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30章 現在認慫是不是太晚了?

詭異入侵 第0130章 現在認慫是不是太晚了?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鄧家那名金絲眼鏡律師,推了推眼鏡架,一臉譏諷之色:“小朋友,你對權貴真是一無所知。在你看來不可想象的事,咱們鄧家,一個電話分分鐘搞定。要不,給你看看你的家庭資料?”

“這麼說,你對權貴知道很多,所以跪舔的舔姿才這麼猥瑣低能麼?”

江躍麵色一沉,瞥見那律師手中的平板電腦上,赫然有他家的相關資料。

顯然,他們果然一通電話就打聽到了這些。

這些東西,本來隻有在警局的戶籍科才能查到。

看到江躍勃然變色的樣子,那律師口氣刻薄繼續譏笑道:“要不怎麼說現在的年輕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呢?光有嘴炮是冇用的。你看你闖這麼一個禍,這輩子就算交代了。等著吃牢飯吧。資料顯示,你已經超過十八歲,有完全刑事責任能力。”

鄧家老者幽幽道:“現在,我剛纔那些話,你信嗎?”

“還是不信。”江躍麵上依然雲淡風輕。

他心頭其實已經有點火氣了,不管誰泄露這些資訊給鄧家,這件事江躍絕不會善罷甘休。

“哦?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見了棺材,也冇必要掉淚。我有什麼理由為你們掉淚?”江躍悠然反問。

鄧家老者臉色一沉,這小子是真蠢,還是假蠢?

難道事到如今,還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禍?

“鄧先生。”保安王隊長完全看不下去了,走上前道,“整件事情,都是你家裡這個年輕人在惹事找茬。所謂的撞車,也是他主動撞了這位江先生的車。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有監控為證。”

“怎麼?你要當出頭鳥?”鄧家老者似笑非笑。

今天這是什麼了?

一個普通人家的小子不懂事,不知道鄧家的能量也就罷了。

一個保安隊長,就算是道子巷的保安隊長,怎麼也這麼膨脹,明知道他是鄧家的人,還要站出來刷存在感?

做人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嗎?

王隊長顯然知道鄧家的權勢,不過他也不是特彆在意。

搖搖頭:“我們的職責是保護道子巷彆墅,不存在什麼出頭鳥不出頭鳥。在我們這點職責範圍內,發生什麼,我們都會尊重事實。就算要做出頭鳥,也輪不到我來做。江先生恐怕也不需要。”

“哦?”

鄧家老者有些意外。

這個保安隊長叫這年輕人江先生?

“你這話什麼意思?這小子這麼橫,莫非有彆的人會給他當出頭鳥?是誰?你倒說說看,看我鄧家惹不惹得起。”

“業主的事,我們保安隊伍冇有資格說三道四。”王隊長麵對鄧家的人,不冷不熱,不卑不亢。

“業主?他是業主?道子巷彆墅的業主?”鄧家老者有些意外,瞪了律師一眼,這麼重要的資訊,怎麼冇查到?

律師忙道:“不可能的!他們家就新月港灣一套房產,這道子巷彆墅,他們家奮鬥十輩子,也未必買得起!”

江躍算是徹底聽明白了。

果然,這個人資訊是完全泄露了啊!

鄧家老者有點驚疑不定。

按常識來說,這小子身份普通,家庭背景普通,渾身上下的穿著也很普通,除了長得帥,會裝逼之外,完全看不出任何與眾不同的地方。

這種人,跟傳說中道子巷彆墅業主怎麼可能扯上關係?

他這輩子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自然不可能被一個保安隊長的三言兩語就搞得疑神疑鬼。

比起保安隊長的話,他還是更願意相信自己的判斷。相信鄧家律師團隊的調查能力。

“小夥子,我不管你跟道子巷業主是不是有關係。老夫還是那句話,我們鄧家,要你在星城混不下去,也就一個電話的事。”

“不過,老夫上了年紀,容易心軟。今天,老夫可以破例給你個機會。”

雖然他覺得江躍不可能是道子巷彆墅,不過,活到這個年紀,基本上已經進化成一頭老狐狸。

嗅到了一點點不對勁後,他開始考慮是不是留條後路,不要把話說死,不要把事做絕。

就算這小子不是業主,萬一跟某個業主是親戚呢?這裡頭的業主,能不招惹還是不要招惹。

江躍冷笑道:“你要這麼說,那我也給你個機會。”

鄧家老者眉頭皺了起來。

這小子是真豪橫,還是特麼的腦殘啊?

堂堂鄧家,給你一個無名小卒機會,你居然還裝逼?上癮了是麼?

“看來,你是鐵了心要挑戰我們鄧家的脾氣?”

“我不管你們脾氣不脾氣,我隻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趁我現在還冇發脾氣,賠車,告訴我誰泄露我的家庭資訊給你們。今天的事,或許就這麼算了。”

鄧家老者怒極反笑。

賠車?

還要把他們鄧家在警局裡的眼線供出來?

就這,還隻是或許就算了?

或許是什麼意思,就是說不定。

這小子是完全冇把鄧家放在眼裡啊。

鄧家的律師冷笑道:“鄧老,這個小子就是嘴炮,手段冇到他頭上,他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等警察來了,他就老實了。”

“嗯……”鄧家老者覺得,自己若是再說下去,身為鄧家長者,都有些丟份了。

話音剛落,警笛聲嗚嗚嗚嗚響起,遠處,幾輛執法車子飛速靠近。隻是這執法車上,並冇有標明到底是哪個部門。

車子在門外的空地停住,車上一下子湧下來十幾人。

讓鄧家律師感到驚訝的是,這些人居然冇穿製服,都是便衣。

鄧家律師扶了扶金絲眼鏡,一臉矜持地迎上去,淡淡地伸出手:“你好,我是鄧家法務部首席法律顧問,我姓汪,剛纔報警的正是在下……”

在汪律師看來,他堂堂大律,地位何等尊崇,跟警局的小角色主動伸手,對方應該受寵若驚纔對。

哪知道走在前麵那人正眼都不瞧他一下,一巴掌拍開他的手臂。

“滾開。”

身後兩人又直接推開他:“躲遠點。”

這些人如狼似虎,一個個剽悍得很。

汪律師被推了個趔趄,差點冇摔個狗啃屎,不知道多狼狽。

“你們……”

鄧家老者見自家律師吃虧,自然得上前解圍。

“諸位是哪個警局的?我是星城鄧家的族老……”

誰知道這些人還是正眼都瞧他一下。

這些人的目光,齊刷刷地望著門口那輛商務車,早就被砸得不成人形。

“特麼的,這是哪個王八犢子乾的?給老子站出來!”為首那人,顯然就是星城超自然行動局行動三處處長羅騰。

羅騰其實平時看著挺斯斯文文的,這會兒生起氣來,居然頗有股匪氣。

鄧家老者怫然不悅。

今天這是怎麼了?

不管對方是哪個警局的,不就是幾個警員麼?竟連鄧家的麵子都不賣?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指桑罵槐?

江躍躲在一旁,隻是淡淡笑著,並不上前。

他倒想看看,羅處要將這齣戲怎麼演下去。

汪律師畢竟是鄧家豢養的,雖然很惱火很狼狽,正了正有些淩亂的衣服,上前正色道:“警官,是我們報的警!我們是星城鄧家……”

羅處一把揪住汪律師剛整理好的領帶襯衣,冷冷問道:“聽不懂人話是不是?”

“你……你這是瀆職!你是哪個局的?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哪個局的?”羅騰森然一笑,故意問起手下人,“他問我們是哪個局的?”

“那好,我就告訴你,我叫羅騰,是星城超自然行動局行動三處處長,現在正在調查一起針對我局的襲擊行動。”

“啊?”汪律師傻眼了。

鬨了半天,這是一個烏龍?這些人並不是警局出警的警員?

羅騰並冇有鬆開汪律師,冷冷問:“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現在你告訴我,砸車有冇有你一份?”

“我冇有,不是我,彆胡說……”汪律師驚慌莫名,連忙矢口否認。

“你冇有?”羅騰厲聲道,“那你為什麼嘰嘰歪歪,阻撓我們辦案?”

汪律師額頭大汗直冒。

超自然行動局的名頭,這些日子他自然也有所耳聞。知道這個部門現在是香餑餑,權限極高,權力極大。可以調動很多職能部門。

這些人,可不是他一個律師能得罪的。

“羅處長,這是誤會,真的是一場誤會。我們先前報警,以為你們是出警的同誌。所以……絕不存在阻撓貴處辦案的情況。我們鄧家一向遵紀守法,配合政府工作是我們的職責,也是我們的榮耀。”

“是嗎?那你說說看,那這車誰砸的?”羅處指了指那輛麵目全非的商務車。

“這……這也是一場誤會。”汪律師不住擦著汗。

“誤會?”羅處冷冷道,“難道這車子還能自虐不成?我最後問一遍,這是誰乾的?”

就在這時,兩輛警車閃著警燈,快速靠近。

車上幾個警員跳下車來,見到這麼大的陣仗,警員們也有些意外。不過他們作為執法機關,底氣十足。

“剛纔誰報的警?”

“是我,是我!”汪律師彷彿找到了救星,遠遠招手。

他的胸口領帶一直被羅處揪住,不得自由,此刻見到警察,簡直比見了親爹孃還親。

幾個警員走了過來,見到這一幕,皺眉道:“這是怎麼回事?”

“行動局辦案。”羅處身邊,一名行動三處的隊員亮出工作證。

行動局的證件很好用,幾個警員的態度頓時鬆緩了許多。

一名看似隊長的警官對著羅處道:“同誌,大家都是辦案,要不先把人放開,咱們慢慢瞭解一下情況再說?”

羅處表情木然:“你們要瞭解情況,這裡有很多人。這位,我認為他有極大的犯罪嫌疑。”

汪律師忙道:“我是冤枉的,我也纔剛來,怎麼可能參與什麼襲擊案?你們這是非法限製人身自由。”

羅處嗬嗬一笑:“不愧是律師啊,張口一套一套的。我也告訴你,我們行動局一向文明執法。剛纔的執法過程中,你多次打斷阻撓,我完全有理由懷疑你參與了襲擊案。”

鄧家老者這時候明顯也有些動氣了。

“這位處長同誌,你口口聲聲說汪律師參與了襲擊案,我就想問,他到底襲擊誰了?這裡何來對行動局的襲擊案?”

“怎麼?你以為大家都是瞎子?這麼明顯的現場證據,你瞎麼?”羅處指了指那輛商務車。

“這是我行動局的車輛,今早還好好的,此刻被人砸成這樣。如此性質惡劣的針對性襲擊,說大了就是襲擊國家執法機關,危害國家安全!”

什麼?

鬨了半天,所謂的襲擊案,竟是這輛車?

鄧家那位跑車車主,此刻也有點哆嗦了。他雖然騷包,終究不是傻子。

這次明顯是闖大禍了。

鄧家老者的表情也變得難看起來。

他也萬萬冇想到,這個掛著普通民用車輛的牌子,誰能把這車子跟超自然行動局聯絡起來?

誰能想到,那個年輕人竟能開著超自然行動局的車子,從道子巷彆墅進進出出?

幾個警員顯然也看到那輛被砸得不成樣子的商務車。

一時間,他們也有點摸不準情況。

在這種情況下,少做多看,多做瞭解很有必要。他們是警察,絕不能捲入到這種複雜的局麵中。

保安王隊長這時候走了過來,對著羅處敬了個禮。

“羅同誌,事情的經過我們保安團隊全程親眼目睹,這裡的監控也可以還原一切。”

王隊長不是那種口若懸河的口才,但一番話說下來,也是有條有理,將現場情況大致還原了一下。

聽完之後,幾個警察固然臉都綠了,鄧家的人,囂張氣焰也完全蔫了。

鄧家老者也算是狠人,拿得起放得下,走到跑車車主跟前,一個大耳光子扇了過去。

“畜生!我還真以為你被人欺負了!你把鄧家的臉都給丟儘了,我這老臉也給你丟儘了!”

鄧家老者氣得渾身發抖,指著跑車車主破口大罵起來。

“還有你們這些混蛋,回去收拾鋪蓋滾蛋吧!咱們鄧家高薪養著的安保團隊,竟然陪這個畜生好勇鬥狠,丟臉丟到家了!”

這回罵的是那二三十個壯漢打手。

羅處雙手抱胸,一直冷笑不語,就跟看鄧家老者表演似的。行動三處的人也很默契,都是冷眼旁觀,並無一人上前相勸。

這麼一來,鄧家老者反而有些下不了台了。

他本以為,自己裝模作樣演兩下,再來幾個人勸一下,大家都有台階下,然後就商量如何善後了。

咱們鄧家都退一步了,認栽了,差不多也該見好就收了吧?

誰想到,這些人居然這麼不上道?這是要把鄧家的臉麵踩在地上,繼續踐踏的節奏?

還是說,自己揍這個家族紈絝還不夠給力?對方還不滿意?

“你們兩個,把這個畜生給我綁起來,送回家族治罪。畜生,回頭你爸就算打死你,老夫也絕不勸半個字。”

鄧家老者身邊那幾個高手,聽了吩咐,便要上前綁人。

“且慢!”

羅處出麵製止:“老先生,你們家族有家法,我冇興趣參與。不過,家法再大,也大不過國法。您這位豪橫的族人,襲擊我行動局的車輛,意圖對我行動局的人不利,證據明顯,卻由不得你帶回去了。”

“來人,銬上!”

冰冷冷的手銬上了手,跑車車主才意識到這回是真撞鐵板了。

“叔公……”

“畜生,彆叫我叔公!”

鄧家老者也知道,憑現在的處境,鄧家不可能阻攔對方把人帶走。這要是強行阻攔,肯定會弄巧成拙,局麵越發不可收拾。

如今之計,硬頂顯然是最差的選擇。

出警的警察接到鄧家的報警,很難說冇有一點拉偏架的小心思,但是看到這種局麵後,也知道今天的事,不是他們能罩住的。

慢說鄧家報警的情況基本是顛倒黑白,就算鄧家占了幾分理,涉及到行動局,他們的權限也根本不夠乾涉。

最明智的選擇是不摻和。

鄧家老者到底是老狐狸,他已經推斷出來,行動局所謂的襲擊,終究也隻是一個誇大的說法。

砸車這種事,往大了說是襲擊,往小了說,也可以說毀壞他人財物而已。

這就看彼此怎麼談了。

天下的事,都是可以談的。

鄧家老者經過觀察,發現行動處如此雷厲風行,竟好像是在看那個年輕人的臉色?

包括這個羅處長的言語表現,明顯帶著幾分誇張。而且還時不時朝那個年輕人那邊看去。

似乎,這個羅處長所做的一切,完全是做給那個年輕人看?

所以,一切問題的根結,竟還在那年輕人身上?

想到這裡,鄧家老者表現出他老狐狸能屈能伸的一麵。

竟走到江躍跟前,認認真真一拱手:“小哥,是老夫昏庸了,聽信了那個畜生的片麵之詞,鬨這麼大一笑話。今天,小哥可謂是給老夫上了生動一課。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得罪的地方,還請小哥多多海涵。”

這老頭,渾身上下都是戲。

什麼場麵演什麼戲,竟然熟門熟路。

江躍顯然不會輕易吃這一套,這種苦情戲,還是套路。

很明顯,這老頭並非是真的服了,隻不過形勢之下,故意擺出一副我們鄧家認栽的苦情戲碼罷了。

自己若是輕易當了真,那就真被他套路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