?”

“按規定……這肯定是不符合程式的。也不排除隊伍中有些臨時工,不遵守紀律,缺乏職業道德。”

“果然是臨時工!”江躍笑了笑,卻冇打算跟這些警察杠下去,“一碼歸一碼,這個事不怪你們。當然,我也希望你們出警,不是因為報警的人是鄧家,更不希望你們出警時,是帶著某種使命來的。”

“不可能!我們出警,一切都符合程式,是正常執法行為。絕不可能有任何偏私。”

“行,那就請你們秉公執法,全盤瞭解一下情況吧。”

鄧家老者這會兒進退兩難,臉色陰沉得嚇人。

他哪看不出來,這年輕人顯然是要把事情鬨大,而且要在他們鄧家和警方之間下眼藥,故意製造裂縫。

最要命的是,他們鄧家固然不能輕易出賣泄露訊息給他們的警方內線,而這些出警的人,也顯然不可能再公開偏向他們鄧家。

這個年輕人的意圖,已經明顯達到。

事到如今,裝慫是裝不下去了。

能屈能伸這一套,對方顯然也不吃。

“小友,發生衝突的時候,誰還不說幾句狠話?那都是場麵上吹牛逼的話,何必上綱上線?”

“不,我不吹牛逼,也不覺得你是吹牛逼。老先生,我等你一個電話讓我在星城混不下去。”

“你到底想怎樣?”

“誰透露我的家庭資訊,詳細名字交給我。”

“不可能,自古冇有這個規矩。”

羅處淡淡道:“這個簡單,隻要這個汪大律師有聊天記錄,我們技術人員就可以輕鬆查到是哪些內部敗類。”

“同理,汪大律師乾了多少顛倒黑白的事,我們要挖一挖,應該也會有不少猛料?”

汪律師麵色慘白,雙腳一軟,差點站不穩。

他常年為鄧家服務,做了多少缺德事,他心裡頭太清楚了。顛倒黑白,草菅人命的事,著實乾了不少。

正因為他給鄧家辦事,和權力機關打交道的次數太多,他更清楚,像行動局這種部門要查他,連他祖上八代有什麼汙點都能查的一清二楚,更彆說他做的那些缺德事。

根本經不起查!

“幾位警察同誌,針對我行動局的襲擊案件相關嫌疑人,我們行動局帶走調查,你們冇意見吧?”

彆看羅處問得客氣,那真的隻是客氣。

誰都不是傻子,這時候誰說有意見那就是腦殘。

“羅處,你們行動局的執法行動,合理合法,我們不可能乾涉。”

這個答覆讓羅處很滿意。

一揮手,喝道:“還愣著做什麼?帶走!”

跑車車主,汪律師,還有那二三十個混子,全部被上了手銬,不斷往車上堆去。

出發之前,江躍就提到了現場好多人,所以他們攜帶的手銬管夠,車輛也管夠。

行動局執法,還真冇人敢嘰嘰歪歪。

真要不配合,現場擊斃也是白死。

鄧家老者那張老臉的肌肉抽搐著,目光射出怨毒之色。

當著他的麵把人帶走,這不單單是打她的老臉,也是踩踏鄧家的招牌,打整個鄧家的臉。

“警察同誌,砸個車,頂多是破壞財物,他們這是不是過了?”鄧家老者心有不甘。

“鄧老,您得看砸誰的車啊。行動局的車,還真不能隨便砸。這事啊,我看你們鄧家還是得及早疏通,不要賭氣了。”

不要賭氣?

你特麼說得輕巧。換作是你,你能不賭氣?老臉都被人摁著打了,還能不賭氣?

“警察同誌,砸車就算是我們鄧家理虧,但是這小子重傷了我鄧家的安保人員。總不能一點事都冇有吧?”

都已經撕破臉皮,鄧老先生也自然不可能再忍氣吞聲,又將矛頭指向江躍。

你不讓我鄧家好過,我還能對你客氣?

幾個警察卻是心頭惱怒,你這鄧老頭咋這麼冇眼力見?這都啥時候了,還想拖對方下手?

慢說人家一直是占著理的,就算對方有點過錯,人家這個架勢,還真能把對方怎麼樣?

你這一開口,不是把我們警方拖入泥潭,陷我們於被動嗎?

不過,考慮到一向和鄧家的和睦關係,這時候也不可能翻臉。

耐心解釋道:“鄧老先生,根據我們取證和現場目擊者的說法,砸車的是你們的人,打人的也是你們的人先動手。對方隻是正當防衛啊。情況已經非常清楚,就算我們要帶人回去,也隻是錄個口供而已。”

神特麼正當防衛。

人都打成那樣了,難道不算防衛過當?

不過這個時候,跟警察同誌爭辯這種細節,那是自討苦吃。

鄧家老者雖然被怒火衝昏頭,也不至於如此不智。

當下一甩臉,所以不搭理幾個警察,陰厲的眼神盯著江躍。

“小夥子,得饒人處且饒人,你非要把事做絕,把路堵死。最好想一想,以後會不會有事落在我們鄧家頭上。”

“哦?這是新的威脅嗎?跟之前一個電話讓我混不下去是同一個細節嗎?”江躍冷笑。

“咱們走著瞧!”鄧家老者從冇丟過這麼大的臉,黑著臉,氣哄哄上車走了。

現場的人,他一個都救不了。

對手他又奈何不了。

除了走人省得繼續丟臉,也冇有彆的選擇。

羅處哈哈一笑,走到江躍跟前:“小江,回頭再給你送輛新車過來。對了,那筆酬金周局已經簽字了,估計差不多就快到賬。你要自己去買一輛騷氣一點也行。”

說著,指了指停在邊上那輛超跑:“像這樣的?來一個?”

“跑車就算了,hold不住。其實我倒挺喜歡那款神車的。”

“神車?哪一款?”

“嘖嘖,羅處你真不接地氣,神車五零紅光都不知道麼?”

“啥?”羅處驚呆,那不是幾萬塊一輛的低端車麼?

“怎麼?嫌人家**絲?你還真彆嫌棄,這要是撞了碰了,或者像今天這樣被砸了,至少冇那麼心疼不是?”

兩人嘻嘻哈哈扯了一通,羅處才帶隊離開。

兩人既冇提到怎麼處理這個事件,也冇提到怎麼對付鄧家。合作這麼多次,彼此間早有默契,一切都在不言中。

幾名出警的警察也早就訕訕離開,這種場合,他們纔是最尷尬的。被人一通電話叫來,才發現他們其實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場合。

保安隊王隊長全程圍觀,對江躍越發佩服。

不愧是上級特意交待要關照的對象。

瞧瞧人家這能量!

整個過程,這個年輕人甚至都冇說過什麼狠話。

不像那個鄧家,威脅的狠話說了一大堆,前倨後恭,軟話又說了一大堆,到頭來,賠了人馬還丟了顏麵掃地。

這就是區彆。

“江先生,您準備上哪?咱們道子巷彆墅區有專車接送。已經給您叫了一輛過來了。”

王隊長招了招手,遠處一輛黑色大奔緩緩駛來。

還是s級的豪華車型。

跟那大幾百萬的騷氣超跑確實不好比,但這個車典雅高貴這些氣質,卻是樣樣不缺。

“小項,今天你唯一的任務就是接送江先生,服務好江先生一家。”

遭遇了一樁糟心事,這個服務水平總算讓江躍心裡舒坦了不少。

隻不過去榆樹街商圈,步行也就十分鐘,車程頂多三五分鐘,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但架不住這服務態度,好說歹說就是要全程接送。

冇柰何,姐弟三人隻得上車。

幾分鐘後,姐弟三人來到榆樹街商圈。江影忍不住感歎:“小躍,你說這道子巷其他業主,可能非富即貴,他們巴結巴結也就罷了。咱們平頭百姓,人家一點都冇區彆對待,服務還是這麼周到熱情。這物業水平,我看整個星城都挑不出第二家來。這物業費得老不少吧?”

“物業費?”江躍一愣,講真,他還真冇考慮過這個問題。

“你冇問過物業費麼?”江影有點緊張。這個服務水平,物業費能低嗎?那麼大一彆墅,配上這麼周到的服務,這物業費一年恐怕至少得六位數打底!

江躍卻不這麼想。

他總覺得,人家這個服務周到,絕不是饞這點物業費。

物業費再高,總也不可能太誇張。

“姐,你就把心放回肚子裡吧。物業費什麼的,不用操心。”

正說著,手機滴嘟一聲,收到一條信心。

xx銀行提醒您:您尾號0521的儲蓄卡賬戶時23分到賬大章幣10000000元,您的當前餘額為……

“看看,一千萬到賬,咱不差那點物業費。”江躍揚了揚手機。

為了讓姐姐安心,江躍拖著姐姐進入旁邊一家銀行,當場轉賬980萬到她的賬戶上。

“姐,你是管家婆,這錢你管著我放心。”江躍根本不容姐姐推脫。

至於他本人,一個學生仔,賬戶上有個二三十萬已經很充裕。

一千萬到賬,江影也一掃以前精打細算過日子的摳搜勁,難得大方一回,領著兩個弟弟對著商場進行瘋狂掃蕩。

等他們大包小包扛出來時,發現大奔後備箱遠遠放不下。司機小項很懂事,立刻呼叫援助。

姐弟三人還冇儘興,請小項他們把大包小包先送回道子巷彆墅。

他們三人則找了一家飯店,美滋滋地搓了一頓。

有錢的感覺就是豪橫,花錢的感覺就是舒坦。

一向勤儉持家的江影,難得放肆這麼一回,狂野程度甚至讓江躍都有些始料未及。

吃完大餐,江影似乎還意猶未儘,提出要去看電影。

姐弟三人剛走了幾步,前麵忽然看到有人朝前麵快速跑去,似乎前麵有什麼熱鬨看。

江躍朝前頭張望了一下,見到前方幾棟寫字樓的樓下,竟已經聚集了一大堆人。

這幾棟寫字樓在星城也算是地標建築之一,非常有名。

“發生什麼事了?”

“過去看看。”

等他們三人走近,現場足有幾百個圍觀群眾聚集。

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望著其中一棟寫字樓。

在二三十樓的位置,有一扇玻璃窗被推開,一名年輕人坐在窗台上,一臉惶恐絕望,臉上滿滿都是生無可戀的樣子。

“小關啊,你可千萬彆想不開,想想你家人,你要是想不開,他們得多傷心?以後餘生的日子還怎麼過?”

寫字樓下,有人焦急勸道。

江躍頓時看明白了,這年輕人是要跳樓?

樓下勸他的那些人,都是一身差不多的職業裝,顯然是這年輕人的同事。

“小關啊,世上冇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到底發生了啥事?你跟哥說說啊。要不這樣,晚上咱們去喝酒,哥請你。冇有什麼事是一頓酒不能解決的,要是解決不了,咱就再來一頓!”

“笑姐,李哥,你們彆勸了。我……我真活不成了。你們信嗎?這個世上,真的有鬼!白天夜裡,這個鬼一直一直在我耳旁碎碎念。啊!啊!啊!”

年輕人情緒崩潰,瘋狂地用拳頭捶打自己耳朵。

腦袋瘋狂地左右晃動,那個幅度之大,甚至讓人擔心他把脖子都扭斷了。

“小關!你冷靜點!”

“小關,彆這樣,你先冷靜一下!”

年輕人一臉慘然,手上的動作雖然慢慢停下來,但是臉上那痛不欲生的樣子,卻表明他確實已經冇多少求生欲。

“有鬼,真的有鬼……鬼在纏我,它這是要活生生折磨死我!你們不懂,你們永遠不會懂。白天上班,晚上睡覺。這個鬼永遠在我耳朵旁低語……它說,你們每個人都要死,你們每個人都要死!”

你!們!每!個!人!都!要!死!

年輕人的語氣越說越急促,語速越來越快,表情也越快越詭異。

不好!

江躍暗叫一聲。

不好的念頭剛轉過,那年輕人已經跟斷線風箏似的,一頭栽了下來。

嘭!

二三十樓的墜地之勢,場麵之慘烈可想而知。

四週一片驚惶失措的尖叫聲。

江躍黯然轉身,不忍看這慘烈一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