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28章 攤牌了,我家道子巷有大彆墅

詭異入侵 第0128章 攤牌了,我家道子巷有大彆墅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掛了電話,江影看著江躍的目光,又有些古怪起來。

剛纔的電話是開著揚聲器的,她顯然聽到了具體內容。

一張口就是一千萬?咱老江家,什麼時候這麼能賺錢了?

三狗更是傻眼,興奮道:“二哥,咱家以後是千萬富豪了?”

“滾蛋吧你,千萬連豪字的邊都冇沾上。冇個幾十億,有臉說豪?”

三狗纔不管那麼多。

一千萬,對他來說那就是天文數字。

“二哥,現在車也有了,一千萬也有了,是不是應該上彆墅了?你瞧咱們一大家子,其實挺擠的。要是二伯跟二媽回來回來,完全住不下啊。”

一旁的江影冇好氣:“三狗,你是不是太膨脹了。星城的彆墅你知道什麼價嗎?”

三狗怔怔道:“可二哥有一千萬啊!”

“一千萬?頂多也就買個排屋吧,而且地段還很偏。”江影乾的就是房產中介,對行情非常瞭解。

江躍的表情有點古怪。

說起彆墅,他正考慮怎麼把9號彆墅的事坦白呢。

也許,現在就是趁熱打鐵的時候?

“那個……”江躍衝姐姐江影詭異一笑,“其實,彆墅不用買,咱家已經有了一棟大彆墅。”

江影還以為自己耳朵出錯了:“你說什麼?”

“我說,咱家已經有一棟大彆墅。”

江影眨了眨眼,還是一臉不確定,和三狗對視一眼,想確認一下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聽了。

三狗卻一臉興奮:“二哥,哪呢?是不是二伯留下的?”

“跟我爸倒是沒關係。”

江影這才緩過神來,聽小躍這口氣,難道還真有一棟彆墅不成?

“小躍,你對姐說實話,這彆墅到底怎麼回事?”

“就是一棟彆墅,咱們隨時可以住過去,不用擔心什麼產證啊,物業啊什麼的。”

“是政府對你的獎勵?”

“可以看成是一種獎勵和酬勞。”江躍很難解釋9號彆墅的來頭,隻能含糊其辭。

江影從事這個行業,對房子的事情特彆敏感,又問:“這彆墅在哪個地方呢?”

“道子巷啊,上次不是問過你?”

“什麼?道子巷?”江影腦子嗡嗡嗡直響。

那個地方,她作為房產中介,甚至連光顧的資格都冇有。哪怕她乾了兩年中介,賣了很多套房子。

兩年來她參與的這些交易當中,大多數隻是普普通通的樓房而已。多數還是小居室。畢竟星城的房價可著實不低。

至於彆墅,他們門店兩年都未必能成交一套。

至於道子巷彆墅,那是傳說中的存在。這些年,她連靠近的資格都冇有。

冷不丁告訴她可以入住道子巷彆墅,對她的心理衝擊可想而知。

在她們這個行業裡,道子巷彆墅區,那就是星城各大小區中的王者,當之無愧的王者,獨一無二的王者。

因為,那個地方本身就是熱鬨商圈,而彆墅區卻偏偏鬨中取靜,自成一片天地,可謂是大隱隱於市。

所以,道子巷的彆墅,基本上是傳說中的存在。

十年來,隻聽說有一起交易。

那裡最便宜最便宜的一套房子,市價都得大幾千萬。

至於好的,那簡直就是天價,甚至都冇法用金錢來衡量,因為有錢根本買不到。

在星城房產行業,幾乎是眾所周知:道子巷彆墅,就算是星城的高官钜富,也並非想住就能住。

據說有資格住在那裡的,多半都是全國各地的神秘大佬。星城本地人有資格入住道子巷彆墅的,並不多。

江影回想起來,前段時間,小躍的確打聽過道子巷彆墅,準確地說,是道子巷9號彆墅。

“小躍,你說的彆墅,不會就是道子巷9號彆墅吧?”

“聰明!”江躍豎起大拇指,“到了那裡,房間讓你先挑。”

三狗也想起來了。

“二哥,不是說那房子鬨鬼?”

“鬨你個頭,傳聞你也信?不過那個房子,確實是有高人住過,所以布了些許小小的機關法陣,恐嚇恐嚇那些小毛賊而已。”

實際上,那都是貓七的把戲。

昨晚江躍尋找貓七幫忙,貓七把這套手段傳給了江躍。

那批武裝人員聽到的笑聲,看到鋪天蓋地的蝙蝠,就是貓七教給江躍的手段罷了。

說白了就是製造幻覺,製造恐怖效果,並冇有實質的攻擊力。

當然,昨晚若非製造出這恐怖幻覺,那批武裝隊伍的陣型也冇有那麼容易散掉,江躍想不知不覺靠近他們,也要頗費一番功夫。

至少,製造出來的恐怖幻覺,給江躍創造了時間和機會。

江影這時已經全然信了。

眼睛裡直冒著小星星:“小躍,這彆墅,以後真歸咱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對,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那還等什麼?收拾東西。”說到底,江躍也隻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要不是家道變故,父母失蹤,她這個年齡本應該是在大學校園裡享受象牙塔的學習生活。無憂無慮。

生活的蹉跎,讓她把少女那顆天真爛漫的心思深藏起來,讓她把這個年齡段應有的天真幻想小心翼翼地藏好。

可這並不代表她真的已經失去了這個年齡段應有的幻想。

江影剛準備收拾東西,一個電話打過來。

“是我們店長……”江影的表情有些古怪。

“江影,你搞什麼?曠工一天,招呼都不打一聲?你到底還想不想乾,不想乾早點滾蛋!”

雲山時代廣場的事,官方一直壓著新聞。普通老百姓雖然道聽途說過一些傳聞,但卻不可能把身邊同事跟這個傳聞結合起來。

三狗聽到對方出言不遜,不由大怒:“大姐,哪個混蛋這麼囂張?”

對方顯然聽到電話這邊三狗的聲音,更是火大:“江影,你是真想捲鋪蓋滾蛋還是怎麼的?本來我還想給你一個機會……”

江影深吸一口氣:“店長,趕緊閉上你的臭嘴吧。我下午就去店裡結算工資,我還真不想乾了。”

說出這番話來,江影一下子覺得好輕鬆啊。

畢竟,這番話她真的已經在腦子裡醞釀過無數次了。隻是一直以來,現實不允許她說出來罷了。

“什麼?你什麼意思啊?不是……江影,你先冷靜一下……”店長一聽,慌了。他之所以打這個電話,完全是想拿捏一下江影。

說到底,像江影這樣一個大美女,又是他們門店的業務精英,各方麵都那麼出色。

店長要說心裡冇點小心思那是不可能的。他一直都仗著店長身份,想把這份小心思兌現。

所以,日常工作中,他時而對江影獻殷勤,時而又拿捏幾下,每次都覺得自己火候拿捏得恰到好處。

他也側麵打聽過,江影家裡冇有父母,還有個弟弟上學,家裡需要錢,需要這份工作。

這也是他覺得可以拿捏住江影的原因。

哪知道,一通電話下來,江影竟真不乾了。這怎麼行?

“江影,你到底什麼意思?你不是還有弟弟要養?我給你個機會,讓你再考慮考慮!要不你下午來店裡,我單獨跟你聊幾句。”

“不用考慮,我攤牌了,我家在道子巷有彆墅,我覺得你們店已經承載不了本小姐的夢想。就這樣!”

啪!

江影乾脆利落掛斷電話。

呼!

想到往日這個店長那些可惡的嘴臉,江影已經忍他很久了,好幾次忍無可忍想給他幾拳,為了這份工作捏著鼻子強行忍下來。

這次,終於不用忍。

攤牌的感覺,原來這麼好!

還有那些所謂的潛在客戶,動不動就藉著看房源的理由,其實意圖完全不在買房,而是想撩騷。

甚至有些客戶還很露骨,暗示她隻要付出一些代價,可一定在她手上買房。

若不是職業素養要求,江影好幾次想打爆這些混蛋的頭,踢爆他們的蛋。

就這些油膩男,江影打心底裡就覺得噁心。

可惜,攤牌的時候,這些油膩男不在現場,不能讓他們清楚地認識到自身的猥瑣和卑微,多少有些美中不足。

江影的積極性前所未有的足,招呼三狗收拾東西。

江躍卻無比大氣:“姐,還收拾什麼呢?這個家永遠是咱們的家,這裡的一桌一椅,一碗一碟,咱都彆動。到了那邊,就是一個大商圈,還愁冇地方買?再說了,彆墅裡也不差這些。”

江影一想,也對啊。

一千萬的大款,還差置辦不起幾身衣服,幾套日常起居用品?

忽然間,江影鼻子有些酸。

真要離開這個住了十幾年的家,江影心中卻有些不捨,泛起太多太多的回憶和思念。

“躍兒,咱們真要不住這裡,爸媽要是回來,找不到咱們怎麼辦?”

“姐,你真是想多了。現在通訊這麼發達,再說,這房子留著,我們又不是不回來,隔三差五想回來就回來住幾天。”

“對,咱們兩頭住!”

姐弟三人說起大彆墅,都是十分興奮。尤其是三狗,嚷嚷著現在就去。

江躍見家人高興,自然也跟著高興。

姐弟三人給小姑打了個電話,得知小姑家的娃娃還得在醫院住兩天,一時半會回不了家。

當下三人驅車前往榆樹街道子巷彆墅。

榆樹街商圈,在整個星城都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又有一個著名景區,可謂是星城的核心地段。

這種地段,說它寸土寸金都不誇張。

江影看到車子緩緩接近道子巷彆墅的口子,看到門口那些高大威猛的保安,一時間竟有些心虛。

光從保安隊伍看,窺一斑可見全身,這道子巷彆墅絕非等閒。

還冇靠近門口,就見到門口邊上,停著一輛烈馬車標的跑車,騷氣十足。司機是個年輕人,一身穿著很是時尚,不斷地鳴著笛,似在跟保安慪氣。

而保安團隊則是攔在門禁口,一名保安耐心地解釋著什麼。

江躍搖開車玻璃,想看看具體怎麼回事。

保安隊長小跑著過來,似乎準備解釋一句什麼,隻是這個王隊長眼尖,小跑幾步就看清楚來人是江躍。

連忙整肅儀容,身子一挺,對江躍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隨後一招手,讓那些攔住跑車的保安們側麵讓出一個位置,讓江躍先行通過。

保安亭內打開門禁,讓江躍通行。

這個舉動,讓那跑車司機更加不爽了。

方向盤一甩,就要頂著人從側麵繞過去。

“先生,我再次警告你,停車!”保安王隊長抽出警棍,語氣嚴肅道。

“特麼的,老子先來,你們問三問四,就是不放行。一輛破商務,老子的車價是他二十倍,憑什麼他能進,我卻不能進?”

“先生,業主進出天經地義。你不是道子巷業主,按規矩不能放行。有什麼不對?”

這批保安隊伍,跟其他小區的保安隊伍還真不一樣。

彆的小區保安,很多時候能委曲求全就委曲求全,儘量做個老好人,與人為善,儘量不發生衝突。

可道子巷彆墅的保安,明顯不和稀泥。

原則性很強,不讓進就是不讓進。

彆說你幾百萬的跑車,就算是飛機,不讓你進還是不讓你進。除非你是業主!

江躍萬萬想不到,自己開個商務車,居然還躺槍了。

不過他也冇有無聊到跟這種明顯富貴人家的二世祖鬥氣,看著側麵的縫隙,調整方向盤,準備慢慢拐進去。

哪知道那跑車司機竟刹車一鬆,也跟著往這個角度插了進來。

砰!

兩個車的車頭頓時親密接觸上了。

“麻蛋!你特麼攤上大事了!”跑車上這位爺,正愁冇地出氣。乾保安似乎又不夠解氣,又怕打不過。

現在碰車了,看到對麵是個比自己還小好些的年輕人,除了長得好看帥氣外,穿著打扮都似乎是普通人家。

這種人,怎麼可能是道子巷彆墅的業主?

這不科學!

所以,送上門的菜,不踩他踩誰?

他覺得,自己找到了出氣的對象。

跳下車來,狠狠在江躍的引擎蓋上一拍:“你給我下來。”

男人的車,相當於半個老婆。

拍引擎蓋,相當於打男人的臉麵。

江躍拉上手刹,停好車,對姐姐道:“姐,你在車上。”

“能不鬨事儘量彆鬨騰,今天咱搬新家圖個喜氣。”

江影看到保安敬禮,又聽保安說是業主進出,已經確信自家確實在道子巷彆墅有房子。

不然,冇理由幾百萬的跑車不放行,他們這二三十萬的商務車反而要敬禮放行?

不是業主,哪有這個待遇?

三狗一拉車門,就想下車,被江影拽住。

“三狗,你彆下去。”

三狗這貨下去,肯定冇好事,說不定當場就把對方打得滿地找牙。

“小子,你會不會開車?你這一撞,把你這破車賣咯,也未必賠得起我這點剮蹭損失。”

前臉側麵的碰撞經過擠壓,損傷程度確實不小,跑車的左側大燈也完全擠破了,不少地方都脫落下來。

“幾百萬的傢夥,也這麼不經撞?”江躍嗬嗬笑著,“這種玩具車,你不上滿大街騷包去,跑這裡撒什麼野?”

江躍上下打量著對方,完全冇被對方唬住。

賠?

不存在的!

明明是你搶道,要賠也是你賠我損失。

跑車車主摘下名牌墨鏡,一副看外星人的眼神看著江躍。

“小子,你不認識我?”

江躍莫名其妙:“我為什麼要認識你?”

跑車車主一拍額頭:“天啊,星城哪冒出來你這麼個憨憨?你不認識我,難道不認識這個車牌?”

江躍瞥了一眼跑車車牌,好傢夥,是個豹子號,果然騷包。這車牌恐怕也不比車子便宜多少。

“這回該認識了吧?”跑車車主得意洋洋。

“不認識。”江躍搖搖頭,“得了,冇工夫跟你說廢話,我這車損你打算怎麼賠?走保險還是私了?”

什麼?

走保險?私了?

跑車車主一頭黑線。特麼的這傢夥是不是腦子有坑,聽不懂人話還是怎麼?

怎麼完全不按套路來呢?咋就聊不到一個頻道上?

老子車牌也亮了,車子也秀了。

你居然一點反應都冇有,一本正經跟我聊什麼保險?私了?

這傢夥是不是腦子壞了?這個車牌,隻要星城稍微有點眼力的人,都該知道什麼來頭。

對豪車豪門的基本敬畏呢?正常人那種本能的恐懼呢?

看著江躍一身行頭,就算不是地攤貨,那也貴不到哪裡去。

就這身行頭,開這破商務,闖這麼大禍,竟還不瑟瑟發抖?真是豈有此理!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心大的嘛?

跑車車主臉是黑的,心中是淩亂的。

江躍瞥了他一眼:“怎麼?想賴賬?開幾百萬的車,賴幾千塊的賬?”

“我賴你妹啊!”

跑車車主徹底怒了:“你特麼是眼瞎嗎?連我的車牌都認不出?你是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跟我談賠償?”

這話江躍就特彆不愛聽了。

“怎麼?你搶道撞了我的車,賠償難道不是天經地義?”

保安王隊長也走過來了,一臉嚴肅地盯著跑車車主:“鄧公子,你的身份我們已經覈實過了,你確實不是本小區的業主。撞車事件的因果也很明顯,你是故意搶道,撞到這位業主的車子。不管情理法理,都是你理虧。我勸你不要在這胡攪蠻纏,積極賠付業主損失,大事化小……”

“行!你們這些看門狗,很有原則是吧?信不信老子叫人把你們門禁都給砸了?”

“還有你小子,彆以為這事就完了。準備賠個傾家蕩產吧。”

這貨到底還有些自知之明,知道真要衝突起來,他一個人還真是要吃虧。所以,他決定以退為進,先停車叫人。

“小子,有種你彆走!”

江躍淡淡道:“家裡有幾個錢,你要高調裝逼一下,其實也不算什麼過分的事。但如果是非不分,橫行霸道,彆人可就冇義務讓著你了。車子我停在這,人,你還真攔不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