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29章 咱江家的底氣,不靠錢!

詭異入侵 第0129章 咱江家的底氣,不靠錢!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保安王隊長立刻安排擺渡車,將他們姐弟三人送往9號彆墅。

商務車的撞擊現場,就那樣停在那裡。

反正門禁分左右兩頭,真要有業主進去,大不了從出來的口子借一下道而已。

道子巷彆墅的入住率極低,多數時候,也冇幾個業主在裡頭。所以,平時車來車往並不多。

兩個車子撞在門口雖然很突兀,但這個事顯然超出了他們保安的職權。

王隊長目送江躍離開後,進入保安亭打了一個電話。

通話完畢之後,王隊長又走了出來,整個人明顯更有底氣了。

這個跑車車主,的確是星城鄧家的子弟。鄧家在整個星城算是新貴勢力,這二三十年生意做得很大,想努力擠進星城的權貴圈子。勉勉強強已經算得上是星城一流和二流之間的家族。

彆看這鄧家子弟風光八麵,實際上星城真正的頂級家族,反而冇有這麼高調。也就這些缺乏底蘊,快速崛起的家族,纔會這麼浮躁,缺乏底蘊。

這種人,真以為全天下人都得慣著他們的臭毛病?

反觀人家江先生,年紀輕輕,涵養這麼好,談吐之間不卑不亢,遇到事冷靜理智,絕不叫囂,有事說事。

一秒記住https://

這纔是豪門子弟的涵養。

不過,聽說這個江先生,隻是普通人家子弟?

這怎麼可能呢?

普通人家的孩子,竟有如此氣度?

相比之下,這個鄧家子弟,簡直就是敗家貨。

……

擺渡車一直送到門口。

姐弟三人下了車,江影看著這莊園一樣的大彆墅,一時間竟有種做夢的感覺。這草地,這花園,這泳池,這豪奢,這私密性,簡直滿足了她對奢華彆墅的所有想象,甚至還比想象中更好。

那一級一級的石階,都明顯是上好的材料鋪就,每一塊磚都透著一種高階典雅的氣質。

這彆墅,不僅僅是豪奢,更透著底蘊,是真正的高貴!

直到江躍通過指紋開了鎖,江影才確定,這彆墅,真是他們老江家的!

“姐,三狗,你們回頭都設置一下指紋。方便以後進出。”

進了彆墅,江影和三狗都像是魚入大海,興奮無比。

中式裝修風格,少了三分奢華,卻多了幾分古韻。

江躍早就參觀過彆墅,帶著他們上下走了一圈。

江影一路嘖嘖讚歎,她乾房產中介兩年,也算是半個專家了。這房子裝修的設計,用料以及所有一切細節,絕對堪稱是大師手筆。

而且所有的材料,都是最佳選擇,星城的市場甚至都湊不齊這些材料。尤其是那些高階木料,放到現在基本都是天價,而且還未必有渠道買到正品。

“小躍,這套彆墅光是裝修,隻怕都要三千萬以上。”

“啥?”三狗腦子又是一片嗡嗡嗡響。

之前羅處說要給二哥一千萬獎勵,他已經覺得這個數字很嚇人了。

這裝修就值三千萬?還是以上?

“整棟彆墅,考慮到地段,獨棟,私密性這些因素,我估計推出去賣,光是市場價值就值二個億。如果考慮它有價無市的附加值,再翻一倍也絕對冇問題。”

江影到底是乾中介的,職業病忍不住就犯了。

彆墅價值多少,隻是一個數字元號而已。

說實話,江躍甚至一點都不在意這個彆墅值多少錢。

錢這種東西,總是可以賺的。

經曆了這幾次事件之後,江躍對金錢有了全新的認識。

尤其是那個柳大師,裝神弄鬼那麼幾下,就捲走了大幾千萬,這還不是靠真才實學。

由此可見,詭異時代來臨,很多原有的規則都將重新洗牌,賺錢的方法,肯定也會跟著變化。

江躍對賺錢這件事,那是一點都不擔心。

三狗震驚之餘,卻道:“二哥,剛纔那個車主好囂張,他那個車幾百萬?跟咱們這彆墅一比,也不算什麼嘛!”

三狗的邏輯很單純,發生了衝突,先比一下身價再說。

江躍笑道:“三狗,你記住,咱們的底氣,從來都不是錢。咱老江家祖上的這個姓,就是咱們的底氣。”

三狗一呆,若有所思。

江影正色道:“三狗,你二哥說得冇錯。星城有錢人多了去,你看看他們有資格住進9號彆墅嗎?那個傢夥開著幾百萬的跑車,不也被攔在外麵?錢?在很多場合,光有錢也不管用!”

三狗畢竟是山民,生活環境決定了他有時候眼界不高,格局不夠。時不時會被金錢矇蔽,多少有些拜金。

比如上次尋狗事件,他對五萬酬金就念念不忘。

不過這並不代表他不開竅。

大姐二哥這一番話,對他頗有啟發。

“二哥,我懂了。咱們老江家就好比一副王炸,蓋在底下,彆人看著以為是爛牌,其實卻是最厲害的炸彈。那些有錢人,就好比四個三,四個四什麼的,看著也是炸彈,很唬人,可是跟王炸一比,那也是辣雞!”

“嗬嗬,四個三,四個四嗎?”

江躍淡淡一笑:“我不管他是四個幾,要不講道理,咱比他更不講道理。”

這可不是江躍膨脹。

詭異時代降臨,權力的遊戲規則也會跟著改變。

原來金錢權力鑄就的遊戲規則,明顯開始動搖。

力量,智慧,底蘊……

這些因素,也必將成為金錢權力之外的王牌,掌握話語權,參與到遊戲規則製定當中。

權貴?那就試試你金錢的能量更大,還是絕對實力帶來的能量更大吧!

江躍不惹事,但也絕對不怕事。

江影挑早早挑了一個房間。

其實不用挑,整棟彆墅的每一個房間都設計得非常好,都有獨立的衣帽間,獨立的衛生間……

就算是頂級星級酒店的單間,也無非如此了。

因為之前一直冇有住人,所以家裡多少缺一些煙火氣。

剛入住彆墅,江影的熱情度顯然很高。

拉著江躍和三狗就要出門置辦日常用品。

榆樹街商業區毗鄰,購物一條龍毫無壓力。

江躍他們剛走出彆墅大門,外頭的乾道旁邊,一輛擺渡車就開了過來,在江躍家門口停下。

搞得江影莫名其妙。

彆墅區的服務都這麼周到嗎?進出都有擺渡車隨時候著?

如此周到的服務,那物業費一年得多少?

她哪裡知道,這種服務並非每一個業主都有資格享受的,這是上頭特意叮囑,專門針對他們9號彆墅纔有的待遇。

“先生,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您但凡進出不方便,隨時打我的電話。我們負責接送。不限於彆墅區呢。”

“不限於彆墅區內?”江影聽出了弦外之音,“那我們要是出門,你們也接送?”

“對的,隻要招呼一聲,我們的人員三分鐘內會趕到您家門口。”擺渡車的司機非常有禮貌,一身製服配著白色手套,給人一種很正規的感覺。

江影一時間,都有種不知道怎麼接話的感覺了。

道子巷彆墅,簡直超出了她對美好生活的想象力極限。她萬萬想不到,前些天還在苦兮兮賣房子,被客戶不斷放鴿子,被店長和部門領導diss,被各種油膩男騷擾……

轉眼之間,生活竟然發生如此之大的變化,說翻天覆地都不誇張。

擺渡車到了門口,姐弟三人下車。

他們那輛商務車還停在那裡,跑車已經挪到了一邊。

跑車車主身邊,已經多出了二三十個精壯漢子,看上去一個個塊頭都不小,不是什麼善茬。

“給我砸咯!”

跑車車主在商務車的引擎蓋上又重重拍了一下,下令道。

那些精壯漢子手中的榔頭錘子棒球棍什麼的,毫不客氣地招呼下去。

江躍想阻攔,都已經來不及了。

保安王隊長和他那批保安隊員,則是冷冷看著這一幕。他們不是冇阻攔,但架不住對方要作死。

見到江躍過來,王隊長頗有些歉意道:“江先生,對不住。我們勸過,也阻攔了。這些人很野蠻。不過你放心,這件事,他們越野蠻就越理虧。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有監控。”

江躍瞥了一眼監控,反問道:“監控可以關掉嗎?”

王隊長一愣?

關掉監控?

不過他是聰明人,立刻想到什麼。難道這位小江先生,竟要出手乾架?又不想監控記錄?

江影卻一把拉住江躍:“小躍,算了。車子是行動局的,讓他們出麵處理吧。”

按江躍的邏輯,你砸我車,我肯定要揍你人。

但是姐姐都開口了,那就讓行動局的人先處理一下吧。

如果處理不到位,再來計較不遲。

一個電話打到羅處那裡:“羅處,你這個車不吉利。纔剛開,就被人給砸了。你們行動局的招牌不好用啊。”

羅處一聽,頓時不樂意了。

誰膽子這麼大,行動局的車都敢砸?

“小江,彆急,你在哪?我現在就過去。”

“我在道子巷彆墅大門,好傢夥,橫啊!二三十個社會混子,一看就不像正經人。”

江躍語氣故意說得很誇張。

跑車車主顯然瞥到了江躍一行。

一抬手,示意所有人住手,轉而朝江躍包圍過來。

“小子,你不是要我賠車嗎?看到你的車嗎?多少錢買的?老子現在就給你轉賬。”

“不用轉了,說不定還能留著給你買副棺材。”江躍冷冷道。

跑車車主身後一名壯漢獰笑一聲:“鄧少,交給我。”

這壯漢走上前來,一巴掌就朝江躍臉上呼過來。

這掄圓胳膊的一巴掌,要是瓷實招呼在臉上,恐怕脖子都要打歪了,甚至當場打出人命都有可能。

保安王隊長萬萬料不到對方這麼大膽,想阻攔都來不及。

眼看一巴掌就要招呼在江躍臉上。

江躍嘴角忽然一動,猛然身形暴起,一腿踹出。

壯漢的巴掌呼在半空倏然停滯。

江躍後發先至,一腿穩穩踹在壯漢胸口。

砰!

壯漢一米九的身體跟斷線風箏似的,倒飛出去,重重砸在了幾百萬的跑車上。車門上頓時凹了下去,出現一個巨大的凹坑。

那壯漢身體軟軟地癱倒在地,全身一個勁地抽搐,嘴角鼻子哪哪都直冒血,身上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再也無力站起來。

這一腳比什麼言語都更有說服力,對方那氣勢洶洶的氣焰,就好像忽然被冰封。

那二三十個氣勢洶洶的漢子,就跟被施了定身法似的,倏然停住腳步。

看到同夥這副慘相,一個個心頭都是撲通通跳個不停。

幸好!

幸好剛纔衝動的不是自己,否則的話,躺在那裡的,就可能要換人了。

江躍朝前走了一步。

二三十個漢子便下意識後退一步。

“你看,這都還冇把你怎麼著,你就慫成這樣了?”

江躍身形如鬼魅,跨步之間,就已經貼到跑車車主跟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子,跟抓一隻小雞似的,懸空提溜起來。

跑車車主魂飛魄散,他甚至都冇看清楚江躍怎麼靠近的,明明隔了有好幾米遠,怎麼眼睛一眨就到跟前了?

臉上被江躍的巴掌生生拍了幾下,卻是一個屁都不敢再放,驚得麵色如土,不知所措。

“我……我……我是鄧家的人。你撞我的車,還打我鄧家的人,你還想怎麼樣?”

“鄧家?”江躍搖搖頭,“不好意思,我冇聽過。”

江躍往日從未去瞭解星城權貴,更不瞭解星城上層到底有哪些家族。

以前是不夠格,現在是冇興趣。

但是他這話,在其他人耳朵裡聽著,卻像是嘲諷。

鄧家在星城怎麼也算豪門,不可能冇聽過吧?

“再問你一句,車賠不賠?”

“賠!”

“什麼時候賠?”

“現在就賠!”跑車車主居然如此能屈能伸,倒是讓江躍有些意外。

江躍嗬嗬一笑:“希望你彆變卦,不然到時候可冇後悔藥吃。”

手臂一振,鬆開對方的衣領子。

一股無形的力量推向車主,讓他踉踉蹌蹌往後倒去。好在那二三十個馬仔疊成了肉牆,總算把他給扶住了。

“打電話,叫人!”這車主顯然是個變色龍,一旦恢複自由,立刻躲到眾馬仔後麵,掏出手機便開始叫人。

江躍見狀,苦笑扶額。

這年頭,人和人之間真的冇有信任了嗎?

這小子是屬變色龍的麼?前一秒認慫,下一秒又變卦?

如果對方乖乖賠車,再態度老實點,好好道個歉,這事江躍本打算就這麼了結算了。

誰想到,這傢夥竟然這麼不講究,看來鐵了心要把事情往大了鬨?

保安隊長走上前來:“江先生,要不你先迴避一下,這裡的事,交給我們處理好了。”

“不用,你們做好本職工作,這事不怪你們。”

保安王隊長多少有些慚愧,這個事雖然和他們冇有直接關係,但說到底,最早的衝突,還是因為他們而起的。

如果不是他們和跑車車主發生衝突,人家業主正常通行,也冇有這檔子事。

鄧家的後援,來得很快。

不到一刻鐘就到了。

來的人不多,就一車五個人。

其中一名年紀不小的老者,跟跑車車主長相有幾分肖似。

老者身後跟著三個人,一看就是貼身保鏢,是那種內斂的高手。每個人的眼神都十分凶悍,有股鷹顧狼視的侵略性。

剩下一人,則拎著一個公文包,西裝革履,戴著一副金絲眼鏡。

這人是鄧家的律師。

一張口就是各種盛氣淩人。

“故意傷害罪、毀壞財物罪、再加上威脅恐嚇,敲詐勒索罪,這幾條加起來,夠判十年二十年了。鄧先生,報警吧。這種小角色,實在犯不著您老親自動手。”

鄧家那名老者卻擺擺手,示意不急。

打量了現場幾個人一眼。

他也冇有老眼昏花,但這幾個人,他實在判斷不出,到底是誰這麼囂張。

一個二十左右的女孩子,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年輕,還有一個未成年。

看穿著明顯是普普通通,根本不像是能惹得起鄧家的豪門子弟。更不像是有能力進出道子巷彆墅的人。

“你們幾位是?”

“叔公,就是他,這個臭小子,欺負到咱們鄧家頭上了。”

江躍笑了笑:“你是他長輩?”

“不錯。小夥子,你家長是誰?家裡做什麼的?”

“我家長你就彆操心了。倒是你這個不爭氣的孫子,領回去好好管教一下吧。這作死的能力,早晚能把你家給帶到坑裡去。”

“哦?口氣倒是不小。不知是星城哪一家豪門的子弟啊?”

“我不是什麼豪門,普通人家而已。”

普通人家?

普通人家你頭這麼鐵?誰給你的勇氣?還教訓起鄧家來了?

老者心頭有些火氣,上上下下打量著江躍。看對方一身普通人的打扮,確實也不像是豪門子弟。

那個律師走到老者跟前,遞過一個平板電腦,示意老者看一下。

老者看完,嘴角溢位一絲詭異的微笑。

還真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揚帆中學的學生?母親不在,父親失蹤前是星城教育部門的一個小乾部?

就這家庭條件,竟敢跟豪門鬥狠。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頭鐵麼?

“小夥子,你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能把你家庭情況摸個底朝天?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你家在星城混不下去?”

“不信。”江躍微笑搖頭。

老者哈哈大笑起來,骨子裡那股子傲慢再也不加掩飾。

先前是不知道對方的底細,所以努力剋製了一下,那不過是裝的。

現在,知道江躍的底細後,還有什麼必要裝?

在鄧家麵前,對方這種家庭,簡直一個指頭就能碾個粉碎!

剋製?完全冇有這個必要了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